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明朝败家子 > 第六百四十章:开疆
    方继藩一通大骂,反是让不少人无地自容。

    朱厚照一听,乐了,突然也大叫起来:“唐寅这家伙,实是愚不可及,这样的人,是怎么混进咱们镇国府的,作战居然不晓得掌握先机……该死,该死,回去打死他。”

    方继藩颔首点头,表示认同,并附和道:“太子殿下,目光如炬,实是字字珠玑,这其中,问题最大的,就是唐寅,我不认这个门生了,殿下想打死,便悉听尊便吧,不要客气。”

    朱厚照越发乐了,眉头不禁挑了挑,继续说道:“那一并将这该死的胡开山打死算了,此人作战,总是冲锋在前,此等人,最是讨厌,行军布阵,是极讲究的事,似他这般毛毛躁躁,迟早要拖累三军。”

    朱厚照说着,不由停顿了一下,才又道:“还有这该死的沈傲,本宫没他这舅哥,居然遗失了这么多飞球,倘若让别人去,定不会遗失,可见这个家伙,平时操练飞球营,何等的敷衍了事,忍不住了,回去罚他妹子去。”

    方继藩脸都绿了,我只想装一回逼,这是性格使然,太子殿下你这玩过了吧,沈徒孙的妹子,吃你家大米了

    细细一想,居然……还真吃了。

    弘治皇帝无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在朱厚照,方继藩俩人身上游走着。

    看着两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对这些功勋之臣,破口大骂,怎么听着,不是滋味。

    换做别人来,就比如说英国公张懋,朕给他三十万大军,他能在三年之内,杀入安南吗

    可唐寅等人,却是屡立奇功啊,一月克安南,这是何等壮举,便是汉时的冠军侯,怕也可以一论长短吧。

    现在好了,这两个家伙,成什么样子。

    弘治皇帝抿了抿唇,才开口呵斥道:“胡言乱语,这些在前方的将士,哪一个,不是战功彪炳,既有功劳,又有苦劳,到了你们二人口里,却如此不值一提,好了,都住口,少在此胡说八道,否则,朕绝不轻饶你们。”

    朱厚照吓得将后头的话吞咽了回去。

    方继藩道:“陛下所言差矣……”

    “……”

    这家伙,已经抬杠成精了。

    马文升和张懋心里想,这是悲剧啊。

    弘治皇帝脸拉了下来,一双眼眸微微眯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方继藩。

    方继藩心里有些毛毛的,却依旧开口说道:“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弘治皇帝大抵知道,他肯定没有什么好话,便道:“不当讲就不必讲。”

    “可是臣若不吐不快,难免心里憋得慌。臣是个耿直的人。”方继藩大义凛然。

    弘治皇帝皱眉,越发深沉的凝视着他。

    方继藩却是一点也不惧怕,而是继续说道:“在陛下心里,唐寅等人,乃是大功臣,可在臣心里,却是不然,唐寅乃是臣的门生,臣嫌死他了,这个家伙,有一身读书人的臭毛病,侥幸,立了一些功劳,可臣却不认为他有功,因为……他是臣的门生,门生,即臣之子也,臣对自己的儿子苛刻,自是对他多有责骂,更不相信,这平日里,只晓得吟诗作画的门生,真能立下什么汗马功劳,诚如老子骂儿子,乃天经地义一般,臣骂自己门生,又何错之有。所谓天地君亲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此乃应有之义,陛下反而怪臣对唐寅等人严苛……这是什么道理”

    “……”弘治皇帝有点懵,这家伙,果然上瘾了,抬杠抬出来的。

    弘治皇帝很不赞同,朝着方继藩说道:“那也不可,如此不讲道理。”

    方继藩乐了,摇头:“陛下此言又差了。”

    “……”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诚如太子殿下,便是陛下之子一般,征安南的檄文,是谁下的是太子殿下啊。太子殿下下的檄文,此前,陛下也是亲眼所见,殿下拟定的作战计划,水陆空三军,俱按太子殿下的计划行事,因而,才有此大捷,可为何,陛下依旧还认为,太子殿下没有功劳,反而责骂他揽功呢可见,在做爹的人心里,大抵都是如此,他们总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比自己更加优秀,诚如臣一般,臣一见唐寅这些家伙,立了功劳,心里便不舒服,总觉得,他算什么东西,也配立功,当初我收他为门生时,他还只晓得玩泥鳅呢……正因为如此的偏见,才蒙蔽了陛下的眼睛和耳朵,臣骂门生,陛下不喜,可陛下也做这样的事,这岂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原来绕了这么一个大弯子,痛骂了唐寅等人一番,狠狠的装了一波逼,可回过头,直接杀了一个回马枪,原来是在为太子殿下请功啊。

    方继藩道:“此次入安南,臣不是谦虚,唐寅等人,没多少功劳,臣的功劳,也不过尔尔,若论首功,非太子殿下不可,倘若太子非首功,臣和唐寅、胡开山、沈傲以及海陆空三军将士人等,哪里有脸称功呢臣和萧公公不同,臣脸皮薄,是要脸的。”

    萧敬在一旁傻乐呵,突然像一块砖头没来由的朝自己砸来,脸都绿了,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声音:“哼!”

