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女神子宫
    滑腻、湿热的气息飞快充斥唐奇的鼻腔,脚下及双手传来的触感,也让人生出不妙、恶心的预感。

    类似肠子、消化器官的地方?

    几人感受到这些时,同时睁开双眼,立时都看见了周遭的环境。

    眼前是一个圆形甬道,狭窄而弯曲,通向不知何方,甬壁上布满了冰冷的金属管道,甚至还能看见一些类似“电线”般的东西,但它们都被滑腻、皱褶的皮膜、烂肉覆盖。

    不时还垂下来一些肉肠、脏腑之类的东西,在皮膜下方,隐约存在可以发出淡绿色荧光的细菌,如同是萤火虫的巢穴,但浮现在众人心底的却不是梦幻,而是恐惧。

    “天空塔可以自我净化,这里不可以?”

    六人的脑海中,同时想起外界那漆黑金字塔上看过的景象。

    如果这里也变成那样,他们不得不穿梭其中,只怕是抗不了几次污染。

    六人各自对视一眼,而后开始施放不同手段进行危险侦测。

    “这里也被污染,但程度较轻。”

    “我们暂时可以抵抗,可时间一长,我们很可能会被同化。”

    “前方,有危险。”

    ……

    即便是“海森”这位超凡战士,也进行了祈祷仪式,向自己信仰的战神,祈求庇护。

    不过从他难看的神色来看,神灵的反应只怕不会太好。

    唐奇没有动作,此时他的脑海,还在思索着进入甬道之前看到的景象。

    “维萨雷斯血炮的力量,是被天空塔消弭的,还是其他的……暗中窥视的,是纳姆巴?还是其他存在?……目的,是为了将我们逼入这里,是为了那个预言?”

    唐奇眉头紧紧皱着,他感受到了一种局面失控之感。

    仿佛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借助“维萨雷斯”的存在,不断将众人往天空塔所在处驱赶,甬道的出现,也是恰到好处。

    虽然唐奇在里面起了一些作用,但即便没有他,维萨雷斯血炮、天空塔、自我净化、通道……这些都会一一出现,至多几位传承者,再死上几人罢了。

    “纳姆巴口中的预言,恐怕直指那些邪种们,这就是他毫不犹豫答应众人无理要求的原因,后来的一切顺理成章,在第一头维萨雷斯死亡,引燃坟场之后,局面便自动展开。”

    “包括我在内的八位超凡者,肯定不可能都是关键人物,否则会出现大量谁也无法预料的变故,真正的目标人物,或许只有一两人,会是谁?”

    唐奇隐晦的目光,在蕾娜·斯文顿几人身上扫过。

    场中,包括他自己在内,都与玛雅遗迹有着不小的关联性,这种情况根本无法判断谁才是“钥匙”。

    六人在甬道死角处待的时间有些久,渐渐的,周遭那些覆盖着金属管道的皮膜似乎有些动静,淡绿色的荧光无声无息汇聚过来。

    “我们走!”

    毫不犹豫,蕾娜开口道。

    齐齐离开原地,朝着甬道深处走去。

    移动中,脚下传来“吧唧~吧唧”的声响,双脚与粘稠皮膜触碰产生。

    他们刚一走出所处甬道,即将进入拐口时,最前面的蕾娜猛地停下脚步。

    与此同时,唐奇几人也越过她,看到了前方不远处正在发生的景象。

    嘭嘭嘭!

    异响源头是一个大茧,它就悬挂在前方甬壁上,垂落下来,随着心脏声音愈加剧烈,大茧传来“嗤啦”一声,惨绿色的“羊水”洒落一地,随着一道闷响,一个畸形胎儿诞生。

    她一出生便有成年人类高,胸前长着沉甸甸的四团肉,肋下伸出四只手臂,下身如同章鱼,滑溜溜的触手扬起,试图将蒙在它脸上的一层胶质皮肤扯下来。

    那皮肤,使她没有脸,且无法呼吸。

    但不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做到,数十秒内,她被憋死了。

    鲜活的肉体,渐渐死寂。

    过程中,唐奇六人一直看着,可怕而诡异的气息,如同顺着脖颈滑落下来的毒蛇,阴凉恐怖,直透骨髓。

    当她死去之后,皮膜下方,那些释放淡绿色荧光的“细菌”,似慢实快的汇聚,爬满她的全身,随之细菌们的闪烁,她如同阳光之下的牛奶冰淇淋,融入皮膜。

    唐奇眼底,信息碎片不断闪烁。

    【超凡生物:畸变体。】

    【状态:死亡。】

    【信息碎片一:由异域某种族的基因,混入“女神子宫”之后,诞生出来的畸变体,她会不断的重复孕育、诞生、死亡……这个过程,直至孕育出进化版种族,但几率很低。】

    【信息碎片二:畸变体有些无害,有些将无比危险。】

    ……

    “女神子宫?”

