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吕布霸途 > 第218章 匈奴残存三
    于夫罗见部下发起进攻后,便在思考如何借机溜走,他才和吕布斗三四个回合,就感觉再也接不下吕布的攻击了,而且,最让他他感到恐惧的是,吕布看起来,还像没怎样发力的样子。

    于夫罗想走,但却不敢立马就逃走,他知道自己要是立马逃,那就会把后背让给吕布攻击,这样他会死得更快。

    不过,于夫罗想这些,都好像是多余的,吕布见到匈奴军队出击之后,就打算当着匈奴士兵的面,斩杀于夫罗。

    于是,吕布左手撑马背,躲过于夫罗的攻击,右手方天画戟,乘机刺于夫罗腰部,于夫罗急忙用长矛架住画戟井字小支,这时,吕布坠坐马背,左手空出,于是,吕布把方天画戟双手变幻绕后一圈,腿夹马背,把于夫罗拦腰斩杀。

    于夫罗一死,匈奴士兵都看傻眼了,于夫罗刚刚还和吕布斗得有来有回的,虽然已经处于劣势,但怎么就突然间死了!

    典韦和成廉见状,若有所思,但却没有停止骑马冲击,于是,典韦他们杀得匈奴士兵触不及防的。

    这时,吕布已经跟着大军,冲进匈奴军阵中,不过,吕布专门挑将领模样的匈奴人来斩杀,让匈奴军队更加混乱!

    这简直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匈奴士兵想跑都难,没多久,大多数的匈奴士兵选择跪地投降,而于夫罗的亲兵,则猛烈反抗,但,人数稀少且各自为战的反抗者,还是改变不了战死的结局。

    吕布他们打扫完战场后,便带着战利品和俘虏,来到余吾河边,平坦之地驻扎起来。随后,吕布让人把一面他珍藏着的幽州军旗,用高竿挂着,树立在营地余吾河岸,军营边缘之地。

    吕布等大军休整一番后,便让成廉和典韦各带一队人马,到处收集木材类和绳索类物资,来制作简易木筏,供中西两路军渡余吾河。

    典韦带兵沿余吾河东寻,成廉则带兵沿着余吾河西行。

    不过,吕布感到意外的是,典韦和成廉,回来的时候,都用马车拉回来了许多现成的木筏。

    吕布看着一车车木筏,忍不住问道:“你们如何得到这么多木筏,有了这些木筏,我们完全不用自己制造木筏了!”

    典韦说道:“这些木筏,旧的我就不说了,新的都是萨满巫师,最近让人制作的,说是将来作为匈奴大军渡河之用!”

    吕布看着身上有血迹的典韦,说道:“你们辛苦了!”

    “现在已经有木筏了,你们都休息着吧!等到攻伐单于庭之战,你们就得出力了!”

    成廉说道:“主公,我们不用再骚扰单于庭的匈奴人吗?”

    吕布说道:“我们只要派人暗中监视着单于庭就可以了!”

    “之后,我们如果能低调些,就尽量别招惹单于庭的匈奴人!等到我们的援军到了,就围攻单于庭,结束这次战争!”

    成廉说道:“那,要是有匈奴人逃离单于庭呢?”

    吕布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派人把这些逃跑者抓了,不过单于庭的匈奴人,如今多半是些老弱妇孺,他们是不敢逃跑的!”

    成廉欣然领命而去!他也觉得单于庭中,应该不会有不长眼的匈奴人,从单于庭逃出。

    吕布这时,有点觉得匈奴军队的战斗力不怎么样,只是,为什么大汉却拿匈奴没办法呢?

    吕布突然觉得,不是大汉拿匈奴没办法,而是宽广的草原,限制了大汉的进攻!

    草原外族的士兵,从小就能练习骑射,因此,骑射的本领比大汉士兵强多了。因此在草原作战,大汉的军队并不占优势!

    吕布等待三四天后,张辽和魏延陆续带兵来到余吾河南岸,于是吕布派人接应他们。

    吕布见到张辽,问道:“西路军的行军情况如何?”

    张辽说道:“没有太大波折,西路军算是一路推进吧!羌渠想拒幽州军队在匈奴境外,可以说是很失算啊!”

    “哦!羌渠向西南方向逃跑了,因此,中路军开始向单于庭这里赶来了!”

    吕布听了很是诧异,羌渠居然逃跑了,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吕布回想之前的见闻,得出个结论,羌渠想法太多了,导致无法实行,最终反而心灰意冷,心态出问题。

    吕布几年前攻伐匈奴,羌渠单于就是这样的,现在,羌渠单于还是没有多大长进啊!

    张辽说道:“在余吾河之南的匈奴人,混乱得不行,抢劫,杀人,强.奸等各种不正常行为,都在时刻上演着,怎么渡过余吾河,来匈奴北方避难的匈奴人,几乎没有。”

    吕布猜测道:“匈奴南部,军队都去作战了,谁会来管那些无法无天的匈奴人。可匈奴北方,这些不遵守法规的匈奴人,尚且不知道具体情况,因此不敢乱来。至于匈奴南部的牧民,可能现在都不敢在草原上乱跑吧!”

    吕布说道:“张辽,你立马联系斥候通知张飞他们,务必要留下一将来提防羌渠单于,羌渠逃跑,还不知道真伪,如果他来个回马枪,我们就损失就大了!”

    魏延说道:“我们之前的作战目标是打残匈奴,要是张飞他们不管逃跑的羌渠,那,我军可就要受到羌渠部队的威胁了!”

    吕布说道:“立马联系张飞,张飞他们还没来到余吾河周围,羌渠就算有偷袭的想法,现在也不敢施展出来!”

    张辽和魏延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此,他们都联系了,和他们还联系着的斥候,阻止张飞他们全部北进。

    三天之后,张飞他们从斥候那里得到余吾河畔的局势,于是他们开始商议。

    张飞说道:“主公早已经兵临单于庭了,现在张辽和魏延都渡过余吾河了,不过,主公怕逃跑的羌渠去而复返,让我们留下一人防着羌渠部队,你们如何看?”

    周仓说道:“我们之前没有考虑羌渠是否去而复返,是一个失误。匈奴南部,我们的步兵已经分散攻略草原了,羌渠这时来攻打各步兵小队,将会带来不可估测的后果。”

    曹性说道:“还好,我们派一些斥候兵去盯着羌渠了,大体能知道羌渠的位置,这样,还有防御羌渠的可能!”

    “这样吧!我带着本部兵马,前去防着羌渠部;张飞和周仓,你们两位领着剩下的骑兵,驻守在匈奴南部地区;许褚则领着亲卫军前去单于庭,和主公他们会猎单于庭!”

    张飞有点不高兴了,仗都还没有打够,就要防守了!

    周仓说道:“好吧!”

    于是,曹性带着本部,转道匈奴西南方,许褚带着少许亲卫,继续前进,张飞和周仓却留下来了。

    这时,张飞说道:“那个将军都要仗打,却要我们留守!”

    周仓说道:“张将军,要不我带兵驻扎匈奴南部中心地区,而你带着部下骑兵,帮助步兵攻打匈奴南部的诸多部落!”

    张飞说道:“这个好,主公不让我们北上,必然是想留下匈奴北部的诸多部落!”

    “我区帮助那些步兵,就能更快地横扫匈奴南部,这样,主公攻下单于庭,返回幽州的时候,匈奴南部恐怕已经扫平了,大家都可以一起撤回幽州!”

    于是,张飞带着部下骑兵,狠狠地打击匈奴南部诸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