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钱探吴乾 > 第四卷第26章 故事,从二十年前开始
    十个小时之前,也就是10月15号,中午。

    屠宰场,汪小天的黑客工作室里。

    陆承东算是体验到了黑客生活的艰难……就没睡个好觉哇,怪不得汪小天身为屠宰场继承人,还是这么的瘦呀。

    但就算是如此,网盘的密码依旧没有被猜出来。

    “唉唉~~”汪小天抻了个懒腰。

    讲真,从来没有一个密码是这么难以破解的。

    其实,黑车也不是那么的蠢,只是靠猜的,实际上,黑车的猜是有自己的技巧的。

    汪小天自己就会做一些个算法,然后用这个算法来做排列组合,而组合的字母跟数字,往往都是跟那个目标人有关系的东西。

    我们国家有很多人是直接用六个8或者123456这样的,但这样的人大部分是老年人,他们中很多人不太懂电脑方面的东西,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记不住。

    密码是防备其他人的,可是若自己也记不住,那自己也就被防住了。

    那么,密码就必须要有一个要素……账号持有人,一定得记得住。

    也就是说,那个数字,一定是跟那个人有极大的关系,账号持有人,很难忘的掉。

    生日,妈妈的生日,爸爸的生日,老婆的生日……这些都是常用的。

    可是现在,陈兵的这个密码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几乎所有的跟陈兵有关系的数字,在几乎所有的排列组合之后,全都错误!

    难道一个开大货的年纪快五十的人,能把一个黑客给难住吗?

    汪小天,真的是无比的头疼,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谁来的?”

    “是吴乾。”

    “啊?他说了啥?”

    “一个日期。”

    汪小天在放下了电话之后,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吴乾,刚刚说了一个日期,这个日期,跟陈兵这个人,至少我们现在来看,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1998年3月12日。

    就这么一个日期,这就是吴乾提供的线索,而且,他在电话里说的非常郑重。

    ‘这个日期,恐怕跟网盘的密码有关系。’

    为什么?

    实在是想不通呀,但是,汪小天还是开始了工作。

    c、b、x、l、e……这几个数字,跟19980312来进行组合,结果……

    x19980312!

    汪小天想不到,竟然如此的简单,这……莫非这个日期跟辛老二有关系?

    陆承东就更别提了,更是惊讶的厉害……他想的是,莫非吴乾这家伙还会黑客技术?牛逼呀!

    看看这个网盘里到底有什么。

    陆,汪二人就开始盯着这个网盘了,结果……

    我的老天,原来这个故事竟然是这样的!

    ……

    ……

    薛平的大货船里,此时已经是深夜。

    海警跟浑北以及连城警方的联合行动,此时已经进入了搜查阶段,但很是古怪的,船长的办公室里,现在坐满了人,却唯独没有船长。

    虽然没有船长,可是总得有人来主持大局,在这个屋子里,周山的官最大,就听听他怎么说吧。

    “这么晚了,大家聚在一起也不容易,这接下来,我也就听着了,就让吴乾来讲一讲吧。”

    真的很痛快,周山直接将球提给了吴乾。

    可是,这是不是有些不对?

    这房间里,现在的人员组合可真的很奇怪,周山,高来,张铁城,这全都是浑北刑警系统的,此地办案当然不能少了连城方面的人,两位连城刑警队长也跟着来,而且,还有海警方面的人,但他们三人,现在主要是旁听。

    另外,之前失踪的白木兰,还有她徒弟刘小刚,也在这里。

    剩下的便是王晓琳,鲁棋,薛平,他们三人明显是抓捕对象,特别是王晓琳跟鲁棋,已经戴上了手铐。

    最后,就是吴乾个林冰了。

    话说,吴乾跟林冰的地位,似乎在这个房间里是非常奇葩的。

    他们俩呀,之前也算是嫌疑人。

    现在,要吴乾来讲话,这能不奇怪吗?

    薛平直接就针对的说道:“周山队长,是不是搞错了?别人我觉得都行,可这个吴乾,还不是杀人嫌疑吗?”

    吴乾一听,也没等周山回答,便笑着说道:“我的杀人嫌疑,还不是薛老板给我安排上的吗?”

    霍啊,出现了,流行语,安排。

    薛平直接反驳,“我安排?吴乾,你有什么证据呀?再说了,现在的你,还是通缉犯。”

    这话,终于让周山忍不住了,“薛平,现在说的是你的问题,至于吴乾,他的通缉令已经取消了。”

    薛平脸色一变,也不知道说点儿什么才好。

    这时,吴乾起身,来到了这房间的中央,“口舌之争是没什么意思的,这样,我先来说一说我的杀人嫌疑问题。”

    其实,这个事情已经大概的了解清楚了,只不过还没有将所有细节都搞清楚。

    吴乾接着说道:“当天晚上,我在凤凰山庄的遭遇,其实,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设计好的陷阱。

    首先,我提示一下,这个陷阱不光是设计了我,而且还设计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王利。”

    王利?

    本来这个清楚的案件,被吴乾如此一说,似乎又横生枝节。

    薛平却脸色变的有些凝重了,“吴乾先生,你这实在是欲加之罪了吧?我会设计我的好友王利?”

    吴乾大笑了起来,“好友?我的薛老板,你现在还编故事呢?何必呢,谁还不知道,王利只是你个一个马仔而已。”

    “那好,就算是马仔。”薛平好似承认了,似乎不承认也不行,但还是坚持的说道:“就算如你所说,可是,我设计我的马仔干什么?”

    “薛老板,我再精确的说一下,我并没有说这个陷阱是你设计出来的。”吴乾微笑着。

    “……”薛平不说话了。

    吴乾接着说道:“现在我来讲讲一些个细节,那就是,王利的死,其实并非只是要栽赃陷害我而已,这个马仔的死,也是必须,而这一切,都跟一件事有关系。

    陈兵,这位大货车司机,他在那个雨夜,他死掉了。”

    吴乾的最后一句,说的太古怪了。

    谁也没有听过这些东西,而且,你吴乾怎么知道的呢?

    却听吴乾又说了一段无比让人震惊的话。

    “现在,有几个问题,我们但看问题,大家来思考一番。

    据陆承东讲述,当天晚上,陈兵一直在追着薛平,然后陈兵才死的对吧?

    那么,为什么,陈兵一定要追着薛平呢?

    而且,有一些个细节,就是陆承东听薛平等人讲的,陈兵不松手,怎么都不松手。

    为什么会这样?

    陈兵为什么一见了薛平就抓着他?他怎么不搞别人呢?

    就好像现在的那个网络流行语。

    又动了谁的奶酪,不开大货来搞薛平?”

    这句话一出,许多人就想笑,特别是林冰,但是……憋住,一定要憋住。

    吴乾突然间说了一句。

    “现在,通过我的调查,我已经知道,这个故事是从20年前开始的,而20年前,也就是1998年,陈兵,他是一名警察!”

    警察?

    这个身份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那么,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ps:抱歉,有些晚了,黑车这两天尽量多更,求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