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 第三百八十章 佐伊与饲养员
    伴随着电流音,一道道人影闪现,其中一道,赫然是唐奇的“熟人”。

    一位穿着联邦特工制服,黑色短发,容貌中上,身材极为高挑,正是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或者说被唐奇敲诈过的白女巫佐伊。

    至今这位联邦官方的职业级强者,还欠着唐奇一次人情。

    不过从“女巫铁盒”的情况变化来看,这人情可能得一直欠着了。

    屏幕内佐伊明显属于第二级别的负责人,因为下一个出现的,一位中年男子,直接定格了画面。

    上次所见,与白女巫一起的恶魔猎人奥狄斯,此时并未出现。

    唐奇的目光,随之落在那屏幕上的中年人脸上。

    瞬息映入目中的,赫然是一张极度严肃的脸,似乎并非是因为眼前这突发案件才变成如此的,而是他本来就是如此,一张脸如同被石化般,毫无表情。

    “一位面瘫!”

    不只是唐奇,塞尔玛以及劫持火车的超凡凶犯们,也都是这个看法。

    但面瘫归面瘫,他却拥有一双仿佛可以洞彻人心的眼睛,锋芒、坚韧,仿佛无人可以让他屈服。

    即便只是透过屏幕注视过来,那些凶犯们也纷纷败退,不敢与之对视。

    唐奇相信,如果是现实面对面,或许犯人们已经主动伸出双手,束手就擒了。

    唯一被这目光注视,依旧能保持自我的,只有为首的那位“饲主”,他的癫狂和神经质,让他豁免了对方这种明明没有超凡力量,却拥有类似效果的目光。

    饲主青年始终没有将自己的头盖骨放回去,就这么顶着那个恶心的头颅,咧着嘴,分叉的黑舌头肆意伸出来,带有剧毒的口水,滴落下来。

    他仿佛疯了一般笑着,与面瘫中年对视。

    “哇,这不是联邦调查局变态小组的组长,贝伦森先生么,想不到这么渺小的我,竟然能惊动您这样的大人物,看来我的这个方法起效了,谁说的贝伦森先生是个冷血无情的变态,在我眼中你好亲切啊。”

    “我们,或许是同类呢。”

    神经质的青年,或许是无意的,一开口就有挑拨联邦官方内部关系的迹象。

    可惜,听到他的话,那位贝伦森先生,连眼睛都未眨一下。

    “大卫·克劳利,你想要什么?”

    屏幕内,贝伦森有些冰冷、坚硬的声音传来。

    看情况联邦官方,应该早就知道饲主青年的存在,第一面便叫出了他的名字,大卫·克劳利。

    寻常劫匪,听到官方在问条件,早就急不可耐的说出来了。

    但克劳利,却依旧轻松笑着,他两手转动着手中还带着新鲜脑浆痕迹的头盖骨,竖着一根手指,“嘘”了一声。

    而后摇摇晃晃,又瞬息化作一道幻影,将旁边一个乘客扯了过来,将他的耳朵部位对准了屏幕之前的摄像头,狰狞的半张脸,几乎要将口水也甩在屏幕上。

    “不不不,贝伦森先生,我太了解你们了,罪恶联邦的鹰犬,你们所谓的谈条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就像之前我去找你们,预约好了要见面,却被无情的赶回家一样。”

    “这次,这次不同,好好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小东西,就是我说的寄生虫,你们把我作为实验体,却没想到可以获得这些力量吧,现在所有的乘客,都被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寄生了哦。”

    “看到这只母虫了么,只要我有了决定,它可以控制所有的小家伙,在这些猪猡们的脑袋里面产卵,然后孵化……如果你们的外勤队还不停下的话,下一刻你们即将欣赏到的,就是让人食欲大增的美妙景象哦。”

    克劳利话音落下的瞬间,唐奇仿佛看到了一个错觉,屏幕上那位贝伦森先生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很快,在唐奇的感应中,正快速接近“果蝠号”的十几道超凡者气息,同时停滞。

    同样感受到的,还有克劳利。

    他咧嘴笑着,面上除了癫狂神经质之外,还有浓浓的自得之色。

    “怎么了,我惹贝伦森先生生气了吗?怎么取消行动了,我可是罪大恶极的火车劫匪,而且这车还停在了州界区域,完全是你们的管辖范围啊,快来抓我啊。”

    克劳利挥舞着双手,一副很害怕的浮夸模样。

    被劫持的乘客们,感受到了毛骨悚然的恐惧。

    他是故意的,劫持火车,然后停在固定区域,不需要经过别的程序,驾驶员死亡之前,肯定通报过意外,这类重大案件直接进入联邦调查局的处理范围。

    克劳利,一开始就想与难度最高的联邦官方谈判。

    “一个疯子!”

