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尸秘 > 第十一章 我是谁?
    我神情木讷的走出888 包厢,发现走廊上只剩下消防照明灯还亮着。

    “已经下班了么?“我抬手看了看手表,凌晨两点半。

    “嗒嗒嗒。“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回想着包厢里经历的事情。

    叫雨婷的女人显然是个坐台小姐,不过究竟是不是公司的,查一下应该就知道。

    还有那个胖男人我没看清他的脸,但是他的体型很特殊,如果是经常来公司的,我看见了,一定能认出来。

    最后就是蔡金龙,我是百分之百可以确认的,这个吸血鬼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走到公司的更衣室,打卡准备下班,眼光不自觉地看到对面的房间,那里是公司坐台小姐上台前休息的地方.如果女人是公司的人,里面因该有线索。

    我走进房间内,里面没灯,漆黑一片,拿出打火机“啪“点着,房间很大,中间都是沙发。

    整个房间内充满了女性荷尔蒙的味道,我慢慢走进去仔细寻找着,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围着墙壁转了一圈,只看到一张员工板上写着不少人的名字,我把打火机凑过去一个个仔细的看着,上面都是某妈咪,某某队长,没有发现雨婷的名字。

    回到房间门口,注意到进门左边角的一个吧台。走进吧台,我试着拉开里面的抽屉,发现都是锁着的。

    “哗啦。“在我不抱希望的时候,里面最后排的抽屉竟然被我打开了,抽屉里有很多工号牌,我拿过来凳子,坐下来借着门口微弱的灯光一个个的查看,没有看到那个名字,点着打火机照了一下抽屉,发现里面还有一个记事本。

    “啪“

    拿起记事本一个东西掉了下来,低头看着掉下来的东西,我呆住了,那是一个工号牌,上面的名字赫然是雨婷二字,看着上面的照片确实与梦境中相像。

    “啪。“

    我正完全沉浸在思考中,这一拍着实吓我一跳,我转过脸看见一个壮实的手掌搭在我的肩膀上,回过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刘伟,原来你有这个嗜好啊!处男思春了是不?“

    我没理他,李慕凡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工号牌。

    “问你你还说不知道,居然在这偷偷摸摸的找人家的工号牌,不会暗恋她吧!“

    “什么玩意,这女人你认识?“也对,公司里只要是女的他基本都打听的清楚,与我相比绝对是两种极端的人格。

    “还在装,今天我还问你了,你说你不知道,装的挺像啊!“

    “你问的就是她?她是不是有好几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上班时李慕凡问的居然就是雨婷.

    “哎哟!刘伟,我真是小看你了,挺上心的啊!“

    “别废话,就说是或者不是就行。”

    “是的,反正我是好几天没看到她人了,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被别人给拱了,就可惜罗。”

    李慕凡手里拿着工作牌,紧盯着上面的照片,说话时眉间紧皱,眼神里散发着淡淡忧伤。

    看来没错了,梦境八成是真的,雨婷也可能已经死在了888,可是她的尸体在哪里?难道是什么时候运走了么?

    “你在想什么呢?看个头像都能想这么久,不会精虫上脑了吧!“我拿起那本记事本给了李慕凡一下。

    “啪。“这一声响,在房间和走廊里回荡。

    “谁在那里?“一个声音传来,接着就是“啪啪啪“的跑步声。

    我们赶紧跑回更衣室。

    换好衣服,走出公司门口,伸了个懒腰,一大堆的疑问在脑海里得不到答案。

    和李慕凡去吃了宵夜,两人回到出租屋。

    躺在床上,看着天华板,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其实我心里有件事情,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能听到那些声音?

    说清楚些就是:我可以听到“它们”和我说话,而且现在这种现象越来越明显,在公司竟然是身临其境的感觉。

    女人最后那句:你是谁?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

    我是谁?

    我只是一个连父母都没有的孤儿,从小在山村里长大的农村人。

    我还能是谁?

    从小跟着爷爷相依为命,爷爷走后就在李慕凡家生活,除了李慕凡一家并没有什么亲戚朋友。

    等等,爷爷...难道说爷爷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想起爷爷朴实的样子,他连农民都谈不上,更不要说背景了,就是人胆子大些罢了。

    “刘伟,你能不能安静点?“李慕凡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床边,看着我。

    “你是谁?”

    我愣住了,他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我是谁?”

