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夏纪 > 第六章 伯益之后,秦赵之先祖
    几天的讲课,姬考感觉,自己能说的诸夏之制,都已经说给骊山氏听了。

    “各位,制度大改,不是一时一日之功,很多东西,知易行难。我建议此间事了之后,你们可以派人去我周原姬氏,请人过来,指点如何耕作改制。”

    事实上,骊山氏部族,连文字都没通。姬考很多东西,只能含糊着讲,无法讲得透彻。毕竟习惯了文字,对于事物认知,也与不懂文字的人不同。

    大祭司点了点头,这才让众人散去,好好领会这次姬考所讲。

    等到他们所在的空旷地面,只剩下姬考与他之时,大祭司才说道:“好了,我们这边已经结束,请傅说大人和几位朋友都下来吧。”

    他话一说完,姬考只见地上云雾弥漫,让他眼睛难以视物。

    很快,云雾散去,以傅说为首,总共四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傅说身后,一男两女,男子是一中年,脸上满是络腮胡子,看起来粗犷之极,在他背上,则背着一根短戈。

    旁边是两女子,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眉眼之间,笑意盈盈,看起来极其和善。

    最后一个女子,姬考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惊叹。

    这个女子,好特别。

    姬考来此世之中,见过最美的女子,可能就是他的母亲姒氏了。但是眼前这个女子,却还要胜过姒氏一筹。

    并不是容貌胜过,容貌这东西,当真到了顶尖,其实无法分出谁上谁下的。

    毕竟所有人都是一个鼻子,一双眼睛,一张嘴巴,搭配匀称,大小适宜,则都是美女。

    不过有人可能喜欢眼睛更大的,有人喜欢嘴巴更小的,有人喜欢皮肤更白的,这种东西,与每个人习惯爱好有关。

    即便是姬考前世之中,那个天下通联的信息时代,也从来没有谁能评出公认的第一第二来。反倒是评出来的那些所谓美女,大都只是因为名气,真要说相貌,也就是寻常。

    当然,也有可能是不合姬考的口味。

    眼前这女子,她的相貌本来就是绝顶的,眉如远山,目如秋水,似乎山水的灵秀之气,都汇在她一人身上。

    而这女子,也用她山水一般的眉目,看着姬考,就傅说刚刚所说,这个小孩,可是未来的圣贤人物啊。

    刚刚听他讲诸夏之制,倒是头头是道。

    “来,大祭司,姬考,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三位,他们乃是一家之人。”

    “这是嬴公胥轩,这两位是他的妻子姜氏,女儿姜兰。”

    “嬴公,乃是伯益之后,当初鸣条之战,先帝成汤灭夏,便是嬴公祖上为高祖驾车。后来中宗太戊中兴大商之时,又是嬴公太祖父中衍与其兄孟戏为车正。后来中宗将两位帝女嫁给孟戏、中衍两兄弟,传至第四代,嬴公乃出。”

    “嬴公一族,自武丁陛下中兴殷商之后,便受命镇于西戎之地。如今我请他过来,一同对抗将入骊山的妖类。”

    早在武丁中兴之时,傅说与嬴胥轩,便就是同殿之臣。加上百年时间,两位又都炼气通神,关系可以说是极好了。

    听到傅说介绍嬴胥轩之时,姬考的神情,都微微一动。

    伯益之后,商人姻亲,又名胥轩,镇守西戎,应该就是那位戎胥轩吧。

    想到这里,姬考又深深看了一眼这粗犷的汉子,他的后人,可真是了不得的存在啊。

    嬴姓秦氏与嬴姓赵氏,战国七雄之二,岂曰无衣,胡服骑射,都是出自于他的后人。

    “见过嬴公。”

    不管是大祭司,还是姬考,都连忙向这位嬴公见礼。

    “见过大祭司,见过姬公子,这是我妻姜氏,乃是诸姜之中申氏之人,小女姜兰。”

    嬴胥轩虽然面相粗犷,但是也不失礼数。他的妻女,也分别向大祭司与姬考见礼。

    姬考又看了姜兰一眼,这一次倒不是因为她的相貌,而是在想,她为什么叫姜兰,而不是嬴兰?

    自从轩辕之后,诸夏之中,很少有从母姓之人了。

    “大祭司,妖类大概何时能来?”

    嬴胥轩并不是客套之人,见礼完毕之后,他便问起了正事。

    大祭司眉头微皱:“想来也快了,这些妖类,出自终南、惇物等群山之中,到此路途,并不算太远。”

    终南即终南山,未来之时,姬周称之为南山;惇物山,则是未来的太白山。

    终南、惇物一带,是浩瀚连绵的山岭,都在渭水之南,江汉之北,后世之人,称这一带群山为秦岭。

    此时尚没有秦岭之称,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终南、惇物一带,皆为浩瀚山林,里面乃是猛兽凶妖所居。别说诸夏猎户,便是紧靠这连绵山脉,居于渭水之南的犬方国猎者,也都是在最外围打猎。

    “妖类过来之前,我等先做一些防护吧。”

    姜氏忽然开口,对大祭司说道。

    “不知道夫人要做什么防护?”