    几乎是瞬息,唐奇提取出了关键词。

    他原本以为众人所在,应该是古玛雅人根据“陨石天坑”开辟出来的禁地,可现在特殊能力映照下,却让他知晓,其实众人所在甬道,是一个叫做“女神子宫”的地方。

    “子宫内,有很多畸变体?这又是哪一位女神的子宫,瑟尔曦?”

    蓦地,唐奇想起不久之前他与蕾娜·斯文顿一起见过的,被认为是古玛雅神系中的“背叛者”,拥有狩猎与生育神职的女神,瑟尔曦。拥有生育神职,诞生出这样的子宫,算是合理的解释。

    按照碎片,唐奇下意识看向甬壁顶上。

    果然,一颗新的茧子诞生,不过拳头大,但它正在渐渐膨胀,而里面也蜷缩着一道全新的身影。

    “继续走!”

    蕾娜几人没有唐奇的特殊能力,但却也感受到了这里的诡异和恐怖。

    一个庞大的、滑腻的甬道世界,与众人想象中的“玛雅遗迹”可是有着天差地别般的差距,此时他们都明白过来,纳姆巴根本不在意所谓的“维萨雷斯”。

    那个卑鄙的、无耻的老巫师,出于某种目的,将众人坑入这里。

    偏偏他用的并非是多么阴险、高明的阴谋,而是利用了众人的贪欲、自信,显露出奇图加部落的虚弱,他的苍老,以及宽松的限制,让他们以为局面在掌握中。

    殊不知,只要进入海域,一切便由不得他们了。

    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在这诡异的禁地内,找到出去的路径。

    因为脑海中的危机感,几人自动加快了步伐。

    可不等踏出几步,他们不得不再次停下。

    因为前方,一道高大的身影正踩踏着沉重步伐,缓缓走过来。

    那是一个三米高的类人生物,它仿佛只是一层雪白的皮,裹着骨架,长着一颗骷髅头,腹部有一个巨大的“育儿袋”,里面正发出“咕嘟~咕嘟”沸腾的声响。

    独特的,脂肪被煮沸之后才会生出的香气,不知不觉弥漫整个甬道,那皮肉袋内,一个婴儿仰躺着,它臃肿、雪白,没有眼睛,有着一张腐烂的嘴,里面是枯黄的牙齿,它仿佛沉迷在香气内,不断发出享受的叹息,满足的微笑。

    轰隆!

    难以形容的感受,席卷了几人的心灵。

    即便他们都是超凡者,也无法抵御这种毛骨悚然之感。

    他们的动作慢到极致,退后数步,拐入一个另一条甬道,任由那类人生物缓缓走过去。

    自始至终,它和那个婴儿,都没有发现众人。

    “它们的感知,很迟钝?”

    几人脑海生出判断时,唐奇也看完了所接收的信息碎片。

    “超凡生物:畸变体,异域种族的基因,被催生出畸变体,因为成功继承原种族的一些超凡之力,被赋予了存在价值……但脱离女神子宫,它将彻底崩溃。”

    “能否成活的判断标准,是是否继承超凡之力?”

    “这种畸变体,在女神子宫内很多,每一头诞生的源头都与异域种族的基因有关,看起来根本不止一种,背后的始作俑者,想用大量基因,借助女神子宫,生育出无数怪物?”

    唐奇完全没想到的展开,显露在了面前。

    原本古玛雅人、遗迹、邪种……这几个元素集合在一起,已经足够骇人。

    但现在,唐奇感觉自己等人仿佛闯入了古老的“怪物乐园”,相比这些诡异的景象,或许面对维萨雷斯血炮,也变得可以接受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众人硬着头皮,继续行走。

    由于没有地图,或是“引路者”,只好由蕾娜·斯文顿引领,她虽然是一位战士超凡者,但似乎知晓大量的神秘学知识,且心理素质,也碾压了除唐奇和尤卡坦之外的所有人。

    唐奇正如此想着,忽然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之前为了躲避那头煮沸脂肪育儿的怪物,众人临时拐道,因此本来走在最后一位的唐奇,出现在了倒数第二,他身后应该是曼巴学派的老者。

    但此时,唐奇却无法感知到自己背后有人。

    “啊~!”

