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文圣无双 > 第七十九章,不当人子!
    世人都以为狐狸窝是一个个的矮小洞穴,苏昂也以为如此,然而在有狐山的山巅,七八栋楼阁倚崖而建,虽不是雕梁画栋,但设计巧夺天工,木料也极为精细。

    最高处的楼阁之上,蜿蜒凸出好像月牙般的望台,一位女子素手拂动清风,靠着栏杆,痴痴的望:

    “昔日双飞燕,日斩敌首夜拥眠,豪杰尽显,只在血衣间;

    今君何在?泪缠绵,不忍奴见白发苍苍锥心剑,梦难回,紫霞鹧鸪天。”

    吟哦过罢,女子脸上就有晶莹的泪珠儿滚滚而落,然而泪珠儿不沾脸颊,滴落时就变成淡紫色的香烟一阵,在风中缓缓飘散。

    她很柔弱,但柔弱中满是坚强,一张俏脸彷如阅尽风尘后的妩媚红尘,远比青春妙龄的女子们多了太多味道。

    而此时,这双似魅还真的眼睛穿破雾霭,淡淡的瞥向崖下的小道尽头。

    一行人在有狐山的山道上缓行,山道紧窄,荆棘遍布,仅容一人通行,苏昂等人排成一道斜线,小心的躲过尖锐的荆棘,只因荆棘的尖刺上带着紫光,明显有毒,别说苏昂和季然了,哪怕百里戈和小亭卒这样穿着盔甲的任侠,也生怕被尖刺扎进了盔甲的缝隙里。

    倒是两个有狐山的‘狐女’神色悠然,动作也十分随意,从荆棘里穿行,却没有划伤一点。

    都说有狐山和陈安县城交好,然而,这天然的防御可是一点不差。

    苏昂这样想着,抬起头,忽的怔了一下,因为穿过有狐山晨间的雾霭,似乎有那么一双眼睛,淡淡的盯在他的身上。

    他露出笑容,略微点头,半空的雾霭就缓缓散了,让他看清了对方。

    是一个女子,穿着深紫色的长裙,从头到脚都透着成熟的妩媚风韵,然而那双椭圆和善的眼睛忽然冷了,吓得胡沫儿跪地发抖。

    “婆婆……”胡沫儿讪讪开口。

    而此时,忽的有一声娇笑,有人娇憨的道:“好婆婆,是紫寒吩咐了沫儿带人来,他是灭杀黑虎的苏子昂,更有山鬼莜、柳居士、狼丫头认他做了义父,女儿觉得,他还算可以信任的‘人’呢。”

    “人,不当信。”有狐婆婆淡淡开口。

    “可是婆婆,您不是也有信任的人吗?还让女儿和姐姐也找一个。姐姐找到了百人将广腾,女儿还没找到,但觉得苏家子算个实诚的,做点事情嘛,他还算可以。”

    娇憨的声音再次开口,还是看不见其人,但有狐婆婆想了一下,略微点了点头。

    只在她点头的刹那工夫里,苏昂周围的荆棘,就是空出了好大一片。

    众人可以加快步子,连忙上前,站在崖壁下,抬头看着月牙望台上的成熟女子。

    “帮婆婆找一个人,照顾好他,婆婆向你保证,陈安县南所有的行道、密林、深山,全都任你予取予求,就算有游荡而来的厉鬼大妖,婆婆也能给你收拾了。”

    具体的事情还没讲,但是先给好处,而且苏昂等人,也没有谁认为对方空口白牙的说大话了。

    和黑虎不同,有狐婆婆是实打实的小妖王,有着足以和文掾朱昴,或者陈安县五百人将相匹敌的实力,在陈安县,以及附近的洞图县内的精怪里,只有洞图湖主才比她强了一筹。

    “那人是谁?”苏昂直接问。

    “轩水乡,陈逍遥。”

    留下一个名字,有狐婆婆化作紫霞消散。

    有狐婆婆没有说具体的事情,大致是不愿意和苏昂多说,但在下山的路上,莜套了胡沫儿的话,胡沫儿想了想,觉得能说,也就仔仔细细的说个清楚。

    原来不知道多少年前,有狐婆婆是陈逍遥的精怪、伙伴,在一次精兵突袭的战役里,陈逍遥被西楚的举人用战诗震碎了两肺经脉,虽然没死,但一身的实力化为乌有,再也没法融合妖气了。

    陈逍遥隐居轩水乡,有狐婆婆就建立了有狐山,在附近,要守着陈逍遥到老。

    而且据胡沫儿所说,陈逍遥今年才四十多岁,生命气息却异常衰落,有狐婆婆特别着急,恨不得立刻冲击轩水乡的镇碑了。

    “原来是这样啊。”季然颇为唏嘘,也颇有艳羡。

    一人、一精怪,也是一男一女,两人并肩作战,可以日斩敌首夜拥眠,是多么美轮美奂的事情!出身任侠世家的季然有些怅然,做文杰的话,可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胡沫儿却是警告苏昂,呲起犬齿道:“婆婆也是看在莜姐姐的份上才让你帮忙,妾身要警告你,还有你你你,”

    接连把苏昂、季然、百里戈和小亭卒指了个遍,胡沫儿的瞳孔都竖直起来,叱道:“要是你们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话,陈安县固然能抓住陈逍遥威胁婆婆,但陈逍遥早就废了了,活不了多久,等陈逍遥一死,我们就和陈安县不死不休!”

