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最强泷影 > 第7章:南贺神社
    木叶的深夜,黑色如同未云开的墨水,深沉而纠结。

    天空之上一轮明月高高挂起,周围几点繁星闪烁,寒风呼呼吹起。

    黑夜之中,两个黑色的身影,一点一踏,快速于各家屋顶之上略过。

    很快,两道黑影便循着南贺川,来到了一处神社门前。

    这是一处无人问津的地方,经过几次修葺、维护后,显得格外古老恢弘。

    当年宇智波一族的族地,正在附近,等到日后搬到了木叶核心区域,这里才逐渐被淘汰,但作为中心的南贺神社,仍旧被保留完好,时不时有人前来打扫、整理。

    门口的牌匾上写着“南贺神社”几个字,门口周围用围墙围了起来,一眼望去有几百米长,将这座神社团团围住,并布置了结界。

    只是站在门外,空气中便传来神社内府花草的芬芳气味,挠得人鼻尖痒痒。

    “大人,就是这里了。”

    宇智波富丘说道。

    琉璃看着门口的牌匾,四下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

    原著中的南贺神社已经成了废墟,如今完好的南贺神社,看起来还挺大气的。

    富丘结印,解开结界,推开大门后,他伫立在一旁,让琉璃先进去。

    琉璃也不犹豫,直接踏入。

    富丘望着天空中皎洁的月亮,心神恍惚。

    他也看了月球大战的直播,月亮上有那么强大的敌人,更远处的宇宙,还有许多的外星人。

    忍者的存在,是战争兵器,专门用来杀人的吗?

    不是。

    能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代表经历过很多刺激情绪的事情,富丘幼年时与兄长富岳亲眼见过父母的死亡,自己当年更是几乎可以呼吸到极乐净土中的空气。

    爆炸就在耳边发生,残肢断臂,鲜血滴落在嘴角,腥甜腥甜的。

    如果不是琉璃,他就要死了,忍者也是人,人类,是多么脆弱的生物。

    忍术与查克拉,都是用来守护自身的,用于发展自身,而不是杀戮。

    所以他选择了琉璃,这位大人改变了一切。

    这是琉璃所不知道的,他以为是自己的细胞以及潜移默化的幻术,影响了富丘,实际上,这点影响并不大,更重要的是,他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得到了富丘的认可。

    可以说,即使没有那条充满了琉璃细胞的手臂,富丘多半也会选择追随他。

    穿过印有宇智波族徽的鸟居,琉璃与富丘两人来到了神社本堂。

    进门之后,是一个昏暗的空间。

    富丘从怀里拿出一支散发着淡淡微香的鲲油蜡烛,蜡烛燃起一小团火苗,将这片空间照了个微亮。

    可以看到,本堂的正中央,摆放了大大小小上百个牌位,上面分别写着历代宇智波一族先祖的名字。

    琉璃粗略扫了一眼,在其中还能看到一些熟悉的名字。

    比如说宇智波秋风、宇智波镜、宇智波泉代、宇智波泉奈、宇智波田岛

    就连诈死的带土,也有着牌位,横跨数个时代,各个宇智波一族有头有脸的忍者,都在其中,但唯独没有宇智波斑。

    斑还真是不受欢迎呢

    与外星人勾搭不说,身为宇智波族人,竟然还喜欢作为死敌的千手族人,简直是异类,污染血脉纯净。

    右边最里面的位置数过来的第七张榻榻米下,是宇智波秘密集会所的入口。

    “一,二,三,第七张榻榻米下面”

    富丘双眼转化为写轮眼,对着榻榻米看了一眼,三勾玉转动,随即榻榻米之下便发出一声巨响。

    他上前将榻榻米挪开,其下出现了一道石梯。

    “以前曾在这里有举行过家族会议,不过最近的一次,也是十多年前了,如今的南贺神社,更像是供奉,除了打扫的人员外,罕有人至。”

    富丘为琉璃解释道,琉璃点点头,表示了解。

    宇智波一族与原著的处境,已经大不相同,具备写轮眼的他们,能轻易复制各种民用忍术,就连复杂的耕种技巧或是打铁技术,也能轻松复制,已然是木叶之中的第一生产力。

    就连身高体胖的秋道忍者,也有所不及,毕竟他们只能干力气活,宇智波一族,却可以进行各种技术活,身体素质也不赖,根本没有难得住他们的生产任务,即插即用,好评如潮。

    如果说,忍者生产时代,对哪个家族的改变最大,无疑是宇智波了。

    哪怕一名宇智波族人长得奇丑无比,面目可憎,木叶村里的人们,对他的第一印象,也会是正面的。

    毕竟擅长种田的忍者,一般都不会太差。

    这样的宇智波一族,哪还需要密谋什么?

    富丘引着琉璃下到地下,在四面都点燃了鲲油蜡烛。

    地下的密室中,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只有正中间摆放着一块石碑,这最机密的房间,除了用作集会,便是用来供奉着这块石碑。

    琉璃站在石碑面前,背对着富丘。

    这块石碑,是六道仙人的遗留物,不过,却被黑绝给修改了,用作忽悠宇智波斑,这才有了原著中的故事,可谓是阴谋的起始。

    琉璃来此,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

    斑在看到石碑的时候,已经是自己声名四起的时候,也正是当年自己在木叶中与斑打了一架,斑才借机诈败,遁离木叶,之后便来到了南贺神社,看到了石碑中的记载。

    那时候的黑绝,会不会因为不在计划中的自己,而将石碑改成另外的内容呢?

    毕竟斑想执行月之眼计划,是因为在石碑中看到了相关内容,认为只有无限月读才能引导和平,如果被黑绝改成了别的内容,斑的目标说不准也会因此改变,琉璃如今前来一观,也是希望能从中推测一些斑的目的。

    “在六道仙人创立忍宗,宣扬和平时,发生了一件事”

    “哥哥天生拥有仙人眼以力量为和平的首要”

    “弟弟天生拥有仙人体认为和平离不开爱”

    “六道仙人决定将忍宗的力量以及意志,传承给两个少年”

    富丘开启写轮眼为琉璃念着石碑上被封印的内容,但一直念到忍宗的纷争结束,以及一些关于轮回眼进化方式的记载后,就没了后文。

    没有有关十尾的记录,也没有有关月之眼的记录。

    倒像是普通的记录历史事件的石碑,记录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哪怕被后续来者使用万花筒读取,也只不过会觉得是遗迹被宇智波一族保存了下来而已。

    “看来,万花筒写轮眼能读取的部分有限,还是第三部分比较关键,只有轮回眼才能解读的信息啊”

    琉璃喃喃道,走上前,轮回眼瞳力渐渐散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