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果然重生了 > 第三十二章 贪心
    母亲因难产而过世,在父亲的呵护之下、穆慕的童年还是幸福、快乐且无忧无虑的,从小到大她没怎么吃过苦、受过委屈,再加上学习成绩一贯优异、长的也漂亮,所以即便是面临着家庭巨变、但身为富家女的尊严和骄傲却是不容侵犯的。

    可是……

    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如果说昨天亲眼所见的、让她遭受了心理层面上的严重冲击,那么眼前这个才满十八岁的小屁孩儿、几乎摧毁了她的世界观。

    一念至此,穆慕也就觉得没什么是不可以说的,盯着姓果的眼睛道。“你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公司还在跟风水大师的助理扯皮、谈酬劳、约时间,你不可能提前晓得公司找的风水大师是谁、也不可能知道柳大师昨天会帮人去看宅邸的风水,你更不可能晓得强降雨会导致山体滑坡这种地质灾害的发生,可问题是你却精确的预测出了这一切,而且还知道最终会是六死一伤的结果,请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果然笑了。“你在审问我吗?”

    “我……”

    怒意上涌,但很快穆慕就在对方那饶有兴趣的目光注视之下、垮下了脸。“你怎么想都可以,但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记忆里那个强势的女人,竟然还有如此不讲理的一面儿,果然吃惊、但也有了新的期待。“我为什么要解释?给我个理由啊。”

    “理由?你还要什么理由?”穆慕又气又恼。“我承认你挺聪明、也很有胆量,但你还不是想要玩空手套白狼的花招?别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你成立一个皮包公司、又借到了一张短时间没办法兑现的商业承兑汇票,夸下海口说要打包购买整栋楼,然后巧立名目、让我配合着找银行降低按揭的比例,最终想要实现以零首付的方式、把二十五套房子的占为己有,产权的实质性转移才是你的目的,对不对?”

    没想到她竟然分析出了这么多,果然心惊、但不动声色的用手指在茶几上敲了敲。“我提醒你一下,补充协议上说的很清楚,如果那张商业承兑汇票无法如期兑现、那么你随时可以把房子过户回来的,而且房产证还是存放在你这里的,所以最大的损失无法就是点契税和规费!当然,你是可以现在就否定那份合同,但自始至终、你都不存在财产损失的可能性,再说现在做生意、怎么能一点风险都不承担的呢?”

    穆慕这次可不上当了,板着脸说。“说的对、也不对,但如果你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实力购买这么多套公寓,你信不信我现在报案、公安会把给你抓走的?”

    本身的财力不足,那么一旦被看穿了、那麻烦也就接踵而来了,但出现类似的状况、果然也是早有准备的,淡淡的一笑。“以小搏大、本身就是获取超期利润的不二之法宝,我承认自己是有点贪心,但贪心不犯法的吧?别忘了,大不了我可以少买点,两百万的现金、可以通过按揭的方式购买市值为四百万的公寓,再说那张商业承兑汇票、目前只是存在无法兑现的可能性,并不是真的没办法兑现,对不对?”

    穆慕怔住了,一想到何芬汇报时所提及的那编织袋里的成捆的现金,她可就有些拿不准这个姓果的小屁孩儿到底是彻头彻尾的穷光蛋、还只是个有些小聪明想试图以小搏大的赌徒,闭上眼、沉思片刻,最终不得不承认是她一时情急、落了下乘,于是干脆利落的道了歉,并且请求他说出真相。

    果然懵了。

    他提高了警惕、采取了全面防御的姿态,哪里能想到穆慕竟是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就认了输,见她此时还双手合十、摆出了一副小女生的模样真的央求自己说出真相,虽然没有个笑模样、但诚意是满满的,一时间也就唯有苦笑的份儿了。

    横竖已经是不要脸了,穆慕嘟着嘴、双手合十。“说嘛、说嘛,告诉人家真相啦……”

    “穆总,好歹你也是慕澜花园的总经理……”

    “人家是真的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啊,好奇嘛,”穆慕说着竖起了右手、摆出了赌咒发誓的模样。“我保证不会对别人说的,这一次我绝对能信守承诺,而且我可以保证,以后也都不泄露你的任何秘密!”

    “拉倒吧,前天你说自己肯定不会提前拆开的,结果呢?”

    穆慕被噎的很想翻白眼儿。

    果然也并不轻松,在对方那复杂的目光凝视之下,他心跳加速、有些口渴,最终还是有些心虚的避开了那目光、有些为难的说。“这样吧,依照合同、等手续都办完了我就遵照之前的约定,我可以让你晓得慕澜花园所出现异常的真相,ok?”

    穆慕软磨硬泡、甚至是软语相求,但怎么都没办法让果然松口,气的牙痒、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撬开这小屁孩儿的嘴,再加上她清楚自己的那些个猜测是不能被作为证据的,再加上眼前这小屁孩儿签的合同也好、签的那份补充协议也罢,说滴水不漏倒是有些抬举了,但想要在合同里找到大的疏漏却不是简单的事儿,懊恼且纠结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恐惧已经没有了、穆慕竟是突然间觉得浑身轻松!

    “喂?你没问题吧?”

    穆慕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片刻之后整理好心情、这才抬起头说。“呐,就算是给我个面子吧,告诉我为什么昨天那位柳大师所指出来的位置、钢管插下去就有殷红液体冒出来?”

    一见面,气势汹汹、恨不得能喊公安过来抓人,后来又摆出了小女生的模样、软语相求,最后竟然还可以一本正经的让自己做出解释,果然实在是佩服这大女生的心理素质、但更多的则是因为记忆里的大女生变得鲜活且生动,一时间感慨且唏嘘。“你让我很为难啊……”

    穆慕豁出去了,十指交叠说。“拜托、拜托啦……”

    权衡了一下目前的状况,果然知道若是他不把编织袋里做样子的那些百元大钞给取出来、可能住在关内连十天都撑不过去,于是也就只好琢磨着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