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幸运的左手 > 第75章 拜师(第一卷终)
    侯总亲自把方卫和苏大龙送出了数码城,黄丽躲起来不露面,她被苏大龙的热情吓坏了,宋涛则在留了联系方式后就告辞离去了。

    方卫买的电子设备早就送到了苏大龙的车里,方卫没有接受侯总的馈赠,但侯总特意安排人将那些设备贴好膜、装上最好的保护套,聊表心意。

    苏大龙听说方卫要去拜访胡老,就嚷嚷着要一起去,顺便帮方卫拎东西。

    两人上了车,苏大龙说:“你赶快去考个驾照把车提回来,没车多不方便,如果今天我没来,这么多东西你怎么拿回去”

    方卫系上安全带说:“我以前没觉得车重要,最近事情多才觉得有车方便多了,一会儿去完胡老家,你带我去学车吧。”

    “没问题,一个月包学包会包拿证!胡老家在哪里,我们抓紧去。”

    “不着急,还有些礼物没买呢,买完再去。”

    苏大龙抱怨道:“你真把我当专车司机了呀快说,还要买啥”

    方卫数了数说:“还要买点儿稻香村的糕点,再买两套羊绒围巾、手套、帽子就可以了。”

    “嚯,你这是要去拜师啊”

    “对呀,择日不如撞日,迟早要拜师,还不如早点把名分敲定下来。”

    “好,你什么时候都有道理,时间不早了,我们抓点紧儿,免得饭口上拜师挺尴尬的。”

    有了专车买起东西来很方便,两个大男人买东西根本不挑,看好合适就刷卡走人,很快就把礼物备齐了。

    两人把车停在胡天平家对面的停车场,然后拎着大包小包来到胡家的小院前。

    苏大龙啧啧道:“胡老不愧是古武名家呀,在帝都有这么一个小院子的人家不多了呀!现在花钱都买不来。”

    按响门铃,一个慈眉善目的六旬老妇人开了门,上下打量了一下方卫和苏大龙问:“请问你们找谁”

    方卫急忙说:“伯母,我叫方卫,这是我朋友苏大龙,我们来拜访胡老,请问胡老在家吗”

    “方卫苏大龙好像听我们家老头子提起过,你们进来吧。”老太太把两人让进屋里。

    苏大龙挤到方卫的前面说:“胡伯母,我是苏大龙,您不记得我了”

    胡夫人有些疑惑地看看苏大龙说:“名字听着熟,长相看着也像熟人,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苏大龙急忙说:“家父苏清河,您一定有印象!”

    胡夫人一脸恍然道:“噢,原来是苏家的小儿子啊,我说怪不得这么眼熟呢,你可从来没来过伯母家,今天怎么跑来了”

    苏大龙向方卫努努嘴说:“我是陪方卫来的,他今天来拜师。”

    “方卫真要拜我们家老胡为师吗”胡夫人显然很高兴。

    “当然,您看我们把拜师的礼物都带来了。”

    胡夫人看他们大包小包地说:“来就来,带这么多礼物干什么老胡前天晚上回来就念叨着见到了故人之子,武学资质很不错,想收他为徒。

    不过听老胡说方卫这孩子的父母很厉害,不一定会拜他为师,昨天你们没来他就焦躁不安,今天他该放心了。”

    “老婆子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焦躁不安了”

    大冷的天儿,胡天平穿着一套蓝色的梅花牌运动服从屋里走了出来,胸前两个白色大字--“中国”非常醒目。

    方卫和苏大龙急忙上前问好:“胡老好!”

    胡天平先对苏大龙说:“你小子是稀客呀,来我这干什么”

    苏大龙讪讪笑道:“胡老,您就别挖苦我了,我一直都想来拜访您,可是不知道您家在哪里就耽搁了。”

    “放屁,你还没上学老夫就见过你,都20多年了不知道地方不会问吗”显然胡天平对他的回答不满。

    苏大龙狡辩道:“主要是您老平时太威严了,每次见面都要教训我,我哪敢主动上门拜访您”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

    “我这不是陪方卫来拜师吗那是我兄弟,您看我们给您准备了很多拜师礼。”

    胡老看两人很有诚意地提着大包小包说:“那也是方卫买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我开车带他去买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胡老翻了翻眼睛说:“别贫了,都进屋里来说话。”

    苏大龙冲方卫挤挤眼睛,意思拜师这事十拿九稳。

    胡天平家的客厅面积很大,只是陈设有些老旧,看起来像十几二十年前的东西,只有那台液晶电视看着比较新,可能是这几年换的。

    方卫对这里觉得很亲切,因为他家也都是一些老旧的东西,只是没想到胡老一代古武高手,家里竟然如此朴素节俭,看来自己没有加入国安是个正确的选择。

    胡天平看出方卫和苏大龙眼中的惊讶说:“家具是破旧了点,但都是老物件,拿到潘家园还能卖几个钱,国家给的待遇也不错,大富大贵保证不了,温饱还是没问题。

    别发呆了,坐吧,东西都放下。老婆子,给这俩孩子上两杯水。”

