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 第四百七十章 祂的父亲
    充斥着腐烂、死亡气息的铁锈风暴,将众人冻结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蕾娜·斯文顿走向“神之门户”,并念诵着拗口且不祥的咒语,那第三块石板上,描绘着已经化为“瑟尔曦女侍”的蕾娜进入神庙。

    下一幕出现的,赫然与眼前的景象一模一样。

    蕾娜·斯文顿,她在念诵咒语,她在推开门户,当那不可思议、高耸入不知何处的神之门被缓缓打开,里面荡漾出漆黑的液体,虚幻而冰冷,在如同黑夜般的画面中,一张张扭曲、癫狂,与人类类似,但却充满恶意、杀戮气息的脸,从黑水中漂浮起来。

    它们的脸庞之后,拖拽着白色的“肢体”,好似狞笑的蝌蚪,即将疯狂涌出。

    “邪种?不,神族,瑟尔曦吞噬了大量生命,与邪种国王结合之后,诞生出来的特殊种族,从未在世间存在过,还未出生,就被连同瑟尔曦的子宫一起,封印在了海域深处。”

    “凯尔斯留下的第三个预言,祖先曾经为女神侍者的蕾娜·斯文顿,将打开封印之门,将神族们迎入这个世界……”

    可怕的“现实”,让本就处于被冻僵几人陷入无穷惊骇中。

    同时,还有愤怒。

    任是谁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其实只是古老恐怖预言中类似“纸片人”一样的元素,也会生出无能、无力的愤怒。

    此时都反应了过来,眼前的一切只怕与纳姆巴脱了不关系。

    他用阳谋将八人骗过来,他们的身份,分别对应着预言中所说的“卑劣者”、“小偷”、“强盗”……也即是当初大灾变之夜,以不光彩手段幸免于难的幸存者们。

    而蕾娜·斯文顿,则是最关键的一人。

    “预言认为:她会渐渐入魔?而后自愿打开‘封印之门’?”

    唐奇脑海中,回想起一路走过来,蕾娜·斯文顿的表现。

    “不,不对,蕾娜虽然表现得异于常人,但完全符合一个认真考古学家的人设,且若是那时出现异样,我不可能看不出来……有什么东西,在屏蔽我的特殊能力?”

    倏然动念时,唐奇眼眸内金色光焰溢出。炽烈的熔炉魔力,将那种仿佛可以冻僵灵魂的冰冷气息焚烧殆尽,但他没有任何异动,只是铁锈般的风暴再也无法阻止唐奇将目光完全凝聚在此时的蕾娜·斯文顿身上。

    轰!

    与之前任何一次凝视都不同,强烈幽光映照中,唐奇还未曾阅览捕捉到的信息碎片,他的眼底,让人悚然一惊的画面浮现。

    穿着冒险衣饰的蕾娜·斯文顿,此刻她的身上,正缠绕着一头“邪种”。

    它有着白色的肢体,以及一张熟悉的脸。

    纳姆巴!

    这浑身上下毫无毛发存在的老巫师,完全换了一个模样,它的脸处处腐烂,生出摇曳的绿毛,拖拽着的白色肢体不断分泌着粘液,似乎带着强烈的污染效果。

    它的躯体很长,长到大部分都已经缠绕在了蕾娜·斯文顿的身上,仍有一小部分尾巴,还未曾脱离超凡战士海森。

    这种形象,如同一条腐烂变质的“肉条”。

    无时无刻溢出污染和辐射,哪怕是蕾娜·斯文顿这种“职业级”的强者,在不断被污染之后,精神也渐渐沦陷。

    此刻那一颗腐烂,耳垂内还穿着两条死蛇的头颅,双眸内是毫不掩饰的狂热与激动。

    如果换成人类来表达的话,恐怕也是“热泪盈眶”的场面。

    随着“纳姆巴”的念诵,蕾娜·斯文顿也做出一样的动作,诡异的重音层层叠叠,如同永不间断的黑暗潮汐,在这斑驳通道内肆虐,折磨着几人的耳膜。

    到此时,似乎真相已完全揭开。

    “奇图加人是当年卑劣者的后代,他们没有跟随获胜者阿兹特人前往新的圣城,而是世世代代守护着封印之地,后来他们或许厌倦了这一切,想要建立一座奇图加城,让后代过上全新的生活。”

    “纳姆巴老巫师,想进入封印之地,想得到某种允许,而后他被吞噬了,一头逃逸的邪种成熟体,它逃出这里之前,看过了预言石板?知道唯有蕾娜·斯文顿才能打开神之门户?”

