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腐化之塔
    “正统的古玛雅人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但他们留下了一些边缘血脉,或是文物古迹,神秘侧的博学者,现实世界的考古学家们,都根据那些推断出了久远时代的一些真相。”

    “许多博学者都推测,玛雅人毁灭于一场突兀的灾难,而灾难的起始点,很可能与瑟尔曦这位神灵有关,玛雅人的边缘后代相信,是这位神灵背叛了玛雅,让域外的邪神入侵,导致了玛雅帝国的陷落。”

    “从这座神庙看,似乎他们的猜测,是对的。”

    蕾娜·斯文顿站在神像之前,眼眸中满是洞悉了历史真相之后的兴奋。

    她的周遭,角落或是神像之前,散落着一些燧石兵器、祭祀用品,或是些古老小东西,每一样,都溢出淡淡的幽光。

    没错,都是奇物。

    它们在久远的时代,或许都只是普通的物品。

    被封存在遗迹内,特殊环境使得它们发生一些细微的蜕变。

    唐奇扫过几眼,面上不由掠过一抹惋惜之色。

    皆是奇物没错,但有一道共同的信息碎片。

    “在特殊环境下蜕变的奇物,在脱离该环境之后,很可能因为灵潮剧烈的冲击,直接损毁……”

    因为这碎片,唐奇一秒从“财迷模式”切换为“贤者模式”。

    这些奇物等级很低,但总归是奇物,带回去给学生们当礼物也很好。

    或许是因为本身材质的脆弱,蜕变之后,也未获得强大超凡力量,一旦脱离遗迹,被灵潮一冲击,很可能直接成为尘土,这使得它们失去了任何价值。

    唐奇是因为洞悉,才无视奇物。

    蕾娜·斯文顿则从一开始,便没有去看那些奇物。

    完全专注于研究那“狩猎与生育之神”瑟尔曦的雕像,一边不忘与唐奇分享她的知识。

    “富有冒险精神,充满求知欲的超凡战士!”

    唐奇坚持人设,听着蕾娜的讲述,同时默默将其与那位战神流派的战士对比了一下,二者的确有着巨大区别。

    听着的同时,唐奇目光也落在神像上,幽光掠过。

    “奇物:被唾弃的神像,因为某种原因,她的信徒背弃了她,并损坏、侮辱了神像……它可作为诅咒、渎神一类巫术的媒介。”

    “原因未知!”

    “玛雅人覆灭源于瑟尔曦的背叛,神灵层面的背叛,是否也导致了整个玛雅神系的神秘失踪……灵潮回归,虽然诸多底蕴深厚的超凡组织或者种族,还无法让神灵回归,但至少知晓信仰的神灵处于沉睡中。”

    “而曾经称霸联邦以南大陆的玛雅人,他们留下了边缘血脉,却始终无法恢复一丁点力量,这恐怕意味着玛雅神系遭遇了巨大变故……奇图加部落,绝对不是玛雅人后代。”

    “已经将奇图加人吞噬的邪种,是不是就是当年导致玛雅人覆灭的真正凶手?”

    “答案,肯定在这遗迹内。”

    唐奇眼底,也隐隐浮现出淡淡兴奋。

    他既是熔炉巫师,也是秘药师,同时也是一位“博学者”。

    面对“历史谜团之后的真相”,没有哪一个博学者可以保持冷静。

    在兴奋同时,唐奇的警惕也提到了最高。

    也便是这一刹那,可怕的危机预兆自遥远之地,快速靠近。

    唐奇没有回头,但脑海中自动浮现景象。

    来自三个方向,三道粗壮的鲜血光柱,朝着“瑟尔曦神庙”轰了过来。

    怎么可能?是因为所处神庙的关系,维萨雷斯们突破了“原始限制”?

    唐奇露出一抹讶色时,蕾娜·斯文顿也感受到了危险。

    旋即,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

    本可以独自一人,飞快离开的女冒险者,忽而闪烁一下,出现在唐奇面前,抓住他之后,径直将他往神庙外甩去。

    若非唐奇反应迅速,及时将“查加搏击术”的反杀本能压下去,现在的蕾娜·斯文顿应该已经被他锤爆了。

    呼!

