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 第五百一十章 无耻狡诈的男巫
    “联邦内神秘侧与死亡有关的职业者,或是博学者都知道,死神呓语,是无比珍贵的超凡巨著,尽管这部巨著很快就被死神亲自毁去,但流传下来的残页,只要你不做出亵渎的举动,几乎默认可以被学习。”

    “每一张残页,都珍贵无比,死神呓语中的污染以及来自死神的怒火,都被那位倒霉的作者承受了,获得残页的超凡者,只要按照其中的咒语进行修炼便可以了。”

    “尤其如果获得者,是死神眷属,或是死神代行者这样的超凡职业,那么将更加被死神所优待,不会有任何副作用,便获得强大的力量。”

    “谁都知晓,死神对于祂的信徒、属下极为宽容,祂甚至鼓励属下向神灵的尊位发起冲击,以帮助祂分担责任,虽说‘神秘’中,存在着不止一位死神,但祂们有着强烈的领地意识,你说有没有可能,死神呓语中的那一位,其实就是负责神鹰联邦的这位呢?”

    “就算不是,也没有什么关系,与死亡有关的规则,都是通用的。”

    此时此刻,救助大厅内,唐奇仿佛变成了一个话痨的老师,向清醒着的人教授着与死神、死神呓语有关的知识。

    虽然知识点非常“晦涩”,但此时艾尔、莉雅都是一脸喜悦。

    他们两人听不懂这些知识,但至少明白过来,之前错怪唐奇了。这位疯老爹巫术唯一的传承者,似乎用了什么方法,成功骗过了那可怕的死神代行者,不但保住了莉雅的生命,也不必再牺牲奥斯汀。

    而奥斯汀,则一脸认真的听着,从他渴求知识的眼眸中可以看出,他听懂了很多。

    听懂最多的死神代行者,如果他有人类脸的话,现在应该是一脸的无奈之色。

    与其他超凡者交易,这种事代行者做过不少。

    因为他们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死神”,所以基本上每一次交易,他们都处于上风。

    大部分代行者的人设是冰冷,且死板。

    但在交易中压榨对方,却是根本不需要学习的技巧,只要是智慧生物,都能做到。

    只是没想到,现在轮到他了。

    不论是从实力、背景还是知识储备,或是直接的智慧,代行者都不占据任何优势。

    正相反,他被压制,加上最关键的筹码,那一张“死神呓语”的残页,正捏在对方手里,代行者几乎感觉到自己的“收藏”在哀嚎,他可能要大出血一次了。

    念头闪烁到这里,代行者没有再进行徒劳的挣扎,以死亡进行威胁,只有面对比自己弱小的存在才有用。

    死亡之潮,连同那些溢出灰芒,布满黑斑的触手一起被收了回来。

    代行者,直接放弃奥斯汀和莉雅,飘荡到了唐奇的身前。

    那一双冰冷的灰眸,与唐奇对视在一起,嘶哑的声音,钻进他的脑海。

    “狡猾的男巫,我,死神代行者乌尔卡,希望与你进行一次真正公平的交易,由你我的灵魂见证……作为附赠的回报,乌尔卡将执行契约,祛除那位女士身上的诅咒。”

    “同时,你将收获乌尔卡的友谊。”

    如果没有后面一句,唐奇又忍不住要翻白眼。

    由“死神”当见证者的契约,作为代行者敢不遵循,只怕要先莉雅和乘客们一步回归死亡的怀抱。

    但既然加了后面一句,他的面色也肃然了起来。

    要让一位死神代行者,正式说出愿意缔结友谊,在神秘侧简直稀罕之极。

    须知即便是掌握了普通人无法想象力量的超凡者,在许多时候,也不得不面对“死亡”的大恐怖。

    不止是自己,还有亲人,好友。

    拥有一位“死神代行者”的友谊,某种程度上,便拥有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便利。

    比如这一次,如果乌尔卡是唐奇的好友。

    要免除默鸦号上所有乘客的死亡,那恐怕很难。

    但只是莉雅一人,却并不难。

    神秘侧,的确有着恐怖的规则,但身处其中的超凡者们,也能绕过、或者打破某些规则。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他的一个筹码吧。”

    唐奇心底,明悟道。

    而后,他点了点头,同意了乌尔卡的这个请求。

    他手中这一张“死神呓语”的残页,得自马尔福大屋,它原本的主人是简妮·马尔福,这位在临死之前已经成为死神眷属的小女孩,但因为可怕的经历,摧毁了她的心灵。

    最终,简妮·马尔福选择死亡。

    残页落入唐奇手中,上面的咒语他早已知悉,但一次也未曾使用过,当然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不能。这种针对性极强的奇物,的确要在死神眷属、死神代行者、死神仆从……这一类职业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效用。

