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战国大司马 > 第28章:六个月
    六个月“夫子,莫非是赵国在背后支持我宋国攻伐滕国么”

    十日后,当蒙仲在诸同伴的帮助下忙碌完家中的春种之事,他回到庄子居似这般询问庄子道。

    庄子听罢很是意外。

    「何以见得」庄子借竹牌询问蒙仲道。

    见此蒙仲便解释道:“据学生所知,滕国只是一小国,其都城「滕城」,远不如我宋国的定陶、商丘、彭城富裕,今宋王派兵攻伐滕国,纵使能吞并其国,亦所获甚小,且需背负莫大的恶名。因此学生认为,宋王攻取滕国,可能是为了威胁齐鲁,甚至随后要攻略齐国的薛邑。虽宋王自称我宋国乃「五千乘之劲宋」,但学生却听说,我宋国仍不足以与齐国抗衡,想来宋王应当不会奢望与齐国争雄。既不欲与齐国争雄,却要进兵滕国威胁齐国,学生以为,宋王或是暗中与秦国有私下的盟约。……倘若此事果真如此,那么三晋当中,必定有一国暗中联络秦宋,这个国家,就只有可能是素来与宋无犯的赵国。”

    听罢蒙仲条理清晰的分析,庄子心中倍感惊讶。

    其实就在今年的三月,庄子便已收到了挚友惠施的侄子「惠盎」的书信,后者在信中讲述了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事。

    比如取代他成为宋国现任国相的「仇赫」,正是赵国派来的,而宋王在此期间,亦派遣了一名叫做「田不禋」的士大夫赴赵国,后者如今已成为赵国昔日太子、现「安阳君赵章」身边的重臣,在赵章的封邑「代邑(代郡)」担任邑相。

    由此庄子便得知,在「仇赫入宋为相」与「田不禋入赵」的背后,俨然是赵国君主赵雍与宋国君主宋王偃二人的一场交易,赵宋两国借这件事在私底下结了盟约。

    宋国与赵国暗下结盟,对宋国当然是有利的,毕竟此刻的宋国被齐国、楚国、魏国仇视,就连韩国亦对宋国虎视眈眈,在这种强敌环绕的情况下,宋国迫切需要一个实力强大的盟友,而赵国,即二十余年前君主赵雍继位后起,便迅速崛起,逐渐取代魏国曾经在三晋中的地位,成为三晋中最强大的国家。

    能与这样的强国暗中结盟,这对宋国当然是有利的。

    而惠盎在信中表示,他本人亦支持「赵宋结盟」,亦不抵触将国相之位让给那个叫仇赫的人。

    他唯一反对的,便是仇赫教唆宋王攻伐滕国,使宋国的势力能越过「南湖」,进而威胁到齐国——显然,赵国这是希望宋国变得更强势,以吸引齐国的注意。

    「赵国并非善于之辈!」

    惠盎在书信中着重强调了这个观点。

    与蒙仲所猜测的天下格局稍有区别,在惠盎这等宋王偃身边的重臣看来,眼下的天下格局,并非是「齐楚魏韩」四国对抗「秦赵宋」三国,而是「齐楚魏韩」四国对抗「秦赵宋燕」四国。

    为何燕国会加入「秦赵宋」的阵营

    因为燕国与齐国有仇!

    回溯十几年前,就在魏国国相公孙衍组织「七国合纵伐秦」这件举世瞩目的大事之后,燕国就发生了内乱。

    这件事的起因在于「燕王哙」与当时燕国的国相「子之」。

    燕王哙是一位“好贤”、“好仁”的君主,虽然谈不上是什么治国的明君,但却是一位宽厚的君主,并且希望得到一个好名声,他在位时听从了苏秦的弟弟苏代的劝告,倍加信任国相子之。

    而在此期间,燕国的士大夫「鹿毛寿」对燕王哙说,您不如把国家让给国相子之。人们之所以称道尧为君贤圣,是因为他把天下让给了许由,许由没有接受,因此尧有了让天下的美名而实际上并没有失去天下。如果现在您把国家让给子之,子之一定不敢接受,这就表明您和尧有同样的高尚品德。

    燕王哙觉得很有道理,便将燕国的政权都交给了国相子之,然而此举却给燕国埋下了祸根。

    子之代燕王治理国家三年,燕王哙的太子「平」与将军「市被」起兵夺权,虽然最终被子之镇压,但也因此惹来了齐国的觊觎,齐宣王趁机派兵伐燕国,在短短五十日内就夺取了整个燕国,并还得燕王哙与国相子之皆死在乱军之中。

    由于齐军攻入燕国时杀戮、抢掠,燕人纷纷自发抵制齐队。

    而此时,燕王哙还有一个儿子「职」在韩国做人质,当赵国君主赵雍得知燕王哙、太子平皆死于内乱后,便派人说服韩国,护送「燕公子职」回燕国继位,即如今燕国的君主,即燕王职。

