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夏纪 > 第三十八章 南北各三神,南星拱北辰
    “两位尊神,你们来我这吉婆娑山做什么?”

    湿婆神色淡漠,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表情。

    东君帝夋冷笑一声:“我们为何而来,你天狼神没有一点数吗?”

    另外一边的黄帝没有说话,但是神色之中,尽是杀伐。

    “我借用天狼星力,去九州瞅了一眼,这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吧?”

    湿婆神淡淡说道,丝毫不显惊慌。

    东君目光一正:“你只要不捣乱,想怎么看便怎么看,我辈自然也随你。但是雪山崩塌,雪山神有罪而逃,天狼神准备当做不知道吗?”

    而后,他长弓举起,旁边的轩辕剑上,亦是放出无尽剑气。

    这个时候,在湿婆的两边,又现出了两位神灵。

    一位身着王者衣冠,肤色绀青,佩戴宝石、圣线粗大的花环,四臂手持法螺贝、妙见神轮、伽陀神锤、神弓,端坐在莲花之上。

    另外一位则生有四头四面,长有长须,手持经书,坐在一只天鹅上面。

    东君与黄帝相视一笑,而后嗤笑一声:“怎么,准备动手吗?”

    恰在此时,一位青衣白发的少年,也出现在这峰巅之上,手中持着一图一书。

    “动手也无妨。”

    这少年说完之后,周围顿时大变,天地反复,山泽顿变,风雷交击,水火现出。

    “等等。”

    湿婆忽然开口说道。

    “千年之前,雪山便不再是我们一域之山了,其中一半,也是九州之山。那么雪山神,也可以说是你九州之神,此事乃是九州内事,与我等何干?”

    听了湿婆之言,三位帝君则互相看了看,忽然觉得,此言也并非没有道理。

    黄帝顿时一阵冷笑:“很好,三位既然还认可千年之前的约定,那也好说。当初所言,以雪山最高之峰为界,这吉婆娑山,该是我九州之地。”

    “现在,就请几位退去,不要再过来了。否则的话,便兵戎相见。”

    他这话说完之后,湿婆顿时面色微怒。

    这吉娑罗山,乃是他与其他两位创立瑜伽之道开始,便一直修行的圣地。

    现在,对方竟然要让他直接退走,不再过来了。

    湿婆看着对面三位神灵似笑非笑的眼神,忽然之间哼了一声。

    “好,我便退出吉婆娑山之中。”

    “那便不送了。”

    东君在旁边一笑,也不急着走,竟要看着他们退去。

    对面的三位创世神,心有怒火,却又不敢发出来。

    千年之前,因为湿婆神跨过雪山,引动九州的天狼星力,便曾经引发过一次大战。

    而他们神域,确实不是对手。

    虽然此刻有另外一方的神灵,与他们相合,成为一体。

    但是对上雪山这边的神域,三相神依然没有自信。

    而且须弥山上的那些神灵,也未必会和他们共同为战。

    无奈之下,三相神也不再多说,直接退到了雪山最高之峰的难免。

    当初划定界域,便是以此峰为线,南北分治。

    “大天,我父亲该怎么办啊?”

    一位极为美丽的女神,忽然出现在高峰之巅,向湿婆问道。

    这位女神,乃是雪山神女,雪山老人之女,湿婆的妻子。

    湿婆低眉垂目:“天地都重新划分了,我亦没有办法,看他自己运道了。”

    神土被夺,修行之地被占,妻子的父亲被人追杀。

    又在自己的妻子面前,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湿婆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愤怒。

    这种愤怒,涌现在他额前的天目之上,便要发出神火,将眼前的一切都毁灭。

    “大天,争执不必急于一时,以后我们自然有回报九州的时候。”

    旁边的毗湿奴,似乎感应到了湿婆的变化,一手搭在他的肩上,将他的怒火压下。

    “哎,算了,你们都退去吧,我要继续参演瑜伽之术。”

    愤怒散去,湿婆重新回复淡漠的神色,直接便盘腿坐在雪山之上了。

    毗湿奴与梵天见他这样,便直接退走了。

    唯有雪山神女还在此地,目视南方,神色变幻不定。

    ······

    “我们三个,已经好久没有站在一起了吧。”

    青帝看着眼前的两位,悠悠叹道。

    “是啊,有近千年了。”

    东君与黄帝,同样叹道。

    “如今局已经布的差不多了,人间再演化数十年,便是大家下场之时。其他的话我也不说,天地万灵如何走,就看你们各自的手段。”

    “唯有一点,这一争是最后一争,不管谁输了,不要再重启争斗之事。”

    “便是如何看不顺眼,也得任凭对方的道路走下去。”

