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夏纪 > 第二十三章 聚才于有虞氏之国
    似乎看到两人的惊讶神色,彭祖微笑说道:“不久前往经沬邑,一位故友托我,将一些修行天赋不错的年轻人带往沬邑之中。”

    “这却是为何呢?”

    姜兰面色微讶,这种消息,她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而且,修行之人,不是早就被派往了沬邑以及东夷吗?

    彭祖淡淡一笑:“武乙小子,要做大事了。但是行大事之前,他那罪予台之中,聚集了数十位炼气通神之人,准备将他们的传承留下,不能让先辈修行之法,断绝在他们手中。因此,各方国都要将一些有炼气天赋的人,送到沬邑之中,看看能否得到一些传承。”

    “这些修行者,都是一些比较年轻的,备受各方国看中,甚至是他们的未来希望所在。武乙也曾网开一面,没有要求他们去东夷参战。但是现在,罪予台之中,众多高人要留下传承,他们自然不会想错过了。”

    “这个消息,我们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姬考与姜兰对视,都是第一次听说。

    “哦,诸姜方国,不在传承之中,另外你姬氏边陲之地,除你之外,似乎也没有炼气士。”

    听到彭祖的话,姬考默默闭嘴,不再说话了。

    而姜兰,倒是恍然点头。她也清楚,诸姜方国,不管是夏后氏还是殷商,对他们都是既提防又拉拢的。没有办法,姜姓诸氏,非黄帝所传,相互之间,关系极为紧密。加上有姜水之上的祖地在,在诸夏方国之中,一直处于极为特殊的地位。

    “我上次经过沬邑的时候,在殷商势力之内的炼气士,都差不多都去了。唯有西部诸方,因被宣方所挡,不敢随意东去,唯恐这些稍有资质的炼气士,被宣方之人伏杀。故此,便请我顺道将他们送去沬邑之中。”

    宣方,或者说亘方,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强大的方国。即便是对着大邑商,也是时服时叛,所以当初武丁陛下中兴殷商之时,便对他们大加征讨。

    明面上来说,宣方似乎是老实很多了。可是西部诸方,实力远逊色于他,可是不敢完全相信。因此,西部诸方的炼气士,一直都没有出发。

    没有办法,罪予台之中的某位炼气士,便求情到了彭祖这里,让彭祖帮忙将他们带过去。

    “罪予台居然能请动您,果然了不得,难怪姜氏祖地之中,谈起罪予台,都忌惮不已。”

    彭祖呵呵一笑:“当初武丁灭我后裔方国之时,因为我的缘故,只是除国,并未奴役我那些后裔,甚至还让他们可以在殷商为官吏。我便因此缘故,欠下人情,此时便趁机还了。”

    彭祖所传,有大彭、豕韦等方国,为协助少康复夏之时开始成邦,虽夏后氏灭亡,其国仍在。后来商室内乱,殷德始衰,彭姓方国便反叛自立。

    及至武丁中兴,在其晚年之时,先后夷灭彭姓诸方,却不曾绝其宗庙,彭祖之祀至今还存。

    当时的时候,彭祖正隐姓埋名,在商室的典藏室之中,做一个典藏小吏,见到后人并未遭罪,这才离去,从此再不与后人联系了。

    他们言谈之时,楼船便来到了虞国之中。

    虞国,乃是有虞氏之国,这同样是一个极为古老的方国。

    上古之时,便有一个有虞氏部族。有虞氏部族的始祖是虞幕,又名穷蝉,是黄帝的曾孙,自幼喜欢歌唱,擅长制作乐器,常引百鸟和鸣,凤凰翔集。以此功德,黄帝就封此人于“虞”地。

    穷蝉以封地为姓,号称有虞氏,他有一个很著名的后裔,名叫姚重华。

    舜帝,姚墟而生,故以姚为姓,名重华,为有虞氏之后。

    夏后氏建立之初,有虞氏的势力仍然是非常强大的,舜帝之子商均,便是被封在此处。可以想象,他们在那个时候,生存何等艰难。

    禹王之子,真正建立夏后氏家天下的启,可不是什么大胸襟王者。

    夏后启并不算什么明君,对自己的儿子太康的教育,也不算很好。

    启亡后不久,东夷有穷氏入夏,太康失国,而有虞氏之主,商均之主虞思协助少康复国,并将女儿嫁给了少康。

    少康复国,可以说是虞夏两国,尽弃前嫌,共同完成的事业。诸夏之名,也是在他们共抗东夷的时候,慢慢形成。

    夏后氏已亡,作为夏后氏的重要盟友,有虞氏在殷商的统治之下,自然不会过得多滋润。原本强大无比的有虞氏众多方国,如今差不多只剩下这一处虞国了。

    这还是因为,舜帝大德,需要留存祖地,给有虞氏后人,祀奉先祖宗庙所用。

    姬考他们的楼船到来之时,有虞氏靠河的渡口,已经停了十几条船了。

    这些船没有姬考他们所乘的楼船大,但是也绝非小舟可比,称得上是大船了。特别是他们的船头上面,都雕刻着各种神兽凶兽,看起来气势磅礴。

    “姬考,要不我们也在船头雕一些东西吧。”

