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元素结界 > 第五十九章 蜕变
    “轰”遗迹的神殿之中一道光柱从空中落下,带着虚幻的光影照亮了整个大厅。光影中,海逸空紧闭双眼,右手摸在雕像之上形同刚开始的那样。

    脑海中的画面忽然如水波般荡漾起来,海逸空的意识飞速消退,白光熄灭,黑色的场景分成一块一块的出现在海逸空不同的视野中。

    “呼呼”粗重的喘息声,从海逸空口中不断传出,他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想要从脑海残留的画面中跳出来。说真的这种场景实在是震撼人心,那仿佛遮天蔽日的光门,难道是结界吗?

    飞快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地面,再抬头看看正面的雕像,海逸空心中庆幸道“终于回来了。”

    “咦,不对啊”忽然,他感觉到哪里不对,这里不是在遗迹中吗,为什么没有动静。上一次碰触到了雕像之后震动紧随而来,然后他们就从遗迹中出来了。

    刚才自己都快和雕像融为一体了,为什么还没有动静?

    “啪啪!”这一次海逸空双手同时拍到雕像上,可是既没有发生震动的动静也没有再次进入到神奇的画面之中。

    “什么情况?”海逸空有些慌神了,如果要是没有办法出去,院子里的众人怎么办?虽然遇到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但让所有人活着回去依旧是他的承诺。

    “该死的!你倒是动啊!”海逸空的神情有些迷茫了,双手狠狠拍在雕像上,力量越来越大。

    随着海逸空拍打雕像的力量逐渐加大,雕像的上方忽然传出一声轻微的“咔啪”

    神经处于最敏感状态的海逸空立刻发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雕像伸直的右手臂上传来的。因为身高的差距,雕像伸出的手臂刚好在他的头顶,随着声音的传来,同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的还有一根微微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透明玻璃棍!

    “那个是……”海逸空抬头看去,瞬间想起来了第一次来到宫殿中想要拾取却没来得及的东西。

    刚才进门的时候没有发现,没想到被放在了雕像的手臂上。

    等等,那个东西要掉下来?圆柱形的玻璃棍放在同样是圆柱形的手臂上,稍微收到外力的影响玻璃棍自然就会滚落下来。

    海逸空见到玻璃棍即将落下,下意识的就要去接住,万一掉在地上摔碎了岂不可惜。

    就在他不断调整角度,想要接住玻璃棍的时候,整座遗迹忽然颤抖了一下。海逸空被晃的一个前扑,额头重重撞在坚硬的雕像上,疼痛感袭来,登时温热的感觉出现在撞击的伤口附近,一道刺目的殷红顺着鼻梁流过眼帘。

    “血!”海逸空被流过眼前的鲜血吓了一跳,虽然他不晕血,但一个小孩子看见自己流了这么多血自然会被吓到。

    晃动平复,他急忙稳住身形,双手一撑远离石像。然而就在他顺势微微仰头的时候“咚”从天而降的玻璃棍直直砸在了他前额撞击的伤口上。

    在玻璃棍和海逸空脑袋接触的一瞬间,玻璃棍顶端粘连着的一根黑色毛发立即被鲜血染红,随后化为一道流光钻入海逸空的额头消失不见。

    “啊!”伤口受伤的刺痛感令海逸空惊呼出声,他双手死死捂住额头想要缓解一下那钻心的疼痛,可是疼痛感却越演越烈并且不断侵袭着他的身体,从额头,到眼睛,到脖子,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皮肤,肌肉,经络,骨骼。各种各样的疼痛,针刺,钝器敲击,火热,冰寒随即出现在身体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他想喊,却怎么也张不开口,嘴巴张到最大,发出的也不过是哈哈的出气声。

    海逸空的双手从额头转移到了眼睛,是的,现在他的眼睛的痛感比起额头要更加强烈。如果现在有人观察他,就会发现,即使现在的他闭上眼睛,也依旧有微弱的白光从眼皮下穿透而出,随着时间的推移,还越来越强。

    周身上下剧烈的疼痛让海逸空难以坚持站立,他的身体就好像一个被击打了无数次的沙袋,软软的躺在地上,某些部位还因为疼痛扭曲着。

    “噹。”就在身体在不断挣扎的时候,弯曲的手臂,悄然碰触到了砸到他之后掉落在不远处的玻璃棍,从上到下,宛如小溪流淌的汗水浸湿了他的衣服。同样的从衣角滴落的汗水,也沾在了玻璃棍之上。

    接触到了水滴,玻璃棍的状态瞬间发生变化,一道道蓝色的光芒从玻璃棍内部激射而出落在海逸空的身上。被蓝色光芒扫过之后,原本还在抽搐的海逸空却平静下来,似乎痛感消退了一些。

    “咳咳!”被疼痛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海逸空忽然感觉到身体内传来了一股清凉的气息,清凉气息不断游走,所到之处痛苦尽皆消散,还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融入他的四肢百骸。

    清爽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的呻吟出声,但身体的放松却更加突出眼中的不适。清凉气息围绕身体一周,基本上痛感已经消失,唯有眼中的疼痛依旧。

    玻璃棍光芒收敛,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刚才照耀的光芒并不是从这里散发而出的。玻璃棍光芒熄灭的同一时间,其面前的蓝色雕像身后的光轮开始缓缓旋转,随着光轮的转动,一片湛蓝色的光影出现在光轮之中。

    水,无穷无尽的水,光轮的背后竟然传来了大海的波涛声,还有浪花的挥洒。蓝光弥漫,水汽四溢,整座大殿此时都充满了湿润的气息。

    已经平静下来的玻璃棍诡异的漂浮起来,像是一个黑洞,收拢着空气中的水汽。是的,只是收拢,玻璃棍并没有吸收这些水汽,而吸收水汽的却是躺在地上双手捂眼海逸空。

    由玻璃棍聚拢,宛如漩涡一般出现的水汽尽数落在海逸空的身上,准确的说,应该是海逸空额头的伤口上。

    随着水汽的浸入,原本还在流血的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当最后一点水汽进入他的身体之后伤口完全消失不见,紧接着,一双闪烁着白光的眼睛猛然睁开。

    白色,混合着些许蓝色的精光照亮了整座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