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重生军少小甜妻 > 第52 章 另有隐情
    温阳急了,翻身转过来,凑近容许的面前问他:“一年?那我不是上不了大学了?怎么办?我们一定得离婚!”

    她翻身翻得急,脸凑得很近,鼻间和呼吸离容许的气息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容许第一次这么近的感受她的呼吸,他竟然无端有些紧张。

    只好偏过头。

    离得这么近,他可是会犯罪的...

    温阳的心空了一下,他这是讨厌自己靠近他...

    他果然不喜欢自己。

    亏她还存了那么一点幻想,那么就离婚吧!

    她上辈子已经忍受了那么多痛苦,这辈子不想再跟他纠缠几年!

    重活一世,她才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要死也要换棵树!

    至少要换一棵面朝阳光的温暖大树,不要容许这样背靠阴风的冷血树。

    “有一个办法。”

    温阳看他离自己那么远,也翻正身子,脸朝天花板,面无表情问:“什么办法?”

    “我死。婚姻关系自然解除。”

    这个问题容许还没领证之前就想过,他经常参与一些极其危险的任务,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没命。

    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成为寡妇,他于心不忍。

    这也是他暂时不想与温阳太过亲密的缘故,不然这么一个漂亮姑娘跟自己同床共枕了这些天,他没有心思,没有想法是假的!

    只是他一向克制惯了。

    哪怕自己喜欢的人就睡在身边,出于他自己的职业考虑,他不想连累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她答应结婚,只是出于对奶奶的报恩,对于容家养育她的报答。

    这一点容许是明白的,温阳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不然她也不会明明不喜欢自己,还答应结婚。

    “胡说!你要是壮烈牺牲了,我就是烈士家属,我们的婚姻关系还是存在,我们得离婚,才能彻底断干净。”

    温阳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她说的是事实,容许当然知道。

    “离婚也得一年后,你放心,如果你上学被查出来,我会解决。”容许其实没有很大把握,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不能强迫人改变学校规则。

    “你怎么解决?”温阳偏头,容许看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什么。

    “总会有办法,你信我。”容许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人际关系,如果非要用那个人,他也可以出面去找一下。

    “好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对了,我听说政审很严格,大家都说我爸爸是逃兵,那我们的婚姻是怎么通过政审的?”

    温阳对于这件事一直都耿耿于怀,假如父亲真的是逃兵,私自叛离部队,她不可能和容许通过政审,更不可能拿到结婚证。

    关于不满领证年龄,容许可能会解决,但是父亲的事,他肯定解决不了,因为错误就在那摆着,别人不可能视而不见。

    她这个逃兵的女儿,组织上不可能同意前途光明的容许跟自己结合,一定有别的她想不到的原因。

    “你爸爸的事,属于特级秘密,我不知道事情究竟怎样,但既然没有妨碍我们结婚,我推测你父亲当年应该是经过批准离开部队。

    至于是被动还是主动,以什么理由,为什么没有安排转业这些问题,我都不清楚。

    你别想太多,我虽然没有看过你父亲的档案,不了解他的为人,但听我父亲说,你爸爸绝对不可能叛离部队。

    最大的可能是被人陷害,被动离开,这也是我父亲的推测。总之,你父亲肯定不存在叛逃的事实,不然,你不可能顺利通过政审。”

    “真的吗?”温阳几乎高兴得在床上蹦跶起来。

    床发出“咯吱”地声响。

    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听见最好的消息!

    比听到她的高考成绩还要开心!

    她从小就被人指指点点,各种嘲笑侮辱,就因为父亲是逃兵,父亲在村里也是抬不起头,可他从不解释,也不承认。

    果然,父亲的事另有隐情!

    她就知道父亲一定有什么特别的缘由!

    才会被迫离开他豁出命去守护的军队,他也知道一旦离开,那些曾经的荣誉会随之尘封。

    再不见天日!

    “嗯,以我的军衔还看不了你父亲的档案,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也不属于一个军部,究竟真相如何,我也只是推测,但根据我们顺利通过政审来看,你父亲肯定不是叛逃。”

    这一点容许是肯定的。

    他当初打报告的时候也提到温阳的父亲,可是军部没有提出来,而是直接通过。

    那么也就说明,温世军不存在逃离部队的可能。

    他是经过军部批准离开的。

    “真好!容许,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简直太高兴了!

    明天,我给你做好吃的!不,我得送你点礼物表示感谢!你想要什么?”

    “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我老听见你夜里翻身翻得厉害,要不你送我一张软一点的床?

    你能睡的舒服,我也清净多了。这个礼物对我们俩都有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这张大床是他们结婚前奶奶换的,因为当时问容许的意见,他喜欢睡硬一点的,没有考虑温阳会跟自己睡,他以为她会不愿意的...

    所以这张床的床板很硬,没有放床垫,家里也没有大床垫。

    “不用换床,明天你跟我去买个床垫来放上就好了,难怪我一睡醒浑身酸疼。

    原来是床的问题,我还以为自己睡眠不好呢。”

    “你睡眠不好?你每天打呼跟猪一样....”容许逗她。

    原来她高兴的时候会这么可爱...

    又发现她的另一面!

    “啊?那我不是吵到你了?要不然,我明晚还是搬回自己房间睡吧,这样连床垫都省了,反正你喜欢睡硬床。”

    温阳立刻自责地建议。

    容许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讪笑着说:“你刚才还说要送我礼物,现在为了省钱又说搬回去睡...

    你说话不算话,想搬就搬,反正我也不拦着。”

    他背过身,笑容随即消失。

    “你刚才是在笑吗?我一定在做梦!”温阳借着窗口的月光看清了容许刚才的笑容。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笑呢...

    不会是幻觉吧?

    “你看错了,明天快搬走吧,我早就受不了你了。”容许翻个身隐藏自己的笑容,差一点被她识破。

    “算了,不搬了,省得奶奶多想,还以为我们分居。换床垫吧,你明天跟我去当苦力...你不许拒绝!”

    “行。”

    两人各自睡去,温阳天亮醒来,发现容许已经起床,床头放了一千块钱,压了张字条:床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