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间有梦 > 第7章 怒火狂飙
    “掌教!是掌教……回来了!”

    “我们,……有救了!”

    “得救了!”

    ……

    黄铜轮盘之中,万千弟子悲悲戚戚,失声痛哭。

    来人愤怒地扫视了一眼一众门人,大声怒喝,“尔等,太让本座失望了!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的时间都撑不到!”

    众人闻言,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整日修炼、修炼,结果都修到狗身上去了吗?看看你们的样子,一群丧家之犬!我凌天宗弟子,几时变得这般脆弱了!”

    皇甫擎天衣袂飘飘,宛如谪仙临尘,稳稳的落在了大山之上。

    “啊啊啊!汝等小儿,竟敢暗算老夫!拿命来!”

    大山之下,寿发出惊天怒吼,使出浑身解数,猛的一下子,又把大山顶上了天,借机逃了出来。

    皇甫擎天双眼紧紧的盯着寿,不怒自威,“昔日,我宗始祖凌九霄能镇压你;今日,我皇甫擎天,亦可!”

    一下子飞到高空之中,探出大手,轻轻一抓,又把大山抓了起来。

    “哼!黄口小儿,侥幸胜了半招,就不知天高地厚!你当老夫是何人?老夫乃是寿!万千生灵,生死由我!”

    “寿……元……长……短……,皆……由……我……控!”寿一字一顿、仰天长啸。

    “躯干,来!”

    “四肢,来!”

    ……

    “魔头,休想!此地早已被我等定住地水火风,空间静止!想召回魔躯,重组魔身,做梦!”

    寿火冒三丈,狂发乱舞,看着凌天宗的一干人等,神色变得无比的冷漠,“老夫好心饶你们不死,汝等跳梁小丑竟还敢这般不识抬举!”

    “我寿,平生所恨——就是对长者……不存敬意!汝等小儿,一而再,再而三的冲撞本座……受罚吧!”

    “天人两衰!”

    双目之中,蒙蒙的灰光喷薄而出,目光所到之处,凌天宗修士满头华发尽皆化为虚白,脸上渐渐的起了皱纹,目光涣散,体发恶臭……

    黄铜轮盘之下,纯阳峰首也被扫中了。他的实力与寿相比,云泥之别!

    即使有万象众生轮的加持,也无济于事!瞬间变成了弱不禁风的老者,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颤抖着双手,遥遥的指向了停留在半空中的寿,发出一道无比嘶哑的声音,“你……,你……”

    万象众生轮一下子失去了控制,顿时化为原形,无数的凌天弟子被甩了出来。

    尖叫着,嘶吼着,绝望着……

    “不!这不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

    “不!……”

    万象众生轮的弊端,在此刻,被无情的暴露了出来!——万象众生轮的操纵者也好,那些辅助、参与者也罢,所有人在进入到法宝之中的那一刻起,已经同气连枝。只要有一个环节受损,必将殃及其他所有人!

    魏无极寿元大减,变得衰老不堪!必然的,其他二十位峰首也是如此。至于那些实力低微的弟子的境遇,更是惨不忍睹!

    真传弟子十去其三,精英弟子阵亡一半,外门弟子十不存一!

    哀鸿遍野!

    这还是在万象众生轮加持之下,借所有人的力量,抵抗而来的成果。

    若是单独面对寿的这一记“天人两衰”,结果可想而知!

    “寿,你为难这些小辈作甚!有种冲我来。”

    天上传来一声怒吼,虚空顿时裂开一条大缝,紫色神光无穷无尽,洒下了人间。

    “来便来,难道还怕你不成!”寿凛然不惧,一下子冲入了虚空裂缝之中。

    见始作俑者飞走了,皇甫擎天正要追击,这时,却被一条铁链拦了下来。

    数不胜数的梧桐紫叶纷纷而下,洋洋洒洒,像是下起了梧桐雨一般。

    “拿着!一人一片,救你的门人弟子要紧。”

    皇甫擎天信手拈了一片紫叶,端详了一番,随即抱了抱拳,“后进末学皇甫擎天,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说完,大手一挥,将漫天的紫叶全都收入袖口之中,匆匆离去。

    ……

    星空之中。

    梧桐树凌空而立。

    寿,转眼即至。

    两两相对。

    “竟然是你!空桐!”

