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夏纪 > 第八章 博弈破局于边角
    在典藏室之中,有一个负责夜间清理打扫典藏室的内史,姬考昨日夜间,曾经见过一次。

    没有想到,这位上夜班的内史,白天居然没有补觉,正在路旁与人下棋呢。

    “列位,你们围在此处,到底是为何啊?”

    刘全跟在姬考后面,很殷勤地问旁边的一位路人,他们围在这里,到底是为何?

    路人见到姬考他们是从马车上面下来,知是贵人,连忙说道:“这是街上的屠夫牙,又在与人博弈啊。”

    “博弈?如何博弈?”

    “屠夫牙这人,性格怪癖,虽然在沬邑之中,做宰牛卖肉生意,却从不在意钱财。三十出头了,也不考虑成婚之事。他曾在肉案旁边,设一弈台,请客与之博弈,若有胜他的,所买之肉皆半价。”

    “你还别说,他在沬邑近三年,几乎没有输过,只到近日,有一位神秘老者,自称空桑老人,每日都来与牙对弈一局。”

    “这老人弈术极高,每日只与牙对弈一局,也不买肉。一局之后,他便扬长而去。因为每日这一局极为精彩,沬邑之中,稍通弈术之人,都会前来围观。”

    原来如此,姬考点了点头,难怪这周围之人,多是贵族子弟。

    对弈之术,在当前来说,也确实只是贵族宗室之辈的游戏,并没有传至众人。

    事实上,便是千百年后,也不可能是人人皆通的技艺。大多数时候,唯有衣食无忧,不用每天费力劳作的人,才能有闲心钻研这一道了。

    姬考与刘全从人群之中挤了进去,来到弈台之旁。

    只见两人正执棋对弈,一位中年男子执黑,时有停滞,另外一个青衫老者,却悠游自得,每当中年男子落子之后,便马上随手落子。

    姬考前世之时,便已经有业余七段棋力,只是稍稍一观,便发现中年男子,也就是他属下的内史屠夫牙,这一局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了。

    白子看似散漫,不如黑子集中,却已经连绵成网,将黑子重重围住了。

    不过姬考此时,站在黑子一方,心中不断思考破局之法。以他观来,若是黑子能够着眼边角,不与白子在中腹纠缠,或许还有一丝胜机。

    要是还想着在中腹占优,则必将全军覆没。

    然而正下棋的屠夫牙,却不是姬考这种想法,他连续落子,想要将白子连成的网给截开,然后这网却越来越紧,最后压得黑子无子可落,不管下在哪里,都是死棋。

    屠夫牙无奈,只得投子认负,然而脸上却露出开怀笑意:“先生弈术高绝,小人叹服。”

    对面的青衫老者,呵呵一笑:“我明日再来。”

    说完之后,他便挥手自去。

    等这青衫老者走后,屠夫牙继续看着这一局棋,在心中默默推演,该在哪一步时变换大势,才能拖延更久一点呢?

    他没有想过赢棋,连续几天对弈,让他知道,自己的弈术,远逊空桑老者,只能想办法支撑更长时间。

    姬考见到这位内史,正在冥思苦想,也不打扰他,看到人群已散,便与刘全伯达两人,一起回典藏室之中了。

    ······

    典藏室,随着姬考拜访太祝,又带着刘全而来,所有人都安心了。

    在此之前,他们还一直在担心,那位巫祝陈,会怎样报复姬考,如今看来,却是不会了。

    姬考没有理会他们,让这些内史,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他自己,也有自己该忙的事情。

