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最强捉鬼炼妖系统 > 第100章 跪在真实
    樊娇花在床上得不到满足,可能是她红杏出墙的原因之一。

    樊娇花眉毛粗黑,两颊红若桃花,媚目如水流转,无人对她调情,就已春情荡漾的样子。

    美妇这面相,显然是**特别强,不容易满足,性情水性杨花,哪个男人娶这种女子,很容易就会戴上绿帽子。

    她床上技术扎实,实力太强悍,旁边的病怏怏男人,很可能正是因受不住她常年无度索求,而烙下病根。

    病怏怏男人的相貌,与一旁金一舟相像。

    他应该就是金一舟父亲,樊娇花老公,金家家主。

    金万春。

    金一舟与樊娇花看到周陆后,在金万春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金万春目光闪现愠怒,投向周陆。

    周陆当做没看到,不予理睬。

    这一家子,没好人。

    只是心头挺好奇,樊娇花与穆道轩野战完事后,发现只剩一条男式袜子,他们到底如何解决这种事?

    很想问一下。

    是不是用树叶、树皮遮身?

    求他们的心里阴影面积。

    不过他们今晚跟没事人一样。

    穿着气派,举止得体。

    高手就是高手,演技也堪称一流。

    周陆稍稍关注了一下,司空霏月与梅秋水这对夫妻,以及田青贤。

    原因同上。

    自己对司空霏月与田青贤俩,稍微有点残忍,一件衣物不留。

    这两人双目无神,红着眼圈,一脸晦气,看样子没休息好,心里还存有很大困扰和阴影。

    司空霏月现在是d胸了。

    哦,昨晚不小心把她肉色硅胶胸垫也销毁,不好意思了。

    司空霏月感知敏锐,随即感受到周陆目光。

    她煞冷眼神,瞪向周陆,满腔怨怒。

    两人目光相交。

    周陆嘴角弧起,面带微笑,礼节性的点了下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某种角度上,自己需要对她表示尊重。

    正如自己尊重冲田老师、波多野老师她们那样。

    生理学识匮乏的自己,是通过她们,学习到间接经验,以保证对各种姿势和动作的深刻理解,这些生活实用技能,以后大有用处,必不可少,至少比函数、解方程有用的多。

    片子,表演成分居多。

    而司空老师,昨夜用实践行为,展示真实的技术要领,这非常难得,这种间接经验是头一次吸取。

    跪在真实。

    还别说,司空老师身材比冲田老师好,也更浪更野,激情澎湃…………

    值得尊敬。

    嗯,谁叫自己一直是个特别好学,且懂感恩的人。

    司空霏月见周陆笑着点头致意,似有示好意味,她怔了怔,有点不明所以。

    “周陆哥哥!”

    清脆童音响起,不用看,这是盛嫣然的声音。

    盛嫣然与郑林丹妮走向周陆。

    盛嫣然跑过来,亲热的从后面抱住周陆。

    周陆忙转过身,蹲下来与她拥抱了一下。

    凌晨被这小妮子袭臀过,心有余悸。

    盛嫣然吸了吸鼻子说:“哥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的大英雄,我想好了,长大就嫁给哥哥。”

    “呃……”

    周陆愣了愣,一时不知怎样回应。

    没想过盛嫣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直白说出要以身相许。

    亿万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有神发育潜质的漂亮萝莉。

    周围听到的人,除了笑呵呵的齐源鹤,其他人也都目瞪口呆。

    以周陆的超强实力,与盛家的巨富结合,再加上齐家……

    太炸了!

    不过盛嫣然还小,距离法定结婚年龄,还得好几年。

    郑林丹妮啼笑皆非,想了很久,准备对周陆说的话,一下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今晚,她刻意往年轻女神方向装扮,打开的发髻,一头微卷酒红色长发,披泻下来,灯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她穿一条鹅黄色修身超短迷你裙,修长白皙大腿一览无余,显出魔鬼般惹火身材同时,恰到好处的加入了清纯元素。

    不少男人,对她频频投以注目礼。

    包括金一舟。

    当然,郑林丹妮是赌王女儿,辈分上又是侄女,他不能表现得无礼,只是借着低头的几息间,狠狠盯着郑林丹妮撩人臀腿看了几眼。

    穆道轩这边,刚才听到盛嫣然说的话,呼吸一滞,心内腹诽。

    齐老儿想捷足先登?

    让关门女弟子预定周陆?

    这一来二去,金家都无法与齐家抗衡了。

    怪不得笑那么开心。

    老滑头!

    穆道轩不自觉的瞟俩女儿一眼,暗暗叹了口气。

    穆漓雪与穆静雪面面相觑,盛嫣然童言无忌,她们不觉得有什么,倒是父亲的眼神,她们读懂到一种无奈。

    父亲还算疼爱姐妹俩,但也因穆家没有男丁传承家业,有时会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姐妹俩从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因此她们一直很努力,希望给父亲争气,像男孩一样传承家业,兴旺家族,不会因没有男丁而更加没落。

    “嫣然,你叔叔盛福发今晚怎么没来?盛总可是浣宝斋常客。”

    一位珠光宝气的贵妇人,认识盛嫣然,走过来随口问一句,也缓解了古怪的氛围。

    叔叔盛福发?

    盛福发不就是盛帅的老爹吗?

    发过短信威胁,自己丢给他一张小穷神符。

    我去,这父子与盛嫣然是一家人啊。

    要不要这么巧?

    周陆哭笑不得,望着想要嫁给自己的小迷妹,更不知说什么是好了。

    “我叔叔因贪污被捕,正在接受调查。”盛嫣然毫不避讳。

    “不,不会吧?盛世集团是你们盛家自己的公司,还需要贪污?”贵妇吃了一惊。

    “你错了,盛世集团是我爸妈的产业,我叔叔只是暂时帮忙管理,他管理的两年中,公司业绩下滑,内部严重亏空,我调查了一下,发现他贪污的证据,所以就实名举报,找律师告他喽。要不然,等我爸妈回来,公司已被他整垮了。”

    盛嫣然歪着头,娓娓道来,像是在对一件稀疏平常的家务事,做出理所应当的处理。

    但他的每句话,都让在场人的人,咂舌不已。

    才十岁的小萝莉,谁能想象到。

    小鬼当家,举重若轻。

    周陆知道盛嫣然身份后,倒是能多理解几分。

    没有父母的孩子,只能自己学着快点长大。

    他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