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红莲轨迹 > 第六百七十四章 破灭的信念(为"青秀楚云飞"万赏加更)
    第一次特别演习的地点在沙尔兰特州,名义上的演习地点就在州都圣特亚克南方不远处的一个断头铁路旁。

    但用屁股想都知道,宰相必然会借助第二分校这次演习,将这群尚未成熟的孩子拖入与结社的争端中。

    “哼!”奥蕾莉亚眼中寒光一闪“原本我不打算参与特别演习,让幼狮们能在挫折和试炼中迅速成长,但看样子……有必要通过隐秘的渠道为孩子们打上一层保险啊。”

    莱恩关上终端后微笑着说道“第二分校就交给你了,我会通知海恩斯侯暗中为你们提供援助,不过……”

    奥蕾莉亚凝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考虑到屯兵德雷克诺尔要塞的第四机甲师团,沙尔兰特州领邦军恐怕不敢轻举妄动。”

    第四机甲师团在去年北方战役期间就被调到了德雷克诺尔要塞,并且宰相对这个帝国最精锐的正规军师团编制进行了扩容。

    并非单纯增加军人数量,而是疯狂投入机甲兵和十八号等高端武器,如今驻军在德雷克诺尔要塞的第四机甲师团……

    不开玩笑,如果狠下心来,在第三飞行舰队和沙尔兰特州其他正规军陆军师团的配合下,攻破利贝尔王都格兰赛尔应该只需要半个月不到。

    有这么一支虎狼之师驻扎在德雷克诺尔要塞,别说南部邻国利贝尔,海恩斯侯也一直对这些武装到牙齿的正规军感到忧心忡忡。

    而且这种现象并非只出现在沙尔兰特州。

    东部完成修整的加雷利亚要塞、北部的坚达门要塞、甚至是拉玛尔州通往朱莱和诺桑普利亚的奥贝尔门与德尼耶布尔门,都拥有正规军的重兵把守。

    虽然宰相名义上是用他们防外,但谁知道这所谓的防外会不会在某些因素的诱导下变为攻内。

    “好了。”

    莱恩从导力终端前站了起来“特别演习的讨论到此为止,总之我们都做好准备见招拆招吧。”

    “随着黄昏的临近,宰相和结社都会做好面对最后一刻的准备,我们也不能闲着,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

    在莱恩等人商讨正事时,克蕾雅和雷克特也躲在图书馆中小声商量着某些事情。

    雷克特此时完全看不到以往的轻佻声色,他满脸郑重的说道“基本确定了,大叔和结社依然存在某种程度的联系,而且并未通过情报局的渠道进行联络。”

    “前段时间我前往诺桑普利亚执行任务时暗中发现了一个疑点,卢法斯总督身边偶尔会出现一个阴沉而傲气的白发中年男子。”

    “通过他的相貌和情报局的资料库比对,虽然瞳色和发色有所不同,但……此人毫无疑问是弗朗兹莱恩福尔特。”

    “什么!”

    克蕾雅脸上一变,她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图书馆内,小声低呼道“这不可能!弗朗兹早在数年前就已经……”

    “我知道。”雷克特凝重的说道“所以我才感到奇怪,一个已经被登记死亡的人居然会突然死而复生,而且行踪诡异的和卢法斯总督有往来。”

    “从那以后,我独自翻找了一些与此相关的情报,从中发现了更多的疑点。”

    雷克特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的说道“当年弗朗兹死亡后,伊莉娜莱恩福尔特亲眼确认过他的尸体。”

    “但正当莱恩福尔特家族怀着悲痛的心情,打算将弗朗兹入土为安时……尸体神秘消失了。”

    “这……”

    克蕾雅目瞪口呆的说道“真的有可能吗死而复生这种事情”

    雷克特苦笑着摆了摆手“还不止如此,死而复生的何止弗朗兹一人,你还记得猎兵王路德加克劳塞尔吧”

    克蕾雅双眼微微一眯“原来如此……那你找到他们复生原因的线索了吗”

    雷克特无奈的耸了耸肩“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一点都没找到。”

    “弗朗兹那次事件距今已经有将近十年,很多当时的资料都已经丢失,猎兵王那边……更像是有人刻意抹掉了有关的情报,能在情报局档案中做到这一点的……”

    克蕾雅的脸色十分难看,她的双拳握紧,轻轻咬着下唇说道“阁下……吗”

    “没错。”雷克特靠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虽然大叔原本就是个让人猜不透的怪物,但如今的他更是让我们这些跟随他多年的所谓心腹都感到背心发寒,真是……”

    “哦,对了。”

    看到克蕾雅脸色不怎么好,雷克特转移话题说道“你委托我的事情已经查出了一个大概,为了不让你伤神,我直接说结论吧。”

    “当年情报局还只有一个雏形,但他们确实在你叔父开始发神经敛财的那一年,突然将注意力集中到利维特公司。”

    雷克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之前利维特公司的资料非常稀少,我翻查古老资料时才发现……从那一年开始,利维特公司的情报突然大幅增长,而且大部分都和你的叔父有关。”

    “!!”

    克蕾雅倒吸一口凉气,她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这么说……”克蕾雅的声音有些颤抖“阁下早就知道叔父的异常,但一直没有采取任何动作,而是在叔父暴起发难之后才急急忙忙的赶来圣特亚克”

    雷克特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点头道“按照情报来看是这样,大叔到底是有什么用意,我也不敢肯定,说不定……他只是想要监视你的叔父。”

    这句话雷克特自己都不信,冰雪聪明的克蕾雅自然也不会被这句毫无根据的安慰之言打动。

    “呵……呵呵。”

    克蕾雅全身颤抖起来,她的心里变得一片冰凉“没想到,一直被我引为恩人的奥斯本阁下居然……果然如凯恩公所说,我一直以来都被自以为是的恩情蒙蔽了自己的心灵吗”

    “克蕾雅……”

    雷克特看着眼前相交多年如亲姐姐一般的同僚,心里同样不怎么好受。

    关于他的调查结果,雷克特并未全部告诉克蕾雅,其中还有不少更古老的疑点被翻出来。

    ‘哈梅尔惨剧和百日战役……当年父亲和大叔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明明身为仇人的大叔会收养我’

    ‘哈梅尔的第三名遗孤,你能帮我解除这个疑惑吗’