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恶魔贤者 > 第28章 肉触手
    “先生,马车上的行李我们的列车有专门的存放处,但是马和车,都不行,列车上可以容纳些小动物,譬如您的猫,但马匹我们是不能携带的,而车厢的体积实在太大,单纯的想要当作行李也是不现实的,所以很抱歉。”

    车站的接待处,车站工作人员“无情”的拒绝了唐纳德的要求,即便是加钱也不行。

    “那能否让先把行李放到列车上?我们准备把马车送去车行出售,上面的这些行李总不能再一人一箱子搬回来。”

    唐纳德本来就对马车能上火车这件事不抱太大的期望,得到了一个否定的回答也算是有了底,转而询问其它能节省气力和时间的方法。

    “当然可以,几位买的车票是两个小时之后,7号站台应该是今天的第三班列车,它现在正在车库内检修,一些部件需要加装防潮装置,车站里有专门的运货推车,如果你们的行李数量较多,可能需要加些酬劳,当然,不会超过1先令。”

    “没问题,先运行李。”

    能够提前将行李送上列车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由接待员联系运货的人之后唐纳德一行人便返回马车开始往下卸东西。

    卖马车的任务最终交给了安东尼和斯特芬妮,他们俩一个经验丰富,另一个则是有着天然的魅力加成,相信随便找一家马车行就能将马车卖出个好价钱。

    剩下几人则是去采购一些能在火车上打发时间的东西,上一次才坐了一天就觉着无趣,这一次前往科尔塔需要两天的时间,自然得准备些东西。

    临到上车前半小时,这一趟采购才算结束,唐纳德手里拿着一副扑克还有一副可以多人玩的游戏棋,茱莉亚和莉萝手里都提着一袋子各种类型的零食。

    “唐纳德,你的空间戒指找到锻造的地方了!”

    斯特芬妮手里提着雨伞,有些兴奋的跑过来说道。

    “什么?”

    唐纳德没理解她的意思,又把目光转向了安东尼。

    “刚才我们卖马车的时候听到车行里的人正在聊科尔塔市的情况,他们说科尔塔是莱恩帝国内陆排得上号的工匠之城,更是工艺与锻造之神的信徒聚集地,我想在那或许可以找到能帮助你打造这枚空间戒指的人。”

    “这可是个好消息,工匠之城科尔塔,啧咱们是不是得想办法弄一份详细点的地图?这一次要不是你们两个听人说起,说不定就错过了。”

    他们手上的地图是最基本的那一类,只标注出了路线,并没有任何关于城市的介绍,队伍里又没有对内陆城市有所了解的人,每到一个地方总不能慢慢去摸索当地的特色和一些规矩。

    “我同意,等到了科尔塔可以专门去找一找这一类的东西,事实上我记得在德明翰的时候曾经看过一本名字好像是叫《城市录》的书,里边的内容由各大城市的文学家联合编纂的,记载着莱恩帝国各大城市的风土人情,应该能帮上不少忙。”

    安东尼手里捏着个苹果,视线无意间扫过前方,定格在附近的一伙人身上又接着说道,

    “唐纳德,右边站台的长椅边上,那些人是不是我们昨天晚上遇到的那群骑士还有伤者?”

    顺着安东尼的朝向望过去,唐纳德很快也注意到了那群人,看穿着确实有些相似,有几人腰挎着长剑,队伍里还有两人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的不出意外应该是唐纳德他们之前在德尔奇莫市外树林中遇见的那人。

    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7号站台,看这状态应该也是要上车,唐纳德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担架上的人,他没记错的话这人的伤势不轻,又淋了许久的雨,不在德尔奇莫疗伤修养却要前往科尔塔,就不怕在火车上伤势加重?