    朱厚照听了,眼泪都要出来。

    老方实在啊,这个时候,还没忘了本宫,这真是比亲兄弟还亲哪,本宫算是没白给他洗底裤,值了。

    弘治皇帝一愣,忍不住看着朱厚照。

    真是如此吗

    他心里想着,当初,确实是太子发布了檄文,那一日,也确实是朱厚照拟定了计划,可至于他从哪里学来的这本事,这重要吗

    自己的脑海里,总还停留着,太子还年幼时,自己牵着他的手,夜游的印象,那时候,太子只有半人高,牵着他的手,他总是会问出无数稀奇古怪的问题,这一切,都仿佛就在昨日,而如今,他看着壮实高大的朱厚照,突然想到……太子长大了。

    自己成日臭骂太子,这和方继藩成日痛斥他的几个门生有什么分别。

    方继藩的门生,都是何其优秀之人啊。

    张懋和马文升听到此处,心里咯噔一下,服了,难怪小方这家伙水涨船高,这讨巧卖好的本事,怕是连臭不要脸的萧敬都不如他。

    弘治皇帝沉默良久:“卿家所言,不无道理,太子……”

    说着,弘治皇帝将目光放到朱厚照身上。

    朱厚照忙道:“儿臣在呢。”

    弘治皇帝道:“方才委屈你了。”

    朱厚照乐了:“其实儿臣没什么委屈的,儿臣脸皮厚一些。”他朝弘治皇帝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你能如此,列祖列宗泉下有知,想来也着实欣慰啊,张卿家。”

    张懋道:“臣在。”

    弘治皇帝道:“明日祭祖,记得,好好向列祖列宗们,说一说太子的功劳。”

    张懋一脸憋屈,想死:“遵旨。”

    弘治皇帝不禁感慨,他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那阮文身上。

    阮文一直跪着,无人关注,可他心里,却早已是惶恐不安,而今,整个安南,都已成了这大明朝廷的板上之肉,如何处置,真只在这大明皇帝,一念之间。

    弘治皇帝淡淡开口道:“安南国,不守臣道,今日败亡,乃天理也。”

    “是,是,是,此乃天理。”阮文心里悲愤,迭连附和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稳稳坐着:“卿家在鸿胪寺戴罪吧,如何处置,等安南逆王同宗室、大臣人等,押解至京之后,朕在一并处置。”

    阮文悲从心起,想到不日就要见自己的国君,却都是以阶下囚的身份相见,他不禁哭泣,这样的结果,真比杀了他还难受:“还望陛下仁慈……”

    弘治皇帝淡淡道:“仁慈与否,不在朕,在你们。至此之后,安南废藩设府县,朕若是记得没错,安南有四十八府州、一百八十县,有民百万户,自此,效文皇先例,设交趾布政司吧,卿以为如何呢”

    交趾布政司,这几乎形同于,安南彻底灭国,安南王的宗庙,也不能再保全了。

    阮文身子瑟瑟发抖,他很清楚,自己说任何一句不该说的话,自己的国君便要死无葬身之地,而今,国王已降,成为阶下囚,还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

    阮文泪目,哽咽道:“安南,自古便为大汉交趾故地,今陛下将其重纳汉土,臣……喜不自胜。”

    弘治皇帝微笑:“这可是卿说的,那么,卿家回到鸿胪寺之后,便先上一道奏疏吧。”

    “……”阮文有点懵。

    他明明想要做大忠臣的,可让自己先上这一道奏疏,这岂不是在许多未来矢志于复国的眼里,自己便是第一号安南奸贼

    他显得犹豫。

    “卿家莫非不肯。”弘治皇帝淡淡道。

    阮文咬了咬牙:“臣喜不自胜,自当为安南上下之表率,自汉而始,安南即为汉土,此乃渊源,臣当上奏。”

    弘治皇帝一挥手:“朕等的就是卿这句话,卿退下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