    “寿,好久不见。”紫叶梧桐顿时化为人形,睁开了双眼,冷漠的注视着来人。

    “东皇一族居然放过了你?哈哈哈哈,可笑可笑!”

    “何来放过一说。老夫自出世以来,一直都是东皇一族的守护神树!”

    “守护?哈哈哈哈……”寿疯狂大笑,“守护?你居然守护那样一群卑鄙无耻的狂徒!守护那群侩子手!哈哈哈哈……可笑,可笑!”

    “住口!把石心交出来!”

    “住口?石心?你居然还有脸来抢我的石心?那是我的!我的!……我的!”

    寿,大声怒骂。

    “你看看我,如今成了这副模样!想当年,东皇一族弑神屠魔,是谁冲锋在前,是谁?是谁!……你,告诉我!”

    寿歇斯底里,陷入了癫狂。

    “是我!”

    “要是没有我,东皇昊一,凭什么胜过那些!要是没有我,他最后哪能坐上天地至尊的宝座!”

    寿化作一道流光,狠狠地撞向了紫叶梧桐。

    梧桐一个踉跄,倒退了三步。

    “你看看,他们是怎么对我的!怎么对我的!……杀不死我,就肢解我的道身,挖我石心,将我封印在万丈地底亿万万年!从洪荒到现在,亿万万年,亿万万年啊!”寿尖叫着,想起往事,心酸无比。

    东皇一族,卸磨杀驴。此仇不共戴天!

    “人王,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什么狗屁苦衷!等我送你一程,带着你的苦衷,去和东皇狗贼说吧!”寿已经完全疯狂了,“天人……两……”

    一个衰字还没开口,寿好像突然间发现了什么,端详着面前的紫叶梧桐,阴沉着脸,“你身上为什么会带有我族的气息!纵然你与我一样,同是孕育于混沌之中,也不该活这么久!除了我族,这世上,再也无人能活这么久!说,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紫叶梧桐冷冷一笑,“告诉你又如何?你如今亦不过是一个只剩下头颅的废物罢了!你的,……”

    “桐祖,咳咳……,不要说了。是我们……,对不起寿族。”

    地底深处,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青色的光点破碎虚空,瞬息而至。

    居然是被挖了心,垂垂待死的吴桐!

    少年紧闭着双眼,漂浮在空中,浑身透着青光,一股磅礴的力量,四散开来。

    突然,背后渐渐浮出一道虚影,显现出一株幼小的青铜神树!

    “扶桑!”寿一眼就认出了青铜神树的来历,吓得连连后退。

    “桑祖,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桐祖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当年,你我二人化为木棺,守护少主横渡虚空。不巧碰到了时空乱流,等我们从乱流中出来,就发现失去了你的消息。原来,你一直隐匿在少主的身体里。”

    “唉,我要不这么做,那娃儿……,咳咳……,早就……,咳咳……。那娃儿哪能挺过时空乱流?早就尸骨无存了!咳咳!”

    “桑祖?你,……”桐祖关切的问道。

    “无碍,暂时还死不了。”

    “寿祖,人王当年取你的石心,咳咳,只为,救活这个孩子!”青铜神树伸出一根树枝,指了指背后的少年。

    “救一个孩子!就要挖本座的石心?!这是什么道……理……,”寿正要喝骂,突然,看到了一张少年的脸庞,石心扑腾跳了一下。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庞啊,好像非常熟悉,又好像特别陌生,说不出的怪异,寿试探着问了一句,“这是,十代?”

    “两个老匹夫!快说,那是我的徒儿,东皇十代吗?”寿的声音越来越高,渐渐有些颤抖起来。

    “嗯!”桑祖低低的应了一句。

    桐祖闷声不答,把头扭了过去。

    “乖徒儿……,你怎么会……,啊啊啊!痛煞我也!”寿飞到少年身前,悲愤交加,眼泪直流。

    “谁干的?谁干的!”

    “说!”

    “说!”

    “说!”

    寿怒火狂飙,声音响彻环宇,四周的星辰不堪承受,一一碎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