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小春日和 > 38,再会
    “朱夜,带我进去!”

    在一声招呼之后,桂永浩看也不看森野警部补,大踏步地向被绳结封住了的法莲寺大门走了过去。

    森野警部补脸色古怪,似乎十分犹豫,内心激烈斗争着,在桂永浩越过他的时候,他的手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伸手拦住桂永浩,但是毕竟还是没有伸出手来。

    在本国如今处于被占领的状态的情况下,“违背公约”的罪名太大了,他没办法承担起来,上面的人更加没有办法承担,最后他只会被当成替罪羊给抛出来而已。

    所以为了保全自己,最理智的做法是听任这个混蛋自行其是,自己则跟上面请示,等待新的指示——在这期间,所有的责任就不用他来承担了。

    朱夜并不知道这位警部补的心中所想,不过他没有使用武力反抗也正合她意,她放松了戒备,然后领头走到了大门口。

    她伸手摸向了了横亘在门口的注连绳,然后捏住了秸秆绳索上吊着白色之字形的纸带。

    在她纤细的手指触摸到纸带上的时候,纸带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她的手指上也有电光闪过,噼里啪啦的轻微响声过了几秒钟才告结束。

    接着,她轻轻一抬手,把绳结往上掀开了,露出了一个可以达到桂永浩脖子高度的缝隙。

    “可以进去了,主人!”她回头对桂永浩说。

    桂永浩微微一躬身,直接就从这空隙当中钻进了大门。

    犹如是穿过了一堵不存在的墙一样,一进来,一股强风就往他的脸上刮了过来,几乎让没有防备的他跌倒,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衡,然后重新站直了身体。

    “主人,请小心。”这时候,朱夜也从外面闪了进来,靠在了桂永浩的身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前方,“这里十分危险,所以主人请千万不要任意行事,在我身边不要乱走。”

    然后,她又看向了被她拖进来的椎名璃子。

    “你也小心点,这里的人不是你能对抗的,等下如果真的打起来了,我顶上去,你不需要逞强,什么都不要管,带着主人离开,明白吗”

    椎名璃子被朱夜郑重其事的样子弄得有些紧张,只能懵懂地点了点头。

    她本来就不太喜欢这个粗暴可怕的女仆大人,所以当然也乐得不用给她帮手。

    接着,三个人就在法莲寺内慢慢摸索着前进了。

    在外面,因为不停幻化的光线,桂永浩一直都看不清法莲寺内部,直到这时候才得以看到内部的情况。

    而这么一看,确实也没有多少特异的东西,不过是平常布置的寺庙而已,虽然佛堂算是比较宽敞,可以想象得到之前香火缭绕的景象,但是现在,因为之前的轰炸所引发的活在,佛堂已经垮塌了一般,倒下的梁木上面布满了焦黑的痕迹。

    可笑的是,在佛堂中央,有一个倒塌下来的巨大佛像,因为被烧黑了半边脸,所以佛像脸上带着的若有若无的笑容就显得愈发的诡异。

    虽说承受着信众们虔诚的信仰,但是佛像不过也只是泥塑木胎而已,佛像免除不了可怕的轰炸,而寺庙本身也在轰炸当中毁于一旦,现在处于被废弃的状态。

    仅仅扫了本堂一眼之后,桂永浩就认定这里没有什么价值,于是绕过了佛堂继续往里面走。

    里面有一些木制的屋舍,曾经是僧人们居住的地方,但是现在无非就是一堆樯倾楫摧的废墟而已。而震动似乎就是从那边不断地传过来的。

    桂永浩放慢了脚步,在朱夜的引导下,一点点地向废墟凑了过去。

    而这时候,他们终于可以看出光华的来源了——就在不远处,天空当中飘动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它们的体积不大,但是各自发着不同颜色的光,一同围绕着一栋大型的屋舍,犹如这些东西飘动的速度很快,所以它们散发出的光线交织在了一起,组合成了彩虹般的光华。

    随着距离的越发接近,桂永浩仔细观察,发现空中飘动的小东西竟然都是纸鹤,无生命的它们犹如花蝴蝶一样绕着断开了中梁的屋舍舞动着,近距离看的话,这场面感对比十分强烈,也十足的漂亮,近乎于迷离的景象,

    而这时候,不时颤动的地面也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是,“咚,咚,咚”的轻响,却开始传入到桂永浩的耳中,犹如是啄木鸟在敲击树木一样,节奏十分紧凑。

    “都给我停手呀!不然我就把这秃子的脑袋敲破啦!”一阵尖叫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就在那边!”桂永浩确定了具体的位置。

