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加特帝国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八字‘白兔’
    希基·特雷维诺和赞比亚闹得不欢而散,希基·特雷维诺也不能把赞比亚怎么样?只能上报军部。

    两个人都是军中的大将,他们之间发生的问题,可不是小事,军部重视底下的军队更加重视。

    陆军与海军之间本来就有矛盾,现在这种矛盾更加激化了,陆军已经不相信海军了,尤其是经历了一次联盟海军的偷袭之后。

    在战争期间,发生这样的偷袭是在所难免的,可这件事发生的时机有点太巧了,不得不让人怀疑海军从中使坏。

    希基·特雷维诺是陆军大将,巴伦森战役的指挥官,他考虑问题是非常全面的,他到是不怀疑赞比亚。

    赞比亚就是再蠢,也不会蠢到自毁前程,可问题是底下的军队有人怀疑啊!希基·特雷维诺必须进行安抚。

    一旦这种怀疑言论扩大,很容易造成作战部队的瞻前顾后,尤其是眼下的战事集中发生在沿海地带。

    希基·特雷维诺只能布重兵封锁海岸,也是为了让作战部队没有后顾之忧安定军心。

    联盟军中的不少军队都在试图离开巴伦森,联盟海军近来的疯狂举动,也是为了帮助这些军队撤离。

    海上的退路已经打开了,但陆地上的封锁,却需要这些军队自己打开。

    巴伦森西南沿海一带的战事越来越激烈,帝国军和联盟军都在向这片区域增兵,加特等人也在这片区域之内,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加特一直在避免跟这些战事牵扯上,但凡是听到一点响动,就带着麾下的救国军转移,一段时间下来却是在原地打转。

    帝国军对这片区域的封锁是非常全面的,根本就不给联盟军一点机会,加特等人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了。

    “兄弟别跑了,鞋底都掉了。”南内撒露出了自己的鞋底让加特看。

    南内撒的半个脚掌已经露出来了,那乌漆麻黑的脚面让人恶心,“拿开拿开,到处都是死人,你就不能扒一双给自己穿啊!”

    “兄弟,我这脚又大又肥,哪那么好找啊!你总不能让我穿小鞋吧!”南内撒边说边喘气,鞋底掉了只是一方面,最主要是他跑累了,从大早上就开跑,这都快中午了,就没歇息过。

    加特先是用肉眼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状况,再听了听周围的动静,应该是没有什么军队在附近活动。

    “传令,就地隐藏。”

    南内撒连忙推了一下旁边的詹礼,“听见没有,赶紧去传令。”

    詹礼瞪了南内撒一眼,然后向后跑去,加特的这道命令,最近经常下达,众人已经非常有经验了,四散开来选择隐蔽的地方。

    加特也知道这么跑下去不是那么回事,但总不能硬来吧!光加特看见的联盟军,都有不少被帝国军歼灭了。

    加特经常拿己方的救国军跟这些被消灭的联盟军作比较,但结果却是加特这边没什么占优势的。

    帝国军可以消灭这些联盟军,同样的帝国军也可以消灭加特的救国军,加特现在只能随波逐流伺机而动。

    嘭,几声枪响传了过来,听距离很近,应该是加特的人开的枪。

    加特带人走过去看看,这一天天的,加特什么事都得管,战场之上无小事啊!但凡有一点疏忽都有可能是灭顶之灾,加特当然要小心一点了。

    很快的枪响就停止了,原来是一股残兵,也就三十多个人,看他们身上的军装应该是联盟军,“你们之中谁说的算?”

    “长官,是我。”

    一个相对瘦弱了人站了起来,看他脸上的褶子就知道这是一个老兵了,“别乱叫,我可不是你们的长官,你们是从哪来的?”

    “牙买瑟。”

    牙买瑟又是什么地方啊?加特猜测他们说的是哪个岛国的名字,“我问你是从哪个方向来的?你说什么呢?”

    “东边,昨天晚上我们遭遇了帝国军的袭击,部队被打散了,我们就逃到了这。”

    “你们还能找到原部队吗?”

    “这个,不知道。”

    还挺诚实的,就凭他这份诚实,加特就发发善心,“以后就跟我吧!”收拢残兵,算是加特这段时间唯一的收获了。

    也因为这样,加特麾下的救国军人数也越来越多,来自各个地方,也让加特增长了不少见闻。

    “谢长官,不对将军”

    “说话磕磕巴巴的,我有那么可怕吗?”

    “没有没有,是威严威严。”劳瑙也想把自己的舌头捋直了,但就是捋不直。

    加特也不逗他了,“威尔顿,他们交给你了。”

    威尔顿从后面走了出来,“你们几个跟我来。”

    劳瑙想了一下,“将军,我有一个情况禀报。”

    “有什么赶紧说,把你想说的一次性都说出来,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的身上。”

    “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前,有一支帝国军的残部从附近跑过,其中有一个女人,非常漂亮。”

    加特笑了,“你把我当什么人?我看起来很好色吗?”

    “不是不是,这个女人一身军装,是中校军衔,她不是这支帝国军残部的主官,但却被牢牢的保护其中,这个女人肯定非常重要。”

    劳瑙是一个老兵,参军三十年,虽说在原部队混的不是很好,但眼界绝对有,他觉得这个女人肯定不一般,所以才跟加特说的。

    军中的女人本来就不多,更别说是一个中校了,还很漂亮,这就更加稀少了,加特的确有点兴趣,但还不至于让加特付出行动,“行了,我知道了。”

    在战场之上,有一点是必须要记住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加特,要不要我追上去看看?”蒙希在一旁突然开口了,他对这个帝国女军官的兴趣,可比加特多多了。

    “蒙希,你可别乱来啊!这人都跑过去两个小时了,你怎么追呀?”

