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毒液之极限漫威 > 92、黑焰(三)
    通常这种街头斗殴的手段不太适合出现在这样严谨的场合,但吴桐并不是个讲究人,他喝红酒都要兑上雪碧,也不太喜欢雪茄的味道,总之在某些不需要太在意别人目光的情况下,他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所以撩阴腿什么的其实也不算太犯规,毕竟这也不是什么正式的擂台赛,话说你见过擂台赛上面可以使用魔法么

    但是这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商槐像是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一样站在他的前面,甚至还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吴桐的腿将他丢了出去。

    毒液起到了缓冲的作用,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在他的裤子上出现了一块焦黑的印记,那是被商槐抓住的地方。

    “看起来你的小把戏起不到太大的的作用。”吴桐撩起裤脚看了看腿部,还好身体上没有受伤。

    “他抓住你的时候在同一个位置接触了几秒,我说过在你的身体周围形成的只是一道空气屏障,简单说来不过是高度压缩的空气而已。”

    “在接触发生的时候它们也会导热。”小维解释道。

    “但是看来通过白肉提取的魔力确实可以直接使用,不过并不能发挥出完全的力量,你应该已经开始熟悉起这种感觉了。”

    “很古怪的感觉。”吴桐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但是那种感觉并没有随之变得更强烈。“像是身体上的另一个感官,我并不能完全的去控制它。”

    “如果没有我和白肉的帮助,即便是把你扔在高魔位面一辈子,你大概都不会有这样的觉察力。”小维撇了撇嘴。

    “现在我感觉在这间屋子里飘散着一些……一些雾气。”吴桐晃了晃脑袋,其实他并没有看见雾气,只是隐隐约约有这样的感觉。

    “魔素,将它们凝练之后就是魔力的来源,如果你在再深入一点就能够看到商槐的样子了。”

    吴桐转过头,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红色的人影,他的身体上满是凝练的红色魔素。

    “这是将魔法通过吟唱之后触发的黑焰,不算是高阶的技能,但是也很不错了。”

    “现在我该怎么做”吴桐跃跃欲试,他感受到了身体里那块白肉所蕴含的魔素,心说妈的原来我果然是个牧师啊,只不过属性注定就是个暗牧了。

    “想象火焰的另一面是什么,你可以尝试着想象,然后通过魔素将它们激发出来,别担心,我会帮助你的。”小维说道。

    吴桐深呼吸,闭上了眼睛,任凭身上的毒液带着他左突又闪,很快的他就抓住了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

    “就像这样……”他轻声说,想象着水流的样子,魔素在空气中微微震动着,回应着呼唤,尽管那种呼唤还很微弱,但是在它背后有着一个更强大的毋庸置疑的指令。

    某种意志使得空气中氢、氧的结合方式发生了改变,几秒钟内,整间会议室内的空气湿度骤然升高。

    似乎是察觉到了危机,商槐变得有些急躁了起来,他发射火焰的频率变得高了起来,很快在火焰的高温下,会议室内的水分蒸发弥漫开了雾气,温度也开始升高,巨大的落地窗上爬满了细密水珠。

    “事情好像变得更复杂了。”吴桐喃喃道,在魔素的影响下他也终于看清了商槐的面孔,那是一个毫无生命气息的人影。

    准确的说那应该是一尊陶偶,由黑焰烧制成的陶偶,魔力赋予了它的行动能力和暂时的黑焰。

    “你难道不知道高温的另一边应该是寒冷吗”小维说道,“极度高温下的物体在突然的低温影响它的脆性是会发生改变的。”

    空气中的温度瞬间降低,大量的水分在小维意志的影响下汇聚然后猛地扑向了商槐,而后凝结成冰块,冰块将商槐冻结在了内部,但是他体表的热量又在融化着和他接触的冰晶。

    然而小维操纵魔素形成的低温也在不断冻结着那些融化的冰晶,所以最外层的冰晶始终没有融化,陶偶像是在一个不断结冰又不断融化着的透明容器里挣扎。

    两股力量在不断的进行着角逐,终于,融化完全的停止了。

    黑色的触手也在同一时刻刺破了冰晶,连带着刺穿陶偶的身体,冰晶和陶偶的碎片滚动在了地上。

    “这样就解决了。”吴桐拍了拍手,“所以……”

    触手突然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猛地激射出去,“你现在应该出来吧,躲在暗处的家伙。”

    那个地方什么也没有,但是毒液的流质却被什么东西阻挡了,像是在那处空间有着一道透明的屏障。

    “嘿嘿嘿……”空气中传来低低的笑声,是个年轻人的声音,随着笑声,人影浮现了出来。

    那是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家伙,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黑袍说。

    “你是谁”吴桐直接问到,没有理会对方的问题,也没有收回射击出去的触手,触手和那道屏障僵持着。

    “我告诉商先生说今天的晚宴会有不速之客的到来,你知道的,通常巫师的占卜都是很准确的。”

    “所以他让我来解决这个麻烦。”他转过头又看了看落地窗外,那上面布满了水珠和一些薄薄的冰晶,事实上根本就不能通过那扇窗户看到外面的状况。“但是现在看来……”他说。

    “麻烦似乎并不完全来自于你,而是来自于……那位大人……”

    “砰!砰!”另外的两道触手再次对着他射击了出去,但是依然没有穿透屏障。

    “你是说我惹出的麻烦对你来说还不够大么”吴桐笑着说,眼神冰冷。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的。”黑袍依然是重复那个问题。

    “很简单。”吴桐说,接触到屏障的触手化为流质扩散了开来,将黑袍的屏障包裹,那是个圆形的屏障,像是水晶球一样将他保护在了里面。

    流质围绕着圆形扩散并覆盖,像是某个先锋艺术家的作品,有着晦涩深远的象征意义。

    “太干净了,在魔素的影响下这间会议室内部的空间里应该完全的充满水汽才对,但是却出现了一个球形的空缺。”

    “就像是一件白色衬衫上的口红印那样显眼。”

    “好的,我知道了。”黑袍抬起了头说,此刻流质几乎已经将他四周的球形屏障完全包裹了,只留下了一些细小的缝隙。

    通过那道缝隙吴桐也只能看见对方的一只眼睛,然后缝隙就被流质完全覆盖了。

    而后流质的压迫力粉碎了屏障,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人影,也没有了对方踪迹暴露后的强大魔力波动。

    就像是一场幻觉,那个家伙并没有出现过,但是地上一个淡红色正在消退的图案却在无声告诉吴桐那个家伙存在的痕迹。

    “他刚才说麻烦不只是有我一个,还提到了某位大人,是怎么回事”吴桐向小维问道。

    “我想你应该去这间会议室的外面看看。”小维回答说。

    ……

    ……

    感谢“书友21081010002234924”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