    “你是刘伟啊!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老年痴呆?“

    吓我一跳,我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原来还是得用一个“傻“字来形容。

    “刚才做梦了,说梦话而已,我有没有说其他的吧?“

    “不知道,反正我就听清了这一句。你要像我学习,心态摆好,女人嘛!不要太在意。”

    “好好好,我受教了,麻烦你回到你的窝里去,我要睡觉。”

    他这喋喋不休的样子,像极了大话西游里罗家英演得唐僧,一点也不考虑人家受得了受不了。

    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事情慢慢来吧,休息好了,想得也会通透些。

    次日,下午六点准时达到公司,蔡金龙为我们开完例会就离开了,以前他很少这么早来的,最近几日倒有些反常。

    我很想再去888包厢看看,有件事我始终想不通,雨婷的尸体究竟在哪里?

    难道蔡金龙每天来这么早,就是为了转移尸体的?

    但是公司里的监控,除了包厢,基本无死角,他应该不会犯这么大的风险吧!

    又或者雨婷根本没有死,包厢里的腥臭味只是鲜血流在地毯上残留的气味。可是昨天的梦境又能如何解释,应该只有死人才能影响到我...这个问题好像已经得到验证了。

    “你还站在那里干嘛?包厢卫生不用做了?“一个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青年,语气很不和善的对我说。

    我厌恶这种拿鸡毛当令箭的人,没搭理他,转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包厢,把桌子,沙发,地面和墙面都擦拭干净,连卫生间的马桶都要趴地上仔细的擦亮。

    他奶奶的,这就是那些客人嘴里所叫的少爷......好像一条狗。

    晚上九点,客人蜂拥而至,我站在包厢门口,心中感慨:用尊严换取金钱,就是底层人的生活,这也就叫做社会。

    李慕凡慢悠悠的从走廊尽头走过来,眼睛左瞄右看,一副贪婪的神情。

    其实他是单纯的,当然我指的是他的心灵,所以很多事情我不愿意让他知道,虽然年纪他比我大上几个月,但心里始终认定他是需要保护的人。

    走到我身边,将我拉进包厢,然后向外面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注意,示意我耳朵凑过去。

    我心里纳闷了,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附耳过去。

    “我看见老张了。”李慕凡低声说。

    原来老张确实是个有钱的主,来这里消费,就算是个小包厢一晚上少说也得3000块,真是人不可貌相。

    “哪个包厢?我们去看看。”说着我准备开门出去。

    “你急什么,听我把话说完。”

    李慕凡把我拉了回来,又走到门口确定外面没人才走过来,凑到我耳边。

    “老张是被人带过来的。”

    我看着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一下说清楚。”我有些不耐烦地说。

    “老张是被几个穿黑西服的人拎进公司的,看他的样子好像很不情愿,可能是被逼迫的。”

    李慕凡终于把事情连贯的说了个大概。

    老张遇到麻烦了?

    来这里的消费的客人,道上的人不少,而档次提升到跟随统一着装的跟班,至少在h市也是个有名号的人物。

    自从进入公司,我看透了,也知道了,原来夜晚有着属于它自己的颜色。

    “他们在哪个包厢?”

    “云霄阁。“李慕凡脱口而出。

    “云霄阁!”我嘴里重复了一句。

    公司最顶级的包厢,进这个包厢的客人非富即贵,点的酒最低也是大拉菲,三万八一瓶的路易十三都是常态。看来老张可能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我和李慕凡拉开门走出去,没有人注意我们,慢慢走到走廊尽头,到转弯处麻溜的拐了进去。

    三楼贵宾区。

    我和李慕凡从消防楼梯摸上来,这里我没有上来过,因为根本没有资格上来服务。不过听说小费挺高,最少也是一千起步,是多少底层人的梦想。

    我趴在墙角,偷偷看像云霄阁的方向。

    四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身高近180,脸上带着墨镜,耳朵上还挂着耳机,站在门口环视周围。

    看架势就知道里面肯定有事情发生。

    “你确定老张被带进这里面?”我怕李慕凡看错,再问了他一遍。

    “当然了,今天三楼就开了这一个包厢,其他的全部关房了,这里面绝对是个大人物。”

    我看了一眼四周,确实三楼除云霄阁外,都是冷冷清清的,连平时站位的少爷也没有。

    这样就难办了,首先门口的几个黑衣人我们就过不了,更别说进包厢,恐怕都没可能靠近那片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