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前方有鬼 > 第461章 画皮(二合一)
    第二天一早,大使的秘书就敲开了罗云他们的房门。跟在秘书身边的,还有一个陌生的、看上去很普通的女人。

    秋岚他们扫了这个女人一眼,就不再多看,哪怕是有着七魄境修为的迟天,也没有看出这个女人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唯有罗云,在看到这个女人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他感觉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灵力波动,但很微弱,如果不是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三魂境,是很难察觉到的。

    女人注意到了罗云的目光,眼中闪过一道讶色,随后又释然了,笑着说:“罗师兄不愧是当世第一人,眼力超卓,我的伪装,终究还是没能够瞒过你的眼睛啊!”

    说话间,一股灵力从她的身体中释放了出来。

    秋岚、迟天等人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竟然跟他们一样,还是个修行者,而且实力不低。看这灵气波动,少说也是有着五脏境初期的实力。

    惊讶过后,秋岚忍不住问:“师姐怎么称呼你是怎么将灵气彻底隐藏了的”

    后面这个问题,才是她更想要知道的。

    “这位是童丽,安保总局派过来的伪装高手,协助你们回国的。”大使的秘书笑着介绍道,“相信她的本事,诸位都见识过了。”

    这秘书虽然是个普通人,但做秘书工作的,都擅长察言观色。秋岚他们几个人刚刚的惊讶,他可是看在了眼里的。虽然不清楚他们具体是为了什么惊讶,但也能够猜到,肯定是因为见识到了童丽的伪装。

    “千面人童丽”迟天显然是听过童丽名字的,说道:“我早就听说过,在安保总局里,有一个能够‘千变万化’的高手,一旦她扮上了,就没人能够分辨得出。没想到,今天我是见到真人了。”

    “迟师兄客气了。”童丽笑了笑,“我也早就听说过迟师兄的威名,不管是七魄境的高手,还是国际知名的琵琶大师,都是让我仰视的。”

    “迟大哥,你居然还是琵琶大师”凌犀啧啧称奇,这几天里,他和迟天混的很熟,这老哥不但自恋,还是个老司机,动不动就开车,他很难将这样的一个人,跟艺术家挂上钩——即便迟天一直玩着琵琶,但他只以为,那是迟天从传承中学到的本事。

    迟天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这不是废话吗迟哥我弹奏的琵琶曲难道不好听当不起大师的头衔”

    “当得起,当得起。”凌犀赶忙认怂,毕竟他打不过迟天。

    等两人斗嘴完了,童丽才又说道:“其实我的伪装术,还是有缺陷的,刚刚不就被罗师兄给看出漏洞了么。”

    “这个没办法,他就是个妖孽!”秋岚叹道,还不忘在心里面补一句:连神灵都被他给干掉了,他再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惊讶,哪怕是他生出个孩子来……

    凌犀、迟天和凌依依齐齐点头,都很赞同秋岚的话。

    罗云一脸尴尬和无语,转移话题道:“其实,并不是你的伪装术有缺陷,而是我们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不过你的伪装术,竟然能将灵力波动压到那么低微,当真厉害。如果不是特别厉害的高手贴近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凌犀说道:“这话,也就只有大佬能说。不过童师姐的伪装,的确是非常神奇,竟然能把灵气波动压到那么低微,我可是一点儿察觉都没有。估计这世上,暂时也就只有大佬能够察觉到了吧”

    “那可不一定。”

    如果是以前,罗云也会这么认为。

    但在经历了与巴差的一战后,他改变了看法。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个叛变的仙神,或是具备着仙神实力的域外天魔!

