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殷子受的梦穿之旅 > 第二十一章 短小无力的一章
    “顾兄弟,你要不要来试一试?”

    坐在一旁的赵异人又是抓耳,又是挠腮的,愣是一个字没写出来。

    “我,还是算了吧!”

    顾楠左右看了看,摇了摇头。

    “唉!为兄学识浅薄,今日怕是见不到画仙姑娘了。要不顾兄弟你随便帮我作一首,送上去,就当凑个数。”

    “我?我不行的!”顾楠连忙摆手。

    “楠哥,你就帮帮他吧!”殷子受帮着赵异人说了句话,又将顾楠拉到一旁,凑着耳朵小声说:“楠姐,给他随便背首诗吧!就当抵他的酒钱了。”

    “那,我就随便来一首?”顾楠看了看两人。

    “好好好,异人就先谢过顾兄弟了。”赵异人趁势对顾楠作了一揖,生怕她反悔。

    “咳咳!”顾楠轻咳一声,甩了甩左手的袖子,又将右手负于身后,额头微扬。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楼,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顾楠念完上阕,突然发现周围安静了许多,睁开眼一看,周围人正一脸惊异地看着她。盯得她头皮发麻,又闭上了眼睛。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虽然顾楠已经停了下来,但堂中仍是一片寂静。

    殷子受仰首看了看目瞪口呆的众人,虽然此刻万众瞩目的人不是他,但心中仍然有种莫名的爽感不断涌出。

    随后两只小手“啪唧啪唧”的鼓起掌来,“楠哥,嗝……

    好样的。”

    “唉!顾兄弟,没想到你对画仙姑娘这般动情啊!”赵异人搁下手中的笔,叹了口气。

    “啥?”顾楠有些不明白赵异人的话。

    赵异人无奈苦笑,在他想来顾楠能作出这诗,一定是对画仙动了真情。

    “对了,这诗叫什么名字?”

    “emmm,这算是词吧,一种不同风格的诗,名字叫……叫……”顾楠挠了挠头。

    “叫蝶恋花!”殷子受突然插嘴。

    “对,就叫蝶恋花。”

    “蝶恋花啊!蝶恋花,好一首蝶恋花。”

    赵异人念着词名,有些痴了,随后深深看了顾楠一眼,会意地拍了拍她的肩。

    “顾兄弟,这诗会我不参加了,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等等,你什么意思?

    顾楠一脸懵逼。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赵异人举起写上蝶恋花的竹简,冲着亭子喊到,“画仙姑娘,我身边这位顾公子作的诗,还望你品鉴一番。”

    亭子那人久久没有回声,半晌才幽幽地说到:“的确是首好诗啊,今日的诗会到此为止,顾公子,今夜……我等你!”

    周围的人也回过神,或是捶胸顿足,惋惜不已,或是恍若疯魔,念叨着那首蝶恋花。

    “各位各位,安静一下。”刚才接待殷子受二人的老鸨又冒了出来,从众人之中挤出一条通向画仙房间的路。

    顾楠看着殷子受二人欲哭无泪。

    “为兄在此恭喜兄弟你抱得美人归。”

    “嗝楠……楠哥,你……你去……去玩你的吧”殷子受满脸通红,还向顾楠敬了一杯,“放……放心吧,我会照顾好……”

    “咚!”

    ……

    “公子真是特别啊!”画仙看了看躺在卧榻上的殷子受。

    “嗯?”

    “画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带着孩子进东簪楼的。”

    画仙摸了摸殷子受的脸,一脸柔情地看着他“真像啊!”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