    凄厉的惨叫声,这一刻倏然响彻。

    本就心神紧张的几人,如同惊弓之鸟般,体内酝酿已久的超凡力量蠢蠢欲动。

    唐奇猛地回头,身后果然空无一人。

    惨叫的源头,赫然便在之前众人停留过的那甬道死角内,当几人飞快赶过去时,映入目中的,却不再是空荡荡的甬道入口,而是一道门户,由残缺的尸体,紧闭双目的头颅构成的“血肉之门”。

    那些不知从何处来的尸体,一颗颗头颅,正在缓缓蠕动,仿佛无形之力推动的魔方,最终门户中央处,一张人脸缓缓浮现出来,这是一张根本无法分辨种族、年龄甚至性别的脸,一双黑白眼眸之上,是第二双,第三双……直至没过高高头顶。

    “闯入者,说出密语。”

    人脸开口时,所有的眼眸同时看向众人,难以言喻的震慑气息,洪水般爆发。

    精神世界中,唐奇看到了一片花海,鲜红、诱人如同暗红色花朵循环开放着,让人沉醉的香气弥漫,徜徉其中时,完全忽略一只只腐烂的蜘蛛,从花海阴影内爬出,它们柔软、漆黑的细腿,即将覆盖上来。

    直到下一刻,“轰”的一声,赤红的火焰爆发。

    “啊!”

    尖锐无比的哀嚎,轰炸几人的耳膜。

    唐奇醒转,立刻便看到,门户上的人脸正在发出痛苦哀嚎,熔炉魔力化作的光焰,正带给他难以想象的伤害。

    眼底,一道信息碎片掠过。

    “畸变体,八眼之门,本体为半人半蜘蛛的怪物,喜欢先读取人类记忆,吞噬情感,而后再进食血肉的怪物……”

    唐奇手掌一翻,取出“恶龙咆哮”时。也看到了其余几人,包括蕾娜·斯文顿和提摩西在内,面色时而呆滞,时而挣扎,显然是在抵抗这头畸变体的吞噬。

    轰!轰!轰!

    当子弹洪流,将这找他们要“密语”的门户轰成碎片时,几人立时苏醒。

    唐奇往前踏出一步,另一只手隐晦拂过。

    许久未曾“进食”的熔炉,增添了一道燃料。

    感受了一下这燃料带来的助益,唐奇面上浮现一抹异色。

    “与邪种类似,畸变体也是肥美的燃料。”

    品尝过后,唐奇语气很是笃定。

    总算在这诡异、恶心的地方,找到了一点值得开心的元素。

    蕾娜几人没看到唐奇吞噬燃料,在门户破碎之后,他们的目光穿透过去,立刻看到了里面正躺在角落,处于昏迷状态的曼巴秘药学派的老者。

    他身上遍布着粘稠的乳白色液体,具备强烈腐蚀性,不过老者身上的红袍明显也是奇物,暂时抵御住了侵蚀。

    老人仿佛遭遇了世间最恐怖的噩梦,脸上不再是露出整齐八颗黑齿的笑容,而是恐惧与挣扎,婴儿般蜷缩起来,不过他体内,始终溢出一种灰色的光辉,阻止他被进一步污染。

    唐奇目光扫过,立时了然。

    “他被怪物捕捉,精神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污染,不过他事前服用了某种自动触发的秘药,保住了他的性命。”

    唐奇说着时,也能感受出来,在杀死那头畸变体之后,老者正以缓慢的速度恢复元气,显然丰富的经验救了他一命,以及他提前服用的秘药,恐怕等级很高。

    果然,数息之后,老人睁开双眼。

    眸中还残留着惊惧之色,不过再看到众人之后,神色微微一松。

    正当众人想要询问他,刚刚遭遇了什么的时候。

    老人猛地抬手,指向众人身后的甬壁。

    包括唐奇在内,直到这一刻,才倏然发觉,周遭的环境正在发生改变。

    脚下、周遭,那些粘稠的皮膜正在快速消退,淡淡的黑光溢出,将所有的“异物”净化,狭窄、阴暗的甬道,忽而变成了一个宽阔的,空空荡荡的大厅。

    本该是甬壁的墙壁上,被人用鲜红的“朱砂”画满了图案,密密麻麻,清晰却古老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