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狩天改命记 > 第十一章:筑基之变
    1

    三日后,东海上,风急浪高。

    一艘首昂尾高,两侧载有弓箭火炮的巨型战船一路劈波斩浪朝着折月湾方向而去。

    “副统领!按照柳中尉提供的线索,我们顺风而行,两个时辰后便可抵达目的地。”

    战船甲板的最前方,站着一个身穿银色战甲,身姿挺拔的年轻男子,他的眉宇间透着些许阳刚之气。

    此刻听完下属的汇报,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半响后才沉声道:“柳云此人,是我寒水盟安插在宁王府的一枚重要棋子,数日前最后一次传讯后便再无音讯,以其谨慎的性格,绝不会无故失踪,恐怕是出事了,而今可有眉目?”

    “属下自接报起,便着力调查,只查到其最后出现在宁海镇。可我寒水盟每日事务繁忙,主要职责还是监察扶桑,抗击外海流寇,涉及方外之事,向来不与插手,属下正想请示,是否联合破武卫,协同处置?”

    “不必了,破武卫乃国公府下直属势力,只听从破武大将军的命令,就算四盟也不能逾越调动,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本将自会亲自查办。”

    这位银甲副统领看着茫茫海面,断然道。

    2

    东海一座废弃荒岛上。

    暗夜使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痛苦哀嚎。

    他的黑袍上沾满血迹,手臂与面上有着点点红斑,灼热奇痒难耐,但致命伤是其背上的一道弧形伤口。

    “天罗朱砂!你这个毒妇,竟敢害我!”他怨毒的看着面前的花欣儿。

    “从你将黄泉碧落水交给我的那一刻,我便提早为你准备了这壶天罗朱砂,你既然知道天罗朱砂乃天罗散与沉沙火晶合制而成,便应该明白这火毒有七种变幻,你如今才尝到第三变而已,这就坚持不住了?”花欣儿看见暗夜使凄惨的模样,笑面如花。

    本来以她的修为尚不能制服暗夜使,怎奈暗夜使当日在土岩阵中因贪图沈默的血魂刀,贸然出手,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引发围攻,重伤受创,才被花欣儿逮着机会,落得如此下场。

    “你杀了我,王爷不会放过你的!”暗夜使在地上抓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长长血痕。

    他强提真元,奈何火毒攻心,背上流血不止。

    花欣儿喏喏笑道:“这个就不劳使者大人费心了。东海之行,强敌环绕,更有丹境修士出手。使者大人为了保护我,死于非命,如此可好?”

    暗夜使气急之下,一口逆血喷出,双脚只用力蹬了几下,便真元溃散。

    “死了?没用的废物,倒是便宜你了。”花欣儿见暗夜使再无动静后,拂袖而去。

    3

    宁海镇,白庄

    刚送走了莫云川,白一尘便匆匆返回楼阁。

    这次虽然取到幽莲,但也损失了一件上品灵器。

    然花开七日,如今所剩时间紧迫,他必须马上开始熔炼,才能确保其至阴之力的纯粹。

    “公子,此次让方振升逃脱,后患无穷,白庄已不是安全之地,你看......”元伯上前道,他有着忧虑之色。

    方振升已知晓他们太玄门人的身份,回到南境后必将放出风声,到时候太玄门的大敌们亦会闻风而动。

    他们看似远在东海,实则已然危机四伏。

    “筑成鸿蒙道基是复兴太玄的希望,师祖也为此费尽心血,如今幽莲到手,且还有两日便会凋零,就算身处险境,我也要试一试,况且我已托云川去请鸿雁剑祖相助,能否功成,就在此一搏了。”白一尘盘膝而坐,坚定道。

    元伯一震,神色复杂。

    他知道白一尘的性子,看似随和,可一旦决定的事便很难再改变。

    只是看着他认真的样子,略显单薄,让人心疼,这些年难为他了。

    元伯只得道:“既然公子已经决定,老朽便在此为你护法,希望一切如你所愿。”

    元伯走下楼阁,将玄金锏插在地上,一道金光将楼阁笼罩。

    金乙化木之术再次施展,而庄园内亦布下阵法,确保万无一失。

    “那就有劳元伯了。”白一尘也将东海幽莲从芥子空间中取出。

    正值响午,明日当空,普照之下,阳光遍洒。

    可白一尘所处之地却如同寒冬。

    这株东海幽莲散发出阵阵阴寒之气,将整个阁内的地面都附上一层坚冰。

    白一尘看着这株美轮美奂的紫色莲花,犹如一位婀娜多姿的冰美人与之凝视。

    一道纯阳之火升腾,四周冰晶化水,温度却骤然急降。

    白一尘运转《太玄经》,一股暖流流转全身,真元凝聚。

    体内百脉舒展,每一条经脉表面,白光闪烁不定,那纯阳之火在他的操控下,猛然炙热无比,灼烧其上。

    他的全身汗如雨下,面露痛苦之色,随后用手握住幽莲。

    紫色的阴寒之力源源不断的被他吸纳入体,抵抗着纯阳之火。

    鸿蒙道基乃太玄门古籍《万道本源》中所记载,甚至当年太玄门惨遭灭门也与此有关。

    “万物化道归混沌,鸿蒙还在混沌前。”

    太玄历代门人穷尽一生研习天道劫数,行出世之道,因而不信天数,不安天命,立身苍茫下,执掌自身命。

    传说中,只要能凝聚鸿蒙道基,便有了超脱天道的潜质,从此真正拥有改命之能。

    而凝聚鸿蒙道基的第一步便是:焚脉

    以身体为烘炉,真火焚烧己身业障,千锤百炼,如果不是意志坚定者,顷刻间百脉尽毁,化作劫灰。

    白一尘虽然当日在太玄后山的禁地内吸纳了无相池内庞大的灵气,又以千年玄冰护体,但由于突遭变故,时日不够,以他的修为尚不能彻底消化,化为己用,因此未能圆满。

    此刻在东海幽莲的阴寒之力加持下。

    那燃烧的纯阳之火虽然依旧炎炎如日,炙热难挡,但却勉强承受得住。

    他的全身百脉愈加虚幻起来。

    白一尘长吁口气,一口烈焰淤积之气随之吐出。

    他运转真元,晶莹透体,整个身体如脱胎换骨,百脉重生,隐隐露出丝丝混沌色的毫光。

    白一尘眼中露出一抹惊喜,做了如此多的功夫,总算是过了焚脉这一步。

    只稍作调息,他便又运转《五行秘法》。

    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之力澎湃,在他的法诀下汇聚为一颗五行元丹。

    再以纯阳真火加以炼化,化为一道混沌真元。

    这真元无形无色,但却有着压制其他真元的气息,其上蕴含化道之力,神妙无比。

    若是与同境界的真元境修士对战,当可碾压。

    此刻,白一尘将东海幽莲内的阴寒之力抽出了七成,凝练成一股阴之力。

    又以纯阳真火化作阳之力,阴阳相融,顿生变化。

    这便是第二步:融道。

    以他的修为,若非有太玄秘法相助,且有门中历代先辈传下的经验,断然无法如此轻松。

    只是就算如此,凡是牵涉道域的神通术法,皆是惊天动地。

    阴阳固然能相生相融,但也可相悖相冲!

    晴天霹雳,风云突变!

    万里晴空一瞬阴云密布,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