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间有梦 > 第3章 少年有梦
    凌天宗。

    位于原始大陆东域,由始祖凌九霄于太古年间开创,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宗门内强者不可计数。

    宗门大致可都是分为上院和下院。上院住着的都是各大长老、名宿大能的真传弟子,数以千计。

    至于下院,那弟子就更多了,不下千万。

    下院又被分为内院和外院。

    内院都是精英弟子,宗门的骨干,没修炼前途的杂役弟子和刚入门的弟子则在外院。

    等级分明,规制严谨。

    外院。

    十八年前,藏拙峰真传弟子万无一出了一趟远门,带回来一个名叫吴桐的少年。

    人人都说,这个少年是万无一在外所生的私生子。

    吴桐的到来,让真传弟子万无一发生了巨大改变。

    原本风流潇洒、玉树临风、迷倒万千少女的万师兄,一去不复返。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整日酒醉如泥、疯言疯语的糙老爷们。

    有人说,万师兄是因为子嗣太过愚蠢、不堪造就,给自己的一世英名蒙上了阴影。终于受不了打击,疯了。

    真传弟子无故疯癫,宗门长老措手不及,召开了紧急会议,一番商讨下来,没有半点头绪。最终只得下了封口令,不准将此事外传,甚至不允许背后议论此事。

    自此,“私生子”事件疑云重重,流言四起。

    少年无辜,就这样被贴上了“扫把星”的标签。人见人嫌。

    怪事年年有,近来特别多。

    原本众人还在被噩梦困扰,水深火热。可是,在吴桐到来以后,怪梦居然离奇的消失了!

    也有人曾产生过怀疑,但没有真凭实据,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众人得到了解脱,不甚欢喜。

    然而,少年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自从来到凌天宗,夜夜噩梦缠身,未曾落下过一天。

    夜里,少年吴桐又像往常一样,皱紧了眉头。

    噩梦又来了。

    ——

    无尽的虚空之中,洪荒之气肆意弥漫,星辰稀疏寥落。

    无数块灰色的星辰原石,被打磨得平平整整,堆砌成一座万丈高台。

    高台下面,黑压压的一片,站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的背着刀枪剑戟,有的手持琴棋书画。有的骑着蛮荒巨兽,有的脚踏祥云……

    其中,有五个男子与众不同,身着各色蟒袍,端坐在五彩华盖之下。

    台阶上,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黑金色龙袍,头戴着帝王冕旒,神色哀伤而又阴沉。

    嗒!

    嗒!

    嗒!

    一步,两步,迈着极其沉重的脚步,拾级而上。

    九千九百九十九层台阶!

    男子用了数个时辰,终于登上高台,背对着底下众人,一言不发。

    高台之上,只有一张长长的石案,上面摆上了一个香炉,三支龙涎香,不知何时,已被点燃。半空中,九尊大鼎横立,咕咚咕咚,像是在烹煮着什么东西。

    男子背对着众人,几度哽咽。许久之后,缓缓开口,声若洪钟大吕,像是在下命令,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人族,当代天而战!”

    满目血丝,扫了一眼底下的众人,声音变得低沉起来,忿恨难当。

    “孤,原有十子。其中九子,常年在外,为天下万族和平……而奔走。”

    说着说着,男子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到如今,十已去九!”

    “痛煞我也!”

    一把扯下头上的帝冠,狠狠得往地上砸去。

    “今日,孤白发人送黑发人,——全拜两族所赐!”双拳青筋暴突,喀喀直响。

    仰天咆哮,“孤,誓报此仇!”

    帝王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时。

    良久,挥起袖子,擦了擦眼泪,一改颓色,咬破双指,对着苍天,大声起誓,“我东皇昊一,在此血誓。此仇不报,孤枉为人王!”

    台下众人神色一凛,或是从华盖中走出,或是走下祥云,或是翻身下了坐骑……一字排开,相继跪倒在地,“我等听凭大王调遣!”

    “我意,”男子高举左手,神情庄重,像是下定了决心。

    众人俯首,叩拜。

    “屠魔戮神,赶尽杀绝!”男子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吼了出来,声音响彻寰宇,“不死不休!”

    “谨遵吾王法旨!”

    “遵法旨!”

    ……

    山呼海应!

    俯首,再拜。

    “无道,战火连天。祸及天下,殃及众生。天地四野,已是满目疮痍。”东皇昊一一字一顿,“今我人族,当替……天……伐……之!”

    无道,替天伐之!

    无道,替天伐之!

    无道,替天伐之!

