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我是阴天子 > 第十五章原由
    “叮,恐惧值+100。”

    系统:“嗯哼,宿主,我升级了。我们要不要上去?”

    “再等等,不急,哼,这种人都该死!”

    易寒一声冷笑,有些人就该磨磨。

    系统:“宿主,你说他会不会吓死?”

    “吓死?便宜他了,就当行侠仗义了。”

    易寒与嘟嘟谈笑间,系统便升级了。

    “哥、哥哥,我得回去了,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上去了。不用担心我!”

    只见嘟嘟脸色骤然一变,好似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别急,和我再聊会天吧!”

    易寒满脸笑容的抓住了嘟嘟纠结的小手。

    “哥哥,可是......”

    “没有可是,说说你怎么死的吧,我想听。”

    易寒笑得很灿烂,嘟嘟脸上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冰凉的小手被易寒抓在手中玩弄都没查觉。

    “你、你怎么知道?”

    “你在等人,我在等鬼!有毛病吗?”

    嘟嘟看着易寒深遂的眼睛,不禁有些胆寒,好像幸亏她没有动手一般。直觉告诉她,楼上的危险来自于眼前的青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系统:“因为他是个萝莉控啊!禽兽!”

    “滚!”

    “那你为什么又要这么做呢?”

    易寒的右手在暗色里闪烁着轻微的红芒,却是那么深入人心。

    “叮,恐惧值+50。”

    “哥哥,爸爸死了,妈妈也死了,没人要我了。身上好疼啊。”

    嘟嘟带着几分抽泣的声音梗咽道。

    “那你爸爸妈妈为什么会死呢?”

    易寒眼神中有了沉思之色。

    “妈妈病了,爸爸做工摔断了腿!家里没钱了,爸爸就卖了很多东西,都没钱了,我看见爸爸每天早上出去,晚上很晚才回来,每天都有人欺负爸爸。呜呜呜。”

    “然后呢?”

    “然后有天爸爸带回来了好多钱给妈妈治病,可第二天有很多坏蛋警察抓爸爸。说他是坏蛋,抢人家东西。坏蛋警察说爸爸要被枪毙,哥哥。可妈妈还是死了。”

    易寒心中大概有了些数。

    “那你呢?”

    “没人管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天我好饿,上面那个大坏蛋就说让我跟他走,给我吃包子。我就跟他走了......”

    “哥哥,他打我,好疼啊,呜呜、呜......他就是恶魔。”

    “人间的恶魔吗?小可爱?那我帮你复仇不好吗?”

    不知不觉间,嘟嘟早已泪流满面。一双小手擦试着止不住的眼泪,全身更是在不停颤抖。

    “系统,你说到底是怎样的终点,才能对得起我们所受的苦。”

    抽泣着的嘟嘟全身是血,身上更是伤痕累累,小手臂长的鞭痕在她身上随处可见,脸上的淤青一团接着一团,颈间还有深红色印痕。

    易寒拉过嘟嘟,抱在怀里,不停地哩喃着什么。

    系统:“因果有寻,命里难求啊。”

    “可她只是一个孩子啊!”

    易寒用低沉的声音在脑海中咆哮道,深遂的眼瞳不知不觉间竟成了腥红之色。

    若是有人看见的话,恐怕又得吓尿了一个了。

    未知青年双手以诡异的姿势环抱什么东西一般,口中还不停地低语着什么,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

    “叮,恐惧值+100。”

    ......

    201。

    李宝财颤抖的手不停按着电话号码,头发早已经被汗水打湿,脸色青白,他已经快疯了。

    “鬼,鬼!救命,救我!大师,快来救我啊......”

    花木兰披着血纱,眼眶流着鲜血,两个眼睛珠子没了一个,剩下的一个眼珠子在眼眶中只能看见眼白。

    白晳的手上面全是血,李宝财似乎能看见就是那双手挖出了他的心脏。

    整个房间都能听到花木兰的鬼叫声和他的尖叫声。

    “大师,你快点来吧,我所有的钱都给你,还有车子、房子,求求你了,救救我吧......”

    花木兰目不斜视地盯着眼前已经吓尿了的李宝财,她不明白,明明一只手便能杀掉的人主人还要废这么多的力气。

    “可能,这就是因为他是主人的原因吧!”

    “叮,恐惧值+100。”

    “叮,恐惧值+100。”

    “......”

    “嗡嗡嗡。”

    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来。

    易寒冷眼看着停在面前不处的汽车,不为所动,他照顾好面前的小人便好了,剩下的这些人间的恶魔就交给花木兰了。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咚咚咚。开门!”

    李宝财听着门外的敲门声与熟悉的声音,不禁欣喜若狂,声音格外的响亮。

    “来了,大师,你终于来了!”

    说话间,李宝财先是急忙打开卧室的门,又冲到客厅的大门前,打开了门。

    花木兰没有阻止,主人刚才和她说了,今晚谁来谁死。

    入目的是壮汉满脸横肉,眼中杀气腾腾,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荐,背上还背着一个黑色的大包。

    “什么情况?那小鬼不是帮你搞定了吗?蠢货,看你吓成这个鸟样!”

    刘强瞪着一双横眼,说话间,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对着眼睛滴了一滴牛眼泪,看了看李宝财屋内。却只能看见一片黑暗。

    摸了摸开关,灯却依然不亮。这灯被动了手脚!赵又廷脸上有了几分凝重之色。

    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符箓,手随心动,符箓赫然出现在了白炽灯上,不禁引起一阵火花。

    灯亮了。

    刚进门,便感到屋子里阴气冲天,却是越看越心惊,这种程度的阴气......

    “大师!怎么办?”

    赵又廷的心在胸脯跳得就像大杆子使劲撞城门一样,不但不均,而且一次紧似一次。

    “别急,有我呢!”

    赵又廷张了张快要僵住的舌头,强撑着说道,心里却打着小算盘准备开溜了。

    “这种程度的鬼魂,别说我了,让山上的臭老头来,估摸着都是要跪啊!”

    越了解,越敬畏!

    “你去开门,我做法!”

    “好,大师!”

    在李宝财去开门之时,赵又廷却是不知不觉间摸到了门口,准备抛下李宝财独自逃生了。

    至于李宝财的生死?与他何干?

    他来帮忙不过是来看看是否有利可图,这种要命的情况,还是不要冒险了,弄不好他自己都得搭进去。

    一步两步,魔鬼的步伐。

    就在赵又廷摸到门口的时候。

    “大师,你看......”

    “砰!砰!”

    李宝财话还没来得说完,只听得两声巨响,一声是白炽灯爆烈的声音,一声是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关上的声音。

    “大师,救我!”

    “蠢货!”

    赵又廷绝望地看着眼前披着血纱的花木兰,不禁有些胆寒。

    他自从下山十余年从未见过阴气如此之重的女鬼,想到今日会因一蠢货而已,怒从心来。一脚踹在了李宝财的肚子上。

    “啊!大、大师!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可是给了你......”

    花木兰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觉着万分好笑,也不动手,就这么看着,反正,都得死!

    .......

    系统:“宿主,他们会死的!”

    “他们该死!如果没人收拾他们,那就我来!”

    易寒抱着手中已经哭累了好似睡着了一般的嘟嘟,更是火上心头。

    有些错,是不能犯的!

    系统:“宿主,这样不行的!”

    “为什么?”

    系统:“这样你会上瘾的!”

    “哼,算你没托我后腿。”

    ......

    其实,我想说:“你不该沾这因果的......”

    这是来自咸鱼系统的感悟。

    <span ss="read-author-name">青石坠说

    啦啦啦t^t,要签约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