    好似轻飘飘的落叶,唐奇停在另一座神庙上空。

    而后,他的眼中。

    本该在古城内各处巡逻,试图将逃入一座座神庙内的“小虫子们”抓出来杀死的维萨雷斯军团,一头接着一头开始挣脱了某种“原始限制”,血眼睁开,对唐奇和蕾娜·斯文顿发起攻击。

    一时间,血眼之光,肆虐这座从黑色冲击灰、腐烂岁月中苏醒的古城。

    灰蒙蒙的天穹笼罩下,唐奇撑开“守护咒”。

    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另一座神庙。

    目光径直略过那一座座被其余几位超凡者视作“宝库”的神庙,或是祭祀场所,看向极遥远之地,或许是古城的核心区域。

    那里,有一座无法想象的建筑,耸立着。

    由于距离过于遥远,以唐奇的目力,隐约之间,也只能看见那是一座漆黑,且形状怪异的金字塔。

    “与世界另一端,同样喜欢建金字塔状陵寝的文明相比,玛雅人的金字塔,普遍矮小,但这一座……?”

    就在唐奇站定,思索仅仅一刹那。

    “你也好奇玛雅人之谜?”

    蕾娜·斯文顿的声音,在唐奇耳边响起。

    转头,他与一道审视中带着兴奋期待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虽然看不透我,但将我当成是同好者,这才出手救我?”

    有关之前被“拯救”的一幕,唐奇脑海腾起一道解释。

    唐奇不认为,似蕾娜·斯文顿这种已经晋升“职业级”的超凡者,会犯下神秘侧最不该犯的错误,圣母病。

    即便是追寻圣母事迹的光明教会人员,也不会在探险时,随便出手拯救别的超凡者,那基本与麻烦、找死划上等号。

    如果认为唐奇是神秘历史同好,加上他如今的身份“原始秘药学徒”带来的强大亲和力,那倒是有可能。

    当然,若是陷入有关生死的抉择中,她肯定不会再冒着风险拯救唐奇。

    许多念头闪烁出来,但现实只是眨了眨眼。

    唐奇点头回应,同时毫不掩饰自己目中的强烈好奇之色。

    轰!轰!轰!

    二人交流时,这次轰过来的血眼之光,多达十几道。

    不过两人并未感受到太大压力,之前在那海域旋涡内时,无处躲避。

    现在,他们不似奇图加人,不需要担心部落被毁,不需要反击,只要逃命即可。

    这些“维萨雷斯”,或许从被铸造出来,便有了速度缓慢的缺陷,它们拥有可怕的躯体,和恐怖血眼,但在这林立着数千建筑的古城内,很难将两个移动迅速的人类超凡者杀死。

    唐奇与蕾娜·斯文顿,同时化作两道幻影,朝着遥远的古城深处而去。

    空中,乐于分享的蕾娜再度开口。

    “这里是特奥蒂姆城,那座金字塔,很可能就是玛雅人用来祭祀天神伊凡纳布的【天空之塔】,里面会有精美的燧石,堆积如山的玉米和宝物,各种异兽的尸体和鲜血,以及敌人的鲜活心脏。”

    “玛雅人诡异的消失,如果有真相的话,一定就藏在里面。”

    “奇图加人,那个诡异的老巫师,他的目的肯定也是获得天空之塔内的东西。”

    ……

    蕾娜·斯文顿的声音,在她刻意控制下,传遍周遭区域。

    其余五位超凡者,同样听了个分明。

    探险未知,所以要分担风险?果然是一位聪明的冒险者,不是死脑筋的考古学家。

    但很可惜的是,其余超凡者,正沉浸在“大收获”中。

    尽管是座废弃的古城,但在各类神庙、堡垒之类的建筑内,却出现了大量的奇物。

    大多数,等级较低。

    可面对一城白捡的奇物,“明智”些的超凡者,都不会选择进入一个极其凶险之地探险。

    蕾娜所说,五人都知晓。

    但也正是如此,不难猜测,作为特奥蒂姆城最核心之地,里面涉及玛雅人覆灭之谜,再愚蠢的人也知晓,那里面一定有着难以想象的危险。

    尽管在外围区域,要面对“维萨雷斯”军团。

    但其余神庙,仍处于“原始限制”内,维萨雷斯们,除了抓挠螃蟹腿,腹囊咕咚发出嘶吼,血眼乱射之外,毫无办法。

    被五位超凡者无声拒绝,蕾娜·斯文顿面上毫无怒色,那同样是褐色的瞳孔内闪过一道狡黠,又是广播般的声音传出。

    “传说天空之塔将特奥蒂姆城分割为独特秘境,只有一条出去的路径,便是天空塔内的虚无之门。”

    “咻!咻!咻!”