    “从八人进入海域开始,纳姆巴就以特殊的方式藏在超凡战士海森身上,不,或许一开始它是藏匿在地母女巫身上?”

    复杂的念头,眨眼闪过。

    同时,脑海中接受着断断续续的信息碎片。

    “超凡生物:邪种子体,由主体分割出来的特殊‘分身’,一头成熟体邪种,一生只能使用一次,子体可施放主体几乎所有的超凡力量,但只能以寄生的形式生存……”

    “寄生时,它的隐匿等级极高。”

    毫不意外的信息浮现,似乎局面也将朝着“死亡结局”滑去。

    其余几人,包括了尤卡坦刺客提摩西在内,都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强大的力量,意图挣脱风暴,打断蕾娜·斯文顿的作死举动。

    从预言中来看,那位狩猎与生育之神当众强要“邪种国王”,孕育出来的神族,恐怕不可能与善良、和平沾边,更大概率是难以想象的邪恶生物。

    将这样的种族释放,未来南部大陆会遭遇何等灾难先不提。

    他们几人,恐怕会在第一时间死亡。或是听从“纳姆巴”的建议,在邪种们降临时,跪伏下来,将头颅抵着地面,双眼触及尘埃,以“奴仆”的身份,去迎接神族的到来。

    不论哪一种,都不是几人想要的。

    可惜的是,即便是最强的提摩西,也仅仅是挣脱了铁锈风暴的冻结,却丝毫无法突破风暴,进入其中打断蕾娜·斯文顿。

    几人,就像是黑色洪水中几头挣扎的“羊羔”,发出愤怒、绝望的叫喊。

    唐奇发挥着演技,冷眼盯着即将触及门户的蕾娜。

    她的身后,仿佛是另一个时空,一具“骨骸”虚影漂浮着。

    戴安娜!

    半神级的奇物,似又要将展现出它的威能。

    但唐奇那一道动手的意念,依旧隐忍着。

    他还在等,等待着另一道阴影的出现。

    “智慧之神留下三块预言石板的目的,肯定不会是告知玛雅人,你们将失去所有希望,而是要玛雅人,针对预言进行布置……神秘侧又一道规则,预言,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

    “漫长岁月之下,邪种们可以让一头成熟体逃出来,玛雅,或者获胜者阿兹特一方,难道不会留下后手?”

    听来似乎很牵强的猜测,浮现在唐奇心底。

    岁月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它可以侵蚀一切。

    或许玛雅一方真的留下了布置,但随着时间流逝,那些都消逝了。

    唐奇等待刹那,呆滞的蕾娜·斯文顿,已将咒语念诵到了最后,虚无中的“钥匙”,即将彻底打开封印着一整支邪种的神之门户,戴安娜的骨骸,即将从虚无中浮现。

    虚幻的肉体和美丽贵族少女装扮,正在这一刻要生出……

    一道让人听过便会忘却的幽幽叹息,蓦地响起。

    温暖、微弱的神性光辉,自两侧壁画内涌出,照耀下来之后,一切都因此冻结,仿佛也包括了时间。

    即将开启的门户、挣扎的几人、冰冷的铁锈风暴……都在瞬息被冻住。

    距蕾娜·斯文顿指尖仅有发丝般距离的门户上,数道象征不同神灵的符号,同时亮起。

    它们脱离门户,在光华中凝聚出一道幽魂般的虚影。

    她是一位女神,穿着古朴却又华丽的衣袍,脸上是让人心灵荡漾涟漪的笑容,她沐浴在神光之中,她的背后,月亮、星星、大地不断的闪烁着,还夹杂着一些象征智慧的符号。

    一位温暖、博爱、智慧的女神!

