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后手 > 第六百七十七章 深远影响
    寻找张奉新,路承周没办法参与,至少白天他没办法参与。

    张奉新的离开,让路承周很提担忧,一个被毒品控制了的情报人员,已经没有资格再当特工。

    对海沽站而言,最重要的任务是找到张奉新,并且将他“处理”好。

    这个处理,有可能是带回来,送往重庆。

    也有可能,是击毙。

    自从张奉新有了毒瘾后,他就不再被信任。

    毒品之所以是毒品,是因为它能控制人的思想和灵魂。

    日本在中国一向是支持毒品的,九一八之前,就纵容日本浪人在日租界销售毒品,当时最有名的“白面大王”陈昆圆就在日租界。

    日军占领海沽后,陈昆圆更是公开设厂制毒,据说华北有一半以上的毒品,出自他的工厂,每个月获利上千万元。

    没有看错,确实上千万元。

    以路承周的谨慎,他更加不会相信张奉新。

    如果张奉新乖乖配合,可以送他回重庆。

    只要稍有异常,可以就地处决。

    路承周已经清晰地向曾紫莲传达了这个意思,他相信曾紫莲一定会果敢处置。

    下午,路承周去了二十七号路贾明家里。

    他得把那本《资治通鉴》带回去,交给电讯室“分析”。

    为了配合这本“密码”,路承周已经让曾紫莲购买了两部一样的书,一本留档,一本交给林帆,让他们这段时间,用这部密码多发报。

    路承周原本以为,只有张广林等人在,没想到,金惕明带着情报三室的人也到了。

    而且,情报三室还喧宾夺主,接过了情报一室的工作。

    “金主任,你怎么在这里?”路承周蹙起眉头说。

    金惕明的到来,他并不反感。

    相反,他还巴不得情报三室能来搜查。

    路承周相信,以金惕明的多疑,一定会有所发现。

    只是,作为情报一室的主任,他必须作出这样的姿态。

    “贾明的事我都知道了。经请示野崎先生,特意派我三室来协助。”金惕明缓缓地说。

    贾明竟然是火柴,当他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而,日本人得到了准确情报,还是海沽站长张奉新提供的。

    金惕明虽然有所怀疑,可他也只能将信将疑。

    他特意向野崎请示,想来看看。

    他经验老道,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呢。

    在贾明房间仔细搜查了一遍,金惕明并没有发现明显的痕迹。

    然而,这反倒让他更加确信,贾明很可能就是火柴。

    在金惕明的印象中,火柴应该是老奸巨猾、诡计多端之辈。

    他能隐藏这么久,一定有一个非常合理的身份。

    贾明身为警务处的巡捕,又混进了宪兵分队,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身份了。

    “金主任有什么发现吗?”路承周听到金惕明向野崎请示了,没有了刚才的敌意。

    “贾明好像没读过什么书吧?”金惕明突然问。

    他也看到了房间的资治通鉴,他已经将整个房间,仔细搜查了一遍,除了这几本书外,并没有其他发现。

    “这就不好说了。”路承周不置可否地说。

    有人只上过私塾,但却能成为大家,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承周,你觉得胡然蔚这个人怎么样?”金惕明将《资治通鉴》收了起来,突然问。

    他准备将书给了刘井华,想让刘井华分析分析,这是不是军统海沽站的密码本。

    “胡然蔚现在是你的副手,他怎么样问我干什么?”路承周心里一动,嘴里却不以为意地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跟我是什么关系。”金惕明叹息着说。

    “听你的意思,胡然蔚有问题?”路承周掏出烟,看到烟他就到了张奉新,也不知道现在的张奉新找到了没有。

    “我也不知道,但感觉不太对,希望是我错了。”金惕明喃喃地说。

    路承周是被军统暗杀过两回的人了,又参与了抓捕贾明,在金惕明看来,路承周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胡然蔚昨天下午到宪兵分队后,金惕明当时也没在意。

    可今天上午,他听说贾明就是火柴后,当时他就留了意。

    胡然蔚前几天请假的理由,是陪妹妹去北京,他已经派上悄悄去了趟法租界,准备暗中调查了此事。

    “时间会证明一切。”路承周笑了笑,随口说。

    可他心里,却下定决心,让胡然蔚撤出宪兵分队。

    张奉新的被捕,对海沽站的影响,其实非常深远。

    胡然蔚原本成功潜伏在了情报三室,因为张奉新的被捕,只能暂时撤离。

    没想到,这样的措施,也被金惕明注意到了。

    如果金惕明真的调查,很快就会有结果,毕竟胡海燕已经离开了法租界,这是最明显的破绽。

    路承周与金惕明四点多同时离开了二十七号路,金惕明回了宪兵分队,路承周则去了法租界。

    自从刘立峰离职后,他要顾忌的人就更少了。

    路承周将车子开到法租界后,将车停到了国民饭店。

    在国民饭店开了间房,路承周住进去后,很快化装出来了。

    这次路承周的装扮又有所改变,他穿着西装革履,像个四十来岁的买办。

    贾明既然顶着火柴的身份,路承周自然不能再用那个身份。

    从现在开始,火柴再也不会出现在海沽站,就算在电报里,也只会汇报火柴被捕。

    在福煦将军路,路承周见到曾紫莲留下的信息。

    这里原来有一个死信箱,是路承周与刘有军用的,刘有军死后,由曾紫莲与路承周使用。

    曾紫莲留下的情报显示,在法租界巡捕房,已经找到了张奉新,正在积极营救。

    路承周也放下了在饭店写好的情报,他命令曾紫莲,晚上通知胡然蔚连夜转移。

    以金惕明的性格,绝对不会随便说出那样的话。

    他跟自己提起胡然蔚,显然已经有所怀疑,甚至拿到了证据。

    回到国民饭店后,路承周换回装束,却没有退房,又开着车子回到了英租界宪兵分队。

    金惕明把《资治通鉴》拿了回来,想必交给了电讯室。

    海沽站已经启用了这套密码,如果电讯室能收到军统的电台信号,应该会有所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