    燕王职的王位,是赵国君主赵雍帮他争取到的,毕竟当初纵使燕国国人全部抵制齐国,但齐国的军队还是不肯退出燕国,直到遭到以赵国为首的中原诸国的联合反对,齐队这才不情不愿地退出燕国境内。

    是故燕王职亲近赵国人憎恨齐国。

    因此理所当然,燕国会加入赵国的阵营。

    而秦国为何会跟赵国走在一起呢原因很简单,在秦武王继位后,他的弟弟嬴稷在燕国为质子,谁也没想到年仅二十几岁的秦武王,竟会闲着没事跟大力士比试举鼎,更不可思议的是因此而身亡。

    秦武王一死,由于前者还未留下子嗣,因而使秦国发生内乱,宣太后想立「公子芾」,惠文后想立的「公子壮」,而此时,赵国君主赵雍强势干涉秦国内事,支持远在燕国作为质子的「公子稷」。

    秦国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得罪赵国,免得出现内忧外患的局面,因此就同意了赵雍的意见,迎入了「公子稷」,即如今的秦王嬴稷(秦昭王)。

    这件事后,「秦赵燕」三国暗下结盟,宋国其实是在燕国之后才加入到这个阵营的国家。

    所以说,宋国也好,燕国也罢,都是「秦赵阵营」中用来牵制齐国的,谁让齐国是「齐楚魏韩」四国联盟的首领,是当今唯二的最强国家呢。

    而「秦赵燕宋」四国结盟的事,庄子也是在看罢惠盎的书信后这才有所了解,可他的弟子蒙仲,却在几乎没有可靠消息来源的情况下,就能猜到「秦赵宋」三国结盟,这让庄子不得不为之惊讶,觉得此子看待事物的能力,当真是天下少有。

    但在最终,庄子还是没有将自己所得知的消息告诉弟子,他不希望这名弟子为了世俗的纷争而分心,以至于耽误了学业,耽误了追寻大道。

    「这并非你需要关心之事。」

    庄子用竹牌告诫弟子道。

    此时,蒙仲对庄子的性格已经十分了解,知道这位夫子不会说谎也不屑于说谎,既然他如此生硬的打断了自己提出的话题,这就意味着这位夫子对天下大事其实也有所了解,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不肯告诉他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蒙仲也就只能将疑惑藏在心里。

    一晃眼六个月过去了,转眼便到了十月前后。

    在此期间,蒙虎时常来庄子居探望他与蒙遂,顺便将有关于蒙伯的消息告诉蒙仲。

    据蒙虎所打听到的消息,他宋国的军队此时已攻破了「南湖」,攻入了滕国境内。

    在得知这件事后,蒙仲心中亦松了口气,毕竟在他看来,滕国唯一的优势就是地理优势,拥有「南湖」作为抗拒宋队的天然屏障,只要这道屏障被攻破,滕国离灭国恐怕也就不远了。

    由于蒙虎的父亲蒙擎乃是蒙氏一族的家司马,而他叔父蒙挚则是蒙擎的辅佐,因此蒙虎当然有渠道得知外人所不知的事,比如说蒙虎偷偷告诉蒙仲,说蒙仲的兄长蒙伯迄今为止已经在战场上杀死了四名滕国的士卒。

    在听到这个消息时,蒙仲着实愣了一下。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兄长蒙伯是一位很憨厚、很老实的人,很难想象那般憨厚、老实的人,到了战场亦会夺走他人的性命——虽然蒙仲也明白这是谁也无法逃离的必然,但他还是有些不适应。

    但不管怎么样,从私心来说,蒙仲当然还是倾向于兄长能杀死敌兵而存活下来,虽然他也明白生命的可贵,但终归亲疏有别。

    既然得知宋国的军队进展顺利,而兄长蒙伯亦安然无恙,蒙仲在这段时期揪起的心,也渐渐放松下来。

    九月中旬时,庄子居外田地中的谷物接近成熟,引来了不少飞鸟啄食,这让华虎、穆武等人很生气,挥舞着竹竿去驱赶那些飞鸟,然而却被庄子所制止。

    庄子在竹牌上告诫诸弟子:天道之下,万物皆有其规律,虽然飞鸟啄食尚未成熟的谷物,但也顺便将田中的虫子一起啄食了;倘若将飞鸟驱赶,田中的害虫就会将作物啃食殆尽。

    诸弟子觉得庄子的告诫非常有道理,便不再驱赶田中的飞鸟。

    半个月后,即到了秋收季节,蒙仲与诸弟子们收成了庄子居外田地里的谷物,然后便帮忙蒙仲家中的田地收成,为了表示感谢,葛氏叫蒙仲带了一大竹筐的谷物回庄子居。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蒙虎偷偷摸摸地将一个包裹塞到蒙仲手里。

    “这是蒙伯阿兄托我小叔(蒙挚)派人送来的书信,来人特地嘱咐过我,说是蒙伯阿兄的原话,这些书信,千万不可以被婶婶看到,免得婶婶担忧。”

    『兄长的信』

    看着手中这个包裹,蒙仲心下很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