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的隐身战斗姬 > 第20章 啥时候开饭?
    李慕勤上下审视着江禅机,这孩子也太瘦了,在女生里也算是偏瘦的。

    她下意识地用女生的标准来衡量江禅机,而女生的体脂率天生就比男生高5%左右。

    “好吧,想试就试试吧,不过击打之前要活动一下手腕肩关节,防止受伤。”她叮嘱道。

    她倒并不是对江禅机另眼相看,而是不想让这孩子一拳打在橡胶软垫上,结果把自己细如鸡骨的手腕震骨折了……

    其他女生们本来已经打算离开了,以免下一波考生目睹她们的窘态,不过江禅机这一拳也用不了几秒钟,她们就等着看他打完再走。

    人总是这样的心理,自己考试只考了50分没及格,但如果同桌只考了30分,心里就会舒服不少,不再那么沮丧。

    她们留下来看江禅机测试力量,也是同样出于“比惨”的心理,她们期待并且认为江禅机一定会打出一个低得可笑的数字,如果不小心在打拳时滑倒,或者将手腕挫伤,那就会极大程度冲淡她们的沮丧,甚至回去之后面对亲人朋友的询问也有话题可以转移。

    江禅机很想尽全力打出自己最佳状态的一拳,然而经过一上午的折腾,本来就两三天没怎么好好吃饭的他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

    他站在综合测试仪前,尽量握紧拳头。

    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一拳了!

    他抬手,毫无章法地一拳挥出。

    光是看他的姿势,李慕勤就不抱什么希望地摇头。

    拳至半途,一股热流突然从他肚子里灌注进他的右臂,仿佛给他的拳头一记助推。

    紧接着,拳头打在橡胶软垫上。

    “噗!”

    “哈哈!这是什么姿势?也太难看了吧!”

    女生们心情大好,因为江禅机果然不负重望,这一拳的姿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江禅机这一拳尽了全力,他真的想打好,但饿了几天肚子的滋味实在痛苦,头重脚轻,连身体都控制不住,打完之后更是差点饿得虚脱。

    完了,这下肯定不及格。

    他沮丧地低着头,默默地转身向外走,心里无比空虚。

    走了几步,女生们的笑声却嘎然而止。

    他没有在意,继续走。

    “站住,你要去哪?”李慕勤叫住了他。

    “不知道……”他茫然答道。

    他没忘记,校门口还有一个人在等他,但之后要去哪呢?

    “你连自己的成绩都不看吗?”李慕勤指着显示器。

    反正看不看都一样吧……

    江禅机转回头,望向显示器的字样。

    打击力测试完成。

    测试者体重55公斤,打击力572公斤。

    测试者击出了自身体重10.4倍重量。

    挥击过程中共有378个冗余和错误动作。

    综合判定:Lv.1

    综合测试仪亮起醒目的绿灯。

    江禅机揉揉眼睛,寻思自己是不是饿得头昏眼花了?

    Lv.1是什么意思?

    他不关心那些数据,只想知道自己到底合格没合格?

    女生们全都呆若木鸡,她们难以想象,江禅机如此瘦弱的身体,竟然打出了接近600公斤的冲击力?

    通过常识就能知道,体重越大,挥拳打出的力量就越有优势,因为你打出一拳,并不是你的拳头离腕而出,而是整个身体的力量通过胳膊与手腕传递至拳上,所以无论举重还是搏击运动都是要划分重量级的,否则不公平。

    赵春花以86公斤的体重优势打出305公斤,这力量足以把一个成年男子打得倒飞出两三步,说不定还会导致对方软组织挫伤和肋骨骨裂,而江禅机竟然仅以赵春花2/3的体重打出了赵春花的双倍冲击力?

    这就是……超越常识的力量?

    女生们再次望向江禅机的眼神,已经与之前不同了,羡慕、嫉妒、敬畏还有后怕——如果在古堡前她们冷嘲热讽的时候,“她”愤然动手,恐怕她们现在已经全趴在地上了……

    “准考证拿过来。”

    李慕勤对江禅机说道。

    江禅机糊里糊涂地把准考证递给她。

    李慕勤给准考证盖上了一个鲜亮的“合格”印章,递还给他,“好了,回到你报名的那里,用这个换取正式的学生证。”

    “哦。”江禅机接过,“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李慕勤成竹在胸,一般学生问的问题,不外乎是那些数字的意义,以及计算方法,还有拐弯抹角询问自己成绩是不是很好、潜力是不是很大,以期得到老师的赞许。

    “那个……什么时候开饭?”

    江禅机按压着胃部,令胃缩小一些,这样它就不会觉得饿了吧?

    李慕勤愣住了,“什么?”

    “不是说,学校包食宿吗?今天的午饭什么时候开始?现在食堂里还有剩的早饭不?”江禅机舔着嘴唇。

    在场的女生们也都愣住了,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是某种冷笑话么?

    红叶学院的大部分学生是从幼儿园起就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千金小姐,来参加考试的学生们,比如赵春花和张雨芬她们,至少也是小康家庭,否则哪练得起体育、吃得起禁药?

    练体育是很花钱的,装备、补剂、请教练、到处打比赛的费用,一般家庭根本承受不起。

    她们每天都吃得饱饱的,根本不理解什么是饥饿。

    “你在说什么鬼话?从后天办完了入学手续开始,你才算是红叶学院的学生,享受学生应有的一切待遇,现在赶紧回去,后天准时来报道!”

    李慕勤板着脸,像是在看一个捣蛋的熊孩子似的,叉着腰,黑色的剑眉倒竖。

    看来还得再饿两天啊……

    江禅机遗憾地叹了口气,不过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再忍一忍就到明天了。

    他原路返回。

    不论进来的时候还是出去的时候,他和其他考生们都没有遇到任何一个红叶学院的正式学生,人家可能还在放假。

    绝大部分考生们都是颓唐地离开考试地点,从元素学系、自然学系、武学学系、万象学系走出来,走得很慢,不想离开,不知道回去之后要如何面对朋友和亲人的期许。

    从学思馆里走出的大批普通学生同样如此,一路唉声叹气,看来试题难度非常高。

    有些在报名和考试过程中结识的女生们相约明年招生季一起再战,誓要考进来。

    江禅机也走得很慢,他只是为了节省体能而已,毕竟还要活着撑到后天,今天就饿死太不划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