    胡夫人嗔怪道:“俩孩子带着礼物上门,你就让他们喝水呀”

    “是呀,再去沏壶茶,一会儿方卫还要给咱们两个敬茶呢。”

    胡天平这就等于答应了方卫拜师的事情,胡夫人高兴地忙乎去了。

    方卫和苏大龙把礼物放在茶几上,摆了一茶几,满满当当。

    胡天平皱眉道:“这都什么玩意,拜师用带这么多礼物吗”

    方卫诚恳地说:“胡老,这不是随便买的东西,这是我拜师的束脩。”

    “束脩”胡天平眼神变得很亮说:“你确定要拜我为师”

    “是的。”方卫起身说:“胡老,方卫愿意拜你为师,学习古武,请您收我为徒。”

    胡天平看着方卫陷入了回忆,二十二年前有一个姓方的少年成为了自己的同事。

    当时他正值盛年,有心收那个少年为徒却被拒绝了,少年说不学古武也能成为国安的最强者。

    胡天平觉得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和少年私下比试了一次竟然败了,那是他第一次败在纯异能者手里,从此再也不敢小看异能者了。

    后来他精研异能者的异能术和战法,实力连续突破,三年后再次挑战已经是青年的少年,结果还是完败。

    青年不知何时自学了古武和高武,实力进步比他还要快,此后每三年一战自己均是败北,一直到十年前那个永远不会失败的青年失踪了,他们的比斗才结束。

    胡天平得知青年任务失败失踪的消息后,独自躲起来哭了一场,之后又装作没事人一样,今天青年的儿子来到了他的面前要拜他为师,让他百感交集。

    方卫看胡天平发呆,忐忑地问:“胡老,您不肯收我为徒吗”

    胡天平一怔道:“当然愿意!我会倾我所有把你培养成像你父亲一样厉害的异人,但是你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方卫挺直胸膛说:“只要能变强大,我什么苦都受得了,请师父收下我!”

    胡天平觉得胸中有一股气血在涌动,大声说:“好,我胡天平一生未收亲传弟子,从今天起你就传承我的衣钵。

    老婆子,茶泡好了吗”

    “来了来了,催死人了。”

    胡夫人拎着茶壶进来了,苏大龙很有眼色的将两个茶杯放好。

    方卫请胡天平和胡夫人并排坐下,亲自跪拜奉茶,师父师母接过茶碗饮过后就算拜师仪式通过。

    胡天平有些激动,眼眶发红身体微颤,胡师母从没见老头子这么激动过,看来他很满意这个徒弟。

    胡师母起身说:“今天是你们师徒的好日子,中午就在家里吃饭吧,大龙也留下。”

    苏大龙欣然答应,方卫急忙叫住师母,把带来的礼物拆给师父师母看,虽然礼物价值不菲,但是胡天平夫妇并不在意,他们认为收徒才是最重要的收获。

    胡天平专门给方卫讲了本脉武学的来历和门规,苏大龙在一旁旁听,因为都是形意拳的传人,这些内容苏大龙都听长辈讲过,胡天平也没有赶走苏大龙的意思。

    胡家的门规很简单:不违法法律、不欺凌弱小,在能力范围内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这样的门规也符合方卫的价值观,立刻表示终身严守门规。

    胡师母年逾六旬,可是手脚很利索,很快就弄了六菜一汤家常菜,方卫和苏大龙在师父家蹭了第一顿饭。

    胡天平问过方卫实习和上学的时间安排后,让他先去世明集团报道,等工作时间安排好后再正式学习古武,只要方卫时间允许,任何时候都可以指导方卫学习古武。

    午饭后,方卫和苏大龙拜别师父,苏大龙直接把方卫拉到了他朋友的驾校,驾校校长对苏大龙十分热情,让方卫都觉得肉麻。

    校长拍着胸脯表示,方卫学车随到随学,不用打卡和也不用累积学习时间,他这边全部给弄好,只要方卫表示哪一门能考试了,他立刻安排方卫考试,保证方卫在最短时间内把驾照拿下来。

    苏大龙非常满意地夸了校长两句,校长像喝了蜜一样,表示改天去家里拜访苏大龙和苏老爷子,苏大龙随便应付了几句,看来不想让他去。

    苏大龙把方卫送回家,紧赶慢赶才赶上家中的晚饭。

    苏家家主苏清河一脸的不高兴,他的妻子和二子一女只有苏大龙迟到了,而他最不待见地就是这个二儿子,一天吊儿郎当不成大器。

    “大龙,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陪朋友方卫拜胡天平胡老为师去了!”

    “胡天平收徒弟了难得,那个方卫是干什么的”

    “新认识的朋友,他的父亲叫方明,母亲叫卫薇,朱右福伯伯、李世明叔叔和胡老都说让我们家把拳谱借给方卫看,你说他们是不是糊涂了”

    苏清河沉默了半响说:“明天你把咱家的拳谱给方卫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