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 第五百九十章 你的主忽悠着你
    迦太市,荆棘之主神像崩塌的地方,一道天地门户洞开着。

    光明大军倾巢而出,他们在旧大陆同伴们吟唱“末世篇福音”的声音中,在复仇天使们的注视之下,踏入门户,彻底降临在了密凰市,蕴着浓烈杀意的圣光取代月华,照耀这个古老而冰冷的大都市。

    那些普通的民众,不管是否进入睡眠,当光明国度笼罩时,所有民众都被“污染”。

    秩序阵营,也存在污染。

    尽管教会的人,必定会认为这是虔诚信仰的感化。市区的百万民众,他们跪伏下来,低垂着头颅,抵着地面,神色狂热虔诚,他们跟随着吟唱,赞颂着主的荣光。

    窥视着这一切的超凡者们,此时都知晓,这场即将爆发的,前所未有的“战争”,没有他们插手的余地。

    但归属于官方的势力,仍旧因为眼前这一幕,而生出不适与愤怒。

    尤其密凰市内,底蕴最深厚的一个家族。

    威廉家族!

    众人仿佛看见,被冰雪覆盖的大都市上空,一道巨大无比的“怪兽”虚影闪过。

    那怪兽,赫然是一只戴着王冠的火焰蝾螈。

    威廉家族的标志!

    但蝾螈虚影只是一闪即逝,并未作出任何反应,任凭圣光对民众们进行持续性的污染。

    图书塔第四层,无比认真书写着的唐奇,手掌微微一滞,很快发出一道叹息,旋即继续。

    圣光充斥中,查尔斯一世缓缓走向门户。

    他的身材高大,英俊且有着难言的魅力,但此刻他的一双眼眸里面,是根本没有任何掩饰的冰冷杀意,在众人窥视中,仿佛他披着的不是那金色法衣,而是如同鲜血般,殷红的血衣。

    拥有知识的超凡者们,此时看着他,俱都陷入恍惚。

    他们脑海中,涌出这样一道知识:

    “黑暗纪旧大陆,教会曾诞生过一位疯狂血骑士,他拥有强大无比的天赋和力量,对‘主’更是虔诚无比,他创造了一系列丰功伟绩,为教会在旧大陆打下大片疆土,他试图攀上教宗之位,但最后他失败了,传言他为自己登上教宗之位后设想的名字,正是……”

    “查尔斯一世!”

    “他渴望权柄,更渴望杀戮”

    感觉自己猜到什么的超凡者们,纷纷都是心头一凛。

    任何一个博学者,或是对教会历史有研究的学者都知道,那位差点登上教宗位置的疯血骑士,不但以手中骑士剑斩杀过无数妖魔仇敌,还曾带领大军发动过数次席卷旧大陆的战争,几乎将当时另一个信徒众多的“天神教会”打残。

    神秘侧有过统计,因那数次战争而死的生灵,几乎与“血泥战争”持平。

    “若是荆棘之主转世出现,荆棘的光辉让密凰市的民众们改换信仰,查尔斯一世会不会举起他的杀戮之剑”

    这个问题浮现,答案几乎立刻跟着跃出。

    一时间,不只是官方,正在窥视着的超凡势力们齐齐出现异动。

    除非是诸如玛姆疗养院、末日教派这些混乱、邪恶阵营的组织,其他中立的,如世界之树、古神秘库这些组织,都不会愿意见到作为联邦大都市之一的密凰市,出现百万人死亡的灾难。

    “不能让教会疯狂杀戮!”

    “密凰市的民众,都是无辜的。”

    “必须阻止查尔斯一世,如果他敢对民众进行屠戮。”

    “这是教会内部事务,不应该波及联邦民众。”

    神秘侧的“大人物们”纷纷发言,唐奇也感受到怀中圣鹰巢徽章忽而有些动静,似乎要召开紧急会议,提案是什么几乎都不用猜测,如果教会一意孤行的话,宗旨是维护联邦利益的鹰巢会必然会出手。

    感受到动静,唐奇却没有理会,他仍旧专注于眼前,“沙沙”声音响着。

    仿佛就是为了印证他的预感,荆棘广场,门户之前。

    查尔斯一世的脚步,倏然停顿。

    这位自接任教宗以来,还未曾出手过一次的强者,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青铜刺、斑驳碎块中间,一道狼狈、血迹斑斑的身影,穿着荆棘套装却好似随时可能死亡的路德维希。

    他起身,手中持着“忏悔之剑”,他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皮肤,但他的脸上,非但没有痛苦,反而浮现让人动容的平静,他与查尔斯一世对视着,呢喃着道:

    “不身体力行之道,即是魔道!”