    朱夜向着发声的地方走了过去,而就在转角之间,朱夜突然发现有一道矮小的影子正在夜空当中急速窜出了废墟,她的手里拿着模样奇怪的东西,速度十分快。

    朱夜连忙停下了脚步,接着,倒塌的墙壁骤然被炸开,旁边突然有一道光束袭来,她的脚步被迫停下,侧身躲过了轰击。

    光束击中了墙壁,将石墙炸出了一个大洞,砖石四溅,阻挡了朱夜的脚步。

    接着,在外面飘动的纸鹤骤然向这边涌了过来,似乎是准备将朱夜淹没。

    “什么人!”迎接了朱夜的,是厉声的喝问。

    这时候朱夜也看清了,对方穿着红白相间的巫女服,手中拿着的是祭祀所用的幡。

    而就在她的身后,是一小片空地,空地上充满了被摧毁成碎片的木块和砖石,还有几个人身处其中。

    最里面的就是上次她在法莲寺外见到的那个奇怪女子。

    不过,和上次见面时的样子不同,她现在颇为狼狈,瘫坐在墙角边气喘吁吁,似乎身体受了伤,嘴角也流出了血,原本整齐的僧袍,也出现了多处的破损,甚至还有烧焦的痕迹。

    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样子,朱夜的心里升腾起了一种愉悦感。

    而她的手中拿着一杆松木质地的犍槌,正用犍槌微微摆动,不停地敲击着,更奇特的是,犍槌敲击的并不是木鱼,而是一颗光秃秃的脑袋——一个同样穿着僧袍的僧人,此时正昏迷在她的脚下,他的嘴角流着血,似乎因为伤势已经失去了知觉,连脑袋不停地被人敲击也无法清醒过来。

    “都给我停手呀!不然我就把这秃子的脑袋敲破啦!”

    朱夜想起了片刻之前听到的话。

    很明显,刚才这里正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打斗,一群人在围攻这个古怪的女子,而她似乎被打得相当狼狈了,不过已经击伤了其中的一个敌人,并且把他当做了人质,威胁对手们赶紧停手。

    哼,看你还敢嚣张。

    看到对方狼狈的样子,朱夜不仅仅没有一点同情,反而是有些幸灾乐祸,毕竟上次见面的时候,对方给她的印象并不好,她乐得见到对方吃瘪。

    而这时候,桂永浩也跟在朱夜的身后闯了过来。

    “哟!小哥,又碰到你啦!”看到桂永浩和朱夜之后,女子抬起头来,停下了敲脑袋的手,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你也是来围攻我的呀”

    虽然她明显已经产生了敌意,但是从她从容的态度来看,仍旧找不到一丝紧张不安,仿佛已经见惯了生死关头的场面所以毫不在乎一样。

    她还是用那种古怪的关西腔调,不过意外的并不难听,反而给人一种轻松自如的诙谐感。似乎并不把现在的危险局面放在心上。

    “不,我可不是来围攻你的。”桂永浩连忙解释,“我只是因为发现这边有异常情况,所以过来勘察一下现场,没想到还真是你。”

    “闲杂人等,赶紧出去!”一听到桂永浩居然不是来救人的,巫女放松之余又有些气恼,“真是的,外面那些家伙也太无能了吧,居然把无关的人也放了进来。”

    “呃……虽然不是来救人的,但是我也称不上无关人士……”桂永浩摊开了手,“我供职于占领军司令部,所以我想知道,负责调查异常事件——所以我有权在这里问,你们到底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在进行什么危险举动”

    一听到这个年轻人的来头,围攻女子的几个人脸色全部变了变,毕竟他们也知道现在这个国家到底谁说了算。

    “大人,我们只是在驱逐邪魔而已。”似乎是领头人的巫女,态度明显好了不少,低声向桂永浩解释。

    她用手指了一下对方,“这个人,未经神祇院允许,擅自闯入东京,并且盘踞在法莲寺,几次警告之后仍旧不服从指令,所以神祗院命令我们将她强制驱逐。”

    “驱逐邪魔这我可就不服了呀。”对面的女子打断了她的话,“我可是堂堂高野山真言宗的正派传人,论资格的话,你们才是外道吧如何有资格说我是邪魔呀再说了,如今神祗院自己都在仰仗外国人的鼻息,又哪有资格规制我的行动呐”

    rb自古以来就有专门负责管理神秘事件的官厅,虽然在历史变革下几次改变了名字,但是本质上都是一样。神祗院就是帝国时代相关官厅的名称,也是帝国管理宗教事务的最高机构,它管制着帝国的所有寺社僧侣和神官等等,也就是官方的权威体现。

    理论上来说他们确实有资格驱逐任何不受欢迎的人啊……

    而且这也不违反任何公约。

    所以,根本就没有理由干涉。

    弄清楚情况之后,桂永浩有些踌躇了。

    他和对面这个女子不过就是之前见过面而已,没有任何交情,也谈不上有什么理由帮忙。

    他又看了对面的女子一眼。

    很明显,刚才的围攻里面,她已经落了下风了吧。既然这样的话,你自求多福吧。

    然而,就在桂永浩打算开口退场的时候,女子露出了灿然的笑容,向桂永浩招了招手,然后手中的犍槌重重地一敲,在光秃秃的脑袋上打出了砰的一声响。

    “差不多又有点力气啦。”她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逼视着面前的敌人们,“打完再和你叙叙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