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道其行欲何往 > 第一章 岳麓茶轩 4
    未几,少年便又回到那村店。店主正在厨下煮茶,听得店外马啼声响,止于店前,忙出门相迎,见少年去而复回,心中大异,嘴上却是不说,他深知混世之道,在于笑脸逢迎,当面绝不可提对方的不快往事,便仍如初次相迎那般,笑着接过马缰,说些“大爷”、“辛苦”、“快请”之类的客气话。这次少年不等店主提醒,下马后自行提了包袱。

    少年本以为店主会询问自己为何去而复返,方才在马上已想好了应语,谁知这店主竟只字不提,那些话便不必也不好再说,少年的这番心思可算白费了,再加上少年不明店主心意,胸中竟微有惶惶之感。

    少年走进店门,捡了个靠窗的座坐下,见桌上有茶壶,壶盖上覆着只茶碗,他虽已渴极,但暗想这只碗不知已有多少人使过,少年性好洁净,即便是在家之时,与父母亦不共碗,何况在这村店之中?于是少年便忍渴等店主将马栓好入内,让其取出新洗之碗后再饮。少年连饮两大碗,再欲饮时,提壶却只倒出少许茶来。

    那店主得少年取碗之意后,心中暗骂其好洁怪癖,入厨将碗拿给少年即站立在旁,见少年饮茶,也不打扰,待看到少年提壶再也倒不出茶时,忙道:“大爷稍候,小人这就去再取些来。”却不拿这茶壶,快步出了店门,进来时,手里已多了个茶壶。原来店中共有两个待客茶壶,门内窗边桌上置一个,门外树下桌上置一个。店主提壶来到桌旁,见方才倒下的那少许茶水也早已被喝干,赶紧续满。

    少年却不忙着喝,而是问倒:“店家,你这店内有何菜什呀?”

    那店主答道:“厨下现余有几两精肉,两块豆腐,鸡窝里还有几枚鸡蛋——哦,大爷如要吃鸡,小人也可现杀,只不过须等些时辰……”

    那店主似还有话要说,少年却未察觉,抢口道:“我已饿得紧了,杀鸡可不愿再等——难道没甚素蔬么?”

    那店主正要说素蔬之备,却被少年插了嘴,若不解人事之人必以“这个小人正要说”起话,但那店主知若如此说,话中稍微暗有少年打断自己话头之意,难保少年不因此无心之语而心中歉疚或不快,当下便直接说道:“回大爷,现下清明刚过,今春土里种下的菜蔬还未长出,只去年做的枯菜尚余一些,酸菜坛中还有酸萝卜、酸豆角、酸黄瓜,另屋后坡上蕨子、屋前溪旁野芹生得正嫩,因一来坡溪甚近,二来蕨子野芹采回稍放便不鲜,故未备着,不知大爷爱吃哪样。”

    当时正值季春,万物生长,野菜繁多,遍地皆是,并不止于蕨子、野芹,只因那店主于报菜一事自有想头,一次只说几种,若客人于这几种中就点完了菜品,剩下的便不必再说,若见客人神色中对这几种皆不满意或直接欲询更多,那么再说几种不迟,反正即使自己说了上百种,客人该点几种还是只点那几种,倒不如几种几种地说,实可省去不少口舌。

    这日,那店主便如往常一般,只说了几样菜,便不再说了,欲看少年反应,再作行止。

    果然,那少年只听了这几样菜,心中便有了计较,道:“枯菜、酸菜便算了,我只喜吃鲜的,那新蕨嫩芹听来不错,便劳烦店家去采摘些,再配些肉蛋豆腐,随意做几个小菜就成了。”

    其时农户家中皆贫,虽农事劳力,然大多一日仅食早晚两餐,却仍少有饱顿,论及餐中菜什,往往数口之家共食素菜一碗,为俭省而少油,为下饭而多盐,若得荤腥,常加变卖以资日用,家中喂养之畜禽及所产肉蛋,大多作为此用,若非逢年过节或家有孕哺伤病,皆不舍食。那店主虽有祖传一店,然村偏客少,本小利薄,生活也与乡农无大异,当下暗思:“好你小子,肉蛋豆腐加蕨子野芹,已有五样,二荤三素,还称‘随意几个小菜’,莫非此人乃是个富家公子,平日里奢侈惯了的?”又想他长衫大马,见他面红色润,便更信了这一猜度,心中既妒其豪富,亦耻其奢糜,此情言虽妒耻,实发于羡慕,羡慕不得,即生妒耻,妒耻相长,又思己之艰贫,便更增此情,几近于怒。

    那店主内虽如此,然丝毫不现于外,依旧神恭面笑,心中亦稍有讨好求赏之思,先前盼其不带钱财,以物抵帐,好求赚头的念想也自知无望,卑己而消了。

    那店主自去采烧备饭,这少年才又拿碗饮茶,先前连饮两碗多,只因喝得太急,渴一时不解,故欲接着大饮,待到与店主说了会话,茶水已达脏腑肢骸,渴意大去,便生了细品之心。少年看这茶时,见其色鲜黄,和地上阳光相似;其质清透,与冬冰美玉相仿。少年又举近嗅之,得淡淡清香,似有若无,再小喂一口,含而不咽,闭着双唇,舌尖与上齿一触一离,微搅茶水,令舌茶速触如融,顿觉舌尖甘柔,如此数搅,待品得够了,再将舌头夹于齿间,舌头前动以齿推着茶水后行下咽,一次仅缓咽少许,甘柔便随茶水传至舌侧、后腭、咽内,又将嘴略张,将舌回拉,复闭齿夹舌于齿间,再复前事,如此数遍,舌齿交动迅而不急,茶水下咽缓而不滞,便尽享茶水之甘柔。一口茶这样咽毕之后,便闭眼深吸,只觉淡香依旧幽绕于舌咽,经久不散,直使心宁神动,但觉美不胜收。如此,待这口茶意尽了之后,再品下一口,重沐舌心。

    少年之父才高志雅,人多以佳茗相赠,因此少年自幼即品茶无数,深得茶道。前行品茶之法亦非他人所传,实少年于无数次茶饮经历之中慢悟缓习而得,凡得茶一杯,欲品之时,先观其质,色明质清者为佳,色暗质浊者为次;再嗅其香,香幽沁脾,淡而弥远者为佳,香烈逼人,浓而不久者为次;后赏其味,微甘绵柔,长存舌齿腭咽者为佳,藏涩流滞,饮后舌齿留酸者为次;若浑酸腐苦者,自为劣品,不必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