    “轰!”

    与圣光有些类似,但本质不同的洁白光辉,这一刻蓦地自路德维希体内涌出,他身上的“荆棘套装”同一时刻融化,但顷刻间,仿佛无穷无尽般,散发着秩序光辉的荆棘降临。

    它们无视了蕴着神性的圣光,将查尔斯一世所在缠绕起来,很快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擂台”。

    查尔斯一世睁眼,忏悔之剑朝着他斩来。

    在继承马丁西姆斯衣钵之前,路德维希是一位小提琴手,他并不知晓如何战斗,但在与第二腐首一起,踏上被追杀的试炼之后,他成长的速度匪夷所思。

    荆棘环绕中,忏悔之剑爆出的光辉,将整个广场,不,大半个迦太市,都被笼罩。

    不远处港口外,平静的汪洋倏然被分成两半,海底那些因为圣光而汇聚的虔诚海兽们,趴伏在砂砾尘土中不敢动弹。

    但这一剑,他没能彻底斩下。

    一只穿着鲜红手套,戴着宝石戒指的手掌,轻轻的握住剑锋。

    圣洁的光自手套内溢出,无声无息中,忏悔之剑的剑身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握痕,仿佛岁月的力量正在改变忏悔之剑的本质,它开始生锈,开始腐朽,只是腐朽剑身中,翠绿的荆棘蓦地生出。

    那细小、锋锐的刺,割破鲜红手套,成功刺破查尔斯一世的皮肤,殷红的血珠溢出。

    查尔斯一世没有放手,他平静的握着剑身,仿佛被割破的并非是自己的手掌,另一只手猛地探出,捏住路德维希的脖颈,遍布鲜血的手掌轻轻抹过忏悔之剑。

    他冰冷淡漠,开口道:“你看,这是立约的血,它将给予荆棘‘背叛者’的耻辱。”

    嗤嗤声响中,忏悔之剑遭遇彻底腐蚀,这件至少是“传奇级”的奇物,在超凡者们注视之下变得千疮百孔,变得漆黑,断裂,而后化作齑粉,落入地面荆棘之中。

    查尔斯一世鲜血淋漓的掌中,一根由圣光构成的长矛诞生,它顷刻沾染了血迹。

    下一刻,没有任何声音,长矛贯穿了路德维希的心脏。

    窥视的超凡者们眼中,仿佛都看到,那一朵本就微弱的“生命火焰”,倏然跳跃几下,旋即熄灭。

    如同一团烂肉般的路德维希,他的双眸正在缓缓闭上。

    嘴角血迹“嘀嗒嘀嗒”落在查尔斯一世的红手套上,他的嘴张合着,呢喃着,似是告诫,又似是传道:

    “不身体力行之道……即是魔道。”

    “真理之花……盛放于荆棘!”

    “嗤”

    受他告诫的查尔斯一世,给予他又一根“圣血之矛”,一直依偎着在路德维希耳边,仿佛失去活力的第二腐首,似乎因为感受到了剧烈痛苦,重新睁开腐烂的双眼。

    他先是看到查尔斯一世,旋即又看向路德维希,愣了半秒,旋即意识到什么,面色倏然变化,他刚一开口大骂:

    “西姆斯你又算计我,我要杀了……”

    未曾说完,他的头颅内部猛地传来怪异声响。

    一根荆棘猛地破开第二腐首的后脑,而后又“噗嗤”一声,刺入路德维希头颅之内。

    原本翠绿的荆棘,在建立这“连接”之后,忽而染上代表着污染的墨绿,代表着腐烂的黄腻,原本已经“死去”的路德维希,头颅重新抬起,尽管也开始变得腐烂、恶臭。

    但那一朵熄灭,只剩青烟的生命火焰,竟重新被点燃。

    路德维希的眼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但里面的虔诚、平静,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侵蚀。

    他的声音变得嘶哑,好似尸体开口般道:“不身体力行之道……”

    路德维希的告诫还未说完,第二腐首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闭嘴!”

