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海贼之十日横空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世界第一剑豪?
    新世界,妖皇岛,雨之希留腰间挂着冥河,身上一如既往的穿着推进城的服饰,嘴里叼着雪茄,面色冷漠,浑身上下散发着摄人的威势,快步的朝着岛上一处人工温泉走去。

    在温泉外驻足,听见温泉里面传来的嬉戏之声,雨之希留身上的威势收敛起来,脸上带着一丝略显得有些僵硬的笑容,开口道:“船长,打扰一下,属下有事求见。”

    温泉里的嬉戏声停止,一阵微风吹过,南宫焱身披一身黑色的浴袍出现在雨之希留面前,沉声道:“怎么了?有什么事?”

    “船长,之前维尔戈传来消息,海军已经召集了王下七武海,属下想亲自去一趟。”

    “有必要吗?王下七武海虽然实力不错,但也不至于你亲自出动吧?”

    “属下想再跟鹰眼交一次手,这些年鹰眼四处挑战,隐隐有世界第一剑豪的称号……”

    “哈哈哈……不服啊?那就去吧,用冥河告诉鹰眼谁才是世界第一剑豪!”

    “多谢船长。”

    “恩……多带点人去,注意安全,再通知莱德跟你一起去,告诉他这件事之后,给他放三个月的假期,随他去哪里浪。”

    “他不用随便出手,隐藏行踪,关键时刻护住你和队长们的安危就行了。”

    “多谢船长关爱!”

    “哈哈哈……应该的,对了,希留说个题外话,你年纪也不小,也该找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了。”南宫焱拍着雨之希留的肩膀道。

    杀人无数,冷漠无情的雨之希留听见自家船长的调侃,脸色微微一红,若是别人提这个话题,他一剑就劈过去了。

    不过这是船长,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然而雨之希留还是斩钉截铁道:“希留这一生唯有杀戮与剑道,子嗣的问题到时候随便找个干净的女人就行了。”

    南宫焱以手抚额,非常无语,难道男人跟女人的关系就只有子嗣的问题吗?

    这榆木脑袋,真是不开窍……不过,算了,道唯一,路千条,也许这就是雨之希留的剑道之路吧!

    有情剑道,无情剑道,最后仍旧是殊途同归!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去吧,去找鹰眼决斗吧!”

    “船长,属下告辞!”

    南宫焱点了点头,随手摆了摆手,看着雨之希留轻快的步伐,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要不是摊上了一个好船长,这注定是注孤生的节奏啊……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回去泡鸳鸯温泉咯!

    且说南宫焱在跟史翠西,衹园,霜映月,奥尔维亚,罗宾只穿着一些遮羞内衣,在温泉没羞没臊的嬉戏之时,雨之希留已经叫上了红伯爵莱德,带上一番队最精锐,杀人上千的亲卫部队离开了妖皇岛。

    各番队队长都有自己的亲卫部队,人数并不多,在100人左右浮动,但都是番队中最精锐的海贼战士。

    各个番队的亲卫部队选拔标准不一样,一番队是除了南宫焱直属部队最精锐的。

    一番队亲卫部队的选拔标准就是身经百战,杀人上千,可谓每一个都是杀人不眨眼,如同砍瓜切菜的刽子手!

    雨之希留的座驾整体呈现血红之色,再加上108人杀气外放,面色冷漠如铁,血衣长剑的亲卫驻守,船上的气氛让人头发发麻,仿佛置身于修罗地狱一般。

    普通人来到这艘船极有可能被船上冷漠,肃杀,沉重的气氛被逼疯。

    红伯爵莱德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倒不至于不适,相反他挺喜欢船长的气氛的,船上伺候的人也早就已经习惯了。

    血色舰船在风力和电动力的混合动力之下以极其快的速度从妖皇岛开往伟大航路前半段,血影如剑,横冲直撞,横行无忌,乘风破浪!

    ……

    等到雨之希留等人从鱼人岛出来,就收到了维尔戈还有其他海军本部少将,中将送来的情报。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维尔戈因为在上一次海军在新世界的行动出色发挥,再加上上次行动有海军中将战死,因此破格晋升为海军本部中将。

    除了维尔戈以外,还有南宫焱亲自出手收服的一名海军少将,中将。在这三人的影响下,将另外三名海军将校在暗地里拉入妖皇海贼团。

    这六名海军将校因为在上次行动中因为表现不同,功绩不同,因此六人的位置也不相同。

    六人的职位是这样的,两位海军本部中将,一位海军本部少将,三位海军支部支部长,其中一位军衔中将,两位少将。

    六人同气连枝,暗地来往,秘密的形成了一个小团体,无声无息的撬动对海军不满,不甘于现状,暗地里犯了军法的海军官兵。

    这股力量海军若是不能及时发现并彻底清楚干净的话,说不定在合适的时机会将海军推向毁灭的深渊!

    因此,只要不是海军大将,总参,元帅才能知晓的最高级绝密情报,其他一切情报都无所遁形。

    海军现在在情报方面就如同一个筛子一般,除了比筛子网孔大的豆子,其余豆子都掉入翁中!

    雨之希留拿起经过解密之后的情报看了起来,看完之后递给了身边的红伯爵莱德。

    “原来海军将六位七武海是这样分配的,得将情报传递给瓦尔德他们,让他们好好安排下。”

    “既要尽力破坏海军的征兵行动,削弱海军实力,也要借机削弱其他海贼团的实力。”

    “我嘛,就去会一会鹰眼米霍克这一路好了。”

    ……

    出新世界之前,雨之希留就已经下令将妖皇海贼团的金乌旗取下来,金乌旗不止是在新世界耀眼,在伟大航路更是吸引目光,挂上金乌旗就别想隐藏行踪了。

    两天后,伟大航路前半段,一座名叫剑竹岛的岛上上,雨之希留已经站在了一座由竹子制成的二层小楼外,脚边倒下了一名衣着朴素,右手满是老茧的中年人。

    中年人俯卧在地面上,双眼怒睁,眼神惊骇,身躯颤抖,痉挛,脖子上的剑痕正在不停的渗血,将身下的土地染红,一把明亮的长刀躺在中年人的右手边……

    “不识抬举,不加入妖皇海贼团也就罢了,可以放你一马,还想加入海军,死有余辜!”

    “好好品尝一下死亡的恐惧吧,这一剑的分寸我掌握得非常好,不会一剑毙命的!”雨之希留脸上露出嗜血冷笑,声音冷漠无情,拿着一张洁白的丝帛认真的擦拭冥河的刀身,其实刀身上的鲜血早已经被冥河吸收了。

    “来人啊,清理干净现场,好好布置一番!”雨之希留擦着冥河踏入了竹楼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