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全职武神 > 二七六、又见宗师
    全职武神的妖怪人物卡,都可以化为人形,在成吉思汗这种副本,实在不合适使用半人马这么劲爆的造型,虞文辉化身一个身材高大的彪形大汉,手中的长矛是得自太阳神教的战利品。

    提丰女妖的藤枪,十分配合这些女妖高大的身材,造型也是瑰丽精美,但对普通人来说,就稍嫌太过细长,虽然虞文辉也能使用,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丝手感,不如太阳神教的百炼玄兵更就手。

    虞文辉挑选的这杆长枪,名为日曜!

    通体做暗金之色,若是以太阳金经催动,便会爆炸璀璨金光,挥舞之际,就犹如带了一团金色烈火,只是虞文辉如今只有半人马真气,肯定是施展不出来那种璀璨金光了。

    虞文辉换了账号,手头资源丰富,也懒得步行,立刻就换了一匹座骑,这却不是原来虎痴惯常骑乘的五花骢,而是一匹黄骠马,他也不清楚是哪个玩家的“买命钱”。

    这匹黄骠马品相犹在他原本那匹五花骢之上,毛色宛如沉铜,筋骨健美,身材高大,四蹄轻健,尤其是极通人性,比原来那匹五花骢要聪明好多。

    全职武神中的座骑,大多数也没什么属性,脚力跟普通的轻功好手差不多,耐力稍稍优胜。品相较高的座骑,就多半有些特殊属性,比如虞文辉手里的腾蛇,就有天生能操纵云雾,可以提供主人横练x5的防御力,受伤害时预先扣除坐骑寿元等特殊属性,比寻常座骑强出许多。

    五花骢并没有什么特殊属性,这匹黄骠马却有一条,能够让筋骨增幅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骑乘这匹马的武者力气回更大一些,这已经是详单不错的属性了。

    虞文辉连续追索了数日,也打听到了最近出现的邪魔“盛余崖”的行踪,鹿神白仙王和玄冥神老已经跟盛余崖交手数次,虽然盛余崖斗不过两人,但却狡诈万分,几次都能逃掉。

    虞文辉此时,也对天邪八部有了兴趣,这件邪门的宝物,居然能够让人直升七星,入大宗师境,简直太过神奇。

    半人马乃是天生的猎手,他使用的半人马之神,更是半人马一族最优秀的猎手,仅凭嗅觉就能在数里之内找到猎物。所以在找到了蛛丝马迹之后,花费了数日功夫,就追踪到了鹿神白仙王和玄冥神老。

    鹿神白仙王仍旧是翩翩少年模样,他正斜倚在一块大石上,拎了一个葫芦痛饮,他看了一眼正在烤一头野兔的玄冥神老,忽然说道:“你最近可有感觉,有人缀在我们后头?”

    玄冥神老冷哼一声,淡淡说道:“不知道是谁,但此人武功应该不在你我之下。”

    鹿神白仙王脸上微有笑意,说道:“不是王机,也不是寇封之,这两人的轻功不在你我之下,此人武功强横,轻功却一般,要不然也不会轻易就被我们发现端倪。”

    玄冥神老沉吟片刻,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想不出来,究竟是谁!难道是潜居的高手?”

    鹿神白仙王忽然笑了一声,说道:“何须这般猜测?”他朗声喝道:“这位兄台,可否现身一见!”

    玄冥神老也未有料到,这位老友居然如此直接,不由得哑然失笑,但过得片刻,便有一个宛如金石交击的声音,铮铮鸣响,淡然答道:“两位前辈有约,晚辈焉敢不从。”

    虞文辉背负长矛,催动了黄骠马,从容纵马疾驰,不多时便到了两位大宗师跟前。

    玄冥神老和鹿神白仙王见到虞文辉如此年轻,不由得就是一愣,玄冥神老精壮宛如壮年,鹿神白仙王看起来也如翩翩少年,但两人都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了,也只有数十年苦修,才有如今的修为境界。

    成吉思汗副本和长江帮副本不同,长江帮副本的武者更讲究精神烙印,对真气雄厚与否并不在意,但却更注重驾驭真气。成吉思汗副本更注重积蓄真气,不惧南北道宗都是走性命双修的路数,故而进境迟缓,厚积薄发。

    虞文辉看起来不过是三十余岁,长发如金,高鼻深目,一双眼睛,色做碧绿,身材高大修长,绝无可能有他们这般成就。

    半人马之神喀戎倒是的确年纪不大,他成神的时候,也十分年轻,不过二十七八岁,作为半人马一族最天才的战士,虽然跟半人马族长实力相当,但却比已经老迈的族长,臻至七星巅峰的时间短了太多。

    虞文辉见两位宗师如此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我父亲乃是前朝武林大豪,得罪了道门,不得不躲去西域,跟随商队一路向西,并且在极西之国定居。他得了当地第一大教派的垂蒙,就入了西方的教派,学得极西之国的武功,我从小跟父亲学文习武,年长之后,便奉父命回归中原,料想道门这许多年,应该也不会再追索我这个余孽了。”

    虞文辉几句话,就把自己的身世来历,交代的清清楚楚,两位大宗师见他武功如此强横,倒也不怀疑他胡扯,玄冥神老冷哼一声:“你父亲得罪的是寇封之吧?”

    虞文辉双手一拱,淡淡说道:“正是这位道门前辈。”

    寇封之的南派道宗之长,论辈分还在王机道人之上,乃是道门上一代的执掌者。只是此人后来不知所踪,北宗又出了王机道人这等绝代大宗师,道门执掌才从南宗转入北宗。

    鹿神白仙王微微一笑,说道:“如今寇封之已经不是道门执掌了,换了不是一家教派的王机,你大可不必担心,若是有什需要,老夫也可以做个说客。”

    两大宗师又不是老糊涂,当然知道虞文辉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他父亲被逼迫,连中原都呆不住,这种仇恨可想而知,必然十分深远,此人归来想必是要跟道门为难。

    他们倒也不去替王机担心,王机乃是天下第一人,又其实容易被为难?何况王机又不是寇封之,两人未必就争斗起来,他们更关系这家伙跟在他们两个老汉背后,又骑了一匹马,究竟是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