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尸秘 > 第九章 原来如此
    “说说,刚才是谁送那个贱人进去的?“胖男人吸着雪茄开口问。

    我有点懵了,他说的是哪个?他又是谁?

    “不说是吧!你们过去教教他们,应该怎么做人。”

    胖男人朝身后摆了摆手,后面两个黑背心向我们走来。

    “不要欺人太甚,我可是练过的,打你们几个完全没问题。”李慕凡又不知是哪根筋短路了,姿势摆的是很漂亮,奈何双腿还在发抖。

    “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位?”我开口问。

    “先打一顿再说。”胖男人没有搭理我,看都没看我一眼。

    “叮咚。”

    电梯门开了,走出来几个人。

    老郑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人,戴着一幅眼镜,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

    几人大步向这边走来,我发现陈峰也跟在最后。

    “凌少爷,您这是做什么?这里脏,晦气。有什么事情我们上去说。”

    戴眼镜的中年人,一进房间就拉住胖男人的手,一脸笑容。

    “徐前进,你他妈的办事怎么这么不牢靠?”

    “凌少爷,下面人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保证不会出错。”中年人半蹲在地上,脸上保持着笑容,说活的语气和动作极其熟练。

    “这两个都是新来的,不懂事,凌少爷莫怪。”没想到陈峰还会帮我们说话,在心里对他实在没什么好感。

    “你他妈算哪根葱,徐前进,这医院里的人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凌少爷,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会处理,这件事闹大了对您不好,毕竟凌市长还在紧要关头,不能有负面新闻。”

    “哈哈。。你倒是条好狗,今天的事情处理好了,你有汤喝,处理不好,自己躺里面去。”胖男人起身走出房间,黑背心前后跟着进了电梯。

    看着带眼睛的徐主任,脸黑的像锅底一样,我赶紧抢先开口。

    “陈主管,给你惹麻烦了,我们现在就走。”我拉着李慕凡就要离开。

    “走什么走,我们都是签过合同的,以为我们是瘪三,什么都不懂?”

    我现在真想拿把刀把李慕凡的脑子破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做的,没有一刻是在正常轨道上。

    徐主任的腿刚跨出门口,又缩了回来。

    “小伙子倒是有点魄力,陈峰先给他们一千块,明天你再找财务补上。”

    “老家伙,一千块就可以啦?”李慕凡倒是来劲了,叫嚷的声音也大了一分。

    陈峰走过来,拉住我和李慕凡,凑到我们耳边轻声说:“有合同也没用,给一千你们就拿着,很多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过火了,这么大的城市消失两个人,没有人会记得。”

    赤裸裸的威胁,但是非常受用,李慕凡灰溜溜的接过钱,等都没等我就跑了出去。

    从电梯里出来,我看见李慕凡,居然站在护士台和护士聊天。

    我也想不通,他还能聊什么正紧事情。

    径直走出医院,站在大门口,天边的斜阳照射出长长的背影,这一天过的跌宕起伏.没想到来h市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短暂的结束了。

    “刘伟,你怎么不等我?我还想吃完工作餐再走呢!”

    我没理他,拦住一辆的士,李慕凡也跟着钻了进来。

    “师傅,去益乐新村。”

    “等等,师傅去美食城。”

    “到底去哪里,你们说清楚行么?一人一个地方,你俩是一是起的?”

    “我对司机说:“不用理他,听我的。”

    司机摇摇头,挂档起步。

    “吱。。”一个急刹车,我差点撞到中控台。

    司机伸出头大骂:“你他妈的找死啊!”

    “哐。。嘭。。”

    后门被人打开,有人钻了进来,司机还想开骂,我对他摇摇手,示意不要说了。

    进来的是老张,他慌张的看着窗外,神情紧张。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猜测应该就是那个男婴。

    “你们终于出来了,我在外面等了你们好久,还以为你们出不来了呢。”

    “我说你们能不嫩麻利点,医院门口不能长时间停车的,后面都快堵住了。“

    我看见保安亭已经有人向这边走来,就对司机说:”走吧,去益乐新村。”

    我没有问老张发生了什么,因为我知道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李慕凡很不知趣的问这问那,还想去掀老张怀里的衣服,都被老张一手拍了回去。

    一路无话。

    回到出租屋,我开门让老张进屋,为他搬了凳子坐下。

    “为什么不把他交给他的父母?”我倒了杯水递给老张。

    李慕凡看着老张怀里的男婴,“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些。

    “慕凡,你去小区门口的超市看看有没有奶粉买些过来,娃娃等下饿了哭起来,要是邻居听到还以我们在贩卖婴儿呢!”这件事情我不想让李慕凡掺和进来,赶紧把他支走。

    ”钱呢?没钱拿什么去买?“

    “你刚才不是收了一千块么?”