    因为好奇再加上等车的时候确实没什么事情做,所以唐纳德时不时的就会往那看上一眼,列车一进站,他们就直接上了车。

    他们与唐纳德一行人并不是同一个车厢,隔的距离还有些远。

    “你们把东西放好之后记得到我这边来,我们玩扑克,这种下雨天一个人待着实在没劲。”

    既然买了扑克自然就要用,唐纳德的提议很快得到了响应,他这边刚坐下,穿着一条素色长裙的斯特芬妮提着一袋子干果进来就直接坐到了唐纳德床位上。

    看着唐纳德拆扑克牌盒子时有些笨拙的动作没忍住笑出声的同时又将扑克的盒子接过去,小拇指的指甲一挑便将外包装挑开,还有些得意的瞥了前者一眼。

    茱莉亚脱下外套,折叠好之后放在床头的枕头边上,还特意躬着身用力压过之后再将自己的米色和灰色相间的小浣熊帽子放上去,后边的小尾巴还要围着帽沿绕一圈才满意点点头转过身来。

    这是安东尼卖完马车回来时带给她的礼物,显然很合她心意。

    第二个过来的是莉萝,她坐到了唐纳德靠窗另一侧,一坐下就目不转睛的盯着车窗,雨丝落在上边,起先是一颗颗小水滴,随后又慢慢的在窗户上划出一道水迹,偶尔有风吹来,轨迹又会出现各种不同的变化,这让她看的入迷。

    最后过来的是安东尼,手里拿着一份小蛋糕放到茱莉亚的面前,又在她的身边坐下,回头看了眼摆的整整齐齐的小浣熊帽子,眼里便满是欣慰,连带着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

    唐纳德看见这一幕之后也只是微笑,他记得安东尼曾经跟自己说过,他的女儿很喜欢戴可爱的毛绒帽子。

    “先声明,我不知道德明翰的扑克牌规则是怎样的,你们得先跟我讲解一下,再然后,我们得有彩头,我这给每人20便士,谁要是先输光,之后得给另外几个人切水果,怎么样?”

    唐纳德将自己刚才买东西时商店里给自己的找零放到桌子上,一把钱币散着,各人数各人的。

    “切,都是成年人了,连扑克牌都不会玩?”

    斯特芬妮最近喜欢上了跟唐纳德斗嘴,可能是认为自己以前就是太顺着唐纳德。

    “你以为我平常都跟你一样整天和苏珊娜到处玩?我很忙的。”

    “我才不信呢说起苏珊娜,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我们离开了德明翰,霍恩他们是不是得重新寻找队员?”

    这段时间不是忙着赶路就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如今提起这件事,斯特芬妮才想到他们原本的那些同伴。

    “当然会找新的队员。”

    其实唐纳德从南希那知道霍恩其实就是另一个被选为护送者的人,玫瑰小队其实早已消失,只不过这是机密,所以他也不好告诉斯特芬妮,只能附和了两句。

    嘟~嘟~嘟~

    列车出站时的鸣笛声便是牌局开始的信号,窗外的大雨,并不影响几人的心情,车厢内提前亮起的黄色灯光都有了些温暖的意味。

    但是在另一间车厢当中,这黄色的灯光却给这边的氛围添了些凝重。

    之前躺在担架上的伤者躺在床上,有人正检查着他的伤口。

    “队长我向您应该过来看一眼,伤口好像有些不对劲”

    一支成熟的小队当中自然要有一个医生,唐纳德一行人当中有唐纳德这个巫师的铭文卷轴,而这只骑士小队里则是一个受过专业培训的医生,只是眼前这一幕,就算他再专业,也已经无法理解。

    “怎么了,伤口化脓还是发炎?”

