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夏纪 > 第二十二章 有蜀使拜太阳之墟
    吐故纳新、大通阴阳、太极云手、熊经、鸟伸、凫浴、猿踞,鸱视、虎顾······

    几十近百个动作,姬考一一尝试,用以接引外气。

    全部过了一遍之后,姬考却摇了摇头,这些动作,若只是用来做武道导引之术的示例,供各方高人参详,开创并完备武道之法,倒是足够。

    但是,要将这些导引动作,作为他的炼气法门根基,却还差了一些。

    一方面,这些动作初创之时,只是为了导引自身内气而用,要与外气相通,并有助于自身养气,还需要再做调整;另一方面,这些动作,还是少了一些,引导气机之时,有所偏重,不能将全身上下都顾及到。

    说是炼气,姬考觉得,最好还是在炼气之时,将肉身也过一遍。否则的话,也没必要用导引之术了。

    导引之法,以素问医典为宗旨,外与天地四时相应,内与经脉脏腑相合,行气之时,总不离天人之间。是以每个动作,都要因时而行,也要因势而变。

    想到这里,姬考不由一叹,看来这条道路,还有得尝试啊。

    不过他并不失望,心中反而兴奋异常,有路可走,远胜无路可走。

    典藏室之中,有众多典籍为基,丹田气海之内,有神器洛书为辅,他并没有过多忧虑。

    典籍不够,便去万方台之中,见识更精深的典籍;洛书力所不及,那就多花一些时间。宁愿慢一些,也要将这条通过导引术来引气养气的法门,完善成为他自身的炼气法门。

    于是,姬考又继续开始了他疯狂的闭关生涯,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不断试验已有的各种导引动作。

    ······

    在典藏室的另外一个角落,姜子牙一直在奋笔疾书。

    自从得到姬考的许诺,让他将相关典籍誊写一份,并且将储物布袋赠给他之后,姜子牙几乎是在夜以继日用功。

    以往之时,他白日还要宰牛卖肉下棋,现在则是将一切俗务都放下了,全身心誊写典籍。

    和姬考一样,他的一切日常饮食,都在典藏室之中解决。姬考甚至让伯达等人,专门为姜子牙每日准备食物。

    至于什么竹笔刀墨之类,也一并由姬周那些军士代办。

    姜子牙这种怪异的行为,自然引起了其他典藏室内史的注意。他们也曾找姜子牙问过,他这是在忙什么。

    但是,姜子牙只是托言,这是姬考交给他做的事情。

    一句话,便将所有内史都挡回去了。

    众内史也没有办法,只能习惯典藏室之中,多了第三个怪人。

    前面两个怪人,一个就是足不出户的典藏史姬考,另外一个,则是天天呆在巫祝藏书一处的刘全。

    三人俯仰之间,除下诸多典籍,便再无他物,诸多内史,无不称奇道怪。

    ······

    河洛之交,亳邑,或者说是西亳。

    千年之前,商人与周人共同的祖先,帝喾,便是在此地建立都城。

    这位大帝,前承炎黄,后启尧舜,对诸夏根基抵定,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后来的夏都斟鄩(zhen xun),同样是在此地附近,为太康失国之地,为有穷代夏之都,也为夏桀失国之地。

    成汤于亳地成为商人之主,以商代夏,克黜夏命之后,便在此地夏都之旁,再建亳邑。区别于东方商丘之地的亳邑,此地便以西亳称。

    此时,在西亳的一片废墟之外,正站了一群人。

    这是一群装束与诸夏之人截然不同的人,他们同样着冠帽在头上,但是穿的却是左衽长袍,手脚之上,带着手镯脚镯。

    他们的衣服由丝绸制成,竟还要比诸夏衣服更为华美,丝织工艺,明显更胜一筹。

    为首之人,头戴金面罩,手持金杖,但是身段婀娜,竟然还是一位女子。

    “诸位,这便是祖辈所说的太阳之墟了。”

    这女子声音柔美,指着眼前这一片废墟,向身后之人说道。

    所谓墟地,本是源地之意,九州之中,有轩辕之墟,有祝融之墟,都是上古神圣居所。

    在她后面的人,一个个惊奇却失望地看着眼前废墟,没有想到,在他们祖祖辈辈口中,所说的太阳神所居的太阳之墟,竟然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在他们旁边,竟然还有青铜器、玉石器、象牙、贝、陶器和金器等祭祀之器,但却并无三牲之物,显然祭祀也和诸夏略有不同。

    众人之中,唯有一个青衣中年人,嘴角含笑,负手而视。目光所及,不是这太阳之墟,而是远处缓缓走来的两个披头散发的老者。

    这两位老者,长相极为可喜,一个笑眯眯,肥头大肚,一个苦兮兮,瘦骨嶙峋,手上各拿了一个木杖,杖头饰物造型古怪,像是极为久远的兽类。

    “称喾帝之墟为太阳之墟,带冠而左衽,崇金制之器,你们是羌蜀之人吧?”

