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间有梦 > 第8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咳咳……,桐祖,还是你来说吧。”

    当年,时空乱流之中,为了护住这个少年,桑祖不惜牺牲自己,把老命都豁出去了,这才让东皇十代躲过一劫,为他后来的重生,创造了先决条件。

    可惜,自己却身受重伤,落下一身病根,直至今日,都尚未恢复。

    桐祖清了清嗓子,一脸追忆。

    “那年,创始神族和原始魔族击败了三大混沌圣灵,声势滔天!权力的欲望,变得无比的膨胀。”

    “为了争夺天地的主宰权,两族发动了战争。这一战,打了整整三万年!打到后来,天地间的其他种族也纷纷被拉下了水。”

    “眼看着,人族也要被卷入战火之中。以当时人族的弱小,若是深陷其中,灭族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迫于无奈,东皇昊一历尽艰辛,率领大家开辟了一条修行之路,这就是后来修仙体系的雏形。”

    “净说些人所皆知的废话,说重点!”寿非常不满,他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桐祖白了寿一眼,继续说道,“人族自此强大起来,东皇昊一因此被尊为人王。而人王最小的儿子,你的徒弟——东皇十代,感念天下苍生的艰难,身体力行,奔走于各族之间,把修仙体系传播到了世界各地,让天地各族都有了强大起来、摆脱战火的资本。”

    “没错,没错!这正是我的徒儿东皇十代!”寿一脸骄傲、自豪。

    “十王子尽得人心,他的九个哥哥,也纷纷效仿。一时间,人族好评如潮,风头无两——天地各族纷纷交好人族,与之缔结盟约。人族的发展,渐渐有了万族来朝的趋势。”

    “人族能有今日的鼎盛之势,全是我徒儿的功劳!”有东皇十代这么一个徒儿,寿是相当满意,对徒儿的夸赞毫不吝啬。

    桐祖幽幽的看了看寿一眼,缓缓的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两族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人族坐大而置之不理?这在这个时候,十王子殿下和其他八位王子,出事了。人王十子,最后只剩下了那个排行第九的!人王痛不欲生,于是决定举兵,讨伐!”

    “以你们寿族为首的其他强族,也相继伸出了援手。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鞥?你说什么?把话说清楚!我的徒儿,死了?”

    “没错。”桐祖点了点头。

    “十王子天资聪颖、圣明仁慈,人王对他悉心培养,疼爱有加。这是人尽皆知的。”

    “只要给十王子一些时间,他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位人王!相信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没有异议吧?”

    “人王?哈哈哈哈!说的好,我徒儿做得!除了他,还有谁?”寿哈哈大笑。

    “可十王子死了!人王说,是下的毒手。故此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十王子重生。”

    “重生?嗯。重生……”

    寿有种不好的预感,渐渐的拉下了脸。

    寿族掌众生寿命长短,对衰老、重生、死亡这类的字眼特别敏感。

    寿的鼻子突然变得有些酸酸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揪心之痛,难以述说。

    桐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寿的情绪,缓缓开口,“人人都说,寿族有石心。得到它,不仅可以恢复受损的元气,还可以延年益寿;而寿族始祖——你的那颗石心,更是不死不老,号称永恒石心!有了它,只要尸身保存完整,就能……”

    看了寿一眼,寿一言不发。

    “就能,逆天重生。”

    寿了然,“果真如此。”

    “需要我的石心,那为什么不来和我商量!桑祖尚且可以为了他牺牲自我,我这个做师傅的,难道就会眼睁睁看着徒儿死吗?在你们眼里,我就是贪生怕死之辈?呵呵……”寿哂笑不止。

    “可笑啊!讽刺啊!那时候,我一看到东皇昊一的讨伐令,毫不犹豫的第一个站了出来,响应了他!整整三年,不眠不休,从极北之地,不远亿万里,赶往战场!第一日,我屠魔三千;第二日,我戮神九百;第三日,我……”

    寿一边细数着过往战绩,一边自嘲。

    桐祖羞愧地低下了头,声音极低,“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人王陛下,是我们错了!是我们错了!”流下了悔过的泪水。

    “当初,东皇一族派我来找过你,不见你的踪影。谁会想到你不与大家汇合,先行一步?况且,你走得太匆忙,也没将实情告诉你的族人。战事一触即发,我找不到你的人,也不敢在极北之地久留,只好立刻动身回去复命了。”

    “于是,东皇昊一就认为——我是有意在躲他,不愿见他,不愿商量,不想救我的徒儿,对吗?”

    桐祖羞红了脸,把头放得更低了。

    “我在战场上厮杀了十年!十年后,你们集结着盟军总算来了!不由分说,上来就暗算我!然后肢解我的法身,拿走我的石心,更是将我封印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太古……远古……上古……近古……,直到如今。是这样吗?”

    “我,我们……”桐祖顿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你掌生控死的天赋神通,天下哪个不怕?要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成全他人,天下之大,哪个肯做?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你还是一族之领袖!”

    “你若是发起飙来,我东皇一族的联军岂不是出师未捷就已损失惨重!这个责,谁来担!”

    “你们……!全都错看了我!”

    寿泪光闪烁,大声咆哮!