    ……

    山呼海啸。

    “孤,要为王儿报仇,要为万族雪恨!”

    “孤,要让这神血,尽染苍天!”

    “孤,要让这魔心,点缀苍穹!”

    噌的一声,东皇昊一拔出腰间长剑,

    “战!”

    “血战!”

    “死战!”

    三声大喝!

    台下众人齐声应对。

    “任凭差遣!刀山火海,愿赴此去!”

    “刀山火海,愿赴此去!”

    “刀山火海,愿赴此去!”

    ……

    山呼。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欲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欲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群情激昂,高唱人族战歌!

    ……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万岁!”

    ……

    俯首,三拜!

    “大王!”

    这时,人群中响起一个分外刺耳的声音。

    一个身穿褐色蟒袍的耄耋老者,站了出来。

    “九幽,你这是要来阻止孤吗?”东皇昊一厉声喝问。

    九幽仙帝连忙跪倒,“臣下,不敢。”

    “臣本是先天土灵,昔日得大王点拨,方才得道。大王对臣,恩同再造。天可怜见,大战一起,不知有多少人杰将,将,将……”

    九幽难以述说,声泪俱下,只得俯首叩拜。继而,缓缓开口,“臣年事已高,大限将至,大王隆恩,无以回报。请准许我,身化幽府,于九泉之下,另辟一界,接引万千英灵,供其安息。”

    “九幽,你……”东皇昊一闻言,无比悲痛,万般不舍。最后,无奈的转过身,摆了摆手,声音无比嘶哑,像是苍老了百岁,“罢了,罢了……,准。”

    “大王,大王!”

    见师尊为了报恩舍身忘死,阴琰仙君无比哀伤,大叫着,走出人群,扑通一声跪倒在九幽仙帝脚下,不住的磕头。

    “吾王万岁。”阴琰仙君痛哭流涕,“吾师已是风烛残年,阴琰虽不才,但也知师恩二字。肯请大王准我与师尊同行,助其一臂之力。”

    对着高台之上,三跪九叩。

    众人抹泪,皆为阴琰所感动。

    “准!”

    远处,一大片黑影袭来,看不真切,只能听到雷鸣般的巨响。

    这时,一个身穿赤金色蛟袍的少年,躬身上前,神色哀伤,低下了头颅,“父皇……,时辰已到。王兄、王弟……,该上路了。”

    原来,那黑压压的,尽然是数以万计的灵兽,被套上了锁链,拉着九口巨棺,缓缓而来。

    东皇昊一大步横空,转眼就来到那口奇异的树棺前。

    泪流不止。

    “父王,请节哀。”

    东皇昊一猛的一用力,缓缓地掰开合抱的木棺。

    里面铺满了奇花香草,芬芳四溢。

    一个面无血色的少年,安详的躺在其中。唯独胸口那个巨大的窟窿,让人触目惊心!

    昊一缓缓地伸出手,摸了摸少年的脸颊,“孩儿,你等着,为父不会让你就这样死去的。”

    纵使逆天而行,孤也要让上天,许你再活一世。

    东皇昊一默默发誓。

    “父王,还请节哀。”

    昊一狠狠得剜了一眼这个唯一仅存的独子,又转过身,不舍的看了少年最后一眼,取出早已备好的银色长命锁,轻轻的挂在了少年的脖子上。

    吧嗒一声,合上了棺盖。

    声若洪钟,重若泰山,“起棺!”

    “恭请扶灵,送殿下一程。”

    “昔日,十王子殿下恩泽八方。我等无用,恭请扶灵。”

    “恭请扶灵。”

    “恭请扶灵。”

    ……

    高台之下,凡是在场的,尽皆奏请为这少年扶灵!为小王子扶灵!

    “准!”

    当!!!

    一记洪亮的钟声响彻四方,整个天地,为之一清。

    万千灵兽一起发力,九口巨棺缓缓的向前滑行。

    “殿下千古!”

    “殿下千古!”

    ……

    如往常一般,吴桐再一次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眼角还残留着泪花。

    摸了摸胸口的银质长命锁。

    仙福永享,万寿无疆!

    八个字赫然在列!

    和梦中的,一模一样!

    我这是怎么了,就一个梦而已,我为什么会哭?

    自己的相貌,为什么会和梦中棺材里的那个少年,一模一样!

    这是巧合吗?

    或许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可,那真的是我吗?

    我是谁?

    我真的叫吴桐吗?

    他们都说我是那个男人的儿子,那为什么我不姓万?

    为什么,我对他毫无印象?

    为什么,过去发生的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

    ……

    太多太多的困惑,少年再一次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