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秦农 > 第一百二十章 赵高(上)
    赵高快步走了上来,拱手笑道:“本吏挑起了逆案的担子,望章少府不要见怪。”

    “哪里!”章邯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也不好说什么,摆手道:“赵府令是陛下信臣,查逆案自无不妥,本吏这就将案宗尽数交予府令。”

    “不急不急!”赵高摆了摆手,道:“为陛下驾车吾是行家,破案是拍马也不急少府啊。有您这句话,吾心甚宽,多谢了。”

    赵高的职位是中车府令,乃太仆的属下。太仆是大秦主要部级官员九卿之一,负责掌管帝国的车马交通事宜,相当于后世的交通部长。麾下有各类车府官署,苑马监令。

    中车府令,同各类车府令一样,官秩六百石,有副官中车府丞一人,官秩三百石,所属吏员有数十人之多。单以级别而论,赵高远远不及章邯,中车府令顶多只能算是中级官吏,而少府令却是九卿之一。

    不过,由于中车府令是宫中禁内的车府令,职务相当于皇帝的侍从车马班长,负责皇帝的车马管理和出行随驾,甚至亲自为皇帝驾驭,职位的重要性与章邯不相上下,都是非皇帝绝对信任的腹心亲近不能担当。再加上二人都是朝中少壮派的官吏,虽然平时少有交集,但仍然平礼相待。

    “府令严重了,汝深受陛下信重,主管此案,本吏也能够放心。”章邯微微一笑道。

    “下吏蒙陛下不弃,唯肝脑涂地以报天恩。”赵高向行宫的方向拱了拱手,语气诚恳道:“吾等皆为陛下倚重,自然应该多多亲近。”

    章邯知道,赵高出任中车府令,是皇帝陛下还做秦王时亲自做出的选拔任命。论资历和与陛下的感情,都要比自己高得多,也深得多。

    而且赵高能得到陛下的赏识,除了其考选成绩特出而外,他进入秦宫后所展现的个人能力和才智,才是决定性因素,绝不能小觑了此人。

    后世人熟知赵高其人,绝大部分都是因为他是一个奸佞小人。正是他一手将如日中天的秦帝国拖进了黑暗的深渊。但反过来考虑,历史上的奸臣,几乎人人都有过人之处,也不乏才高八斗之辈。否则,又怎能脱颖而出成为权臣

    赵高的书法,堪称第一流,尔后庞大的秦帝国中,除了丞相李斯之外,大概无人能出其右了。所以刚才章邯觐见的时候,才会看到原本负责驾车的赵高在替皇帝做奏对记录。

    此外,赵高在文字学方面的造诣也极为高深,秦帝国后来的文字改革,他有相当大的贡献。其所著《爰历》六章,是秦帝国识字课本的一部分,也是著名的文字学著作。

    秦帝国是实用主义的法治国家,书法识字,是用来修习行政文书和刑律狱法的工具。赵高文字书法的精美,不过是他修习刑律狱法的准备和结果。在复杂而严格的秦帝国法制体系中,他可是说是精通法律的专才,有家学渊源的法学名家。

    晚年的秦始皇将少子胡亥的教育委托与他,正是看中他的文字、书法和法学上精湛的造诣!

    史书上说赵高工作勤奋,行事坚韧不拔,果断敢行,这是对他出众的行政能力的概述。当然,这也是他受到秦始皇赏识的要素之一。不过,赵高之所以能够被秦王嬴政提拔为中车府令,还有赵高适合担当该职务的实在理由。

    章邯面对赵高的主动示好,不能生硬拒绝,只得道:“早就风闻赵府令武艺了得,驾车更是天下第一,邯早就想一睹风采,学习一番。”

    赵高闻言,面带笑意,他连忙摆手:“哪里有什么天下第一,全都是下面的人奉承罢了。少府久经战阵,必然也是个中能手,若有兴趣,随时来找吾,咱们切磋一二。”

    “善!”章邯前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说实在的,战阵冲杀赵高绝对不行,但若是单枪匹马的对决,章邯也没有多大把握能赢。

    中车府令是皇帝的侍从车马班长,对于车马的驾驭管理、保卫皇帝安全的能力有极为严格的要求。根据大秦的法律规定,一般的车马驾驭,车士至少要经过四年的训练,四年后若是不能良好的驾驭车吗,不但本人要服四年劳役,就连教官也要受到罚款。

    合格的车士,要求年龄在四十岁以下,身高在七尺五寸以上;步履矫健,跑起来要能够追逐奔马;身手灵活,可以在飞驰的战车内跳上跳下;车技熟练,能够驾车前后左右周旋,也就是漂移;强壮有力,能够在车上掌控兜风的旌旗;武艺高强,能够引八石强弩,而且要在驰骋中前后左右开弓。

    如此恐怖的要求,绝对就是训练杀人机器的标准了。但不要忘了,中车府聚集的是秦帝国车御的精华,对于他们的要求,更远在普通车士之上,用后世的眼光来看,他们人人都是《谍中谍》系列中的阿汤哥!!!

    赵高任职中车府令十余年,能够牢牢坐稳官位,正是因为他体魄高大强壮,骑术车技精湛,娴熟于弓弩和各式兵器,武艺非同寻常!

    “哦,对了,下吏还有一事,差点忘记。”赵高说着就从怀中取出一份竹册,递给章邯道:“再有半月便要返回咸阳,正是小女出嫁,还望少府令赏光!”

    章邯接过喜帖,就见上面写着的新郎名字是“阎乐”。

    “府令好眼光!”章邯收了喜帖,称赞道:“竟把咸阳令收为佳婿,可喜可贺!”

    “哈哈哈!”赵高也得意笑道:“哪里,小女刁蛮,只要日后能和和美美,下吏就心满意足了!”

    “善!”章邯道:“后日黄昏,本吏定要叨扰!”

    “多谢多谢!”

    两人再次施礼,就此别过。

    刚一出营门,就有少府小吏过来送上缰绳,章邯翻身而上,却没有催马。他思虑了片刻,吩咐道:“速调咸阳令阎乐存档,不得迁延!”

    “诺!”小吏领命,就要离开。

    “慢!”章邯一抬手,嘱咐道:“不得声张!”

    “诺!”小吏再次领命而去。

    少府专门干这种暗中调查的勾当,所以这吏员并没有什么意外。只需派出信使,咸阳总部三日内就能将档案送来。

    另一边,赵高见章邯远去的背影,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哼起了家乡赵地的小调。调子悠扬,却暗含悲切,似有万般愁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