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元素结界 > 第六十章 逃离
    content

    身体状态的平复,更加凸显双眼的刺痛。那是一种从眼皮,眼球,甚至是经脉共同产生的痛觉,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眼睛抠出来,这样就不用经受那种变态的疼痛。

    就在他真的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似乎有一盆水泼在了他脸上。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久旱逢甘霖的舒爽,是饥肠辘辘后吃到满汉全席的畅快。凉水在他脸上疯狂吸收着那股痛感,随着疼痛的流逝,海逸空的意识也随之清醒。

    疼痛消失,他顿时感觉到脑海中有无限的精神,思维前所未有的敏捷。睁开双眼,仿佛世间万物的色彩更加斑斓,画面同往常更加清晰。感受着似乎与之前不一样的双眼和脑子,海逸空只是有些迷茫的四处看了看。

    目光掠过三座雕像,神色剧震。之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是现在看到雕像之后让他有了一种那并不是雕像,而是人存在的感觉。红绿蓝三色光亮,还有隐约漂浮在雕像四周的玄奥符文。蓝色雕像身后那个金色光轮,在海逸空的眼中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时钟,还有光点跳动,就好像秒针在滴答旋转、

    “那把剑?”他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似得,进门就感觉到红色雕像有些不一样了,一直没有想起来什么。现在看过去很明显就看到了雕像手上空着,原本那里拿着一把红色巨剑才对。

    扫视间,海逸空忽然看到了自己手上沾染的血迹。

    “对啊,我刚才受伤了。”看到血迹他的双手不自觉的摸向额头,全身肌肉紧绷,嘴都咧好了,就等碰到伤口的那一刻叫一声,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可随着手指的不断接触,海逸空发现自己的脑门光滑无比,甚至连血痂都没有。

    如果此时有人近距离观察,就会清楚的看到,海逸空前额没有丝毫伤口,并且皮肤远比其他地方要细嫩很多,更重要的是,他前额中心的位置有一条细细的白色竖线连接着眉心和发际线。那感觉就好像脑门上贴着一根白色的毛发。而他的眼睛,瞳孔中心一道若隐若现的白色光芒外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蓝色波纹。光芒很微弱,如果不是仔细盯着看很难看到。

    “我怎么还在遗迹里面!”刚才莫名的痛苦和新的感受瞬间抛到九霄云外,为什么还在遗迹中这是他唯一的问题。

    触碰雕像的时候震动发生了,按照他的想法,连续的震动之后所有人都会被传送出遗迹之外。可是刚才动静已经不小了,为什么还没有第二次震动。

    “这怎么办,难道神殿不是雕像控制的,可是老师!”说着海逸空飞奔而出,站在神殿入口的门槛上,看到横七竖八倒在广场上的周恒等人心中不由得揪紧起来。

    “那是金色光点。”忽然,海逸空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原本他们身上飘飞的都是属于自身属性的元素光点,那金色光点是什么?先前记下了周恒所说的话,现在他勉强能够想起来。

    是灵能!

    没有了代表元素属性的光点,结界师剩下的就只有最神秘的灵能力量。只不过海逸空不知道的是灵能除了集合成灵能基点能够散发光芒之外,是没有任何形态存在。也就是说,灵能除了构成基点之外,均不可见!

    看到金色光点海逸空的心都乱了,周恒说过,灵能就是结界师的命脉啊,一旦灵能受损,那绝对是不可逆转的损伤。

    “该死的,阵法究竟在哪里?在哪里!”海逸空几乎是站在神殿的门口仰天咆哮,就在他抬头的时候忽然看见头上掠过一道蓝色的光晕,那样子和之前代表着阵法发动的光波如出一辙。

    光波从神殿后方出现,掠过几乎整个遗迹,最终收敛在遗迹广场靠后的喷泉池。

    思绪敏捷的他立刻想到,似乎思路应该反过来才对,阵法中心,是从外而内吸收元素的存在,那么这道蓝色的波纹就是阵法发动的状态。

    时间不长,又是一道蓝色波纹从远方收拢过来。这一次海逸空死死盯着光波掠过周恒他们附近,果然,光波移动的同时,还带走了他们身体中被抽离出来的灵能。

    “就是那个,元素剥离法阵的能量中心!”仔细观察光波的动态路径之后,他立刻想起来了那个在水池中沉底着的圆球。

    “轰!”刚锁定目标,期待许久的震动终于来了。站在门槛上的海逸空被晃的一个踉跄,向大殿内部倒去。

    身体还没有完全着地,他就感觉到了腰间有东西硌着他了。震动平息,右手向身下一摸,一个熟悉的东西被他拿了出来。。

    “呵,有缘啊!”海逸空看着捏在手里的玻璃棍,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似乎每一次倒霉都有这个东西在。

    顺手将玻璃棍揣进了兜里,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断掉阵法救他门离开。

    海逸空飞速狂奔,来到喷泉池的边缘。中间主喷泉的下方确实有一个直径近乎一米的石球,刚开始看不到什么东西,随着海逸空视线的集中,其瞳孔中的白色光芒大亮,面前毫无异常的石球表面开始浮现出一圈圈怪异的纹路还有无数不知名的细小符号。

    “果然是它!这个东西怎么破坏掉呢?”找到问题的根源,海逸空开始有些犯愁了,目标就在眼前,但要怎么影响它让法阵是去作用。

    晃动一下带有重量的右手,臂刃还在。轻触机关,有些弯曲淡红色的剑刃眨眼间从凹槽中探出,上面似乎还沾有猫妖的血液。

    “什么元素灵器,试一下吧。”学着欧里的样子弹了一下剑刃,右拳带起一阵风声刺向水池中的石球。

    就在剑刃即将碰触到石球的时候,异变突起。原本安静的石球突然旋转起来,周身的蓝色线张开,像一堵墙,将海逸空的剑刃弹了回来。

    臂刃扬的老高,同时扬起的还有海逸空的身子。巨大的反震力不光弹开他手上的武器,连带着他的身体也被震得飞了出去。

    该死!外面还有保护!海逸空暗骂道。

    本来就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能不能弄坏一个不知道什么材料的大石球,现在石球的表面还有保护。连这个元素灵器都不能破开石球的外表防御。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逸空心中的焦躁越来越盛,那种不安让他似乎进化过的大脑也难以平静下来。

    围绕水池来回踱步,他不断在思考可行的方法。

    还有什么办法吗?难道又得嗑药?

    面对被保护滴水不漏的石球,海逸空除了想出来嗑药之外,别无他法,恐怕就连嗑药也没有办法打破石球的保护。毕竟那是用来跑路的东西,不是攻坚的。

    就在海逸空焦头烂额的时候,天地为之一颤,整座遗迹就好像活了一般抖动着。紧接着刺目的白光从天而降,笼罩了所有人。

    看到白光,海逸空焦躁的心彻底放了下来,他们终于要出去了。

    但是,就在光线达到峰值,吞噬了周围一起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声音,也传进了海逸空他的耳朵……

    “敌袭!赶快解决猫妖!我倒要看看又是哪路孤魂野鬼!”一脚踹飞猫妖,黑龙怒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