    摘下头盔,一头蓬松的金发垂落,这位被骑士队伍里的其它成员私底下称为晨光之花的女骑士长如今脸上挂满了愁容,眼前这位是晨光教会的教士,她们这一次是奉命护送他前往科尔塔。

    “都不是,而是别的东西我也说不好,您还是自己来看吧,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医生起身让开位置,走到旁边,将外边的其它几位晨光教会的骑士挡在外边。

    女骑士长起身走到教士的旁边蹲下,目光落在他的腰腹间的伤口上,仅仅只是看了几秒便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回头看向旁边的医生,给他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隔开其它的骑士,直接拉上了卧铺包厢的门。

    “怎么会变成这样。”

    等外边的门合上,女骑士长才有些慌张的低声自语道。

    昨天晚上包扎时教士身上还只是一道子弹贯穿伤的伤口,德尔奇莫医院的医生也说只要包扎和换药及时,就能够赶路,然而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伤口位置的绷带下,正有一些诡异的东西在蠕动着,血水几乎已经浸透了教士的伤口周边的一圈位置。

    “杰奎琳,我嘶~我感觉我的伤口有些不对劲,痒很痒!”

    教士转过头来,本就因为伤势而苍白的脸颊上此时更是泛着一丝黑气,眼眶深陷的模样此时看上去却有些惊悚,伤口处像是有上百只蚂蚁在啃噬一般,快要将他逼疯,只是每日里的修行还是令他坚守着自己的理智。

    “你不要着急,我把医生叫进来帮你看看,应该是发炎了,你躺着,我们给你换点药就好布雷,进来!”

    杰奎琳抽出腰间的短刀,将外边的医生又叫了进来接着说道,

    “我要将这绷带割开,重新处理一下伤口,你帮我摁着教士。”

    “好,我知道了。”

    医生抬起手肘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摁住教士的肩膀。

    女骑士长用短刀的刀尖横插进绷带,挑开一个破口,旋即顺着破口慢慢的将绷带切开。

    刺啦~

    还未等她将绷带全部切开,绷带下的东西已经将其直接撑开!

    嘡啷~

    手中短刀坠落,女骑士长愣在了原地,看着眼前的伤口景象,一股寒意从背后直冲后脑勺。

    那本该只是一个血洞的伤口周围和内部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生出了一些血色的短触手,它们不断的在伤口周围和中心摇摆着,而在这些触手拍打过的地方,便会有一道极小的豁口出现,原本只有一个血洞的伤口,此刻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量豁口

    教士觉得瘙痒和刺痛,便是因为这些诡异的肉触手!

    “怎么了?我的伤口发炎的很严重吗?”

    教士被医生按着,抬不起头,不知道自己伤口的情况,也看不见身旁那两人脸上惊骇的神情。

    “是有些严重,我可能得把那些腐烂的血肉刮掉,然后再给你释放一次晨辉治疗,你能忍住疼吗?”

    看着眼前这些肉触手,杰奎琳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将它们全部切掉,直觉告诉她,这些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事,你只管动刀,我能忍住。”

    作为晨光教会的信徒,他的意志力毋庸置疑。

    “那好,我要开始切了。”

    举刀贴着皮肤切割那些肉触手,女骑士长深知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因此下刀也不扭捏,一刀切割下去,立刻就有5条肉触手落地。

    躺在床上的教士却是突然发出了一阵闷哼,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经验丰富的医生连忙从腰包中取出一块折叠成长条形的毛巾塞进教士的嘴里,防止他咬到舌头。

    “杰奎琳,不要停,一次性解决!”

    这时候放弃无疑是最愚蠢的举动,既然切了,那就要切个干干净净。

    杰奎琳连连挥刀,嘴唇虽在颤抖,手掌却是极稳,她的意志力显然也是极为强悍,不一会儿便将伤口周围的肉触手清理干净,只留下了一些往外渗着血的豁口,教士早已昏厥过去。

    这时候的昏厥,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伤药。”

    从医生手里接过药膏,杰奎琳迅速的将它们抹在伤口上,旋即单膝跪地,双指并立点在自己的额前祷告。

    下一秒,一道浓郁的绿色光辉便在教士的周身腾起,特别是他的伤口位置,绿光最为浓郁。

    “杰奎琳!这,这,这”

    军医结巴着说道,声音甚至有些尖利。

    女骑士长睁开眼,看到的是那些重新生长出来的肉触手,体积虽比之前的小了许多,但生长的速度却是分毫不慢。

    仿佛她施展神术引来的能量,成了它们的养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