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十分钟
    超凡世界有一些幸运儿,他们本身是普通的人类,没有传承,但总能因为一些意外,或是机缘巧合,获得让人羡慕不已的超凡之力。

    眼前这位曾经的王牌飞行员,如今的酒鬼,就是其中一个。

    所谓的风暴眷者,就如同在摩尔小镇遇上的“荒野眷者”一样,在特定的环境中,将获得巨大的增幅和眷顾。

    也便是说,对于其他超凡者来说,极为恐怖的风暴天气,在他这里,却舒适无比,他在风暴中不会受到任何损害,甚至会获得强化,若是他修行的更深入,直接召唤风暴也轻而易举。

    不过从信息中显示的“被动”二字可以看出,这位并没有针对自己的能力进行修炼。

    “多次在空难中生存下来,算是被幸运眷顾的人,但接连失去自己的亲人,这又是厄运的气息,也是一个可怜人。”

    看了眼第一道信息碎片,唐奇微微叹了口气。

    以“控身咒”将对方体内的酒精驱散,中年人渐渐清醒,但面色依旧憔悴颓废。

    “埃里克·哈特曼先生?”

    “嗯?”

    “你知道一个合格的飞行员,是不能酗酒的吧?”

    唐奇说话时,指了指他手中空空如也的酒瓶。

    埃里克·哈特曼似乎有些不适应骤然从醉酒变得清醒,迷茫了几秒,完全醒转之后,看着眼前没有遮掩面容的唐奇。

    虽然他是被动成为“风暴眷者”,但毕竟是真正的超凡者,拥有最基本的感知能力。

    在他的感知中,眼前这位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的年轻人,却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点微弱的希望光华在他眼眸之中闪现出来。

    他猛地抬头,与唐奇对视,嘴唇微微颤抖,脸上是犹豫之色,但最终还是开口道:“只要你能让我……”

    “很遗憾,埃里克先生,让亡者复生,是神灵的领域,我无法做到,而且即便有类似的方法,你肯定也无法支付代价,你既然已经在老酒馆了,应该听过很多这一类故事了,复活的亲人,必定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唐奇打断了他,平静的说出了他之前便知晓的事实。

    神秘侧重新复苏,带来混乱和恐怖的同时,也给了许多人希望。

    比如,一些侥幸成为超凡者的人,看到了这超乎寻常的神奇力量,会想要实现一些原本渺茫的愿望,复活自己逝去的亲人,是其中一个重要选项。

    但那些人的“尝试”,从未成功过。

    最常见的后果:

    “他们挖出亲人的骨骸,但复活过来的却是僵尸,或是占据尸体的怪物……也有人念诵古老的禁忌咒语,试图从亡灵世界将亲人的灵魂召唤回来,但回归的往往是可怕的凶灵。”

    “成为神灵之前,切莫挑衅死亡。”

    唐奇口中,吐出了神秘侧的又一条铁律。

    其实不需要唐奇的提醒,作为风暴眷者的埃里克·哈特曼一直在老酒馆内厮混,这类故事他听过太多了,所以尽管他无比思念自己的亲人,却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要去触碰禁忌。

    他前来应聘,只是抱着一线希望,能拥有“超凡飞机”的存在,不管是组织还是个人,都代表着强大。

    或许,可以有别的方法。

    但唐奇刚刚的话,让他眼眸内的希望破灭。

    埃里克·哈特曼脸色又一次变得颓然,缓缓垂下头颅,低声呢喃了一句:“那么,打扰了。”

    说完,便打算起身离去。

    如同唐奇所说,在神秘侧,交通规则也是使用的,酗酒的人不能成为飞行员。

    就在埃里克起身的刹那,一道平静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我无法让亡者复生,也无法让你见到死去亲人的灵魂,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他们都已经进入了‘神秘’中属于亡魂的世界,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试试给他们传递信息。”

    “只有一次机会,而且未必会收到回信。”

    唐奇的话,让埃里克·哈特曼眼眸中瞬息恢复光彩。

    他猛地抬头,根本无法掩饰脸上的惊喜和忐忑,强忍住冲动,颤抖着道:“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果然在神秘侧厮混久一点的超凡者都知道,要获得任何东西,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唐奇看着埃里克·哈特曼,他的确可以让埃里克与自己死去的亲人“通话”,如果埃里克亲人刚刚去世的话,甚至只需要通灵秘药,就能让他与亲人的亡灵见面。