    既然有了一个塔尔巴,就可能还有第二个、第三个……

    罗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好奇的说:“童师姐,我听你提到的是伪装术……难道你现在的样子,并不是你的真容你灵力波动变的低微,也是因为伪装的缘故”

    “没错。”童丽点头承认,她来这里的任务,就是要给罗云他们搞伪装,自然没必要在这个事情上面撒谎。顿了顿,她又说:“我们也别师兄、师姐的叫了,太生分。我年纪比你大,叫你一声罗老弟。你要不嫌弃,就叫我童姐吧。”

    对于这个要求,罗云当然不会拒绝,点头应道:“没问题童姐。”

    “能被罗老弟叫一声童姐,我可是倍感骄傲与荣幸啊。”开了句玩笑,童丽才说:“你说的对,我现在这个样子,的确不是真容。我灵力波动变的低微,也的确是因为伪装术。”

    说话间,她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了一瓶药水,倒了些在手上,又用手在脸上一阵搓揉,然后罗云他们就看到,原本普通路人脸的童丽,立刻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艳光四射、气质魅力不俗的少妇!

    这哪里是什么卸妆,分明就是变了一个人嘛!

    “太神奇了!”秋岚和凌依依异口同声,都是女人,自然不会对化妆陌生。可要像童丽这样,直接画出了完全不同的一张脸,还让他们看不出丝毫的破绽,那就太神奇了。

    “还行吧,其实这张脸,也不是我的本来面貌。”童丽说,随着她容貌的改变,声音竟然也变的与之前完全不同,酥酥糯糯,带着一点儿江南风味,真就像是一个有教养、有内涵的贵妇人。

    “这是我传承带来的神通。不过,在千变万化久了后,我也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样子是什么样。”

    童丽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感慨。

    罗云看出她的心理上遇到了一些问题,这个问题要是不能很好解决,未来将有可能会发展成她的心魔。不过,解决这个问题,得靠童丽自己,别人帮不上太大的忙,所以他只能在言语上进行开导:“人活一世,时刻都戴着面具,只要不忘本心就行。”

    “不忘本心……不忘本心……”童丽把这话念叨了几遍,然后正色向罗云说:“谢谢!”

    罗云摆了摆手道:“不必言谢,我并没有做什么。这个坎,还是要靠你自己才能迈过去。”

    凌犀看了看童丽,又看了看罗云,一头雾水的说:“大佬,童姐,你们在说什么呢怎么跟和尚打机锋一样就不能把话说的明白点,让我们也听懂吗”

    凌依依白了他一眼,日常怼起了老哥:“已经说的够明白了,我看这里的人里,也就你听不懂吧。”

    凌犀看了眼秋岚和迟天,见他们一副了然的表情,不由的‘啧’了一声,又不肯落了面子,便道:“瞎说,刘秘也听不懂,对吧”

    大使的秘书一头黑线,你们这帮大佬聊天,扯我做什么我就一普通人,能听得懂才怪!

    他尬笑了两声道:“我还有工作,先走了,你们忙,有什么需要招呼一声。”

    说实话,他其实很想要留下来。作为大使的秘书,他也接触到了一些机密文件,知道灵气复苏,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修行者和妖魔鬼怪。他也很想修炼,想要成为一个修行者。不过刚刚凌犀的话,看似在拉他‘垫背’,实际上却是在提醒他:“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赶紧走吧。”

    别人都暗示了,他总不能够装作没有听懂,厚着脸皮留下来吧真要等别人把话挑明打脸么

    等到大使秘书告辞离开,童丽才说:“我们虽然是下午的飞机,但还是要抓紧点时间,你们要是没有意见,现在就开始吧”

    “好。”

    “没意见。”

    罗云几人纷纷应道,然后与童丽一起,进到了罗云的房间。

    童丽放下挎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这些瓶瓶罐罐里面装着的,都是经过她特殊炼制了的材料,专门化妆用的。

    “童姐,你要跟我们一起飞”秋岚一边问,一边好奇的看着童丽拿出的这些东西,在心里面将这些东西与市面上的化妆品做比较,却发现两者完全不同,丝毫不沾边。

    “是啊。”童丽点了点头,说:“不仅我要跟你们走,还有个人,也会跟你们一起走。”