    姜兰此时,忽然对着姬考说道。这段时间下来,似乎自从上次一起醉酒以后,姜兰与姬考说话,也比以前多了。

    “嬴氏姐姐,你想雕刻什么呢?”

    这种小事,姬考自然不会拒绝。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将好不容易拉近的关系疏远了。

    姜兰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姜姓之祖为炎帝,以火为图腾;姬姓之祖为黄帝,以云为图腾;嬴姓之祖,虽说是白帝少昊,但也是黄帝所传。这样吧,我们就在船头,雕上云火之相。”

    姬考点了点头:“不错,很合适。”

    “那你们慢慢雕刻了,我去有虞氏宗庙之中,将那些小家伙都带过来,然后我们再一起出发。”

    彭祖见他们动念雕刻,呵呵一笑,起身飞起,便离开了楼船之上。

    “伯达,你找几个军士,去有虞氏之中,换取一些食物,顺便给我找一些树枝,枯草,泥土,石头等过来。”

    虽然彭祖信手便能将这些东西取来,但是姬考觉得,自己能找到的东西,没必要麻烦于他。彭祖愿意指点他修行,就是天大恩德了,这种小事还劳烦于人,这就是自己不对了。

    等到伯达他们领命而去后,姬考便拿出两把自己前几天炼气之时,打磨出来的石刀,笑着说道:“我修为不高,这种事情,就摆脱姐姐了。石刀两把,以供君用。”

    姜兰白了他一眼,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长剑,直接飞身船外,站在云水之间,开始雕刻起来了。

    姬考讪讪一笑,将石刀放下,看着姜兰的动作。

    与其说是在雕刻,还不如说是在剑舞,姜兰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美感,便是他前世所见的种种舞蹈,都比之差了一些。

    ······

    有虞氏都城,原本乃是一个不逊色于沬邑的大城,名为蒲坂。

    这是当初舜帝治都,天人之争,洪乱之时,这是人族万民最为景仰之地。

    但是曾经的蒲坂城,却被商帝赐给了风姓缶氏,也就是缶方所在。

    有虞氏无奈,只能就此忍受,只是一直在期待着,能够重回故都。

    彭祖来到有虞氏都邑,也意兴阑珊,不管是舜都,还是舜陵,都不在此地。在有虞氏的宗庙之中,祭祀了舜帝之后,他便命人将那群等在此地的修行者唤来了。

    此时彭祖的身份,只时殷商的一位大夫,有虞氏之人,也不知他的真实身份。

    才等了片刻,这些修行者便一个个飞了过来,足足有二十来个。

    “见过大人。”

    尽管不知彭祖身份,但是所有人还是毕恭毕敬,万方台派遣而来,带他们穿过宣方之地,去往沬邑的高人,最少也是通神之境。

    “不必多礼,你等都是各方修行之人,为长辈所倚重。路上除非生死大难,我皆不会多管。只说一点,你们私斗可以,但是要是有谁毁掉对手修行根基,或者杀害对手性命。那么,我将亦如此对他。”

    彭祖眼光犀利,一眼便看出,这群人之中,三五成群,互相敌视,哪里还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一来,各方国的关系,并不是完全友好的;二来,罪予台传承,他们也是竞争关系。

    能够将对手除掉,他们又何乐不为呢?

    彭祖没有给所有人当老师的兴趣,更不想消解他们的仇怨,也消解不了。方国之仇,没有外敌的时候,只有一方灭亡,或者哪一方出现一位绝世人物,或是以德,或是以力,才能消解。

    这些人,他只要护持他们进入沬邑即可,其他事情,他可不愿多管。

    他们跟随彭祖,到达大河旁边的时候,正逢姬氏军卒,在往楼船之上,搬一下树枝、枯草、泥土、石头等上船,顿时心中疑惑之极。

    而且这艘大船,可要比他们的气派多了,精巧地分为上下两层,船头之上,云火之相,灿然如真,两条河水绕在旁边,姬姜两字,充分显示了炎黄肇始的大气魄。

    船上还有一男一女,正遥遥向着他们旁边的殷商大夫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