    “超凡类的疯子!”

    唐奇心底,默默补充道。

    如今的情况,似乎变得清楚了一些。

    那位叫做“大卫·克劳利”的神经质青年,曾经也是个普通人,只是后来认为自己体内产生了大量寄生虫,他一开始也寻求过大量帮助,甚至是联邦调查局隐秘的超凡类小组。

    但无一例外,他被当成是“妄想者”,被赶回家。

    这里,其实有些无法理解。

    按照克劳利如今的状况,不要说是联邦调查局,就算是一个小地方的官方,也能察觉出他的不对劲。

    绝不可能,将其赶回家。

    除非真的将其当成了实验品,进行不人道的人体实验。

    可若是那样的话,克劳利也不可能逃出来活动。

    测试实验体能力的方式很有多种,其中并不包括,眼前这种形式。

    “更大的可能……是那位刻意将母虫种在他身上的人,初始让克劳利产生幻想,但未真的种下母虫,直到他求助无门,被幻想折磨的有些癫狂之时,再将母虫种下。”

    “接下来的情况,便不需要再插手了,陷入自我幻想的克劳利,会做到一切。”

    唐奇脑海,飞快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那么,母虫的培育者,想要什么?”

    新的疑惑,在唐奇心底生出。

    而在这个时候,克劳利终于向官方,或者说贝伦森提出了条件。

    “医生!”

    他的声音,充满了愤怒、恐惧和崩溃之前的疯狂。

    “我需要一位合格的超凡医生,我需要他将我脑袋里的这个鬼东西拿出来,我不想要这种力量,太糟糕了,太痛苦了,你理解我的对么,被称为父亲般的贝伦森先生……哈哈哈!”

    说到一半,克劳利又狂笑起来。

    因为情绪牵扯,众人都能看见,他头颅内,那只母虫耸动的愈加快,产卵的速度也更加可怕,在呕吐声中,地上的黑色蛆虫数量暴涨。

    痛苦折磨,让其又恢复了一些理智。

    他整个人几乎是趴在了屏幕上,对着贝伦森一字一字道:“不要想着骗我,我的直觉很可怕的,如果你派来的不是医生,而是什么突击特工,我会抓住他,然后让你们小组所有人亲眼看着,看着他被啃食干净。”

    “就像那个家伙,呕,他好可怜啊!”

    刚指着作为范例的驾驶员尸骸说完,克劳利又犯病了。

    但他的表演,一如既往没有得到贝伦森的赞赏,这位面瘫组长,依旧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然后,淡淡道:“可以!”

    面对一个疯子,联邦官方似乎也意识到了。

    讲道理,显然是没用的。

    那口黑锅是不背也要背,贝伦森甚至都没有提及人质们的处理方式。

    这很好理解,如果医生真的将母虫顺利取出。

    没了母虫的“饲主”,只怕会立刻失去所有的超凡力量,自然也就无力再引爆那些“寄生虫”。

    而克劳利,似乎也因为疯了。完全没想到,失去母虫之后的他,会即刻变成普通人,不,他已经失去了一半脑子,一旦从超凡者变成正常人,或许连生命都无法维持。

    唐奇思索时,首节车厢的侧门,忽然打开,熟人的身影当即出现。

    佐伊!

    她依旧穿着联邦特工制服,面容清冷,被一位女饲主搜身,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她站在了克劳利的面前。

    “哇,贝伦森先生这么看得起我克劳利么,派出了这么好看的特工小姐。”

    “来吧,美丽的特工,来抓我啊。”

    克劳利表演时,佐伊手中,蓦地出现一根古朴魔杖,朝着他一点。

    “呼~”

    “宁静之光!”

    白茫茫,仿佛能让最凶恶的生物也宁静下来的光华瞬息击中克劳利,但他并未受到任何伤害,在其他饲主脸色大变冲过来之时,他倏然发出了一道让人非常容易想歪的呻吟。

    “这真是太……舒服了!”

    “还有么,再来一次,你竟然真的是医生,伟大的贝伦森,克劳利爱你哦。”

    虽然神色间,那种时时刻刻在折磨他的痛苦的确缓解了一些,但他的神经质,显然无药可救了。

    克劳利这种类似抖的行为,倒是让唐奇想起了贪食。

    面对他的熔炉之力,贪食也是这种反应。

    目光一转,唐奇以为能看到贪食惭愧的表现,但映入目中的,却是昂首挺胸,还挥舞着两条扣带的无节操奇物。

    “饲养员应该自豪,能喂养伟大的贪食大人。”

    一道无耻的意念,旋即传递到唐奇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