    “我有一只飞行魔兽你不知道吗?”

    加特:“你别提你那个飞行魔兽了,都快被你玩坏了,你看看它都瘦成什么样了?别飞着飞着掉下来。”

    “你在诅咒我吗?”

    “你怎么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呢?我这是在关心你。”

    “用不着。”

    “去吧去吧!去了就别回来了。”蒙希一定要去,加特能怎么办?拦不住啊!

    蒙希真的上了飞行魔兽飞走了,梅曜莎在一旁的担心的说道:“船长,你真的不管啊!”

    “我管什么?玩够了自己就会回来了。”加特总不能为了一个人,让大家都跟着动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加特要说一点担心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时不时的就往天上看。

    找?加特是不打算找了,都飞没影了,怎么找啊?

    又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蒙希飞了回来,加特松了一口气,“我不是不让你回来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别废话,赶紧救人。”

    加特这才注意到,飞行魔兽的身上还有一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帝国的中校女军官,她伤的不轻啊!浑身都是伤,胸口还有一个很大的贯穿伤,她能坚持到现在也是不容易了。

    “赶紧把人放下来,我给她治伤。”

    加特还特意让人临时搭了一个帐篷,毕竟这伤口挺隐私的,加特让所有人都出去,解开了这个女军官的上衣。

    隔着几层衣服,真没感觉有多大,把几层衣服撕开是真大呀!非常标准的八字‘白兔’。

    加特在为她治疗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身体上的接触,一只手真是握不住啊!

    蒙希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加特”

    “干什么?别打扰我。”

    “我也要摸。”

    “摸什么摸?你能不能小点声。”

    加特想把蒙希赶出去,可蒙希还在加特的身边硬挤了一个位置,只能说女人好色起来比男人邪乎多了。

    “她会死吗?我可不想摸一具尸体。”蒙希观察了一下问道。

    “不会,你下手的时候轻点,她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呢?”加特这么说呢?是为了这个伤者着想。

    蒙希刚上手,这个帝国的女军官就醒了,看着加特和蒙希的动作,“你们”说了几个字,然后又晕了。

    加特和蒙希都有点尴尬,这就相当于做坏事被人当场发现了一样。

    热里站在甲板的边缘,“真的要跳吗?能不能给我一艘小船啊?”

    “不能。”

    义哲法是联盟海军中的一员,他是一艘战船的主官,他的父亲就是被海贼杀死的,所以他很不喜欢海贼。

    在战场之上,有一点是必须要记住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加特,要不要我追上去看看?”蒙希在一旁突然开口了,他对这个帝国女军官的兴趣,可比加特多多了。

    “蒙希,你可别乱来啊!这人都跑过去两个小时了,你怎么追呀?”

    “我有一只飞行魔兽你不知道吗?”

    加特:“你别提你那个飞行魔兽了,都快被你玩坏了,你看看它都瘦成什么样了?别飞着飞着掉下来。”

    “你在诅咒我吗?”

    “你怎么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呢?我这是在关心你。”

    “用不着。”

    “去吧去吧!去了就别回来了。”蒙希一定要去,加特能怎么办?拦不住啊!

    蒙希真的上了飞行魔兽飞走了,梅曜莎在一旁的担心的说道:“船长,你真的不管啊!”

    “我管什么?玩够了自己就会回来了。”加特总不能为了一个人,让大家都跟着动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加特要说一点担心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时不时的就往天上看。

    找?加特是不打算找了,都飞没影了,怎么找啊?

    又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蒙希飞了回来,加特松了一口气,“我不是不让你回来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别废话,赶紧救人。”

    加特这才注意到,飞行魔兽的身上还有一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帝国的中校女军官,她伤的不轻啊!浑身都是伤,胸口还有一个很大的贯穿伤,她能坚持到现在也是不容易了。

    “赶紧把人放下来,我给她治伤。”

    加特还特意让人临时搭了一个帐篷,毕竟这伤口挺隐私的,加特让所有人都出去,解开了这个女军官的上衣。

    隔着几层衣服,真没感觉有多大,把几层衣服撕开是真大呀!非常标准的八字‘白兔’。

    加特在为她治疗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身体上的接触,一只手真是握不住啊!

    蒙希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加特”

    “干什么?别打扰我。”

    “我也要摸。”

    “摸什么摸?你能不能小点声。”

    加特想把蒙希赶出去,可蒙希还在加特的身边硬挤了一个位置,只能说女人好色起来比男人邪乎多了。

    “她会死吗?我可不想摸一具尸体。”蒙希观察了一下问道。

    “不会,你下手的时候轻点,她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呢?”加特这么说呢?是为了这个伤者着想。

    蒙希刚上手,这个帝国的女军官就醒了,看着加特和蒙希的动作,“你们”说了几个字,然后又晕了。

    加特和蒙希都有点尴尬,这就相当于做坏事被人当场发现了一样。

    热里站在甲板的边缘,“真的要跳吗?能不能给我一艘小船啊?”

    “不能。”

    义哲法是联盟海军中的一员,他是一艘战船的主官,他的父亲就是被海贼杀死的,所以他很不喜欢海贼。

    在战场之上,有一点是必须要记住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加特,要不要我追上去看看?”蒙希在一旁突然开口了,他对这个帝国女军官的兴趣,可比加特多多了。

    “蒙希,你可别乱来啊!这人都跑过去两个小时了,你怎么追呀?”

    “我有一只飞行魔兽你不知道吗?”

    加特:“你别提你那个飞行魔兽了,都快被你玩坏了,你看看它都瘦成什么样了?别飞着飞着掉下来。”

    “你在诅咒我吗?”

    “你怎么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呢?我这是在关心你。”

    “用不着。”

    “去吧!去了就别回来了。”蒙希一定要去,加特能怎么办?拦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