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在电影世界当主角 > 第四章翻身做老板
    也不管到底管不管用,架势是要立起来的。

    左桑在祠堂的方桌前,正襟危坐,用毛笔开始画驱鬼符。

    幸好,符是通用的。

    让白老爷,以及他所有家人都佩戴驱鬼符,这五百块大洋,就有价值五百块大洋的做法,否则人家觉得不值。

    又画了伏羲阵所需要的镇尸符,去白家前门后面布置在地下。

    交代说:“只要不是人为破坏,能维持五年。”

    最后左桑装x的在白老爷面前吹了一阵阴风。

    方法很简单,把体内的吸收的阴气外泄。

    把他们一家镇住,带着八百块大洋还有小倩离开白家。

    一直走了很远一段距离,左桑说:“小倩你有什么去处吗?”

    “没有。”小倩跪下,说:“公子大恩大德小倩无以为报,只能来世做牛做马了。”

    左桑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难道自己真的丑吗?

    一直以来他都有一个梦想,听到有女人说要以身相许,报答恩情。

    哎!突然感觉人生木的意思。

    扔下三百大洋和卖身契,说:“自己寻活路去吧!”

    她已经彻底伤了他的心。

    无论如何打击都能承受的左桑,对此却格外在意。

    小倩拿起自己的卖身契,还有大洋,还给左桑说:“小倩没有个去处。”

    左桑接过她的卖身契,说:“我在春天戏班打杂,你愿意和我去打杂去?”

    “小倩愿意。”

    “那就一起回去吧!”

    他走到半路,突然改变了主意,说:“我要把戏班买下来,不打杂了。”

    “好啊!翻身做老板。”小倩低声笑道。

    回到春天戏班,左桑带着小倩在仓库准备睡觉。

    苏卿禾听到他回来,在院子里问:“是左桑回来了吗?”

    “卿禾姐是我回来了。”左桑打开门和苏卿禾打招呼。

    小倩在门口盈盈一蹲身,表示礼貌。

    “这位姑娘是白老爷府里的?”苏卿禾问。

    “卿禾姐见过吗?”

    “见过一面。”苏卿禾进来,给他们点了蜡烛。

    确定左桑没事后,就走了。

    小倩关上门,告诉左桑说:“苏卿禾是城里第一漂亮的女人了。”

    “红颜多薄命。”左桑说完,躺在箱子上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左桑准备去和梅班主谈判,苏卿禾却告诉他说:“这种事她擅长。”

    左桑让她拿五百大洋的那张去,小倩却告诉他说:“万不得已能买半条街的铺子了,花不了一百个大洋,还得附带这个院子。”

    小倩去找梅班主谈判,苏卿禾从屋里出来问:“她要干什么?”

    “说要买下戏班,让我做班主。”左桑说。

    苏卿禾略微有一些吃惊,她倒是不怀疑小倩有没有这个钱财,而是担忧如果换了别人做班主,这些人怎么办?

    没一盏茶的功夫,小倩和梅班主出来,她走到左桑身边低声说:“谈妥了,一百大洋,院子,家伙事,都是我们的了。”

    “左班主请过来。”梅班主恭恭敬敬的请左桑站到他身边。

    然后尖着嗓子喊:“我老了,左班主要买下戏班,除了我要回乡养老,所有人都不变。”

    左桑握着梅班主的手说:“路上小心啊!”

    梅班主热泪盈眶,说:“左班主,这些人就都托付给你了。”

    “放心吧!我一口吃的,大家都分着吃。”

    梅班主哽咽一声说:“我知道左班主是有本事的人,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他们就托付给你了,我收拾了东西就走。”

    左桑和小倩回到仓库,让戏班的人和梅班主道别。

    晌午,梅班主带着一百个大洋回乡下了,他准备置地养老,再娶个媳妇,生个儿子。

    左桑看着来仓库寻他的刘副班主,他要辞职不干了。

    这是老桥段了,要在新班主那里表明自己的地位。

    左桑早听到了刘副班主的心思。

    起身挽留他,表示自己不懂戏,关于戏班唱戏的事都给他管。

    刘副班主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来。

    左桑召集了所有人开会,让小倩也做了副班主,管钱。

    与此同时,还把众人的工资提了那么一丢丢。

    当然红角苏卿禾提高了那么一大丢丢。

    同时左桑搬进了梅班主的房间,里外俩间,他睡里面,小倩睡外面。

    晚上加餐吃肉,戏班众人喜笑颜开。

    苏卿禾却闷闷不乐的,左桑唤她到一旁说话,问:“卿禾姐怎么了?”

    “班主我只是没有胃口。”苏卿禾说完又轻叹一声。

    “卿禾姐戏班我做主,你放宽心就是了,我们以后再也不去给白老爷唱戏了。”左桑说。

    苏卿禾眼睛一亮,盈盈蹲身,感谢左桑的理解。

    晚上热闹到很晚,刘副班主拿着一本册子,说:“班主这是前班主答应下的一场戏,您看看。”

    “七月十五前后,连唱三天,竟然给六块大洋。”左桑说完,问:“你们能唱吗?”

    “能啊!已经唱了很多次了。”刘副班主说。

    左桑说:“能唱我们就唱,你明天告诉大家个规矩,每一次唱戏收入的一半给所有人平分。”

    “大善,大善。”刘副班主急匆匆的去告诉大家这个消息,等不及明天了。

    众人听后,情绪激动,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想象自己美好的生活。

    第二天,左桑的春天戏班冒然来了母子二人。

    他们指名道姓要找梅班主,苏卿禾解释说:“春天戏班已经换了班主了。”

    女人说:“那我找新班主。”

    苏卿禾就带他们见左桑。

    左桑看着男扮女装的那个娃娃,问:“这是什么意思?”

    女人也不隐瞒,说她是在暗窑里卖的,那地方不允许有男孩。

    “班主,眼看孩子越来越大了,藏不住了,您好心让他学唱戏吧!”

    小倩坐在一旁听着。

    左桑考虑到戏班也没有同龄人和他一起练唱戏,就摇头拒绝了。

    女人抓住左桑的胳膊说:“班主你莫不是看不上我的出身。”

    “你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下九流,谁瞧不上谁啊?”左桑说。

    女人拉着孩子跪下哀求。

    小倩看不下去了,又想到自己的身世,便开口替他们求情说:“班主就留下他吧!可怜巴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