    但看埃里克这颓废的模样,显然亲人去世了有一段时间。

    除非是发生一些意外,否则亡魂们都会进入“神秘”中,不可知的死亡世界,至于最后的终点是什么,那又是超凡世界无法解释的谜团。

    几乎所有试图让“亡者回归”的尝试,都会以失败告终,且会引发可怕的后果。

    但如果只是传递信息,却没有那般严重,甚至有着不低的成功率。

    不过那是属于“亡灵巫术”的范畴,唐奇并未修炼,但整个美拉达女巫集团中,却有好几位女巫涉及这一类巫术,且有着不俗的造诣。

    虽然女巫们还未回归,但她们离去之前,在学校也教导过不少老师。

    比如伊娃教授,她算是“艾丝美拉达”的半个弟子。

    唐奇之前看过教职工名册,其中一位老师,职业是“亡灵女巫”,完全精通“亡灵低语”、“死亡信使”这一类巫术,足够帮助埃里克·哈特曼了。

    念头一定,唐奇直接说道:“戒酒,赴任。”

    “没问题,就是戒酒可能需要点时间,能不能先让我……”

    “不用,你忍耐下,马上就戒了。”

    埃里克还未说完,唐奇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上,强力版本的控身咒顷刻施放。

    这门可以控制他人躯体的巫术,连雪伊、鲁卡这种涉及古老血脉的问题都能压制解决,何况区区一个酒精成瘾问题。

    “啊!”

    当然,戒酒的过程注定有些痛苦。

    招聘到合适的飞行员之后,唐奇没有在老酒馆耽搁,如今他的一群朋友,拉斐尔似乎有着繁重任务,正在忙碌之中。

    老科尔森似乎终于来了斗志,下定决心要提升自己“治愈者”的等阶,不再被自己两个强悍的哥哥压制。

    剩下的萨伏伊和詹森,虽然都试图拉着唐奇去玩耍。

    但这两人各自都有了恋人,为了不被强行塞一嘴狗粮,唐奇坚决拒绝。

    倒是詹妮弗,显然很愿意和自己的“偶像”约会。

    不过唐奇看了眼身侧的伊娃,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校长形象,没有说出要去喝一杯的话,只是对着詹妮弗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最近在研究一个大课题“巫师流派的诞生与覆灭”,若是有空,可以来学校找他一起研究。

    而后划开门户,带着伊娃教授,以及迫不及待赴任的埃里克·哈特曼一起回归湖心岛秘境。

    唐奇刚走,试图喂狗粮失败的詹森正挤眉弄眼的要说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詹妮弗,好似听到了什么,猛地面色大变。

    与之一起变了脸色的,还有詹森。

    两人几乎是同时自怀中取出一样奇物,认真自其中接收了一段信息之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郁的担忧,好像一直在担心的坏事,终于在此时成为了现实。

    “布雷克山脉,出现神秘组织,以未知方式,打开了一个异域入口,另一端有未知种族活动的痕迹。”

    ……

    布雷克山脉,十分钟之前。

    这里是靠近密凰市,但离这座繁华都市又有着一段距离的山脉,这里并不出产珍贵树种,也没有让人类觊觎的其他资源,是以保持了完整的森林风貌,原始又蛮荒。

    在山脉主峰附近的一个幽暗山谷内,一场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战斗的双方,一方为身披着黑斗篷但内里穿着铠甲的骑士,另一方是一群神色疯狂,穿着粗制麻衣的教徒。

    前者人数虽然少,但自他们长剑中涌出的圣光轻而易举将对方屠杀殆尽。

    而后者似乎都进入了诡异状态,即便濒临死亡,被圣光照射之后发出哀嚎惨叫,却没有一个人主动投降,而是大笑着,往山谷最深处的祭坛内撞去。

    那是一座完全由血肉、尸骨垒成的祭坛,中央处镌刻了诡异、古老的线条,密密麻麻,好似无数黑色蛆虫,在上面蠕动着,随着那些疯狂教徒们撞上祭坛,并自动融入其中。

    上面涌出的,让人无法遏制恐惧、恶心的幽光渐渐汇聚成一道模糊的门户。

    轰!