    原来有狐婆婆是担心这个,苏昂觉得这种担忧很正常,他要是说出去的话,就算尚师不抓陈逍遥,狱掾商镜的那些人,也不会放任陈逍遥自己老死。

    首先利用了有狐婆婆,在陈逍遥死后,兔死狗烹。

    这种事情,对瑶国敌视鬼灵精怪的一群人来讲,只是惯常的做法。

    当下,苏昂轻轻点头,笑道:“目前的陈安县,我觉得足够安稳了。”

    言下之意,就是不想做出卑劣的事情以至于节外生枝,狐妖都很聪明,胡沫儿听得懂。

    一行人很快下山,朝着轩水乡加快赶路,此时的苏昂等人已经不想陈明的事情,要先找到陈逍遥。

    和有狐婆婆、陈逍遥的这边相比,那个白眼狼,也真算不上芝麻绿豆大点的东西。

    在他们下山后,胡沫儿还翘首注视着他们的背影,忽的身边落下一人,一身淡紫色的纱衣,又有淡紫色的轻纱蒙面,看不清脸。

    这女子拍拍胡沫儿的肩膀,三分娇俏、三分娇憨,又有三分妩媚外加一分冷彻的笑道:“你说,妾身要不要赶在苏呆子的前头,把陈逍遥给弄死呢?”

    “飞瑶姐姐?”胡沫儿诧异转头。

    在他转头的时候,又是一位紫纱女子轻轻落下,黔首微侧的对先前的女子道:“姐姐,你可不要发疯。”

    “知道是发疯啊,可是那个陈逍遥,姐姐我早就想弄死他了。明明是婆婆的男人,和婆婆同生共死,可他残废后可是带了个隶臣妾走的,说要传承香火……老娘去他么的传承香火!他这是不贞!是红杏出墙!老娘想宰了他!”

    瞧着自家姐姐带煞的眼神,胡紫寒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

    说什么红杏出墙,也对,对于她们女性的鬼灵精怪来讲,还真是红杏出墙了。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她们鬼灵精怪恰恰相反,是女妖可以三妻四妾。有狐婆婆对陈逍遥从一而终,陈逍遥要传承香火,这说起来,还真气死妖。

    可陈逍遥是人啊,人里面的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寻常。

    “好姐姐,要是广腾想三妻四妾呢?”胡紫寒轻笑问道。

    “弄死他!等等,我好像打不过他!好吧,大不了姐姐我啊也多找几个男人,好妹妹,你找到钟意的人了吗?要是找到了,姐姐先尝个鲜?”

    胡紫寒的笑容僵硬:“你先搞定广腾再说吧。”

    端午过后,就是夏。

    夏季比春季还要多雨,然而苏昂没想到,这端午刚过,就下了一场倾盆的暴雨。

    行道侧的小河全都涨满,鱼虾蟹全都冒泡或者沿着泥浆上岸,但苏昂等人没什么弄些野味的想法,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变成泥潭的黄土行道上行走。

    “一定要晋级走马爵,要穿靴子,要穿足袜。”苏昂一边走着,一边泛着嘀咕,湿泥钻进脚趾缝的感觉可不怎么舒坦。

    “我小时候想做个仗剑天下的任侠,现在看来,做文杰也不错。”

    季然也嘀咕道,在雨中扯起笑容,要是仗剑天下的话,到处跑着肯定要走更多的路,说起来好听,但做起来,可真受罪。

    又想了想,问道:“是先去找陈逍遥,还是先去弄死陈明那个白眼狼?或者……顺路一块办了?”

    “先去找陈逍遥吧。”苏昂立马回道。

    根本用不着选择,区区白眼狼陈明,苏昂还真看不在眼里。

    要是陈明得到爵位、得到验传,并且跑出陈安县的话,那还真是个祸害,但这三种里少了任何一条,陈明就是他砧板上的肉。

    陈逍遥就不一样了,生命气息异常衰落,要是在见着有狐婆婆之前死了,他们可不好解释。

    于是,一行人到了轩水乡,立刻进入乡部,想借阅轩水乡的户籍录。

    乡部比东山亭部大了很多,有乡游徼、田典、市正以及乡监门的居所,外加两列士卒的营地,以及很大的演武场,规模、排场都比东山亭厉害很多。

    但是看见苏昂,乡游徼快步走来:“原来是打虎英雄苏子昂啊,哈哈,来来来,和叔父一起喝上几杯。”

    打虎英雄?又多了个名号?

    苏昂连忙对乡游徼行礼,对方是他的直属上司,从私交上面来说的话,关系也亲近。

    让苏昂不要多礼,乡游徼对苏昂大加赞赏。

    轩水乡的乡游徼,名叫瞭,上任的时候他和季然一起拜访过,是季然的长辈,而且在往来的信笺中,季然很是把苏昂夸赞了几番,也说了他们同生共死以及意气相投的事情,所以,瞭对苏昂是越看越满意,抓住苏昂的手就不松开了。

    苏昂跟着笑了,连忙道:“叔父客气了,只是有些事情,还得先加急处理。”

    具体的事情,苏昂不说,瞭也就不问,拿来户籍让苏昂翻看,甚至给了苏昂在轩水乡便宜行事的特权。

    苏昂等人查看户籍,没多久,季然忽的呆住,拿简牍给苏昂看。

    只扫了一眼,苏昂就脸色大变。

    想起一个可能,更是怒啸一声:“陈明,你不当人子!”

    啪!

    一声响,一介文杰,竟然以肉手拍碎了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