    当她身上的光辉照耀过去,数道似是“灵魂”的存在,抽离了各自的躯体。

    第一位,是因为纳姆巴的子体污染而入魔的蕾娜·斯文顿。

    她原本浑浑噩噩的灵魂,在脱离躯体,触及神光刹那便清醒了过来,与之一同脱离的唐奇和提摩西两人,可以清晰看见蕾娜脸上浮现出的惊恐和后怕。

    “月亮女神?”

    蕾娜·斯文顿忽略了自己的灵魂状态,发出惊呼。

    奇异的是,唐奇和提摩西都听懂了。

    而蕾娜,也得到了回应。

    虚幻的声音,同时传入三人的耳中。

    “你们好,预言中结束一切的传承者,以及身上充满危险与未知的异类。”

    “我不是月亮女神,我是凯尔斯的信徒,是智慧之神的一道神性演化出的幽魂,尽管我的确获得了来自迈雅,和其他神灵的赐福,这是我可以一直守护在这里的原因。”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三人都露出惊讶之色。

    同时,这道仿佛是神灵般的“幽魂”,径直看向唐奇。

    她有着鲜红的脸,圣洁的气息,但自那一双眼眸内浮现出的目光,却充满了一种不真实、冰冷机械般的味道。

    “能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么?预言的错误,让我无法按照预先设定好的安排继续,你的回答,将决定我的下一个动作,也将决定这艘飞船里所有生命的命运。”

    听起来很严重的话,没有一丝语调起伏,机械气息与她的神性外表形成剧烈反差。

    而这一刻,蕾娜和提摩西看向唐奇的目光中,也正常浮现出了怀疑。

    唐奇没有理会二人,直视着“幽魂”。

    他猜到了封印这里的神灵们会留下后手,只是没想到,会是一道存在了漫长岁月的幽魂。她似乎也不在意泄露出来的“情报”,面对凯尔斯的预言,神灵们早就预先有了安排。

    幽魂,也无法豁免唐奇的特殊能力,但他眼眸内捕捉到的信息碎片,也是断断续续。

    “超凡生物:由智慧之神凯尔斯一缕神性演化出的幽灵,同时接受了几位玛雅神灵、月亮女神迈雅以及大部分阿兹特神灵的赐福……它拥有未知的超凡力量,同时在飞船内部具备未知数量的权限……它有成为飞船智能程序的迹象……。”

    断裂的信息,似乎证实了幽魂的说法。

    她是神灵们留下来,负责接引传承者,并彻底消灭“瑟尔曦神族”的后手。

    唐奇神色没有任何变化,眨了眨眼,平静回答道:“我不知道你们的预言,我只是因为一次意外,获得了一位大学教授留下的知识传承,他的名字叫做卡塞尔。”

    “他的死亡,似乎与诡异的神灵有关系,这可能是预言出错的原因。”

    他的回答,都是真的。

    哪怕再精通“测谎术”的超凡者在这里,也无法找到一丝破绽。

    唐奇的原始秘药学派传承,的确来自卡塞尔教授,那也的确是一个意外。

    而卡塞尔的死亡,要牵扯的话,可不止是与一个神灵有关,那一对“神秘契约之耳”,本身便来自某个巫师流派,他们所信仰的神灵,自然与卡塞尔的死有关。

    另外,还有罪魁祸首唐奇背后的“熔炉之主”。

    或是萨姆拉背后的“黑蛇神”。

    幽魂在唐奇开口时,背后属于智慧之神的象征符号便亮起了幽光,他一说完,符号也缓缓跌落下来,回归那神光领域之中。

    “你没有说谎,强大的神灵,的确有可能使预言出错,那位唤做卡塞尔的传承者,或许招惹了一位比智慧之神还要强大的神灵。”