    “那是我们的伙食费,什么时候能找到工作还不知道呢,要省着点用。”

    “我有钱,小兄弟就麻烦你跑一趟了,我在医院里找到些米糊给他喝,恐怕等下也该饿了。”老张从口袋了掏出二百块递给李慕凡。

    李慕凡接过钱,还是一脸不原意的样子,我想过去踹他一脚的,还没到他身边,他拔腿就跑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还有点不放心,大声嘱咐他,要看着买不能买错了。

    坐在老张对面的靠椅上,拿出烟,递给了老张一支,老张摇摇头朝怀里努了努嘴,示意我他怀里还有婴儿。

    我把烟收回烟盒,自己也没抽了。

    “说吧!怎么回事?”我看着老张,期待他可以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小刘,这件事不简单,我从停尸房上去后,就想去找徐主任。刚到他办公室门口,听见有人在讲话,听声音像是老郑。”

    “我当时就想进办公室揍他,可是刚想开门就听见徐主任在说话,我立马退了回来。”

    ”你听到什么了?“我很好奇徐主任到底和老郑说了什么,在地下室就听他对那个凌少爷说事情办好了,现在想想可能就是与这个男婴有关。

    老张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咽了下口水。看得我心里很是着急。

    “他说这个娃娃不能留,需要处理掉。”

    我站起身,没想到一个市医院的科室主任,这么心狠手辣。

    “这可是属于谋杀,他就不怕被抓么?”在我的心里,一直以为只要做了坏事,一定会受到惩罚。

    “你太年轻了,想法太简单,就这么小的娃娃,想让他消失的方法有很多种,何必让人知道。”

    我想起在医院,陈峰跟我们说的话。是啊!很多事情不是我想象的这么简单。

    虽说我也不是很单纯,终究还是没什么社会经验,总以为现实就是眼睛看到的一样。

    ”停尸房里的女人是谁?还有那个姓凌的胖子又是谁?“我问老张。

    ”凌少爷是h市市长的干儿子,平时作威作福惯了,暗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那女的是什么身份,我不清楚,不过我猜应该与市长有关系.“

    老张的话,让我十分震惊,官匪勾结,这世界也太可怕了.

    现在我完全相信陈峰所说的,像我们这种无名小卒,今天就算灭了我们,在这诺大的h市也不值一提。

    “这个娃娃你打算怎么处理?”看着老张怀里的娃娃,我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可能从此以后他也将会经历和我差不多的人生吧!“

    ”我想把娃娃养大,毕竟他这么顽强的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有什么理由放弃他?”

    我还想再问清楚老张的家庭情况,毕竟刚认识,对他还不了解,或许他也是个有钱的主也说不定。

    刚想开口,门外响起了走路声。

    是李慕凡回来了。

    ”嘭。“

    门打开,李慕凡拎着一大袋子的东西出现在门口,晃悠悠的走进来,从袋子里找出一罐奶粉递给我。

    “找了半天才找到,你看看对不对,这玩意真他奶奶的贵,二百块都不够用。”

    “小李,差多少钱,我给你。”老张听着李慕凡抱怨,手伸进了口袋准备掏钱。

    “不用了,差不了多少,就当我给的见面礼吧。你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李慕凡这小子,我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很多时候觉得他的心智不够成熟,但有时候却感觉他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老张给娃娃喂了些奶粉,就走了,临走时给我留下了他家的地址。

    看着娃娃第一次喝奶粉就这么带劲,我心里踏实了很多,真希望他的人生能够比我过的充实。

    我们又要面临需要找工作的境地,虽然伙食费够用一段时间,还是需要再挣些钱。

    李慕凡说年底提前回老家,我心里也想回去看看。

    我已经三年没有回李村了,多希望坟地上那片空地还在,还有我和爷爷的小棚子,那里有我最宝贵的记忆。

    当然最渴望的是:当我回到记忆中的地方,那个熟悉的人还在笑呵呵的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