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靠着群聊闯封神 > 第二十六章 嘴炮
    这一章虽然叫嘴炮,其实也是一些感触,这种事情当然也是见仁见智的了,说着说着话就多了,一章都是写的这个,大家见谅!

    “娘希匹,这算什么事啊!”

    姜文焕现在很头疼,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来人,不知道怎么说,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好不好?简直要命啊!

    话说当天夜里准备离开冀州城,苏护没有出面,苏全忠前来苏全忠前来送行,结果还附送了一个小姐姐,直接把苏妲己送过来跟着姜文焕‘私奔’了。

    姜文焕也不知道怎么脑子抽了,想着反正本来也计划把小姐姐绑走,都一样,就带着苏妲己一起出发了。

    这也就算了,正行进间,忽然一阵风响,透人肌肤,一瞬间姜文焕顶尖武者的直感就觉察的危机,汗毛直竖,下意识的就做出警戒。

    阴风之中,妖影迷踪,阵阵嘶嚎哀鸣摄人心神。

    不过,众人都不是等闲之辈,除了妲己显得瑟瑟发抖,几乎瘫倒在姜文焕怀里,金大升、朱子真众人只是淡定的看着眼前的异象,并没有太多担心的神色。

    姜文焕心中一动,已经有了判断,来的并不是什么大佬,沉吟片刻,这才出声道:“轩辕坟三妖?”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既然知道我们,那自然再好不过,苏妲己是我们的目标,希望你们不要阻挠!”

    桀桀怪声从阴风中传来。

    “主公,真的是轩辕坟三妖?她们办事我们最好还是避让一二比较好!”

    还没等姜文焕开口,金大升忽然开口说这么一句。

    姜文焕一愣,既然知道是轩辕坟三妖,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金大升说是要避着点她们,那就有点奇怪了。

    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说先前招妖幡的确是把天下群妖都召过去了,所以金大升他们才知道轩辕坟三妖是被留下安排任务的。

    然后姜文焕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虽然说大佬都没出手,可是轩辕坟这三个这么一来,到时候真要闹得大佬出场,那也不知道根源所在,难以实现试探的目的,所以让姜文焕很是纠结。

    “无妨,我有数!”姜文焕摆摆手,示意金大升自己知道情况。

    “相逢就是有缘,三位的目的我也知道了,反正苏侯前往朝歌也不在今时今日,不如几位先听我说两句如何?”

    思索片刻之后,姜文焕心里有了想法,希望能够和她们聊一聊,能谈,那就有操作的空间,就怕她们直接下手,那就麻烦了,对付她们,不说金大升他们愿不愿意,难保不会引起女娲的注意,那就得不偿失了。

    “对对!三位不要这么气势汹汹的,这妲己本来就是苏全忠送过来的,咱们好好谈!”朱子真见状也是开口道。

    “有什么话直接说,我们在这里听着!”

    或许是因为看在姜文焕和妖怪为伍的面子上,轩辕坟三妖倒也还算好说话,给了姜文焕说话的机会,却没有歇下来好好聊聊的意思。

    “诸位可知道这成汤伐桀的故事?”姜文焕微微一笑,缓缓开口道。

    见众人没有回应,姜文焕也不以为意,自顾自说道:“夏桀在位时,发动大军攻打有施氏,有施兵败求和,献出他们的牛羊、马匹、美女,其中包括妺喜。夏桀得到妺喜后,对她非常宠爱。”

    “然后么妺喜引诱夏桀纵情声色、恣意享受、酒池肉林、裸身嬉戏等等,然后商汤用苦肉计,派来一位间谍伊尹。伊尹很快受到夏桀的信任,并与妺喜配合行动,使夏朝最终被商汤所灭。”

    “那么最终夏朝就这么灭亡了,妹喜如此大功,该当如何?”

    “很不幸,不是你们幻想的功成身退,或者和伊尹隐居山林,结果乃是妺喜与夏桀同奔南巢而死。”

    “话说回来,按理来说夏启还是涂山氏之子,不知道和你九尾狐有什么关联吗?估计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随着姜文焕的讲述,阴风不知不觉间就平息下来,显然那几位也没心思去施展法术了。

    “那又如何,我们是奉……”

    “琵琶!!!”

    空中传来了另一个声音的反驳,随即就被先前第一道声音打断了,很明显,急着反驳的就是那位连姜子牙都搞不过的玉石琵琶精。

    “那我再说一个故事!”

    姜文焕摆摆手,示意稍安勿躁,也不解释什么,而开始了下一个故事。

    “几位身居轩辕坟,,在位期间,开垦农田,定居中原,奠定了华夏民族的根基坂泉的故事想必也有所耳闻吧?”

    “蚩尤是九黎氏族首领,骁勇善战,有兄弟八十一人,个个本领非凡,铜头铁骨,金刚不坏。本和炎帝同属一个部落,而后离开炎帝自行发展,在位期间,开垦农田,冶炼兵器,与炎帝大战于坂泉,战而胜之,逼得炎帝流亡到黄帝部落,不得不和黄帝部落合流。而蚩尤却还不肯罢休,率八十一个兄弟重组联军北上抵御黄帝部落,在涿鹿展开激战,最终却反而葬送了自己。”

    “再比如说补天之事更不用我介绍了吧?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以水乘木,乃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

    “施霸道而不以王道,希望你们能够品味一下,不要急着做判断,或许你们选择的是一条看似容易成功,实则取巧却不为天下所容的道路。有的时候,反而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所谓过刚而易折,他越是刚猛霸道,看起来越是坚不可摧,想想我说的蚩尤、共工,越是刚猛,越是容易崩塌。”

    “在好比大禹治水,在疏而不在堵。你要汹涌奔腾,势如破竹,那我就给你条件让你不断的流动,在这个过程中疏通河道沟渠分支,你冲的越猛,分散的越快,等到你没劲冲的时候,水患就平息了!”

    姜文焕也是忽然间这么灵光一闪,然后就开始侃侃而谈,越说越觉得有道理。

    主要是举例说明的时候还不尽兴,没办法,什么褒姒、赵飞燕之类的案例也没法说,更不用说汉武帝下罪己诏,杨广三征最后扑街这种典型的穷兵黩武的案例更有说服力,拿蚩尤、共工来说事都有点牵强了。

    也就这种破小说,乃至是古人的某些思想作祟,才会把亡国这种破事怪罪的女人头上。哪怕真的是女人的问题,那这个女人还能有好下场?功成身退?怕是只有民间偶尔才有范蠡带着西施成仙这种骗小孩的鬼话吧。

    当然,他举例的这些,也没法具体论证,鬼晓得真正的蚩尤他们到底按照什么版本算的。

    “好了,我说的也够多的了,希望几位能够有所领悟,也算不枉费我这份口舌。若是几位依旧还想要劫人、害人,那我也只能说声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