    唐奇点头时之后,却见乌尔卡的气息波动刹那,一种叫做“喜悦”的心情清晰传递出来。

    旋即,那一根根死亡触手,同时没入虚无中。

    一秒之后,触手倒卷。

    每一根触手都卷着一样物事,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奇物,漂浮在唐奇面前。

    “轰隆”

    如同烟花爆炸般的动静,出现在唐奇脑海,强烈幽光涌过,一团团信息碎片接连爆开。

    险些被奇物光辉晃瞎的唐奇,先是一愣,而后艾尔便看到,唐奇嘴角的“奸商”笑容愈加明显了。

    同样看到的乌尔卡,不由有些后悔。

    “怎么又有种不妙的预感,为了证明我的实力,是不是有点炫富过度了?”

    乌尔卡心底的预兆,下一刻直接成为真实。

    唐奇默默给乌尔卡鼓了鼓掌,旋即他的眼眸内,特殊能力开启到了极致。

    按照他给残页的“估价”,唐奇径直踏入奇物区域。

    如同误入果园的天真孩童般,双手不断的探出,开始摘取一颗颗甜美、多汁的“果实”,一件件稀罕、珍贵的奇物,纷纷落入唐奇手中。

    贪食挥舞着扣带,兴奋的跟随着主人,不时张开大嘴,将那些摘取下来的奇物吞入腹中。

    在乌尔卡愣神的一秒钟内,他上百条触手中卷着的奇物,已然失去了一小半。

    最让他感觉不可置信的是,明明这个无耻的男巫,只是粗略扫了一眼,却能无比精准的,将他的收藏内,最有价值的一部分奇物选走,这种毒辣的眼光简直匪夷所思。

    等等?

    我想起来了,这家伙除了半神克星之外,还有一个博学者称号?

    反应过来的乌尔卡,看着唐奇还打算继续下手,灰眸内,立刻溢出危险的气息。

    太过分了,说好的公平交易,难道想用一张残页,换走他所有的收藏?

    被奇物包围着的唐奇,似乎从一开始就分出了一缕心神,注意着乌尔卡的动静,那一道恶意诞生,他立即停顿了刹那,同时他的眼角余光,也在此时看到了一样很特殊的奇物。

    那是一盏古董灯,形制极为古老,底座和灯盖由不明材料打造,上面布满了斑驳痕迹,有诡异的铁锈,冰冷的血痕,以及灰白色的斑点,它的灯罩有着一种让唐奇感觉熟悉的质感。

    类似的气息,他的一件可怕收藏“地狱门帘”中也有。

    “人皮!”

    唐奇心底,咀嚼着这两个字。

    不过很快的,一团团爆开的信息碎片,验证了这一盏古董灯具,与地狱门帘这件邪恶奇物有着本质的区别。

    【奇物:神秘的船灯。】

    【状态:正常。】

    【信息碎片一:源自黑暗纪的古老奇物,它曾是冥河摆渡人的所有物,曾是一件可穿梭于生者与亡者世界强大奇物的一部分,它拥有指引亡者、庇护灵魂、震慑怪物……等各种辅助性效果。】

    【信息碎片二:作为船灯,它只能被悬挂于船类奇物上。】

    【信息碎片三:由于原奇物已被毁灭,它蕴含的印记正在消散,可根据印记重新铸造那件“冥河之船”奇物,也可进行改造……有一定几率失败,导致船灯变异。】

    ……

    当这些信息碎片,快速从唐奇脑海流淌过去,他背对着乌尔卡的眼眸内,闪过一抹异色。

    而后缓缓转身,笑着道:“再取一样东西,残页便归你。”

    原本已是毫不掩饰恶意的乌尔卡,看着身前,被唐奇递过来的残页,默默的咽下了那一口气。

    “可以!”

    话音落下,两人各自获得了想要的东西。

    代行者将那一页“死神呓语”快速卷着,放入了虚无之中,而后他那扭曲的虚影,毫不留恋的离去,不过离去之前,他非常守信的探出一条触手,将莉雅身上缠绕着的“死神诅咒”吸走。

    同时,那一双灰眸,“恶狠狠”的瞪着唐奇,最后一道嘶哑声音响起:“再见了,我无耻的、狡诈的男巫朋友。”

    “再见,我慷慨的、大方的代行者朋友。”

    心情正美妙的唐奇,耸耸肩回道。

    又被噎了一句的乌尔卡无奈离去,灰眸闭合,那冰冷恐怖的潮水顷刻间消退,被冻结的世界渐渐恢复灵动,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毫无所觉的,继续着之前的动作。

    而艾尔、莉雅以及奥斯汀,则同时将目光落在唐奇身上。

    “嗯,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唐奇说话时,目光直接落在奥斯汀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