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洪主 > 第四十二章 责任
    “或许?”云洪的瞳孔微微一缩。

    他有些不明白。

    虽然叶氏是仙人家族,但也只是宁阳郡三大仙人家族之一,叶清仙人再是强大,恐怕也达不到极道门门主那种层次。

    “云洪,我母亲极爱护叶澜,她老人家心中如何想,我难以揣测。”

    叶锋轻声道:“对你,我总的来说是满意的,但你若想娶叶澜,那么,等你入郡院后,再想办法得到我母亲认可吧。”

    “简而言之。”叶锋盯着云洪:“现在,还不行。”

    “多谢叶叔叔指点。”云洪轻轻点头,这件事,本就来得突然,他也没想过叶锋现在就能同意。

    终究,他们两个,现在都还没成年。

    “夜深了,回家去吧。”叶锋下了逐客令。

    叶澜想开口,但又畏惧叶锋刚才的眼神,只能眼巴巴看了眼云洪

    云洪和叶澜对视,微微一笑,示意叶澜安心,旋即转身离去。

    忽然。

    云洪止步,转过身来,开口道:“敢问叶叔叔,我来时,您正在悬空修行,是达到武仙之境了吗?”

    云洪的眼中,有着好奇。

    “没有。”叶锋轻轻摇头:“我离仙人之境,还差得远。”

    “那是?”云洪疑惑。

    未达仙人之境,也能悬空飞行?

    “势。”叶锋平静道。

    “势?”云洪眼前一亮,这是技艺兵器之道的第三个层次,亦是阳师口中鬼神莫测的一个层次。

    叶锋达到了?

    “势之境,你的老师阳楼,比我更早达到。”叶锋平静道:“你如果想知道什么,他会告诉你的。”

    “什么?”云洪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他明明记得师傅说过自己只是入微层次,可是看叶锋的语气,又不像是说谎,更何况叶锋根本没必要说谎。

    不便再多问,云洪拱手告辞,很快离开了叶府。

    院子内。

    只剩下叶锋和叶澜这对父女。

    “爹,只要同意,我去劝奶奶,她最疼我,一定会同意的。”叶澜忍不住道。

    “对,你奶奶很疼你,你想要什么她都会送来。”叶锋轻轻摇头:“但这件事,我劝你,最好别和你奶奶说,说了,非但没好处,很可能还会害了云洪。”

    “为什么?”叶澜气道。

    “你也这么大了,既然你要问,我便和你说。”叶锋平静道:“你以前不是一直问我和你娘的事吗?我很爱你娘,但那是后来....其实,刚开始时我并不喜欢你娘。”

    “什么?”叶澜一怔。

    “知道为什么吗?”叶锋看了眼自己女儿:“我和你娘,成亲之前只见了一面,这场婚事都是你奶奶定下的,你娘出自东波郡仙人家族‘董氏’,我们成亲是两大家族联合的产物。”

    叶澜忍不住道:“爹,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拒绝。”

    “拒绝?”叶锋轻轻摇头。

    “所幸,你母亲很好,我们也很恩爱,只是后来.....”叶锋忽然不语。

    他看着自己女儿:“澜儿,你明白为父的意思吗?”

    叶澜心中一颤:“父亲的意思?难道我将来也要去和其他家族联姻,我的婚事也由不得我自己做主?”

    “做主?”叶锋轻叹道:“若我们出身分支也就罢了,我还能保你自由自在一生,但你偏偏出生嫡脉,还是我独女....你凭什么做主?”

    “父亲....”叶澜急道。

    “你急也没用。”叶锋声音变得冰冷:“你想想自己,无论是在郡城还是在这东河县,住的动都是最好的房子,穿的都是最好的衣服,还常年有无漏境高手保护你.....你的天赋不高,修炼不够努力,却依旧在十五岁达到了淬体境,耗费了多少宝物?”

    叶澜一怔。

    她从未想过这么深。

    “这些,不是天经地义的,你是我叶氏的嫡脉唯一的嫡女,必要时候,你必须承担属于自己的责任。”叶锋低沉道:“当年,我和你娘是这样,你一样逃不掉。”

    “爹,我就只喜欢云洪。”叶澜忍不住道。

    “我并没有说你喜欢云洪有错。”叶锋声音忽然缓和下来:“我也可以告诉你,从之前调查,和今天见他来看,我对他,是满意的。”

    叶澜疑惑。

    “你想要摆脱家族束缚,想要选择自己的人生,可以。”叶锋看着自己的女儿:“两条路,第一条,你像你奶奶一样,踏入武仙之境,有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家族便束缚不了你,相反到那时,家族一切都要听你的。”

    叶澜呆住了,踏入武仙?

    她如何能做到。

    “哎。”叶锋轻叹道:“这第二条路,便要看云洪,他必须要非常优秀,优秀到让人忽视他的出身,优秀到让我们叶氏所有人无话可说,到那时,你们之间便不会有人阻碍。”

    “。”

    叶澜沉默了。

    半响。

    “父亲,我还能去见云洪吗?”叶澜轻声道。

    “可以。”叶锋平静道:“但你记住最后一点。”

    “你,是我叶氏嫡脉独女,如果云洪不够优秀,在东河县我还能护你们一时,一旦到了郡城,你只会给他带来祸端。”

    .....

    深夜。

    刘府。

    大殿中灯火通明。

    殿外,有侍从守着的。

    “公子一直呆在里面的吗?”穿着常服的刘县丞轻声询问着。

    “禀老爷。”老者仆从恭敬道:“从中午回来,少年便在殿中长跪不起,不吃不喝,即使我们送饭进去,都被少爷轰了出来。”

    刘县丞点头道:“行,都下去歇息吧。”

    “是。”

    周围五六位仆从都退下了。

    刘县丞走入了殿厅。

    刘铭穿着紫色武服,跪在地上,他听到声音,低沉道:“我说了好几遍了,都退下,谁都不准进来。”

    “铭儿,是我。”刘县丞轻声道。

    “父亲?”刘铭一怔。

    周围五六位仆从都退下了。

    刘县丞走入了殿厅。

    刘铭穿着紫色武服,跪在地上,他听到声音,低沉道:“我说了好几遍了,都退下,谁都不准进来。”

    “铭儿,是我。”刘县丞轻声道。

    “父亲?”刘铭一怔。

    周围五六位仆从都退下了。刘县丞走入了殿厅。

    刘铭穿着紫色武服,跪在地上,他听到声音,低沉道:“我说了好几遍了,都退下,谁都不准进来。”

    “铭儿,是我。”刘县丞轻声道。

    “父亲?”刘铭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