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诸夏纪 > 第三十三章 愿为军前一士卒
    “狼烟自犬星来,主夷夏战事。”

    “你看那颗星辰,便是西戎主要图腾之一,天狼所化。”

    姬考随着这神秘人手指方向看去,顿时楞了:“可是,这颗天狼星,不是在南天吗?”

    在南天之地,有一颗极为耀眼的星辰,足以与一些最亮的星辰相比,比荧惑更亮,稍暗于太白与岁星。

    神秘人回头看着姬考,黑须方面,儒雅不凡,微笑一声:“没错,正是在南方,所以戎狄总想着南掠诸夏,以奉天狼。”

    姬考闻言,颔首拜道:“小子姬考,敢问先生大名?”

    “我名傅说。”

    姬考一听,顿时微微发愣:“可是应梦贤臣当面?”

    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这可是历史上第二位奴隶而起的国相,武丁直接做梦梦到他做自我介绍,便派人请他过来,成为了殷商之相。后世之中,说什么文王夜梦飞熊而入,乃是将傅说的典故套在姜尚身上了。

    不过第一位奴隶国相,也是出自商国,却是几百年前的那位传奇厨师。

    可是姬考并没有太大的惊讶,在姬周一地,他见过不少历史名人了。伯祖父姬泰伯、父亲姬昌、弟弟姬发与姬旦,无论哪一个,德行功绩,都只在傅说之上。

    “那件法器你已经祭炼完成了,看来是一件如广成祖师那方大印一般的存在。如今边陲之地,你姬周正在与西落鬼戎大战,可愿意随我同观?”

    傅说面带笑意,看着眼前的姬考。在姬考开始祭炼五色社稷台后不久,他其实就已经来了,为了不打扰姬考祭炼法器,因此在门外站了半宿。

    姬考同样一笑:“愿随大人而去。”

    他没有想过拒绝,在他气机感应之下,傅说浑身法力浩浩荡荡,对方的实力,也不容他拒绝。

    “好的,那我们去了。”

    说完,他袍袖一甩,将姬考裹起,飘然而上,往西而去。

    傅说这番动作,神不知鬼不觉,即便是隔壁岐峰之上,那两位已经炼气通神的真人,都没有察觉到一丝异样。

    ······

    西落鬼戎,原本的族地在岐山之北,在大河之东,为鬼方国衍生出来的狄国。但是近百些年,他们的势力逐渐强大,以十二翟王为首的部族,向西跨过大河,直接包围了姬周,就连祖地都往西迁来,才有西落鬼戎之称。

    当然,他们西迁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当初武丁盛世,殷商再起,不敢直面殷商兵锋,只能往西欺负一些小的方国,姬氏无疑就是其一。

    最近十几年,自东向西,不管是犬戎之地,还是羌方之地,亦或是燕京之戎、余无知戎等,这些戎羌部族,全部被西落鬼戎排挤在外,只有再往西去,才得以攻掠姬周。

    所以,这些年来,姬周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西落鬼戎。

    当傅说带着姬考西来的时候,大战已经开始了。

    还没入夜之时,姬叔君与三位殷商来的炼气士,便跟随姬氏的八百骑兵,直扑西落鬼戎的祖地。

    然后,炼气士图腾师相逢而战,八百骑兵掠劫一番,便纵马再往西而去。

    西落鬼戎部族,顿时大怒,起了数千军马,去追截周国八百骑兵。

    而后不久,这八百骑兵竟然又杀回来了,又是一番掠夺。

    西落鬼戎的十二翟王,顿时勃然大怒,有六位前去追杀,六部的能战军马,几乎全部带出。他们去后不久,所有周原的士兵,甚至普通百姓,都带着武器,汹涌而来,攻入了西落鬼戎的祖地。

    周公姬季历为首,上到姬氏各位族老,下到姬发这种十岁孩童,全民皆兵,甚至有不少女子都来了。

    这是姬周的国运之战,全民皆出。人丁不够,老弱补上,兵器不够,农具补上。

    这一战成功,姬氏兴盛,就有了根基;这一战要是失败,收回祖地,可能又要再等百年了。

    “好奸诈的周人。”

    四位图腾师之中,那位年纪最大的老者,手持一根造型奇特的拐杖,对着他面前的姬叔君怒目而视。

    姬叔君冷然一笑,话不多说,手中长戈凌空而起,朝着这老者刺去。

    和这戎狄之人,她没有什么好说的,一切话语,都在兵器之中。

    “鬼车王,你速度最快,请想办法通知一下外面的几位翟王,赶紧回师。”

    戎狄图腾师,皆以王称之。

    老者摇身一晃,避过这一矛,然后将拐棍丢在一边。在他头顶之上,马上一片银光生出,银光之中,隐隐有一只神狼,在仰天对月长啸。

    而后,神狼光芒,与这老者相合,恍惚之间,似乎成为了一只神狼,通体银白,龇牙咧嘴,朝着姬叔君扑去。

    姬叔君见状,同样驱使灵力,以她为中心,一个人首蛇神的法相渐渐成型,手中还持着战矛,与神狼搏斗。

    她与对面的天狼图腾者,都只能接引法相,还不足以自成法相。这种境界,类于炼气士洞真之时,未入通神。

    另外一位西落鬼戎图腾师,则点头喊道:“我明白了,天狼王,这就去通知。”