    姜氏笑道:“我幼年之时,在我姜氏祖地之中,得传八门生化之术。我观骊山形貌,足以供我布下奇门,我等隐身其中,只待妖类自来。”

    “八门生化之术,这是何术?”大祭司甚为不解。

    傅说在旁解释道:“八门生化之术,即是奇门遁甲之术,当初黄帝陛下与兵主蚩尤大战之时,此术初显威力。据传,此乃是神灵之法,神灵称之为阵法。”

    原来是阵法啊,姬考心中微微一动,对于这传说之中的法门,他极有兴趣。

    “我这里有清单一份,分别是所需山石、柴火、林木、河水、沙土等物,请大祭司即刻派人前去准备。”

    “另外通知部族之人,从今日开始,都不要外出。等我布下阵法之后,整个骊山脚下,都将会是一片迷雾,便是修行之人,都难以辨别方向,更不用说普通人了。”

    大祭司点了点头,接过姜氏手中之物,便过去下发命令了。

    “傅说大人,劳烦你带着这姬姓小友,还有我女姜兰,去往骊山山巅之上稍等半日,等我与夫君将阵法布好之后,便过去汇合。”

    傅说颔首一笑,便带着姬考与姜兰而去。姬考还不能御空,需要傅说携着,而姜兰却不需要了,她自己飞空,跟在傅说后面。

    一路直到山巅,姜兰似乎对姬考饶有兴致,如水一般的眸子,时不时打量着这个不过十岁出头的少年,或者说孩子。

    姬考倒是不害羞,同样盯着姜兰,仔细观看她的模样。

    “你这小孩,倒是不害羞。”

    姜兰脸上笑意盈盈,似乎觉得很有趣。一般像姬考这般大的少年,被她一看,多少都有些羞怯。然而姬考却截然不同,明目张胆与她对视,神正眸清,像是在看风景一般。

    姬考轻笑一声:“悦目之时,还可赏心,有何可害羞的。”

    “你一点都不像小孩。”

    姜兰收敛笑意,换成另外一种目光看着姬考,似乎要将他看穿一样。

    姬考则神色不变:“考从不认为自己是小孩。”

    他看了看山下,又看了看姜兰,才刚刚初识,似乎也没什么好聊的。

    于是,他朝着傅说拱了拱手,走到一棵树下,席地而坐,就这样开始吐纳养气。

    见到姬考这样,姜兰楞了,她从修行之始,便听父母教导,修为不高的时候,炼气之时,一定要寻找僻静无人之处,否则受到外界惊扰,可能会有危险。

    姬考这般做派,就这样靠树而坐,眼睛半眯不眯,天地灵阳之气,在他体内进进出出,很显然就是在炼养元气啊。

    疑惑之下,姜兰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傅说。

    似乎知道姜兰的疑惑,傅说笑着说道:“姬考修行之法,乃是上古感玄炼气之术,虽然效果比不上当今的感玄之法,却胜在随时随地,都可以引气而炼。”

    姜兰眉目微皱,看着姬考,心中若有所思。

    ······

    骊山西南,有终南之山。其峰高耸入云,峥嵘秀丽,巍峨壮观,拔地而起,令人惊叹。

    此时,终南山上,一只大蛇从山林之中蹿出。巨蟒蛇长有数丈,通体黝黑,两侧各有云状斑纹,竟成翅膀之相,它蹿动之间,满山凶兽都瑟瑟发抖。

    偶尔之间,巨蛇传出几声嘶吼,整片山林都在震动。

    在几声吼叫之后,山林之中,一下子便有无数蛇类冒出,各式种类,各种颜色,大到吞天巨蟒,小到斑斓细蛇,应有尽有。

    在那只黑色云斑巨蛇的带领之下,朝着南边而去。

    “这家伙是认真的吗?他真的要去将女娲娘娘的那处祭祀之地拿下,然后立为我众妖母神,日日祭祀吗?”

    在秦岭之中,一个稍显低沉的声音,疑惑说道。

    “当然是认真的,这是惇物山上,那位大君传来的消息。据说是昆仑之中,某位天妖阁下的决定。”

    一个尖细的声音回道。

    “这样,人族能同意?”

    “不同意又怎样?让他先去试试,人族,很快就要自顾不暇了,没工夫再来与我们作对。”

    这尖细声音似乎极为自信,对于旁边几位的应和声与叹服声,让他很满足。

    一种虽然地位相同,实力相近,但是他却高其他几位一等的心理满足。

    <span ss="read-author-name">会说忘言说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