    青帝在一旁劝说,对于他们两位,谁输谁赢,青帝也看不出来。

    “好,听青帝之言。”

    东君手中,忽然多了一方宝塔:“当初我箭射天狼之后,攻入这方异域,发现有这种奇异建筑,颇感有趣,便造了这一尊神器。此塔如今有神能,可以镇压神人妖鬼之辈,若是我败,则此塔奉于黄帝,以为承诺。”

    听了东君的话,黄帝手中,却多了一面神镜:“此镜乃是我当初攻伐西域之时,以境为镜,演化的神器,天上地下,上到帝乡,下至幽冥,皆可以此镜观之,并可发神光击之。若是我败,同样将此镜奉于东君,做个见证。”

    “很好,我等不参与此争的众神诸修,便都旁观,看你们在人间的演化,以及最后的争锋。”

    ······

    鱼凫氏,所有的人都站在山巅之上,颓然看着山下。

    在山脚之下,是一片汪洋。

    他们曾经的城邑,他们的农田,他们的一切,都被这忽然而至的大水给冲没了。

    一时之间,山巅之上,都是悲戚之声。

    姬考没有空理会这些,如今他与青衣神、麻衣神,还有其他众多的修行者一样,正在四处救助水中的人。

    大水忽然而至,他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要不是麻姑提前通知,让他们赶紧四处收拢民众,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姬考不知道水患从何而来,而且他知道了也没用。

    他现在到处飞遁,几乎是见人就救,也不管是不是鱼凫氏的了。

    与他们相似的,还有北山而来的妖类,在救助各地的兽类。

    “不行了,姬考,我刚刚去大江看了一下,上面水流奔泻,浩荡不已,感觉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忽然,老鳖从远处而来,对着他喊道。

    姬考让他去看看水势如何,到底多久可退。

    但是他到大江之处一看,发现水势不但不会退,反而将会更大。

    “怎么了,蜀地比巴楚高出不少,按理说水流很快就会沿江泻下的,怎么会更大?”

    姬考听了巨鳖的解释,顿时心中疑惑。

    “大江确实在往下泻水,但是灵山之地,江口极小,能泻水量有限。而上游的黑水之中,却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洪流一样。”

    他这么一说,姬考顿时明白了,是灵山将水流挡住了。

    然而灵山浩瀚,以他的实力,也无法奈何灵山啊。

    想到这里,他连忙找到了麻姑,向她诉说形势。

    麻姑听了之后,顿时一愣,看了看灵山之地,神色变幻不定,最终只是颓然说道:“我不能将巫山劈开。”

    听到麻姑之言,姬考苦涩一笑:“连前辈你也做不到,难道任凭洪水将蜀地尽数淹没,蜀民难以生息吗?”

    麻姑叹息一声:“实在不行,我只能请来诸位道友,将蜀民迁出,另寻他地生活了。”

    灵山,她倒不是害怕那些巫祝,只是她实在无法朝着巫山动手啊。

    “不必了,麻姑你不去劈灵山,让姬考去吧。”

    忽然,姬考腰间悬挂的一块玉佩,直接就崩裂,化作齑粉。

    而后,一位黑须黑发,威仪四露的老者出现在姬考与麻姑面前。

    他的目光扫过蜀地之时,眼中悲悯神色不绝。

    “见过陛下。”

    麻姑见到这老者,连忙向他行礼。

    这老者将她扶起,悠悠说道:“不必行礼了,不管是当年在蜀地,还是前些年在荆蛮扬越之交,都辛苦你了。”

    “麻姑不过镇守一地,相比几位陛下,哪里说得上辛苦。”

    老者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姬考,口中说道:“当初你太祖母将此玉赠你,其中有我一道气机,希望能救你危难。”

    “我看你也没有动用此玉的念头,如今蜀地之难,要借你之手去解,我便替你做决定了。”

    “你身负神道凭依之法,我将这道气机度入你那凭依神器之中,可以将你修为暂时提升至人世间极致。”

    “而后,你便去将灵山劈开,不过一劈之后,你这神器也算是残了,需要重新想办法祭炼,你去不去?”

    “去。”

    姬考想都没想,斩钉截铁说道。

    “好,你将那神器取出来。”

    姬考闻言,便把周天星辰图展开,其中周天星辰旋转,众星拱卫北辰。

    “北辰为尊吗?”

    老者抚须轻笑:“也罢,那便成全你这北辰为尊。”

    说完,他便化作了一道横绝天地的气机,冲入周天星辰图之中。

    他这一入星辰图,在周天星辰之南,那颗南辰之星顿时大亮。

    然后,南辰拱北,演化出了无数星辰,一起遥遥向着北辰俯首。

    “等等,我还不是的陛下如何称呼?”

    “我名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