    说完,幽魂似乎进入了一种“自动程序”的状态中。

    她随手一招,却见那一直漂浮在蕾娜··斯文顿躯体之前的三块预言石板中的最后一块,蓦地飞过去。

    随着光辉照耀上去,石板上的内容赫然出现变化。

    不同的预言,浮现出来。

    上面描绘的景象:

    “与圣城一同被封印的飞船,被丢入海域之中,不断朝着地底深处下沉……在最下方,是从亘古时代便存在,且一直沸腾、焚烧一切的永恒火狱,维拉火山似乎也只是它的入口。”

    “漫长岁月流逝,封印之地的“看守者”,奇图加部落崛起,从一开始的坚守誓言,到后来的迟疑,最后纳姆巴老巫师出现,他在某一晚的冥想中,接收到了来自异域的信息。”

    “纳姆巴头顶,神秘洞开一道裂缝,让三人感觉熟悉的身影浮现,那是一张癫狂的、恐怖的脸,狩猎与生育之神瑟尔曦的脸……是祂,指引着纳姆巴进入封印之地,为了得到建立“奇图加城”的允许。”

    “而后便是一头恐怖的邪种成熟体,在瑟尔曦的帮助下,自门户逃出,吞噬了纳姆巴。在离去之前,邪种观看了“预言石板”,之前几人一起观看的那个版本。”

    “最终的结局:在幽魂的指引之下,蕾娜·斯文顿和提摩西两人,进入了另一道门户,那里通向一个诡异、黑暗,似是飞船控制室般的地方,打碎了某一样东西,已经完全与女神子宫融为一体的飞船,被彻底引爆,化为一颗巨大火球,跌入那永恒火狱之内。”

    ……

    三人都有些怔住,看着发生巨大变化的预言石板。

    蕾娜和提摩西两人,目光凝聚在石板一角,那里似乎才是最终结局。

    他们二人,在引爆异域飞船之后,同时坐着一个像是“逃生舱”一般的东西,沿着维拉火山的熔岩通道,离开了地底深处,重新来到了地表。

    最后一幅画面,是他们手牵着手,看向皎洁的月亮。

    “这很合理,在可怕的地底深处,一男一女,经历了匪夷所思的冒险之后,很容易走在一起。”

    唐奇同样扫过一眼,还顺带为二人注解了一下。

    幽魂向三人展示了“真实”的预言石板之后,似乎知道三人心底的疑惑并未得到全部解答,她没有如同预言中那样,立刻在前方打开一道通往“飞船控制室”的门户。

    而是看着三人,依旧用冰冷机械语调道:“三位传承者,我的力量可以冻结那头邪种成熟体十个呼吸,之后瑟尔曦将会隔着神秘影响这里,我无法抵御祂的力量,而你们也无法抵御邪种成熟体的力量,它在这里会获得种族加持。”

    “十!”

    “九!”

    幽魂说完,立刻开始倒数。

    而此时,也的确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三人都没有动作。

    唐奇和提摩西,二人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

    而蕾娜·斯文顿,从污染状态中脱离之后,也恢复了她作为资深冒险者的智慧。

    这“幽魂”展现的真实石板,以及上面全新的预言,几乎完美符合,也堵上了所有的漏洞,三人没有理由怀疑才对。

    但每一个想活久一点的超凡者,都应该知晓怀疑的重要性。

    不过这一刻,有些出乎意料,最先开口的,竟然是全程保持着面瘫脸的尤卡坦刺客提摩西。

    灵魂层面的交流,十息,已是非常长的时间。

    他无视了让人心跳加速的倒数,没有去看那第三块真实的预言石板,而是转而看向曾展现过的壁画,上面描绘的,是“诸神黄昏”之后,由瑟尔曦实质统治的时代。

    其中一幅画:统治神系的瑟尔曦,在一个“永夜日”,进入幽暗地底,飞船的深处。

    提摩西在此时转头,直视幽魂,问出了一个一直被忽视的问题。

    “祂的父亲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