    “我们……,我们如何知道你的想法!”桐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同时,此生此世再也不想见到寿,索性闭上了眼睛。

    之前一直是桐祖在讲,桑祖在旁调养生息,总算是顺回了一口气,缓缓开了口,将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说了出来。

    “东皇一族有四大守护神树,四大神树以我为尊!盖因我与东皇一族相伴相生,同气连枝、生死与共。东皇一族的大日金焱,是我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而我的存在,又能反过来加持东皇一族快速修行、增强他们的战力!”

    “东皇强,则我强;东皇弱,则我弱;东皇绝灭,则我生死道消。”

    “那时还是洪荒,我和桐祖在无尽虚空中不知横渡了多少年,只为等到东皇来人,救活那娃儿。时间一长,我神力渐渐不支,变得虚弱起来。我与东皇一族休戚与共,心里自然明白——讨伐一事,东皇一族必定是死伤惨重!我真怕,熬不到来人的那一天!”

    “又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终于,我们等到了来人。那一天,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九王子殿下。他带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他带来了石心,可以救活他的弟弟!同时,他还带来了一些令人绝望的消息——”

    “昊一深受重伤,奄奄一息。座下的五位仙帝,走了一个九幽,死了三个,剩下的一个,也是行将就木……其他各族见人族大势已去,纷纷脱离了联军,……”

    桑祖把目光转看向了寿,大声说道,“为了这场战争,天地各族搭进去的太多太多了,只能胜,不能败!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牺牲!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这是属于各族的天地浩劫啊!

    难以想象,后来的洪荒战场,是何等的修罗炼狱!

    尸山血海,白骨盈野……

    寿闻言,闭上了眼睛。

    “九王子给了我们一些续命、恢复元气的丹药,供我二人路上使用。”

    寿顿时睁大了眼睛,“续命的丹药?难道是……”

    桑祖一脸苦涩,也低下了头,“你的石心要拿来救活小王子,你的头颅又是万法不侵,丹师自然是难以炼化。为了补充我和桐祖消耗的元气,给我们续命,好让我们活得久一些,活到十王子重生醒来的那一天。”

    “当然,我猜,最主要的还是给我续命,只有我活着,才能更好的加持东皇一族的整体实力,赢得战争的胜利!”

    “所以,那些丹药,就只好拿你的剩下来的躯干,以及你的族人来炼。”

    “混账!混账!你们这群畜生!天材地宝那么多,为何偏偏要用我的族人来炼药!”

    “我族仓促起兵,本身就无多少准备,战事又胶着,谁还有闲情逸致去搜集天材地宝?”

    “为了躲避战乱,我特地将族人迁至极北之地,不曾想,还是……”

    “不管怎么说,寿祖,这是我们东皇一族欠你们的。”

    “哈哈!……这么对我也就算了,我的族人,你们也不放过!他们是多么无辜啊!……东皇一族,好!待我们不薄,雨露均沾,不落下一个,真好!好的很呐!”寿笑得无比癫狂。

    “寿祖,你要报仇,就冲我们两个老家伙来吧!反正人王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也算是不辱使命,完成了。要杀要剐,随你处置。只求你不要加害十王子,他是东皇一族在这世间唯一的血脉了,重生以后更是失去了前世的记忆。他是无辜的!”

    “处置?如何处置,才能换回我的族人?”

    “无辜?我的族人,难道都死有余辜?”

    “呵!你东皇一族,还是那般自以为是!以前是,现在还是。”

    寿万念俱灰。

    满腔热情去助拳,为了徒儿心中天下太平的愿望能够早日实现,他孤身一人在战场上拼杀十年!无怨无悔!

    到头来,换来的还是不被信任,被误解,被友方不由分说给暗害,变成了如今这样一个只剩下头颅的废人!

    那些可怜的族人,还无端的受到了牵连,死不瞑目!

    天道何其不公!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好的很呐!”

    寿笑得心酸无比。

    天地不仁,视万物如刍狗!

    造化,何其弄人!

    原本,他都想好了。

    等拿到了石心,脱困以后,就去找东皇一族复仇!

    原来,都是一场误会造成的!

    东皇昊一误会自己贪生怕死、不肯救东皇十代,而对自己下了必杀令。

    自己误会东皇一族忘恩负义、卸磨杀驴、狼心狗肺!

    真正的祸首——两族,早在洪荒末年就被灭得一干二净!

    想报仇,又能去找谁?

    找?死了。

    找东皇一族,东皇一族垮了。剩下了两株护道神树,一株老了,寿命即将走到尽头;一株病得不轻,也没多少时日可活了;唯一的直系血脉,就剩下了前世的徒弟东皇十代——还在等着自己的石心来续命。

    他,不会知道曾经有自己这样一个师傅,可以为他奋不顾身、牺牲自己。

    这样也好!但愿他永远都不知道!

    重活一世,重头来过!

    寿疯狂大笑着,笑得无比苍凉。

    一口吐出了自己的石心,抛给了桐祖,“给你,你不是想要吗?统统都给你们!”

    “就是因为这该死的石心!族人没了,徒儿也没了,哈哈哈哈!”

    “从太古到现在,老头子从孤身一人,变成了孤家寡人!”

    “老头子欠你们的,统统都拿去吧!”

    寿,头也不回,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天地再次归于宁静。

    只有一段话,听得不太真切,远远地传了过来。

    “我这一生,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东皇一族的人!再也……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