    “谁啊”凌依依刚发问,就听见一阵敲门声响起。凌犀去打开门一看,进来的人是黄英。

    “黄哥你也要跟我们一起走也对,大佬灭掉巴差、巴松父子的时候,你可是跟我们在一起的,肯定已经被各国的情报人员盯上了。”

    相比黄英,夏洋就没这么麻烦了。首先,九天前的行动里没有她,其次她是一个普通人,只是给罗云他们当了一次导游,又是使馆工作人员,不会有人对他不利。

    几人聊了几句,就见童丽终于把挎包里装着的瓶瓶罐罐全拿了出来,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随后,她又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张薄如蝉翼的皮。

    这些皮,看着就像是衣服一样。

    不对,更为准确的说法。

    这些皮在被拎起来后,看着就像是一张张的人皮!

    从活人身上,被完整扒了下来的人皮!

    除了罗云和迟天,其余的人,在看到了这几张人皮后,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童姐,你这……不会是人皮吧”凌依依小心翼翼的问,小脸儿上面布满了惊诧。

    “你猜的没错,这些就是人皮,刚从人身上扒下来的,还热乎着呢。”童丽回过头来笑了笑,因为光线的影响,让她这一笑,显得十分惊悚。

    好在房间里的几位都不是普通人,倒是没有被她的表情吓到,只是看那些皮的目光,更加不好了。倒不是害怕,他们都是修行者,鬼都见过,还会怕人皮只是觉得不太舒服。

    “童丽,你就别吓唬人了,这些皮,是用的猪牛羊的皮,拼接而成的吧”迟天笑着说,他拿不准童丽到底是有多大岁数,叫姐是不可能,干脆直呼其名。

    罗云也说:“这些皮,看上去是一整块,其实都是拼接缝合起来的,只是手艺相当精湛,让人几乎看不出来。”随后又冲凌依依他们说:“这些连五官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人皮。”

    凌依依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是呀,这几张皮,虽然看着是人形,但并没有五官,怎么可能会是从人身上扒下来的。

    “呵呵,开个玩笑。”童丽笑着说。

    凌依依他们面面相觑,苦笑无语。

    您这玩笑,可是一点儿也不好笑啊……

    “拼接缝合的这些地方,等上了妆后,就彻底看不出来了。”童丽在说了这么一句后,找来一只衣架,将其中一张人形的皮挂了起来,然后打开了她带来的那些瓶瓶罐罐,用笔在其中一个罐子里蘸了蘸,便开始在人形的皮上画了起来。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童丽的伪装术,并不是要往他们身上化妆,而是要化这些皮!

    “乖乖,这是画皮呀。”凌犀啧啧叹道。

    知兄莫如妹,凌依依立刻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白了他一眼道:“别幻想了,你不是王生,童姐也不是狐妖。”

    童丽画皮十分娴熟,动作飞快,一支画笔在瓶瓶罐罐和人形皮上飞快的跃动着。不一会儿的工夫,一张皮就被她给画好了。

    放下画笔,童丽上下打量了几眼画好的皮,方才转过身来,冲罗云说:“罗老弟,这是给你的,试试吧。”

    “怎么弄是要穿上它吗”罗云问,以前可没玩过这东西呀。

    童丽回答说:“脱光衣服,把它披在身上,它自己就会穿好。”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不想要了,直接就可以用灵力将它‘烧毁’。”

    “行,我去洗澡间换上它。”罗云点头,拿起这张‘人皮外衣’,走进了卫生间。他没有着急脱衣服穿人皮,而是先向黑猫确认了一下,得知这个人皮外衣没有危险,不要的时候的确能用灵力将它烧毁,这才脱光了衣服,将它披在了身上。

    人皮外衣的温度有些凉,披上身后,果然如童丽介绍的那般,自行就穿好,把他彻底的包裹在了里面。下一秒,罗云再看镜子,里面的人已经变了个模样。不再是个年仅十九的年轻人,而是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微微有些秃头的油腻中年男。

    这画皮,果然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