    一柄圣光涌动的骑士剑隔空而来,但还未触及祭坛,上面附着的圣光被快速消弭,那由超凡材料打造,被附了圣洁符文的长剑无声无息被腐蚀,最终连剑柄在内,消失的干干净净。

    掷出长剑的,是一位老者,他穿着正常教职人员会穿的长袍,没有铠甲,但衣袍下的身躯强壮高大,下巴处有着雪白的胡茬,五官冷硬,整个人散发出宛若钢铁般的气质。

    密凰市只要见识广博一些的超凡者,都能认出来。

    这位老者正是密凰州光明教会中“圣裁所”的骑士长约翰·奥来斯姆,一位强大之极的光明骑士。

    奥来斯姆身后,一位骑士用长剑“净化”了一个来不及冲到祭坛的教徒,俯身查看了一番,眉头紧紧皱起,快速来到奥来斯姆身侧,汇报道:“都是‘腐烂之首’的外围成员,主谋在我们来之前已经逃走,预言之石的占卜出现错误,应该是被对方用更高等级的奇物干扰了。”

    “这是‘腐烂之首’打开的第八个异域入口,还是以圣多西之剑毁去?”

    骑士汇报的同时,身后另外几位骑士,正要抬出一样沉重的,似乎由石头制成的“剑匣”。

    可他们还未将剑匣打开,奥来斯姆探手阻止了他们,他死死的盯着那已完全凝聚的门户,看着其中涌动的涟漪,呼吸渐渐沉重起来,一点一点脱下身上有些碍事的长袍。

    就在他身上长袍落地的瞬间,那门户内,一只腐烂到可以见到骨头的人类手臂,忽然探了出来。紧跟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它们轻柔的摁在祭坛各处,抚摸着那些疯狂教徒和无辜者的血肉。

    包括老者身侧的骑士在内,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他们忽然感觉自己躯体各处都传来麻痒之感,仿佛那些腐烂手臂抚摸的,是他们。

    一位骑士,下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握着剑的手掌,手背处,不知何时起,多出了一道淡红色的竖纹,极度的麻痒让他忍不住将骑士剑归鞘,偷偷抓了几下。

    诡异的触感传来,骑士再看时,却见自己手背处的一层皮已经被他直接抓了下来,“啪嗒”一声掉落,血肉模糊的手背处,一只没有瞳孔,全黑的眼睛缓缓睁开。

    注视过来,一瞬间,恐惧之潮即将淹没他的灵魂。

    就是在这一刻,脱去长袍的奥来斯姆猛地出现在祭坛上,一双钢铁般的手掌径直探入涟漪之内,圣光汹涌,剧烈的哀嚎声中,一颗硕大的头颅硬生生被他拽了出来。

    那是一颗只有“眼睛”的腐烂头颅,一颗颗全黑的眼珠挤在一起,足以让密恐患者疯狂的画面,也瞬息击溃了场中大部分骑士。

    可怕的麻痒,席卷了每一位骑士的脑海。

    他们无法控制的将手中骑士剑扔下,体内自动爆发的圣光,完全无法阻止他们身上各处都生出“腐烂黑眼”,他们不自觉的抓挠着,将一块块皮肉撕扯下来。

    眼看着骑士们纷纷要变异,奥来斯姆双手中溢出的圣光蓦地汹涌数倍,伴随着“嘭”的一道闷响,那颗腐烂头颅瞬息爆碎,所有腐烂手臂也随之化作飞灰,骑士们纷纷瘫软下来。

    看着那一颗颗黑眼又缓缓闭上,可怕的麻痒也开始退去。

    可不等一众骑士放松下来,那门户之后,涟漪疯狂涌动,一只只腐烂手臂猛地探出,瞬息将奥来斯姆骑士长各处抓住,他的身躯周遭,一颗颗腐烂的,长满了“黑色眼珠”的头颅探出来。

    自奥来斯姆体内涌出的圣光,不断被那种深沉污染所消弭。

    骑士们又要继续变异,地面中央处,那沉重的石制“剑匣”猛地爆开,一柄仿佛白色宝石铸就,古老而华丽的骑士剑,缓缓漂浮起来,旋即化作一道耀眼之极的圣光,往门户处激射而去。

    奥来斯姆浑厚的声音,此时传来:

    “离开这里,向教会、古堡局发出求援。”

    “告诉他们,这里会爆发魔潮,我能挡住……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