    蕾娜补充的话,效果极好。

    包括那位自视甚高的地母女巫在内,听到之后,都做出了决断。

    五人,一同朝着古城深处的漆黑金字塔而去。

    只是过程中,他们依旧不忘进入一座座神庙,搜罗各种低等级奇物。

    可惜他们专注于寻宝,完全没发现,唐奇嘴角的隐晦笑意。

    他很确定,那天空之塔内,没有所谓的虚无之门。

    玛雅人修建金字塔,是为了祭祀天神,即便真的建了门户,也是通往天神的国度,怎么可能是离开的路径?

    不过五人中,没有一个是博学者,被蕾娜·斯文顿这个“知识权威”欺骗,根本无力看穿。

    嗯,不对,也不是真的无一人看穿。

    之前没有注意到,但两人一爆发速度,与其他超凡者拉开距离之后。

    唐奇倏然发觉,有一道独特的气息,时有时无,但始终在两人之侧。

    “那位尤卡坦刺客,提摩西。”

    没有扭头查看,躲避血眼之光追杀的同时,不忘在心底默默道:恭喜刺客先生,不必去捡拾那些没用的垃圾。

    满城的奇物,也是满城的垃圾。

    包括那位看来知识渊博的曼巴学派老者在内,都捡拾的很欢畅。

    唐奇没有提醒,因为知晓肯定没有用处。

    “神秘侧流传的许多冒险故事,当内讧、反目之类的字眼出现时,总会与奇物、传承之类联系在一起,就如同普通人在看到金灿灿的神恩之后,智商会短暂失去,超凡者也是如此。”

    “就算是光明教会的教宗来这里,也无法阻止他们捡拾奇物,直到他们离开遗迹,亲眼看着大量奇物化为灰烬。”

    唐奇感叹之时,他们离古城深处,那一座“黑色金字塔”愈加近了。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包括暗中那位提摩西,三人同时放慢速度。

    “轰隆!”

    当远处,那金字塔的外形轮廓,映入三人目中,可怕的气息,也在瞬间入侵三人脑海。

    大地之上,一个巨大、幽暗的天坑出现。

    上空,赫然便是那座黑色金字塔。

    它的表面,覆盖着大量的腐烂血肉,恶心的脓包一颗颗诞生,然后破碎,绿色的硬毛顽强的生长着,类似血管、眼珠、肉瘤甚至是内脏之类的东西,被绿毛裹着长出。

    一张张人类的脸,在烂肉中牵扯出来,它们狂笑,呆滞,尖叫……腐烂与扭曲的生机,诡异的结合在一起。

    正常的生命,哪怕只是注视,也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呕~”

    蕾娜·斯文顿首先承受不住,她身躯一顿,面色难看之极,弯腰干呕。

    二人身侧,一道闷哼,提摩西显现出身形,没有呕吐,但他那本就可以刮下冰霜的脸上,此刻几乎要凝固。

    唐奇没有假装干呕,此刻他的眼底,浓烈的信息碎片正在诞生。

    【奇物:腐化的天空之塔。】

    【状态:腐烂中。】

    【信息碎片一:古玛雅人以黑陨石为材料,铸造出的金字塔,它的存在是为了祭祀玛雅人的至高天神伊凡纳布,每一位玛雅人的帝王,最崇高的成就,便是死亡前,来到天空塔上,向天神献上自己的心脏。】

    【信息碎片二:因为来自异域种族的强力污染,它正在腐烂……】

    ……

    正在涌过去的信息碎片,让唐奇面色也凝重起来。

    这座“腐化之塔”极度危险,仅仅只是气息,便逼迫职业级的蕾娜和提摩西,不敢再前进。

    二人都明白,一旦靠得更近,他们也将被污染。

    唐奇不惧怕,动用熔炉巫师的手段,或是干脆让“戴安娜”出来掀桌子,都能突破污染。

    但在他的预感中,时机还未到。

    而此时,身后的“维萨雷斯”军团,也追杀着那几个贪婪超凡者,渐渐靠近。

    血眼光华,即将爆发。

    唐奇眉头皱起,又一道信息碎片流淌过去。

    “信息碎片三:每过十分钟,它会进行一次自我净化。”

    立刻的,他目中浮现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