    他从外面回来之时,内史们就按他的吩咐,将所有与修行相关的典籍,不论是竹简、龟甲、兽皮还是布帛,都放入一间极大的静室之中。

    而姬考,便开始住进了这件静室,开始了不断看书,不断推演导引法与炼气的生活。

    这个时候,洛神在大河之上,赠与他的洛书,开始发挥了极大作用。

    不管河图还是洛书,从外表看,也就是一些极为简洁的图文斑点,但是其中,却蕴含着天地之间的推演之道,乃是阴阳四象五行八卦九宫术数之源。

    大千世界,如果说万事万物分门别类是河图之基;如何组织成有序运作整体,就是洛书之用了。

    姬考以心神沉入洛书中,则可以将他设想之中的导引之法,或者炼气之术,结合人体构造,九窍百骸五脏六腑,直接不用自己试验,先进行一番推导。

    若是推导之中,并无什么大的妨碍,则姬考便以自身作试验,以验证其是否有问题。

    若是推导之中,便察觉会有问题,姬考则不做试验,直接换一种法门。

    这样一来,既摆脱了部分危险,又节省了试验时间。

    接下来的时间,姬考便白日翻阅典藏室之中的各种典籍,晚上则钻研种种自创法门,或是导引之术,或是炼气之法,几乎是没有片刻闲暇。

    虽然是典藏室的典藏史,却连典藏室有多大都不知道,除下静室之中,以及正常的吃喝拉撒,他哪里也不去了。

    为了节省时间,姬考甚至就在典藏室之中,找了一个僻静之地,让伯达找来几个人,负责他的一应日常之事。

    典藏史也大小算是殷商的一位官员,但是他这位典藏史,在沬邑之中,却连一个府邸都没有。

    不过,作为边远小邦姬周的公子,也没有人来拜访他,尤其是来到沬邑的第一次朝会,他就因为替太祝说话,得罪了商帝武乙,几乎没谁愿意与他来往。

    姬考很享受这种生活,每天修行,查阅典籍,研究武道或者炼气法门,简直不要太舒服了。

    这天夜里,姬考正困于一个导引之术的关节点上,冥思苦想难以想通,便手持一张布帛,到外间月光之下,一边走动,一边在思考这一疑难。

    月光如水,静谧无比,忽然之间,从不远之处,传来了哒哒的声音。

    这声音在静夜之中,显得清脆无比,让姬考心中微动,便朝那一方走了过去。

    月色之下,一个人正低头看着一张石桌,桌上纵横交错,黑白棋复杂密布,他手中拿着一颗棋子,正一下一下敲击着石桌,显然是陷入了沉思。

    此人正是前几日的时候,姬考路遇,在街上博弈之人,典藏室唯一上夜班的内史,白天宰牛卖肉的牙。

    “见过典藏史。”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牙抬头一看,见到姬考就站在左近,他连忙起身行礼。

    姬考点头,看着他桌上的棋局,轻声一笑:“日夜用功,夜以继日,牙,你如此好弈术吗?”

    牙摇头说道:“并非好弈术,只是和一位老者打赌,他给了我十种棋局,给了我三日时间,要是我不能破局,便要拜他为师。那位老者,来历不明,我实在不想拜他为师啊。”

    “既然不愿,你又为何会答应与他打赌呢?”

    “这乃是对弈之时,我神思不属,不管他说什么,我都嗯一声,却不料就直接答应了拜师之事。后来我反应过来,便与那老者商量,能否就此作罢。但是,老者却不同意。争执许久,我们相互让步,才有这赌约。”

    姬考顿时又是一笑,人在沉思之时,确实不会注意他人之言,只知道随口应付。自己属下这位内史,很显然就是这样被那老者套路了。

    “十种棋局,你如今破解了几种啊?”

    “说来惭愧,明日就是三日之期了,但是空桑老人所给的十种棋局,我却连一种都没有破解。”

    牙叹息一声,继续看着眼前的棋局,他素来聪慧,于棋道颇有天赋。却不料下棋下不过人就算了,连人家给出的十种棋局,三天时间,也无法破解一种。

    “这便是十种棋局之一吗?”

    姬考指着桌子上面,疑惑问道。

    “不错,这是牙认为,十种棋局之中,最为简单的一种。然而三日时间,一无所获。”

    姬考将注意力移到棋局之上,心神顿时为之一惊。

    这一棋局,黑子与白子都密密麻麻,犬牙交错,普通人看上去,都会觉得眼花头痛。姬考沿着棋局看去,慢慢研究其中每一片的局势,不久之后,便发现黑子已经穷途末路,似乎无论下到哪里,都无法挽救其败局。

    姬考试着推演棋局,将黑子填入其中一眼,然后又站在白子一方,继续攻杀黑子,如此几步之后,黑子仍然被绞杀了。

    随后,他便换一个眼,将棋子填入,不过须臾功夫,仍然是无济于事。

    试了几次,没有一点效果,让姬考也来精神了。为了不耽误时间,他直接闭上双目,在心神之中,利用洛书推演,大概小半个时辰,他终于睁开双目。

    随后,姬考从桌边取来一黑子,填入边角之上的一眼,然后对着牙笑了笑,示意他执白续下。

    牙心中微动,觉得这位典藏史大人,选择的这边角之地,实在是于大局没有任何帮助。不过姬考虽然年幼,毕竟是他上官,牙也没说什么,将白子填入其中一处,围杀黑子。

    姬考淡淡一笑,又在另外一处边角,投了一颗黑子。

    如此几步,姬考从未在中腹之中投下一子,任凭对方围杀中腹之子。

    当姬考下了第五个子之时,牙的脸色顿时变了,由惊愕变成难以置信,而后化作狂喜之色。

    <span ss="read-author-name">会说忘言说

    感谢书友青羊道尊、韦仙猪、漳河传说、闲庭空自许、书友20180713230827274、缘缘在哪里、优雅的书等书友的打赏,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