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最终之自我救赎 > 章二五三 执念与遗忘
    入侵天使领域作战很成功,至少…克莱斯特很成功地拷贝了电脑数据,但在同时又很失败,因为他并未在数据中发现与‘神’相关的信息。

    而且,还失去了岩泽这个伙伴。

    只不过,众人对此都选择了闭口不谈,似乎已经习惯了伙伴们消失。

    虽说如此,但作战并非毫无效果,克莱斯特从拷贝的信息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小东西,比如说…天使的技能。

    技能并非是与生俱来的事物,而是一种类似电脑程序的小东西,可以直接被加载到人体中,

    所以,只要拥有这些小程序,任何人都可以加载天使技能,只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难关,那就是克莱斯特还未破解加载技能的方法。

    当然,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这次作战的成果不可谓不丰厚,而克莱斯特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并在作战汇报结束后,借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作战计划。

    克莱斯特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天使之所以能够处理学院内的各种事件,是由于学生会会长身份赋予给她的权利。

    假如说,让天使丢失了学生会会长的身份,那她是否还会与战线成员战斗呢?

    要知道,变成普通学生后,天使就没有处理各类事件的权利了,如果这时她还与战线成员战斗,那岂不是等于在违背她一直维护的规章制度吗?

    所以,克莱斯特建议战线成员,先尝试剥夺天使的学生会会长身份,至于…方法嘛,就在明天的期中考试。

    学生会长是具有象征意义的身份,是学校树立起的学生标杆,想要成为学生会的会长,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品学兼优。

    而明天的期中考试,就是一个机会,如果能让天使的所有科目考出0分,那就很有可能让校方罢免天使的会长身份。

    毕竟,学生会会长的认命,是为了给学生们树立一个榜样,如果叫科科考0分的家伙担任,那岂不是坏了学校的风气?

    听着克莱斯特的娓娓道来,伊戚不由露出有些异样的笑容。

    学霸就是学霸,对学校的一应事务果然十分了解,如果换做其他战线成员,亦或是伊戚自己,就想不出这么阴毒的点子。

    毕竟,术业有专攻嘛!

    尽管这个计划依旧非常儿戏,但是听起来…颇有几分可行性。

    只可惜,伊戚根本没有心情参与其中,等到百合宣布会议结束,他就转身离开了作战总部,继而上到了天台上……

    ……

    相比将天使拉下会长宝座,伊戚此刻更在乎的是…岩泽的消失。

    岩泽是在自己面前消失的,因此伊戚可以十分肯定,岩泽的消失与天使无关。

    而且,伊戚能感受到她的心情,所以知道岩泽在消失前,心中并未留有遗憾,有的…只是满满的喜悦与满足。

    这给伊戚的感觉很怪,就好像是在完成心愿后,岩泽选择了了无牵挂的离开。

    随后,伊戚便将这件事与任务联系到了一起,完成死者的遗愿,消除他们最后的执念,让其了无牵挂的转生,这…是否也是一种救赎呢?

    然而这么一想,伊戚的疑惑更多了。

    首先,伊戚没有记忆,因此不知道自己有何执念,其次是伊戚都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死亡了。

    再然后,就是清冷少女的天使身份了,如果消除心中执念后,会离开这处死后的世界,那么…她真的是‘天使’吗?

    或者说,如果清冷少女的任务,是帮助众人完成心愿、消除执念,那么战线成员与她进行的战斗,岂不是变得毫无意义了吗?

    想到百合的执念,伊戚心下又有些唏嘘,如果执念本身就是反抗的话,那又该如何去消除呢?

    尽管困惑良多,但事情好歹有了头绪,所以下一步,就是验证自己的想法了……

    ……

    伊戚来到天台没多久,日向也随之登上了天台。

    不过,看到伊戚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日向就没有想往常那般嬉戏打闹,而是径直走到他身边,轻声询问:“怎么,有心事?”

    “岩泽是在我面前消失的。”

    日向沉默良久,才沉声道:“我知道!”

    伊戚转过头,盯着日向的双眼:“但我感觉,她的消失与天使无关。”

    “谁知道呢!”

    日向摊摊手,然后依靠着栏杆…仰望天空:“没人知道消失的原因,直至百合发现反抗天使不会消失后,大家便将责任丢到了天使头上。”

    “这样么?”

    伊戚略一皱眉,而后又问道:“你有想要达成的心愿么?”

    “心愿?”

    “或是,心中存留的执念。”

    “心愿倒是没有,执念么……”

    说着,日向双眼渐渐失去了焦距,似乎正在回忆过去的往事:“我曾是棒球部的一名成员,可是我总记不起在那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中,我是否接住了那至关紧要的一球……”

    ……

    望着日向怔怔出神的侧脸,伊戚不由微微感叹。

    如果,真接住了那至关紧要的一球,那它就会变成最为珍贵的回忆,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只留下了十分模糊的印象。

    所以,伊戚猜测这一球,多半是没接住。

    人就是这样,在面对无法忍受,或是…不堪回首的往事时,总会选择性的去遗忘,以避免承受更多痛苦与伤害。

    伊戚忽然一愣,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是选择性的遗忘了过往,那自己的失忆是否也会与这有关呢?因为过去给带来了太多的痛苦与伤害,所以才选择了遗忘过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又该如何消除执念呢?

    或者说,连执念都不清楚的状况下,又该如何去消除它呢?

    想到这,伊戚又是忍不是微微叹息。

    与此同时,日向也走出了记忆的回廊:“你认为消除执念,就是消失的原因?”

    伊戚微微点头,说:“岩泽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她在消失的时候,并未留下任何遗憾,有的…只是满足和喜悦。”

    “所以,你想要消除我的执念?”

    这次,伊戚却是摇摇头:“你的执念太复杂了,不是短时间能消除的,而我…需要一个心思更加单纯的研究对象。”

    日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不料…一道身影突然撞开房门,闯入到两人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