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国潮1980 > 第四十二章 请客
    也就差不多一个礼拜的工夫,扇儿胡同2号院就传来喜讯。

    李主任不负所托,东跑西颠一通紧忙和,竟然还真把事儿办成了。

    考虑到两家各自具体情况,最后是这么定下来的。

    边建功身为男子,不畏苦累,去了“北极熊”干工人。

    正好那儿福利比较全,还可以提供职工集体宿舍。

    而等他一搬走,边家大儿子边建军的婚事也就可以如期进行了。

    米晓冉呢,她一个女孩子家,还是工作轻省点好。

    何况工作单位离家近点儿,让父母也放心。

    她去“重文门旅馆”上班,显然更合适。

    好家伙,对这样的结果,边家和米家还有什么可说的。

    全都喜出望外,高兴坏了。

    不但两家人对李主任、康术德和宁卫民感激涕零。

    最后消息散出去,就连整个扇儿胡同,甚至整条煤市街都为之轰动了。

    这不奇怪,这样的新鲜事,当然是捂不住的。

    且不说自有那快嘴儿的、好事的,把消息四处广播。

    甚至就连边大妈和米婶儿她们本人,都成了宣扬的主力。

    像边大妈每天得去居委会吧?

    她见着李主任,能不客气客气?

    旁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只要跟着一问,边大妈就得说说内情,再夸夸宁卫民。

    她的周遭可都是街道大妈们啊,那传播速度慢得了啊?

    米婶儿也一样,副食店卖菜的,接触面儿同样挺广泛。

    尤其此时正值春夏交接,菜站里除了冬天的白菜、萝卜、土豆这老三样,新鲜的品种不多。

    像西红柿、黄瓜、小水萝卜、青蒜苗,特别不好买,几乎天天被顾客们盯着排大队。

    偏偏宁卫民兹要一来卖菜,米婶儿就给特殊照顾。

    不但主动张罗他到队首来,还都是给他拿最好的。

    尤其是最实惠最廉价的五分钱一把的小水萝卜,只要来货,就专门给他留着。

    弄得宁卫民只要一来买菜,那后面队伍就免不了要起哄、抱怨、说风凉话。

    好在米婶儿可是老售货员了,职业技能有一项就是吵架。

    她足能应付得来,还能怕这个?

    像有一次她笑模笑样的把宁卫民送走,转脸回头就变了颜色。

    横眉立目,敲着秤砣,就跟一个在后头说难听话,带头吵闹的男人较上劲了。

    “瞎叫唤什么你。你光看我给人家留菜了,眼气了不是?”

    “可你知道吗?我们家大闺女在家闲着半年多了。她听说所有的同学都差不多找着工作了,就她没有着落,头些日子天天在家哭,精神都差点出问题。”

    “我是个卖菜的,孩子爸是个放电影的,我们没办法给孩子解决工作。还就这小伙子,我们邻居,看着我们的难处,主动把自己的工作指标让给了我闺女。”

    “怎么着,人家对我这样,我还不该谢谢人家啦?我不就是帮人家留了点菜吗?是多大的罪过啊?”

    “哎,咱们这么说吧。兹要你能让派出所把我抓了去,坐牢我都心甘情愿。要不然,你就也找个工作指标,让我还了人家这份人情。把我保准儿见天早上把新鲜菜送到你家,孝敬你去。可你能吗?”

    得,刚才叫唤得不依不饶那主儿被堵得没话了。

    也真是怪了,是非对错虽然是明摆着的事儿,走后门确实不对啊。

    但此时在场的人们,还就是没法再说一句责怪米婶儿的话。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年头,家家户户都要面对这样的情况。

    最终,有人叹了口气,总结性的打上了圆场,抹上了稀泥。

    “算了吧,咱们都是老百姓,谁都不容易。两位还是少说两句,该干嘛干嘛吧……”

    于是随着这件看似不正常,却又好像很正常的事儿发生之后。

    煤市街附近的几条胡同,就几乎无人不知宁卫民的壮举了。

    当然,对宁卫民甘愿放弃自己的前程去成全别人之举,反响不一而足。

    每个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有人笑他傻,有人夸仗义,有人怀疑是假的,有人猜他会后悔……

    但无论是谁,都不能不承认,身边能有这样的事儿发生,毕竟还是让人感到宽慰的。

    这至少代表生活里还有奇迹,还有同情心,还有实在人。

    代表着再难的日子也有希望,总会等来阳光雨露……

    当然,做为边家和米家,对这么大的恩情,也不会仅仅说两句好话就作罢的。

    尽管康术德和宁卫民坚决不肯收礼,让两家人只对李主任表示一下就行。

    尽管边家和米家两家手都很紧,两家父母还为孩子今后的婚姻大事着急。

    但鉴于这份恩情的份量,再怎么样,两家人也必须得请一顿酒席才像话。

    这事儿上,不得不说米婶儿的精明。

    她主动找边大妈合计,说分着办,还不如合着请。

    索性摆上两桌,把老罗一家也请过来陪席,院里的邻居们一起热闹热闹。

    这样既省钱,还省事,又方便,又显亲近,多好?

    边大妈也觉得这样是不错,就点了头。

    再一合计,把摆席的日子定在了马上到来的星期日。

    这天是1980年5月25日。

    一大早儿,边家人和米家人就忙不迭地爬起来,紧锣密鼓的张罗起酒席赖。

    边大妈带着边建功和米婶儿一起到了重文门菜市场,各自分工。

    排队买鸡、要虾、挑鱼、割肉、打酒、买莱,足足花了小三十块。

    就这一大堆东西,仨人拿回来都废劲,路上歇了好几起儿呢。

    “您二位到底今天谁请客呀?怎么买这么多好东西?”

    一到了前门地区,不少熟人见了边大妈和米婶儿乐呵呵的忙乎劲儿。

    谁都忍不住和她们打个招呼,问上这么一句。

    但问的人往往不会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我们两家人一起请客。欠人家太多了,也就略表心意吧……”

    于是无论是边大妈,又或是米婶儿,就会把宁卫民让工作之事又给人说上一遍。

    引出无限的唏嘘和赞叹。

    有意思的是,还别看说的时候,边大妈和米婶儿都淌眼抹泪。

    而且一回到家里,她们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就围上围裙开始大忙特忙。

    择菜、剁肉、炸丸子,炸鱼,炸完了,浇汁,又剁姜末,又炒米粉,累得满头大汗。

    可哪次下厨准备饭菜都没有像今天这次这样高兴过。

    她们好像是年轻了十岁,都是从心里一直笑到脸上,就差没有唱小曲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