    那个笑眯眯的老者,开口便笑道。

    蜀地本有冉民,后来又有羌人南下,是以被人称为羌蜀。当然,更多的时候,蜀地也被人和旁边的巴原共称,称巴蜀。

    然而,相比之下,巴国在夏后氏之时,已经是诸夏一员,和蜀地风俗,差异算是极大了。

    “我等的确是蜀地之人。”

    为首那位头戴金面罩,手持金杖的女子,淡淡回道。

    这两个老者太古怪了,站在她身前,但是她却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作为蜀地之中,执掌金杖的大祭司,这女子在金面罩后面的脸色,都有些微微泛白。

    “听说蜀地之人,还有太阳一脉的图腾师存在,不知道是真是假?”

    老者继续说话,目光笑意不减,看着这女子。

    图腾师一脉,并不是只有天妖能传。但凡神灵之辈,有法相传世,都可以传承。像姬考的姑奶奶姬叔君,便得到的是一位圣皇法相传承。

    还有一类图腾法相,虽然也是神灵所传,却不以生灵法相为凭,而是以自然之相为凭。

    这些自然法相,有大日,有皓月,有辰星,有高山,有长河,有大江,也有海洋。

    女子闻言,轻轻点头:“不错。”

    吐出两字之后,她便不再多说。

    这老者眯眼一笑:“不必如此紧张,我们兄弟从灵山而来,见到竟有人在祭拜喾帝之墟,心中好奇罢了。自从此地被那狂人毁掉之后,又经舜帝与禹王的手笔,太阳之名,在诸夏之地,几乎已和喾帝完全断裂了。”

    听到灵山之名,这群来自蜀地的人,脸上都变了。

    在另外一座灵山之名,还没有传到九州之地的时候。

    当世之人,只知一座灵山,那座被人一剑劈断的灵山。

    对于修行之人来说,谈到灵山,都会想起赤松子的风姿,但是却也没人,会无视灵山的强大。

    能够成为巫祝一脉公认圣地,集合各地之巫,得到巫神庇佑的地方,又岂是他们能够小觑的。

    “蜀女冉缁,见过两位大人。”

    听到是来自灵山的高人,冉缁连忙向他们施礼。

    笑眯眯的老者说道:“不必多礼,你们携带如此多东西,想来不是特意过来祭祀太阳神的吧?”

    在这十几个蜀人身后,有牛车几辆,上面装满了锦缎、金玉、象牙等物。

    冉缁答道:“我王柏灌氏,命我等入沬邑之中,向商帝武乙陛下献礼,以求殷蜀休战,让两地之民,休养生息。”

    这老者笑道:“休战啊,休战好,休战好。”

    老者与旁边那个瘦骨嶙峋的同伴,相视一笑,那个瘦骨嶙峋的同伴,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

    “我们兄弟两个,恰好也要去沬邑之中,蜀使要是不嫌弃,可否一起前去啊?”

    冉缁头戴面罩,看不出脸色,但是她的回答却很爽利:“能与两位大人同行,是我们的幸事啊。不知道两位大人,该怎么称呼?”

    “你看看我们的身形,唤我巫胖,唤他巫瘦就是了。”

    听到这话,那些蜀人不由一笑,这两位灵山高人,似乎也不是很难相处。

    没谁注意,或者说因为特殊原因,也注意不到,人群之中,那个青衣中年,始终似笑非笑,看着这一胖一瘦,两位来自灵山的巫。

    ······

    河洛交汇之处,大河之地,一处神秘的空间之中。

    长相俊美的青年静坐其中,头悬一枚苍黄大印。

    这青年的一只眼睛紧闭,另外一只,则像是幽深黑洞一样,斑驳可憎。

    忽然,在这虚空之中,一条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的河道缓缓现出,九曲十八弯,正是大河之形。

    这青年的的独眼忽然睁开,眼中神光冒出,上面的大印沉浮不定,发出璀璨黄光。

    “上古之绳,天师之冠,彭籛氏,好狠毒的手段啊。”

    他正是上次因为被祭方国的巫祝所召,部分神魂被姜兰借上古之绳泯灭,想要发出洪水,却被彭祖借天师冠之力,隔空一箭重伤的神灵。

    不是别人,正是大河河伯冯夷。

    冯夷冷哼一声,站起身子,九曲十八弯荡漾,外界大河,忽然之间,水势翻腾,惊涛骇浪,不断涌起。

    “彭籛氏,这一次你能奈我何?”

    那次水蛟冲岸,他虽然没有围观,但是隆隆雷声,却让他知道,彭籛氏要去往紫府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