    “我赛门贝克,本来走的就是魔道,你这个被西姆斯洗脑的小废物,给我滚一边去,让老人家来告诉你,真正的强者是怎么战斗的。”

    仿佛恼羞成怒的吐槽中,第二腐首直接顶开了路德维希的头颅,占据脖颈,咔嚓咔嚓适应中,他获得了躯体控制权,他缓缓抬起双手,似乎即将出手。

    但不等他做什么,前所未有的圣光从查尔斯一世的手中爆发。

    第二腐首的头颅,顷刻间被净化。

    但很快,一颗全新头颅诞生,刹那又被净化,飞快又复生……

    圣洁光辉内,忽而传来发出怪叫:“哟吼吼……主说,圣洁的光净化一切污秽”

    怪腔怪调的吟唱中,一颗顽固的、腐烂的头颅,猛地钻出圣光,腐烂的脸上是嚣张、狰狞的笑容,他顷刻间出现在查尔斯一世的面前,几乎贴着这位强大教宗的脸。

    枯黄的牙齿张开,恶臭的气息喷薄而出。

    “没想到吧,我这么污秽,你的圣光完全净化不了我……你的主,正在忽悠着你……哈哈哈。”

    让所有光明信徒出离愤怒的狂笑,响彻广场。

    但这狂笑没有持续多久,查尔斯一世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般,手中一根“圣血长矛”诞生,在第二腐首恼怒的目光中,长矛贯穿了他的头颅,在腐首重新复生之时。

    查尔斯一世依旧是那冰冷、淡漠,他甚至没有回头。

    但他的声音,却在此时响彻密凰市。

    “古堡局!”

    只是三字,神秘侧再度陷入混乱。

    原本已经“沉寂”下来,准备中立的代表着威廉家族的蝾螈虚影,在那三字响起之后,那颗戴着王冠的头颅猛地抬起,内里正义之火汹涌酝酿。

    ……

    古堡局内部,一间完全被白色长发,淡淡荧光充斥的房间内。

    这里,无法感知外界,也无法被外界感知。

    拉斐尔站在房间里面,孤身一人面对着危险等级极高的“mh-046”。

    外表看起来好似八十多岁老人,只露出一颗头颅的收容物,首次出现程序外的异动。

    以往这老人,二十四小时内只接受一次交流,而且只与古堡局的两人进行对话,除了他自己之外,另一位是局内最强大的威廉欧奈尔。

    自从第二腐首事件发生,为了获得秘密。

    威廉欧奈尔和拉斐尔两人,一直在轮番与mh-046进行交流。

    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威廉欧奈尔刚刚才结束了询问,且没有获得任何有效信息。

    下一次询问,原本不应该是现在。

    但他却首次被mh-046主动发起交流,这让拉斐尔此时无比谨慎,他并没有修行任何战斗类超凡职业,甚至也没有如老科尔森那样,可以拿出各种奇物来进行战斗。

    拉斐尔知道自己有着非同一般的体质,这让他可以豁免包括mh-046在内的,大量危险收容物的污染。

    但他对自己的定义,他是一个学者,一个神秘侧的研究者。

    既是为了任务,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同时,他也保持了足够的警惕,在进入房间之前,他已经用自己的权限,安排了许多道防御措施。一旦出现不对劲,正在玻璃窗另一端的几位高级特工,会持着数样强大的“收容物”,对他进行解救。

    mh-046在古堡局内部危险等级极高,但经过多次“验证”之后,古堡局内部认定有数样收容物,能对着不知名老人进行反制。

    反复思索过,确认没有漏洞之后,拉斐尔才站在了老人面前。

    压制住自己想要深呼吸的冲动,拉斐尔看着面前的mh-046,正要按照程序,进行询问。

    可就在这一刻,拉斐尔看到,老人忽然笑了,洁白的,仿佛发着光的牙齿显露,让拉斐尔蓦地陷入呆滞,刹那被石化般的声音,倏然响起在房间里面。

    “荆棘!”

    “吾主!”

    ps:四千字章,先更新,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