    他腾空而起,霎时之间,一个隐约法相接引而至,身圆如箕,十脰环簇,其九有头,其一独缺,而鲜血点滴其上。一脰各生两翅,当飞时,十八翼霍霍而动。

    这法相高入云霄,正要往外而去,忽然之间,一道凌冽剑光,当空斩落,截断他的去路。

    “我运气不错啊,竟然是鬼车图腾者,你要去报信,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一位白衣青年,手持长剑,站在云端上面,嘴角一丝冷峭笑意。鬼车图腾,可以说是上等天妖图腾了,可比旁边的大虫大蛇厉害多了。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帮助姬周,与我西落鬼戎为敌?”

    鬼车的声音,就像车轮碾过一样,鸣躁难听。

    “我名白松子,奉商帝武乙陛下之命,与姬周共诛戎狄。”

    白松子,原名不叫白松子,却因为一位赤松子的上古炼气士,改名为白松子。

    在另外两边,一尊斑斓巨虎法相,被名为任效的高瘦中年修士,拦于两山之间,不得上山;一尊长蛇法相,被名为僖田氏的老者,阻在河岸之旁,难以入水。

    姬周一方,一位图腾师三位炼气士,与西落鬼戎四位图腾师,都在距离战场较远之地大战。

    “呀,想不到你姬氏那位图腾师,竟然得到的是这种图腾!”

    傅说将姬考带来之后,立于半空之上,随意一扫,看到了姬叔君的图腾,忍不住惊声说道。

    姬考倒是曾经见过一次,也知道这图腾的来历,人首蛇身,多半是那两位陛下所留灵性之引。

    “姬考,看看这大战,你有什么想法?”

    傅说转头,看向了修行者之外,普通士卒的大战,向姬考问道。

    姬考看向了西落鬼戎祖地,只见星光月色之下,姬周将士们,在姬氏族人的带领指挥之下,悍不畏死,冲锋在前,那些普通百姓众人,拿着农具,跟在后面,见到有戎狄之人,便是直接砸过去。

    他们的神色表情,充满了激动与愤怒,甚至还有微微的兴奋。

    从来都只有戎狄掠夺他们的时候,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能杀向戎狄祖地。

    而对面的戎狄之人,同样满含愤怒与杀意,不惧死亡,奋力拼杀。

    在空中朝下看,是两团黑压压的人群,就像蚂蚁一样,相互厮杀着。又像两只猛虎,在相持不下。

    星辰在渐渐散去,月亮月越来越模糊,东方已有鱼肚白现出,双方军士,没有一方退去的。

    对姬周来说,这是复仇之战,是崛起之战;对于西落鬼戎来说,这是灭族之战,是死亡之战。

    姬考冷眼,看着下方,然后对着傅说拱手拜道:“戎夏不两立,非他死就是我亡,考虽年幼,愿为军前一士卒,请大人允许。”

    傅说脸色微变,看着他:“你可曾想好了,下去之后,或许就会没命了。”

    姬考点了点头:“想好了,祖父在军中,叔伯在军中,兄弟在军中,作壁上观,我将来还有何面目自称姬周之人,诸夏之人。”

    如今已经入境成功,姬考也算耳聪目明,便是站在高空之上,他也能看到,自己的祖父姬季历,以及弟弟姬发的身影。

    当然,虽然他们周围,有一些猛士护卫,但是战场之上,厮杀却是难免的。他甚至看到,自己不过十岁的二弟姬发,亲手杀了一个戎狄军士。

    此情此景,他站在云上,犹如站在火焰之中。

    “好,那你去吧。”

    傅说哈哈一下,衣袖一摆,姬考便感觉眼前一黑,等到他反应过来,却已经在两军阵中,周公姬季历的旁边了。

    “考,你怎么来了,傅说大人呢?”

    姬季历见到姬考现身,一阵纳闷,傅说大人不是说,接到姬考之后,便直接带他去沬邑朝拜商帝吗?

    姬考从地上捡起一把战戈,笑着说道:“大人让我下来,与我周家将士,一起杀敌。”

    说话之间,他大踏步走了出去,迎向鬼戎兵卒。

    “快,你们几个,跟着考儿。”

    姬季历见状,心中一慌,连忙命令自己旁边几个猛士,跟在姬考旁边。

    而在云端之上,傅说抚须一笑,对于姬考的行为,似乎非常满意。而后,他冷脸斜视,淡淡看着数里之外,一个不断飞遁的人。

    这是一个刚刚接引图腾成功的年轻人,正以最快的速度,跑去给在外的几个翟王报信。

    敌众我寡,他们西落战士们,很快就撑不住了。

    但是,一道星光,从天际之中划下,直接插入了这个年轻人的后背。

    年轻人倒地,回头望去,这是他生命之中的最后一眼,却没有看到,到底是谁袭击了他。

    等到这个年轻人倒地,傅说的目光,便再次看向了那交战之中的四对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